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亞撒的求婚  
   
續:亞撒的求婚

仿佛是一聲穿越千年的歎息,幽幽然傳進亞撒的耳朵,這一霎,不用對方回答,他已經能肯定,就是她,蘭芷芯.

緊緊攥著手機,亞撒就像是爆米花兒似的炸開來……

"蘭芷芯你夠狠啊,居然到現在才聯系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啊?我這幾天都睡不好吃不好,就想著你和嫣嫣怎麼樣了,你就一點都不為我考慮考慮嗎?你知道我有多著急嗎?你簡直太沒良心了你……你是想急死我才甘心啊!"亞撒太激動了,噼里啪啦就是一頓吼,但這些憤怒的責備都只是他緒的一種宣泄,這幾天他確實過得太郁悶了.

蘭芷芯沒有反駁,只是靜靜地聽他話.關心則亂,這道理,蘭芷芯還是懂的.亞撒這幾天一定過得很辛苦吧,從他接起電話這一陣急吼,就能聽出他有多抓狂了.

如果換做以前,蘭芷芯或許不能體會到亞撒看似狠厲的語下所隱藏的關心和溫,但現在她卻能默契地體會,並且,深深為之感動.

亞撒吼完了之後也覺得緒似乎好了一點,可對方沒聲音,他不由得有點急了.

"喂,蘭芷芯,你怎麼不話?我剛的不對嗎?你該不會是生氣了?該生氣的是我,你……你要是敢不聲不響就掛電話,我跟你沒完!"亞撒急切的聲音里透著明顯的緊張,終于還是忍不住軟了下來,語氣漸漸溫和:"好了好了,我們好好話,不吵架……你告訴我,你和嫣嫣現在在哪里?"

蘭芷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如果你知道我們在哪里,你會怎麼做?你媽媽那邊是什麼態度?她有明確告訴你嗎?"

她總算是開口話了,亞撒心里舒了口氣,但她明顯的戒備,她的太過謹慎,又讓他有點窩火.

"蘭芷芯,我媽要怎麼做那是她的事,那不代表我的立場,明白嗎?我為什麼要放走你和嫣嫣,就是不想嫣嫣被抓到之後送回皇宮去,我不忍看著你們骨肉分離,所以才會成全你走,可你竟然連我也防著,你對我也太不信任了!現在這種時候,你除了相信我,除了我能真正幫到你,還能有誰?我才是孩子的父親,難道我沒點話語權嗎?我不同意母親的做法,她執意要帶走嫣嫣,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還有我在中間阻止,可你知道嗎,眼下的難關,需要我和你共同面對,而不是你一味地躲著我!你一個人在外邊,帶著孩子,就算我母親沒抓到你們,可如果有其他的危險又怎麼辦?"亞撒痛心疾首,話中屢帶顫抖,他是恨不得能立刻出現在蘭芷芯和嫣嫣面前,否則他的心痛不會停止.

"你的意思是,你不會把嫣嫣從我身邊搶走,是嗎?"蘭芷芯顫抖著,她要得到亞撒的再一次明確的肯定.

亞撒很無奈,沉聲道:"我從沒想過要將你和嫣嫣分開,我知道那孩子很依賴你,如果沒有你這幾年的照顧和教育,孩子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聰明可愛.我希望她不是生長在皇宮而是生長在民間.由你帶著她,你們倆都會很開心,但如果將你們分開,嫣嫣一定會難過,而你……你還能活下去嗎?"到這最後那句話,亞撒的心也不由得更加痛惜.

"你還能活下去嗎?"蘭芷芯喃喃地嚼著這句話,心里的痛苦難以抑制.是的,正如亞撒所,如果跟嫣嫣骨肉分離,她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還能正常地活著,或許就算不死,也不過是如行尸走肉一般吧.

而亞撒竟然能體諒到她這一點,讓她如何能不感動?

蘭芷芯愣愣地站在楊梅樹下,夜風微涼,她在月色中輕輕顫抖著,不是因為冷,而是被亞撒的話感動著,只覺得一縷縷暖意從耳機傳遍全身,有種知心的感覺.

蘭芷芯這幾天都是猶豫不決的,直到現在聽到亞撒的一番真摯的感,她才真正能確定,亞撒不是想分開她和嫣嫣.這是她最擔心的問題,現在得到亞撒的回答,她的心也踏實了幾分.

心里萬般掙紮都放下了,蘭芷芯覺得這次應該相信亞撒,畢竟他是嫣嫣的父親,他也了不會將孩子搶走,這就已經是最大的安慰了,她還有什麼可求的?

