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把她藏起來,絕不是件好事!  
   
續:把她藏起來,絕不是件好事!

看起來這頓飯一點都不好蹭啊,水菡這溫溫柔柔的女人有時候問話是相當犀利的,一針見血,直戳亞撒的要害.

確實,這是個很嚴肅而又嚴重的問題……究竟亞撒心里,是因為對蘭芷芯有感而產生的對嫣嫣的愛?還是因為嫣嫣而重視蘭芷芯?白了就是——大人孩兒,你到底是愛哪一個?

水菡依偎在晏季勻身邊,嘴里吃著兒子喂來的葡萄,老公疼愛她,兒子依賴她,肚子里還有個生命……她的幸福簡簡單單,卻是足夠讓人羨慕得緊了.

亞撒被問得一愣,抬眸對上晏季勻的眼神,微微搖頭,像是在:"你老婆真厲害."

晏季勻咧嘴一笑,安慰道:"兄弟,這年頭,閨蜜不是那麼好當的.我老婆那當然是最稱職的閨蜜了.其實吧,她問的話,也是我很想知道的,所以你還是老實交代吧,究竟你心里怎麼想的?"

亞撒直接甩來一個白眼,陽光俊帥的面容皺成一團,先前嬉笑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幾分:"我覺得吧,這不能完全獨立地分開來看.女人孩子我都想留在身邊,兩個我都重視.這樣的回答滿意嗎?"

"我就猜到你會這麼了……不過,希望你是真心話,兩個都重視,而不是因為知道了嫣嫣是你和蘭姐的女兒,你才會對蘭姐有感."

大人的對話,有點沉重,可聽在孩子耳朵里卻是另一番滋味.

檸檬驚呆了,連忙上來抱住亞撒的胳膊:"亞撒叔叔,嫣嫣是你的寶寶嗎?你跟蘭姨的寶寶?"

亞撒得意地點頭:"對啊,我可是嫣嫣的親生爸爸,哈哈哈……"

"太好了!"檸檬高興地拍手,興奮地嚷著:"亞撒叔叔快把嫣嫣叫回來嘛!"

"……"亞撒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一臉警惕地瞪著檸檬:"這孩子……咋就這麼喜歡我家寶寶呢?該不會是才七歲就知道泡.妞了?"

晏季勻沒好氣地捶了亞撒一拳:"你子,干脆就承認自己不知道嫣嫣在哪里吧,否則我家寶寶會一直纏著你的."

到這個,亞撒又沒了精神,幽幽地歎息:"哎……我自己的女兒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我真失敗……這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虐心虐肺啊!"

得這麼淒慘,無非就是為了博得水菡的同,這貨在自己人面前就是另外一副面孔,很真實,毫無親王的架子,就跟平民一樣的.

水菡不慌不忙地:"想要蘭姐的消息,這就要看我的心怎麼樣了."

亞撒立刻垮著臉:"不是吧,據孕婦的緒比較善變……"

"那也沒辦法,誰讓我是孕婦呢."水菡很無辜的眼神瞅著亞撒,晏季勻也假裝沒看到亞撒求助的目光.

"你們兩口子真是……真是……"亞撒咬咬牙,鄙視地哼哼.

瞧亞撒這憋屈的樣子,水菡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啦,逗你的,放心吧,只要有蘭姐的消息,我會通知你的."

亞撒一聽,瞬間有種見到光明的感覺,一顆心總算是稍微安了那麼一點點.

亞撒覺得自己真是好明智,他雖然跟蘭芷芯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無疑的,他很了解蘭芷芯,與她之間有種默契.就像現在,他直覺蘭芷芯興許不會第一時間告訴他,她在哪里,她甚至可能會先告訴水菡……

亞撒的猜測是沒錯,蘭芷芯從上車那時候起就處在一種矛盾的心中.她沒給亞撒打電話,只因為她不知道現在要怎麼面對他了.

所有的秘密都曝光,六年前的那一晚,還有嫣嫣的存在,都被亞撒知道.突然發生這麼多事,她該如何自處?

亞撒今天的表現,讓蘭芷芯心里的天枰又朝他傾斜了一些,深深地震撼,感動,壓抑已久的感不斷在洶湧.然而,她是不是應該就此投向他的懷抱,乖乖地做他的女人?

這個問題太過艱難,一時之間是無法決定的.幸福從來都不是垂手可得,有時候它就像一顆夾心糖果,不咬開,永遠不知道里邊是酸是甜.

蘭芷芯是為亞撒感動,可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是帶著嫣嫣躲起來.至少要等亞撒處理好她母親那邊的問題,等著看他會怎麼做,怎麼保護嫣嫣.無論如何,蘭芷芯都受不了有一天嫣嫣被奪走,她覺得那會是世界末日.

但蘭芷芯有一點是料對了,亞撒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先解決好關于嫣嫣今後會在什麼地方生活的問題.

