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蘭姐的消息  
   
續:蘭姐的消息

都懷孕的女人緒比較捉摸不定,身為孕婦的老公,體貼點的那就需要比往常更加溫柔,時時刻刻將老婆給哄著,家庭地位那當然是屈居第二了,但這也不失為一種甜蜜的樂趣.

就像現在,某個懷孕不久的孕婦正氣呼呼地嘮叨著,白希的臉蛋因為激動而泛著粉……

"可惡……太可惡了!竟然跟蹤我,還以為我不知道呢,哼……她可真聰明,知道在我身上打主意!"水菡憤憤地叨念著,晏季勻就在旁邊不停輕撫著她的背,溫柔細語地勸慰.

"老婆,誰讓你是蘭芷芯的閨蜜呢,這地球人都知道,何況是亞撒的母親?她派人跟蹤你,這事兒很正常,換做我是她,我也會這麼做.因為只有盯緊了你,才有機會知道蘭芷芯在哪里,雖然赫淑嫻靠自己的手段也能查到下落,遲早的問題,但我覺得她或許很焦急,跟蹤你,是最快捷方便的辦法了."晏季勻柔似水的目光看著水菡,一只手拿著杯子塞到她手里,是他剛榨的花生漿.

"哼哼……"水菡一邊喝著一邊哼哧哼哧的表示不滿,很不甘心,可是老公得也沒錯,赫淑嫻如今只怕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能立刻將嫣嫣逮到吧.哎……可憐的肉墩兒,因為身世太驚人,所以都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樣享受甯靜快樂的童年.

晏季勻摟著水菡這香軟的身子,深眸里盡是一片*溺:"老婆,喝點花生漿消消氣啊,這是剛鮮榨的,還放了幾顆枸杞在里邊,是不是比平時的口感更好?"

"唔……"水菡一愣,又吸了兩口,發覺果真是味道有一點不同,確實更好喝了.

老公這麼貼心,她只覺得自己都被甜蜜和幸福包圍著,就不必再為那些不愉快的事煩心了.

"嗯啊……還是老公最好!"水菡著就往他懷里鑽,手摟著他的腰,親昵得像只可愛的貓.

可晏季勻的臉色卻有點不自然了,俊臉略顯漲,似乎有著異常的隱忍,眼底的墨色濃了幾分.

"咳咳……老婆啊,你現在有孕在身,還這麼愛逗我,你這是在折磨我呢還是折磨我呢?"男人低低的聲音柔和而沙啞,眸子里閃耀著她熟悉的火焰.

原來是水菡這麼靠在他懷里,難免兩人會有些親密地磨蹭,加上水菡剛洗過澡,只穿了睡裙,里邊只有一條內內,胸前是空的……晏季勻已經被這美妙的觸感給迷醉了,大手開始不老實.

"你……別……這是在偏廳……"水菡輕顫的聲音有著別樣的嫵媚,停在他耳里就是一種蠱惑.

晏季勻放開了她,徑直走到偏廳的門前,順手就將門給關了,反鎖上,然後兩眼放光含脈脈地看著她……

"沒事,兒子去武術館了,傭人買菜去了,咱們可以盡地……樂一樂."晏季勻又湊近來了,一把將這散發著清香的身子抱住.

水菡羞赧地瞪了他一眼:"大白天的,你就這麼忍不住啊?"

晏季勻聞,頓時一臉憋屈:"老婆,你懷孕的前三個月我可是忍得多辛苦啊,現在早過了三個月,你還不讓我吃肉的話,我真的會營養*的."

"有那麼嚴重嗎……"水菡聲嘟噥,水靈靈的大眼俏皮地瞅著他,看他猴急的樣子,她其實心里也甜滋滋的.因為這至少明他只對她有興趣.

"可是這兒只有沙發……"

"沒關系,這沙發很寬,足夠我們折騰了."

"還有……窗簾……"

晏季勻咬咬牙,強忍著身體里澎湃的火苗,起身又去拉窗簾了.

"老婆,現在沒問題了吧?門和窗簾都關上了,你再不慰勞我,我快忍不住了……"晏季勻的聲音越發嘶啞,大手握住水菡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某處.

"呀……"水菡輕呼,身子不由得一顫,臉蛋更是滾燙,耳根子都燒著了.

他火熱的吻密密麻麻落下來,溫柔而狂野,就像是一匹被束縛了很久又突然放出來的烈馬.

水菡微微仰著脖子承受著他的吻,這一刻的濃蜜意點燃了彼此的渴望,許久都沒有親熱過了,不僅是他想,她也會想的……這都是正常人會有的需求,夫妻間不必遮遮掩掩,雙方都坦誠一點,生活會更美好和諧.

這偏廳里響起陣陣嬌喘,他顧及著她懷孕的身子,在欲.望膨脹之際也還是心不會傷到她.

一個懂得體諒老婆的男人是很可愛的,他此刻也是著臉,親吻著她的柔唇,玉頸,還有她性感的鎖骨,還有那雪白無暇的**……

細嚼慢咽地品著,大約半時之後,他心滿意足地靠在沙發上,意猶未盡地舔著唇,喃喃輕語:"真是美啊……"

水菡渾身無力,俏臉緋地縮在他懷里,余韻未褪,眼角還含著幾分春.色.