有些話,壓抑在心底,今晚卻是感覺有種不吐不快的意味了.總是藏著掖著也不是辦法,想到什麼就要勇敢的問,哪怕希望只剩一絲絲的渺茫……

"我們……亞撒,有沒有可能會在一起呢?如果我們是夫妻,孩子就能名正順地被我們撫養,照顧,我也不會跟嫣嫣面臨骨肉分離的危險,是不是?"蘭芷芯這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問出來的,這也是她經過最深的傷痛,最不願觸及的話題,然而,如今是不得不.

亞撒那邊果然沉默了,深深地蹙著眉頭,俊臉一片沉重.他不是故意逃避這個問題,而是他在想要怎樣回答才不會讓蘭芷芯誤會和受傷.

該來的躲不了,關于他的身份,他和蘭芷芯將來是結婚還是分開,這些都是現實的東西,必須要面對,要解決.

"我……我不喜歡做沒有把握的承諾,實話,你的出身和背景,一定不會被我身後的皇室所接受,我的父母也不會接受.他們遲早會為我安排一個或者幾個妻子,並且還都是一個個家庭顯赫的,不會是平民.這是身為皇室人員所不可避免的……"

她的心漸漸往下沉,越墜越深,掉入深遠里,泥沼中……以前她是知道自己跟亞撒之間太遙遠了,不會結合在一起,但不管怎樣,她心里總還是有一絲幻想的.而剛才,聽亞撒親口了,那幻想就宣告破滅……

可就在蘭芷芯絕望之際,亞撒卻又:"不過這些都是他們的意願,我可不這麼想.我現在只想要娶一個女人,一個中國女人,很普通的女人……我想讓我的女人孩子都能在我身邊,被我照顧,被我保護,那些皇室的親戚們,大臣們,讓他們三道四去吧,讓他們抓狂去吧,我是誰呀,我是亞撒,我可不是誰的*或傀儡."

這家伙又恢複了那種自戀和得瑟的樣子,但此刻,聽在蘭芷芯耳朵里簡直就是天籟之音,是能給她定心骨的聲音!

伸手一抹眼角的濕潤,蘭芷芯顫顫巍巍地:"你……你什麼意思啊?不是皇室和你父母都不會接受我嗎,那……"

"不接受又怎樣,我接受就行了.我是親王,不是國王,我的婚事只要自己夠堅持,或許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吧.我自己心里有數,大不了以後在皇室的人面前我就低調點,隨他們胡八道去了……總之我認定了誰是我孩子的媽,那就誰都無法改變了,難道你願意看著嫣嫣喊別的女人做媽?"亞撒還真敢,一針見血戳到了蘭芷芯最痛的地方.

果然蘭芷芯激動了,捏著手機的那只手都在顫抖:"不……我不願意看到嫣嫣喊別的女人做媽媽……亞撒,你願意接受我,是真的嗎?不是因為想要見到嫣嫣而忽悠我?"

也難怪蘭芷芯不信了,亞撒的身份擺在那里,依照文萊的法律,他是可以娶幾個女人為妻的,而現在他卻只想娶她一人,這聽起來似乎太不可思議了.世上有幾個男人願意放棄這種享齊人之福的機會?放棄一片森林,只為她這一棵不起眼的樹?

這怎麼聽都像是童話而不像是現實會發生的.然而,就這樣真實地降臨在蘭芷芯身上了,不是做夢,是真的.

亞撒咬咬牙,要是蘭芷芯現在在他面前的話,他一定會抱著她親個遍,讓她知道他是不是著玩的!可現在只能通電話啊……

"蘭芷芯,對我來,嫣嫣固然是很重要,但有一點你要搞清楚,如果嫣嫣不是我跟你的孩子,而是其他不知道哪個女人生的孩子,我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緊張和重視.你和嫣嫣在我心里是同樣重要的,不可分割的整體,你要是答應嫁給我,當然嫣嫣也要一起跟著我了,不過你如果不願意嫁給我,我真會把嫣嫣搶走,到時候你就乖乖跟著來了……總之,無論如何,你除了跟著我,沒其他選擇了."亞撒得可得意了,連威脅都是帶著甜蜜和霸道的,透過電話都能傳遞出濃濃的意.

聽到這種像無賴似的話,蘭芷芯無法生氣,只覺得全身都被一股暖洋洋的東西包圍著……她不是個愛哭的人,可現在她真想大哭一場,不是傷心,而是歡呼她遇到了一個真心愛她的男人!

