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重視的是她還是孩子?  
   
續:你重視的是她還是孩子?

六月的夏季,還不是很炎熱,20多度的氣溫,有時還會來一場雨,被洗過的街道彌漫著淡淡的水氣,兩旁的樹木也顯得格外蔥綠,仿佛那枝條都會滴出水來.走在這樣的人行道上,似乎心也沒那麼煩躁了,呼吸的空氣也清新了不少.只是,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是海水的味道嗎?

C市是海濱城市,而蘭芷芯在帶著孩子上動車離開後,來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城市.在沿海的城市生活習慣了,突然換個環境,就會覺得的除了陌生感之外,仿佛渾身的細胞都不對勁.再抬頭看看天空,入眼的是一片灰蒙,不像C市那麼空氣好,大多數時候都能見到天空是藍色的.

蘭芷芯不由得蹙了蹙眉頭,心里暗暗歎息……藍天白云,這些看似是很平常的,可現在來到了一個環境不好的城市,藍天白云也成了難得一見的奢侈嗎?

確實是的,這個城市雖然繁華,可是整個生態環境都已經大不如前了.蘭芷芯才剛一來就覺得鼻子不舒服,當然是跟這里的空氣有著直接的聯系了.

嫣嫣很乖巧地牽著媽媽的手,她也感覺到不舒服,可她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好奇地問:"媽媽……我鼻子有點癢."

蘭芷芯心里一疼,趕緊地從包包里拿出一張手帕,將嫣嫣的半個臉都遮住,讓她透過手帕那一層布呼吸.

"嫣嫣,我們在這里暫住一晚上,明天就走."

"呃?媽媽我們不是來旅游的嗎?"嫣嫣怔怔地看著蘭芷芯,茫然無辜的大眼里露出不解.

蘭芷芯很耐心地解釋道:"這里不好玩……你不是覺得鼻子不舒服嗎,媽媽也是的.這是因為這里的空氣沒有咱家那邊好,我們不能在這里呆久了,還是找個環境乾淨些的地方."

嫣嫣似懂非懂地點頭,其實只要是跟媽媽在一塊兒,她都會開心的.

蘭芷芯這次出來所准備的還不止那麼一點,她可是連許多細節都想到了.首先,她有一個備用的手機,還有一張無須身份證就能購買的手機卡.現在,她平常用的手機已經關閉,不會再打開了.她是擔心赫淑嫻太神通廣大,怕開著手機會被衛星定位找到,干脆就換手機換卡.而號碼,就連水菡都還暫時不知道,除非是蘭芷芯給水菡打電話.

這麼謹慎,看起來似乎是有點過于緊張,但卻是絕對有必要的,赫淑嫻也肯定干得出來那種事……靠手機定位來追蹤蘭芷芯.只不過,赫淑嫻也遇到了對手,蘭芷芯在下動車前就已經關閉手機了.不僅如此,蘭芷芯還在上車後的第一個站就下車.

她的目的地本來是終點站,可經過在火車站發生的那一幕,她徹底明白了亞撒的母親想要干什麼.她後怕,她不能再低估赫淑嫻了,她必須全面戒備,杜絕一切可能被找到的途徑.

當然就不能傻乎乎的在終點站下車了,那不定一下車就會被抓住.

因此,蘭芷芯很果斷地在出市之後的車站就下了,計劃出現了很大的變動.

當赫淑嫻收到消息,無法追蹤蘭芷芯的手機,她有點窩火,卻也不是太意外.她見過蘭芷芯,雖然只是兩次,可她犀利的眼光就能看出,蘭芷芯是個聰慧果斷的女人,在這方面,跟她還有幾分像.

桑尼努十分沮喪地站在赫淑嫻身後,他任務失敗了,對他來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赫淑嫻一身薄紗黑衣,胸前別著一枚精美耀眼的胸針,在陽光下閃爍著冷貴的光線,一如赫淑嫻此刻的臉色……精冷異常.

陽台上空氣不錯,采光更是良好,清晰可見赫淑嫻以五十歲的年紀還能保持著緊致細膩的肌膚,連頸紋都沒有.精巧的下巴微微抬著,緊繃的雙唇倏然動了……

"桑尼努,這次的事,你,你有盡全力嗎?"赫淑嫻平淡的語調,緩慢中帶著一絲威嚴.