蘭芷芯逃避也只是一時,遲早有一天需要面對的.無非就是兩種況——第一,嫣嫣和蘭芷芯一起生活.第二,嫣嫣被接回文萊皇宮.

======呆萌分割線======

精美的餐桌上擺著兩份剛端上來的牛排,都是八分熟,酒烹制,正散發著誘.人的香味,等待著人去品嘗.

中年女人手拿著高腳杯,淺嘗一口玫瑰色的酒,微微點頭,露出享受的表……

"嗯,果然不錯.兒子,這種酒,即使在你哥哥那里,也並不多,晏季勻還舍得送你一瓶,看來他這人也挺大方的."赫淑嫻垂著眼簾,切牛排的動作十分優雅.

"媽,喜歡的話,下次我再送您一瓶."亞撒淡淡地著,順手叉起一塊牛排進嘴里,頻頻點頭好吃.

聽到兒子誇自己的廚藝,赫淑嫻當然開心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溫馨的時刻,她卻總覺得跟兒子之間有點看不見的隔閡,似乎雙方的笑容都不再那麼真實了,到像是在掩飾著什麼.

母子倆都刻意不提今天發生的事,不提蘭芷芯,不提嫣嫣,可這不代表心里就沒疙瘩.不提,只不過是暫時的,或許是為了這頓飯不至于吃得太充滿火藥味,才會隱忍著.

赫淑嫻和亞撒邊吃邊聊,果真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聊些芝麻蒜皮的家常事,緩和一下氣氛.

但牛排總有吃完的時候,那也就意味著這頓飯結束,始終要面對的問題無可逃避了.

亞撒拿起餐巾,輕輕擦拭著嘴角,看似輕松愜意,實際上笑得有點僵.好不容易忍著吃完了媽媽做的牛排,他知道,是時候了.

赫淑嫻仿佛有所預感,也緩緩放下了刀叉,沉靜的雙眼直視著兒子.

亞撒深邃的眸底流瀉出淡淡的痛惜:"媽,我希望您別插手嫣嫣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就這麼一句話,赫淑嫻放在桌子下邊的手卻是明顯地抖了抖……雖然兒子話已經很婉轉了,可表達的意思都是固定的,無非就是直接攤開了,讓赫淑嫻不要再想著抓嫣嫣.

赫淑嫻微微眯起了瞳眸,沉凝地:"你是在我做事太過分嗎?你處理?你要怎麼處理?你是我兒子,我還不了解你嗎?今天你在火車站阻攔桑尼努和保鏢,幫助蘭芷芯帶著孩子跑掉,你知不知道你已經犯下了皇室的大忌!這些年,你在外邊也夠自在的,是不是已經忘記了自己是皇室的人?所以才會這麼感用事,做出讓我失望的行為,你一點都沒有自責嗎?"

赫淑嫻露出少見的嚴肅的表,眸光凌厲,語氣也很冷,可見這才是她真正的緒,先前吃飯時的和睦,不過也是在隱忍罷了.

"自責?"亞撒倏然皺眉,痛惜之色更加濃了,俊臉上浮現出幾分自嘲:"我就算自責也是怪我自己沒早點發現嫣嫣的身世,而不是自責的放走了她們.皇室皇室,開口閉口都是皇室,這兩個字已經束縛了那麼多人,還嫌不夠嗎?我為什麼要放走她們,就因為我很清楚,如果被您抓到,她們或許就只有骨肉分離,嫣嫣會被送往文萊皇宮,像金絲雀一樣被你們給養起來.可她是我的女兒,我不想她被人擺布,不想她生活在皇宮里,我要她自*自在地活著,這有什麼不對嗎?"

亞撒的質問,讓赫淑嫻一下子啞口無,驚訝萬分……兒子,這是他的兒子,居然不想讓嫣嫣回到皇宮?而他眼里那種堅決,分明還飽含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讓赫淑嫻都不禁要動容.

好半晌,赫淑嫻才動了動嘴角,無奈地:"亞撒,你長大了……你真的長大了……"

這聲歎息,幾許複雜的意味,讓人聽出點心酸的味道.

赫淑嫻慢慢站起來,沉沉地:"行了,你的心思我已經知道,可就算你有自己的主張,我也不得不秉行身為皇室人員以及身為你的母親,我應該做什麼事.既然我們談不攏,那就各憑本事吧,看最後是我找到嫣嫣還是你能把她一直藏著.總有一天你會知道,將她藏起來,絕不是件好事!"

最後那句話,赫淑嫻得格外重,仿佛一記悶捶打在人心上……亞撒這回沒反駁,只是在尋思著母親這話究竟是在暗示什麼?難道還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嫣嫣還會有另外的危險?【7千字,求月票!】

上篇:續:你重視的是她還是孩子?     下篇:續:蘭姐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