此時此刻,所有的冷靜和理智都化為烏有,只剩下感動,愛,甜蜜……縱然隔著電話,可是心卻緊緊連在一起.

蘭芷芯哽咽著:"亞撒,你這算是跟我求婚嗎?隔著電話求婚?"

亞撒一聽,頓時瞪了瞪眼睛:"有什麼問題?這婚還需要求嗎,你不嫁給我還能嫁給誰?孩子都幾歲了,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這家伙實也不知哪來的自信,大不慚的,殊不知女人的心都是水做的,他只要溫柔一點,點好聽的話,這事兒不就成了嗎,可偏偏他要大實話,聽得蘭芷芯眉頭一皺……

"你就是覺得我很容易到手是嗎?這可是結婚,不是交往,我……我還沒想好,沒答應你呢!哼……"

"什麼?你沒答應?你……"亞撒一時語塞,敢自己剛才了那麼多,她都不感動?

這家伙也真是的,感動那不等于一下子就答應你求婚啊!再了,誰求婚像這麼在電話里聊幾句就敲定了?這貨想得也太簡單了點,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對于某些細節和感覺,是很在意的.

"蘭芷芯,你要怎麼樣才答應我的求婚,你."

"我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訴你."

"你現在想吧,給你三分鍾考慮."

"你太霸道了……"

"這算霸道嗎?其實我認為根本沒什麼可考慮的."某男還是忍不住得瑟,腦子里始終認為蘭芷芯必須就是他的女人了.

蘭芷芯其實心里也是挺驚喜的,只是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一時間她也不知怎麼消化這種緒.真的要做他的妻子嗎?她真的可以嗎?

雖然蘭芷芯對亞撒有,而嫣嫣也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庭,但畢竟結婚是大事,不是一時腦子熱就能沖動決定的.她沒想到亞撒會在電話里就求婚的事了,有些無措,需要一點點時間考慮,這也是人之常.

亞撒最終還是拗不過,只能無奈地:"行,你考慮吧,過幾天再回答我.不過你現在總該告訴我,你和嫣嫣在哪里?"

蘭芷芯確定了亞撒的心意,她也放心許多,在亞撒的追問下,她終于是出了一個地方的名字.

"什麼?你居然在那里?"亞撒驚訝,他的反應就跟水菡剛聽到消息時是一樣的,都覺得蘭芷芯膽子挺大.

"你選的地方不錯,很有戰略頭腦啊……既然這樣,你們先在那里待幾天,一個星期之後,我去接你們."亞撒胸有成竹,對蘭芷芯選的藏身地點也比較滿意.

"接我們?接去哪里?你母親不是還沒離開嗎?"

"放心,這一個星期里,我有把握,母親她會回去文萊的."亞撒得很有信心,他之所以會決定一個星期之後去接蘭芷芯和嫣嫣,也是因為他需要幾天時間處理一些事.

蘭芷芯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相信亞撒.一個星期而已,就當是在這里渡假了.只要亞撒的母親回去文萊了,她和嫣嫣就安全了一大半.

"好,就這麼定了,一個星期,我和孩子在這里等你."蘭芷芯輕柔的語氣里帶著幾分堅決.

亞撒頓時感到心里一暖,一塊大石頭總算落地了.只要將人接回來,他就有把握安排之後的事宜……暫時還是不便與母親正面沖突,畢竟母親代表的不是個人,是整個皇室,私人感在皇室的尊嚴面前都會自動被排在第二,只有皇室的名譽才是第一的.

所以亞撒為了不跟母親發生正面沖突,只能先將母親安撫著,等母親走之後立刻將蘭芷芯和嫣嫣接回來.那時,母親遠在文萊,鞭長莫及,加上亞撒又決心娶蘭芷芯,這一切想起來似乎就是挺順理成章的了.

掛了電話,亞撒還不能平靜下來,他在想著,一個星期後,自己要怎麼樣讓蘭芷芯乖乖地答應嫁給他……想想就感覺興奮不已,買一送一這種事,還以為電視里才有呢,沒想到自己也遇上了.幸運的是,他和蘭芷芯互相有感,而嫣嫣又是個聰明可愛的娃娃,一家人在一起,該多幸福呢,他再也不用羨慕晏季勻和杜橙了!