桑尼努惶恐地低下頭,暗暗咬牙:"是屬下辦事不利,請您責罰."

赫淑嫻沒有回頭,只是無聲地歎息,凌厲的眼神變得柔和了很多,像是又想起了自己那個太有個性的兒子.

"算了,這事也不能全怪你.亞撒不愧是我兒子,破壞我的計劃,他還真有一套……在公共場合不顧身份,如果被媒體拍到,那可就麻煩了.桑尼努,你密切注意一下,千萬不能讓今天在火車站發生的事見報,尤其是蘭芷芯和公主的報道,一個字都不可以有."赫淑嫻秀美的雙眉之間含著淡淡的輕愁和擔憂,抬手按了按太陽xue,似是有些頭疼.

"是,遵命."桑尼努恭敬地行禮,然後退下了.

赫淑嫻在這件事上,跟亞撒吩咐陳志剛時是一樣的,但出發點卻有些不同.

亞撒是不想嫣嫣和蘭芷芯的存在被曝光之後被媒體記者惦記.而赫淑嫻則是考慮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在她這次回中國之前,曾被現任國王哈吉秘密會見,她知道了哈吉的身體出了問題,健康狀況堪憂.雖然哈吉沒有直接他將會做怎樣的准備,但赫淑嫻那麼聰明,當然能想到一點……那就是,假如哈吉病危,誰會被封為王儲?

哈吉膝下有兩個女兒和一個才兩歲的兒子.女兒不能繼承王位,而他的兒子才兩歲……那麼,他只能在其他皇室成員中選擇了.

亞撒是哈吉的堂弟,在亞撒之下還有兩個男丁是跟他一樣的親王,也是哈吉的堂弟,只不過卻不如亞撒那麼收到器重.

萬一亞撒成為王儲,將來就是國王蘇丹了(蘇丹是文萊國王的另一種稱謂),他的女兒將會是什麼價值的存在?那是必須接回皇室養著的.

赫淑嫻還沒到覬覦王位的地步,她只覺得很無奈,兒子的脾氣,她清楚,他是喜歡自*喜歡無拘無束,可是,身為皇室的人,有些時候是身不由己的.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亞撒會願意成為王儲嗎?蘭芷芯和那個女孩兒,又該怎麼處置?

原來哈吉不是對亞撒疏于關心了,而是他最近自顧不暇.除了要忙國事,他還要配合醫生治療.為了保密,每次治療都還要費一番折騰,只有少數幾個人才知道他的真實況.所以赫淑嫻才會親自回到中國,處理一些棘手的問題.

可是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居然亞撒有個私生女?她的孫女啊,從照片上看真是跟亞撒時候好像……

赫淑嫻想到這里的時候,不由自主地湧起一種占有欲.孫女那麼可愛,像個天使一樣,她應該在皇宮里享受公主的待遇,應該被所有人*著愛著呵護著……赫淑嫻不會就這麼放棄的,她只看照片就已經為嫣嫣著迷了,恨不得能立刻將孩子帶在身邊.

======呆萌分割線======

某個揚要蹭飯的男人,果真是厚著臉皮來了,兩手空空的,只帶一張嘴來吃就行.

別墅的花園里,水菡正在搖椅上躺著,悠閑地曬太陽,她旁邊是檸檬,正守在媽媽身邊,好奇地問著關于嫣嫣的去向.

檸檬七歲了,長得越發像他老爸,帥氣的輪廓已經很明顯,偏偏兩片紛嫩的唇還跟水菡的極為相似,可以預見這家伙將來長大了也是個足以迷倒一大片女性的美男子啊.

檸檬純淨無暇的大眼眨動,調皮地:"菡菡,嫣嫣去旅行了什麼時候回來?我新買的皮球都沒人陪我玩……"

這孩子,喜歡運動,尤其是籃球足球之類的.

機靈的家伙,為了打探嫣嫣的去向,不僅撒嬌,還知道更進一步討好水菡.這不,他已經從盤子里拿起一顆葡萄,笑嘻嘻地喂進水菡嘴里.

有兒子這麼乖,水菡當然欣慰了.柔美的臉笑得很燦爛,溫柔地揉著檸檬毛茸茸的頭發:"兒子,嫣嫣出去玩,什麼時候回來也不准,那個玩皮球嘛,一會兒你老爸回來了就可以跟你一起玩了."

