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亞撒當眾宣布已有結婚對象  
   
續:亞撒當眾宣布已有結婚對象

這位話面帶微笑,好似慈祥長者一般的中年男子就是文萊現任財政大臣——默罕默德.系皇室旁支,也就是亞撒和哈吉的遠親,但也屬于皇室成員.他這是第一次帶女兒進皇宮,並且是剛滿二十歲的女兒.

默罕默德是財政大臣,他所的話當然份量不輕,立刻引來了眾人的側目.

原本是歡歡喜喜的氣氛,頓時顯得有一點怪異了,每個人的表各有不同,看起來十分有趣.

欣特祖母望著默罕默德女兒笑而不語,哈吉伸手摸著自己嘴邊的胡子,赫淑嫻的手輕輕戳了一下老公的腰……亞撒的父親博西,悄悄用手抓住了妻子的手指,遞個顏色示意她別話.

默罕默德左邊的兩個男子是亞撒的兩位堂弟,同屬親王,都是一副看熱鬧的表,似乎覺得這件事很有趣.

而當事人亞撒俊臉上的笑意就有點凝固了,微微眯起了藍色的瞳眸,迸射.出兩道凌厲的光線鎖在默罕默德身上,瞧著對方和藹可親的面容,亞撒心底在腹誹:"老狐狸,真是死心不死,前幾年想著把大女兒塞給我,現在又要把最的女兒塞給我,你不盯著我你會死麼?"

心里這麼,可亞撒卻笑了,尷尬的氣氛又活躍起來,欣特也不動聲色地:"默罕默德,你的提議確實很好,亞撒親王是該結婚了,都29的人了還不結婚,這在皇室里邊可以是有史以來的一個特例.不知道默罕默德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為我們推薦一下呢?"

這話得,亞撒的心咯噔一下……糟糕,祖母該不會是早就知道默罕默德今天會有這一出?不會是事先策劃好的吧?

默罕默德欣喜地點頭,示意身邊的女子站起來……

"女兒,抬起頭來,讓大伙兒看看你."默罕默德話間露出明顯的得意.

這女子叫"莎約",是默罕默德的女兒.她穿著時尚,但是戴著頭巾.一襲深色連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腰上系著一根純金鑲鑽的精美腰飾,凸出她誘.人的蠻腰……渾身上下裹得比較嚴實,長長裙的,胳膊和大.腿都不會露出來.

她的五官不屬于秀氣型,分開看,眼眉深邃,鼻子挺直,嘴唇略顯豐厚,還是個方臉.但這些全都組合在一起卻又形成一種特別的韻味,尤其是她那雙閃動著光亮的眼睛,青春活力中隱隱透著幾分難掩的野.性.總結一句話就是,這個女子有點辣.

由于信教的關系,未婚女子不能穿著暴露,還要裹頭巾.但即使是這樣,也不會影響到莎約天生的氣質.看到她,就會聯想到她的性格是跟積極向上,勇往直前,熱如火等等詞彙聯系在一起的.

欣特微微點頭,眼中流露出驚豔,頗有深意地:"不錯不錯……"

這到是實話,但論外表和氣質,莎約是配得上亞撒的.出于禮貌,哈吉和赫淑嫻夫婦也都頻頻點頭,只是卻沒有急著表態.

"莎約,介紹一下你自己."默罕默德再一次示意女兒.

莎約大大方方地一笑,一點都不怯場,清脆的聲音不急不慢:"我叫莎約,今年二十歲,畢業于M國波士頓大學MBA,剛回國,還沒有正式工作."

就是這麼簡短的自我介紹,尤其是後邊那句"還沒有正式工作"都能被她得這麼理直氣壯,好像這不是丟臉的事而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沒錯,當眾人聽完莎約的自我介紹,全都驚訝了,就連亞撒也是不由得暗暗心驚,看向莎約的目光中少了幾分不屑,多了一分欣賞之色.

這是因為,M國波士頓大學MBA實在是個很牛*的專業,中文的意思就是——工商管理碩士.

20歲拿到碩士,這不是天才是什麼?20歲就能在波士頓大學拿到MBA,那更是天才中的學霸,學霸中的戰斗機,可以甩開人家好幾條街了.這就不奇怪為什麼默罕默德在提到自己女兒時這麼得意,不奇怪為什麼莎約那麼富有自信.她絕對有這種自信的資格,哪怕現在沒工作,都只是因為她剛回國,而這種人才,走到哪里都是會受到歡迎的.

哈吉是個惜才的人,身為現任國王蘇丹,他的眼光不能局限在某一處,對于莎約,他第一印象不錯.

哈吉爽朗地笑著,贊賞地看著莎約:"真是皇室的福氣啊,年紀就能拿到MBA,比亞撒可強多了……哈哈哈,沒工作不要緊,默罕默德,你可不能放著人才不用,趕緊地給你女兒安排一個合適的工作!"

"是,陛下."默罕默德心里暗喜,覺得自己成功了一半了.