晏季勻的短褲就這麼隨意蓋在腰下,還沒來記得穿上呢,只聽門外傳來一個清脆的童聲……"菡菡……菡菡在里邊嗎?"

是檸檬回來了,這孩子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媽媽在不在.

晏季勻還在回味著剛才的美妙滋味呢,兒子已經打開門進來了.

"臭子,你怎麼有偏廳的鑰匙?"晏季勻眼一瞪,下意識地手抓著短褲……下邊可是空蕩蕩的呀.

"是媽媽給我的."檸檬得意地回答,蹦跶著跑過來坐在水菡身邊.

"咦?這是誰的褲子?"檸檬伸手一抓,將一條黑色的三角.褲給拿在手里,左瞧瞧右瞧瞧.

"咳咳……拿過來!"晏季勻老臉一熱,將兒子手里的褲褲抓過去,可這樣也忽悠不了兒子了……

"老爸的褲褲為什麼在沙發上?"檸檬怔怔地仰著臉,卻是看向水菡的.

水菡羞窘,狠狠瞪了晏季勻一眼,然後溫柔地摟著檸檬:"那個……你爸爸剛才熱,所以脫了褲褲涼快一下."

檸檬眨動著黑亮的大眼,另一只手又掏出一件東西……一條淺紫色的*褲褲.

"這個又是誰的?"檸檬好奇地問,皺著眉頭的樣子可愛極了.

轟——水菡頓時尷尬了,羞憤地搶過褲褲,逃了……

"老公,還是你負責安撫兒子吧,我好困,上樓睡覺去了!"水菡急急忙忙遁了,一張臉得滴血,心里暗暗腹誹:都怪老公,在偏廳里就那個啥了,現在被兒子抓到她和他的褲褲,這麼解釋嘛.

水菡臉皮薄,羞得當場逃跑,而晏季勻則還是一臉鎮定地坐在那里,大刺刺地翹著二郎腿,長臂一伸就將檸檬攬過來,淡定地誘哄:"兒子,你不是沒人陪你打球嗎,走,現在就去!"

果然,知子莫若父啊!檸檬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跟著晏季勻一起歡天喜地地去花園玩球了.

樓上臥室,水菡並沒有睡著,她還在用手機上著一款聊天軟件,等待著蘭芷芯的消息.

蘭芷芯曾經對水菡過,假如有一天她真的需要帶著嫣嫣跑路,她不會用原來的手機卡和她聯系,甚至不會用Q,她會用另外一種聊天軟件來跟水菡通消息,避免被人追蹤到.

確實蘭芷芯的頭腦挺夠用的,她早就考慮到了一些細節……假如有一天要跑路,必定就是危機來了,她要盡可能地避免暴露的危險.

這兩天水菡出門都發現了給人跟蹤,晏季勻很快就查到跟蹤水菡的人是赫淑嫻派去的.但這兩口子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只有回家關起門才會這件事.

水菡對著手機屏幕歎息,望著聊天工具上邊那灰色的頭像,心里著急啊,這都兩天了怎麼還沒蘭姐的消息?正發愁呢,忽地,水菡的手機響了……

陌生的來電,水菡急忙接了起來,果然,是蘭芷芯!

"蘭姐,你們怎麼樣了?"水菡急切而又充滿關心的問候,讓蘭芷芯心里一暖.

"我們很好,暫時沒人發現我們……可是原來的計劃有變,我不去上海了,我現在打算帶著嫣嫣去……"蘭芷芯後邊出來的那個地名,讓水菡大吃一驚,怎麼都想不到蘭姐居然會決定去那里.

"蘭姐,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這樣會安全些嗎?會不會太冒險了?"水菡的一連串問題,明她很為此事焦慮:"蘭姐,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盡管,我現在是被赫淑嫻監視著,她派人跟蹤我,不過這也沒什麼,就算我和我老公不能親自出面幫你,但我們可以叫洪戰去啊……要不然我派洪戰去保護你?"

水菡是真急了,總覺得蘭芷芯獨自帶著孩子在外邊太不讓人放心了.

"菡菡,你的心意我明白的,你緊張我……可是你要知道,亞撒的母親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她既然會監視你和晏少,我們又怎麼知道她不會監視洪戰呢?洪戰是你們的親信,我想,赫淑嫻也知道這件事,不會掉以輕心的,她一定是在暗處死死盯著.菡菡你不用太擔心,我會照顧好嫣嫣的……菡菡,你無論如何要替我保密,在我沒考慮清楚之前,別告訴亞撒我在什麼地方,也別讓你老公知道.拜托了菡菡……"到這里,蘭芷芯那邊傳來一陣汽車聲,然後她就匆匆掛了電話,以後再跟水菡聯系.

水菡還在拿著手機發呆,回想起剛才蘭芷芯所的地方,她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蘭芷芯真會躲在那里嗎?【月初求點月票啦啦啦!】

上篇:續:把她藏起來,絕不是件好事!     下篇:續:落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