可檸檬聽了卻還是扁著嘴嘟噥:"我想跟嫣嫣玩嘛……"

"……"水菡無語,兒子對嫣嫣太有獨鍾了,他跟別的孩也都沒玩得這麼好,唯獨嫣嫣,跟她玩什麼都很起勁.

"這個……寶貝兒,你再忍耐忍耐,嫣嫣沒那麼快回來."

"……"檸檬撅起嘴巴,像是有點不開心了,他在想念自己的伙伴.

水菡暗暗感歎,檸檬和嫣嫣這算是兩無猜嗎?現在兩人感真是好得跟親生的一樣,這種純純的不含任何雜質的兒時友,不知道十年後又會是怎樣呢?長大後的檸檬和嫣嫣也會像現在那麼相親相愛嗎?

水菡走神了,連身後出現了一道陰影都沒察覺.

一雙男人的大手圈住了她豐盈的腰肢,惹得她一陣驚呼,一回頭就看見了他含脈脈的眼,還有她熟悉的*溺.

"嘻嘻……老公你回來了."水菡親昵地靠在晏季勻懷里,水汪汪的大眼閃爍著動人的神采.

"爸爸."檸檬脆生生地叫著,加入了這溫馨的親昵.

"怎麼還沒吃午飯?不餓嗎?難道是又不舒服了?"晏季勻溫柔地摟著水菡,輕聲詢問.

"不是的,是等你回來一起吃啊."

"嗯,一起吃飯是更香."

"咕嚕咕嚕……"檸檬的肚子在叫了.

一家三口旁若無人地秀著令人豔羨的親密,其樂融融的,充滿了溫暖的氣息.

某個垮著臉的男人感覺自己很受打擊,不滿地:"喂……你們故意刺激我吧?我的女人喝孩子才剛走,你們能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嗎?哎……"

這話的人肯定是亞撒了,很不客氣地坐下來,一把抓了幾顆葡萄在嘴里,忿忿地瞅著晏季勻.

"嗨,亞撒……"水菡親切地打招呼,但隨即又聲嘀咕了一句:"你的女人?蘭姐還沒承認是你的女人呢."

水菡已經知道事的始末了,也知道亞撒得知了嫣嫣的身世,現在話都不用那麼心翼翼藏著了.

"你……"亞撒眼一瞪:"她連孩子都為我生了,怎麼還不算是我的女人?"

晏季勻聞,啞然失笑,報以同的目光:"亞撒,蘭芷芯可不是那麼好征服的女人."

亞撒撇撇嘴,得瑟地:"你們是沒看見,今天在火車站,我奮不顧身幫助她帶孩子跑掉,她當時感動得哭了,臨走還對我笑……笑得可溫柔了,含脈脈的,這明她的心早就是我的了.哦對了,她昨天還對我過,原來她六年前就已經暗戀我……"

"是嗎?"水菡驚訝地看著亞撒,表示有點懷疑.美目里閃過一絲狡黠:"這麼,蘭姐對你一往深啊?那……你知道蘭姐現在在哪里嗎?她有給你電話嗎?"

"我……"亞撒一時語塞,尷尬了.因為確實他還沒接到蘭芷芯的電話.

"呵呵……嫂子……"亞撒頓時換上一副笑顏,扒開晏季勻的手,湊到水菡跟前,滿是期待地:"我猜她一定不會在車票上的目的地下車了,我打她手機是關機的.嫂子……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你一定不忍心看著我失去女人孩子的下落,你們一家人樂呵呵的,可我就形單影只,你怎麼看得下去啊?嫂子……我……"亞撒著著就成了淒慘的表,只差沒抱著水菡的手痛哭流涕了.

水菡一呆,下意識望向晏季勻……她有點不適應亞撒這樣,卻也忍不住暗笑,看來亞撒是真的緊張蘭姐和嫣嫣,不然也不會這麼低聲下氣了.

"亞撒,別的先不,我代蘭姐問你一句話."水菡臉上浮現出幾分嚴肅的神色.

"你問吧."亞撒很干脆地回答.

"你……是因為嫣嫣的存在而重視蘭姐嗎?如果蘭姐沒為你生下孩子,你現在對蘭姐會怎樣?"水菡一眨不眨地盯著亞撒,晶晶的眸子清澈澄亮.【求月票!這章4千字,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女人和孩子都是我的!     下篇:續:把她藏起來,絕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