而蘭芷芯也是睡不著,站在院子里,四周寂靜得只聽見幾聲蛙鳴和蛐蛐的聲音,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她一人……回想剛才跟亞撒的通話,蘭芷芯只希望自己沒有信錯人,希望亞撒真的如他所的那樣.她要的只不過是一份真摯的愛和安全感,如果亞撒都能給,她就願意接受.哪怕明知前路風險,諸多磨難,她願意跟他一起走下去……

一個星期之後,就是她和嫣嫣跟亞撒回去的時候了,也是父女相認的時候,也是她親口答應嫁給他的時候……其實蘭芷芯等的就是亞撒來接的這一天.

窗戶里透出微亮的燈光,那里邊睡著一個可愛的公主,正在做著甜甜的美夢.爸爸媽媽都已經將風風雨雨為她擋開,照耀她的就是一片暖陽……

======呆萌分割線======

不是只有亞撒才盼著蘭芷芯的消息,還有一個癡又專的男人,nike,也在焦急地等待著.他這幾天打蘭芷芯的電話都不通,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跑去問水菡,所能得到的消息也很有限.只能確定蘭芷芯現在是安全的,可就是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

Nike在蘭芷芯走之前曾經與她商量過,等她離開之後,安頓下來,會通知他,到時候他會去跟她彙合.可計劃跟不上變化,蘭芷芯也不知道赫淑嫻會派人攔截她,以至于臨時改變了目的地.而亞撒在火車站時的表現又讓她大受感動,終于明白自己的心其實是向著亞撒的,根本無法強迫自己去接受別人的感.

Nike不是不好,只因為有的人,不上來哪里好,卻在你心中無法被取代.

這一個星期的日子,對于亞撒來是相當難熬的.他每天除了忙公司的事,還要跟母親不斷地對抗著.母子倆為了嫣嫣的事談了不下十數次了,卻還是沒能達成共識.

赫淑嫻的理由就是,嫣嫣乃皇室血脈,必須接回皇室撫養,而她的母親蘭芷芯,當然是不被皇室認可的.

而亞撒的理由則是——"我是孩子的父親,我有權利決定孩子的將來!"

兩種不同的意見相互撕扯,互不相讓,都顯得很強硬的態度,誰也不肯讓步,以至于這幾天下來,赫淑嫻也是睡眠不好胃口不佳,人有些憔悴了.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皇室來了一紙命令,要赫淑嫻和亞撒立刻回文萊!

除了哈吉,沒人能這麼命令.

既然是哈吉的召喚,那就沒什麼可爭議的,赫淑嫻和亞撒都趕回去了.

文萊皇宮.

文萊蘇丹是文萊的國家元首,一旦繼任,統稱為"文萊蘇丹".現任文萊蘇丹是哈吉·哈桑吶耳·博爾基亞.

文萊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努絡伊蔓皇宮是世界最大的皇宮,是文萊蘇丹的住所.並非是每個皇室成員都住在這里,更不是每個皇室成員都能自*出入.

皇宮金碧輝煌,極盡奢華,一共有1700個房間,從空中俯瞰,那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堡鑲嵌在澄藍色的湖水中,倒影比明鏡還要透亮.

亞撒和赫淑嫻是皇室中的特列,都可以自*進出皇宮.從機場趕到皇宮已經是深夜了,但必須要去見哈吉一面,才能回自己的住所去.

亞撒已經有段日子沒回來了,見到熟悉的景物不由得有幾分感慨……或許除了這些樹木和建築,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吧.以前看起來健健康康的哥哥,如今卻是顯得憔悴了,精神狀態也大不如前.

哈吉在自己的宮殿里最深處的那一間臥室,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可就是隱隱聞到一股子藥味兒.

哈吉見到亞撒和赫淑嫻到來,吩咐妻子和侍女們都退下,他要跟亞撒好好聊聊.

這兩兄弟本來感就好,今天一見,竟是有點心酸.亞撒看著哥哥這身體狀況,心里是十分擔憂,坐在chuang邊,關切地問:"哥……不是有在治療嗎,怎麼難道沒起色?"

哈吉微微一笑,嘴上的一撇胡子動了動,一如平時般慈祥:"治療還是有點效果的,只不過我這身體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全治好."

"哥,我們不缺錢,請全世界最好的醫生給你醫治,一個月不好,三五幾個月甚至半年,總會好的."亞撒兩眼泛,嘴上這麼,可心里是難免擔憂.

見到弟弟這麼真誠的關心,哈吉很欣慰,轉頭對赫淑嫻:"這次回去中國,你們去玩得還開心嗎?"

赫淑嫻幾乎是毫不猶豫地:"開心."

她臉上依舊是帶著淺淺的微笑,哈吉雖然是現任國王,但論輩分還是赫淑嫻的晚輩,她不想這麼快就對一個病人暴露那些不愉快的事,所以才會開心,實際上卻是剛好相反的.

哈吉聞,暗淡的瞳眸里泛起了點點亮光:"亞撒,上次你在電話里盧潔瑩已經不是你的女朋友了,想必皇室這邊也不會再對那件事追問."

"謝謝哥."亞撒由衷地.

赫淑嫻在一旁靜靜地聽著他們談話,越聽越是覺得,原來沒有特別重要的事?那為什麼哈吉要下令讓她和亞撒都回來?

赫淑嫻納悶之際,忽然就想到了,這或許是兒子向哈吉請求的,目的是為了讓她離開C市.

赫淑嫻臉色微變,但就算想明白了這一層又怎樣,命令是哈吉下的,只能明哈吉跟亞撒在某些問題上居然是一致的?真不知該哈吉太*愛亞撒還是哈吉病糊塗了?

欲又止的赫淑嫻,終究還是忍著沒有發作.畢竟哈吉是國王,她理當尊重.至于蘭芷芯和嫣嫣,她再另外想辦法.

這*,亞撒和哈吉聊得很晚,後來赫淑嫻走了之後兩人還在談,只不過就沒人知道他們聊些什麼了.

由于亞撒和赫淑嫻今次回來得晚,所以直到第二天,亞撒才去給祖母和父親問安了.而許多大臣們以及其他皇室的成員,聽到亞撒回來,也都紛紛前往皇宮,其中有一個竟然還是帶著自家女兒來了……

亞撒的祖母名字也比較長——"本基蘭·達揚·欣特".只有她的老公以及父母才能叫她"欣特",這個稱呼,她已經許久都不曾聽到有人喊過了.年過七十的老人,花白的頭發攏在了藍色頭飾中,身子也比從前矮了些,臉上的老年斑很明顯,歲月的痕跡讓她看起來難掩滄桑.但她的那雙眼睛卻是格外明亮,輝映著她頭飾上鑲嵌著的滿天星鑽石,仿佛她整個人都被一種冷貴的光芒包圍著,貴氣逼人.即使她老了,她也還是閃耀著普通女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光芒.

欣特沉靜如水地坐在那里,自然散發出一股沉穩的氣勢,一般人不敢隨意接近,只有亞撒不怕.

"祖母!"亞撒一聲歡呼,手捧著一個盒子就進來了,直奔欣特面前.

欣特布滿皺紋的臉上立刻綻放出慈愛的笑容,激動地握著亞撒的手.

"你這個頑皮的子,還知道回來?"嘴上責備,可這透出來的都是家人滿滿的愛.

亞撒很了解祖母,知道不是真的生氣,趕緊地將准備得禮物獻上來.

"祖母,我可是每天都想著您……瞧,我給您帶來的中國茶葉,您最喜歡喝的鐵觀音,這可是原產地出產的頂級鐵觀音,包您喜歡!"

果然,祖母欣慰地點頭,笑意更深了:"總算你還有點良心,還記得祖母喜歡這茶……"

"媽……我這兒還有給您帶的禮物."赫淑嫻也來了,旁邊那男人是她老公,也就是亞撒的父親.

夫妻倆對老人很孝順,出門都不忘帶點禮物回來,亞撒也是的.這一家子團聚的時刻是挺溫馨的,氣氛良好,其樂融融.

但今天來湊熱鬧的人還真不少,不僅亞撒一家人來了,亞撒的另兩位堂弟以及有幾位大臣也都不甘落後,先後而入,使得這寬敞的客廳也顯得略擁擠了.

最後一個來的人是哈吉,他和妻子一起.看得出來哈吉的精神比昨天好些,這也讓亞撒放心一點.

一大上午就這麼熱鬧了,哈吉吩咐廚房做一頓豐盛的午餐,今天中午大家就在一塊兒吃.

不是談國事的時候,私下的閑暇時間,哈吉也是很隨和的,跟家人,跟大臣們,彼此之間都顯得很融洽.

但有一位大臣是懷著"崇高"的目的而來,見這氣氛不錯,心里自然歡喜,趁著大家追問亞撒的感問題,這位大臣很聰明地將話題轉移到了自己女兒身上.

"親王殿下,您常年在外,公事繁忙,這次回來,是不是也應該考慮考慮婚事了?呵呵……"這笑面虎一般的中年男子,著還將視線落在了自己女兒身上,那是什麼意思顯而易見了.【7千字,求點月票!】

上篇:續:我想你     下篇:續:亞撒當眾宣布已有結婚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