欣特也是很高興,越看莎約越是感覺喜歡,朝她招招手:"過來,讓我好好看看,這孩子是怎麼長的,20歲就能拿到MBA,太了不起了."

莎約沒有普通文萊女子那麼害羞,這或許跟她曾出國讀書的經曆有關系.見欣特召喚,她笑著就上去了,一身衣很像是一團火在燃燒著.

赫淑嫻和老公博西,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些許擔憂……只怕亞撒對于今天的家庭聚會很不滿意了.

本來是家庭聚會,卻沒想到默罕默德帶了自家女兒來,變相的成了相親.還是在亞撒毫不知的況下,他能舒坦才怪.

亞撒不討厭這個叫莎約的女子,有才華的人,國家當然需要,但是這欣賞和喜歡是兩碼事,他看著祖母拉著莎約問長問短的,越發感覺心里不舒服,越覺得祖母這是故意安排的.

為了不至于大家太尷尬,亞撒就當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埋頭吃著水果,懶得去理睬那對父女.

可旁邊還有人見不得亞撒這麼清閑,唯恐天下不亂.

一個瘦瘦的身影走了過來,坐在亞撒身邊,裝作很關切的樣子:"亞撒哥哥,你怎麼還在這兒坐著,不上去跟莎約聯絡聯絡感?"

話是這麼,可這人眼里分明還有一絲取笑的意味……誰都知道亞撒最不喜的就是被皇室安排相親,以前碰釘子的大臣和皇室遠親,那是不在少數,大家都知道亞撒很固執,但現在一回來就被安排相信,還這麼突然,可想而知他心里多反感了.

亞撒斜斜一挑眉,嘴角上翹,勾出一絲興味:"達桑,怎麼你覺得我應該去麼?默罕默德又沒要把莎約嫁給我,有可能他的目標是你呢?雖然你已經有了三個妻子,但是還能再娶的.你要是看上莎約了,不如就娶回去吧."

"你……"達桑臉色一僵,被亞撒的話嗆到了……整個皇室都知道他家的三個老婆個個都不是簡單的貨色,隔三岔五的吵架,打架有時都可能,要是再娶一個回去,估計他家更不會安甯了.

另一位堂弟也跟了過來,調笑:"亞撒哥哥,默罕默德擺明就是沖你來的,他先提到你應該談婚論嫁,再推出自己的女兒,這意思還不明顯嗎?亞撒哥哥,那個莎約看起來不錯,20歲就能拿到MBA,你們結婚生出來的孩子,那更基因肯定是很優秀的……"

"圖侖,你也信這種基因論?反正我是不信的.你要是覺得莎約能生個聰明的孩子,你把她娶回去吧,哥一直覺得哥的基因已經足夠強大了……"亞撒面露得意之色,想起了嫣嫣,那可是聰明寶寶,跟檸檬不相上下的.他還用得著找莎約生嗎?這兩個堂弟當然不知道亞撒的孩子都五歲多了,機靈著呢!

這叫圖侖的家伙長得一副白臉的樣子,可脾氣到是不,一聽亞撒陶侃他,立刻黑了臉:"我都已經娶了四個老婆了,要不然,莎約還真可以考慮."

這三兄弟在旁邊聊著,彼此也都知道各自的話沒幾分是真的,連笑容都是不達眼底的,有種淡淡的疏離,但至少還能維持表面的平和.

這兩個人都是亞撒的堂弟,但平時少有來往,不如亞撒和哈吉那樣關系鐵.

亞撒對于這變味的家庭聚會已經失去了興趣,只想快點退場,但還有午飯沒吃,只能耐著性子繼續等.等午飯過後就閃人.

幸好這午飯期間,默罕默德和欣特並沒有將亞撒和莎約聯系在一塊的話題,只是對莎約贊賞有加,不停地誇著,其意思很明顯了.

欣特多少有點知道亞撒的脾氣,今天他或許已經感覺到默罕默德的出現是她默許的,他能坐下來吃飯,沒有掉頭就走,也算是對她的尊重了,如果她再不管不顧地當眾提出要亞撒和莎約交往,只怕他面子上掛不住,產生逆反心理.

文萊皇室是出了名的極盡奢華,這一桌子的菜滿滿的,並且餐具都是純金純銀的.坐在這樣的環境下吃飯,亞撒卻有點心不在焉,他會不由自主地去想,蘭芷芯和嫣嫣現在吃的什麼?

他在這兒大魚大肉,滿桌子吃不完的山珍海味,可他的女人和孩子卻在偏遠的地方受罪,他哪里還會有多好的胃口.

好不容易熬到了這頓飯結束,亞撒整個過程都很少話,就在大家覺得可以圓滿結束這次聚會的時候,亞撒卻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站了起來……

"請容許我幾句話……咳咳……"亞撒清了清喉嚨,神色柔和而又不失嚴肅.

赫淑嫻下意識地心頭一緊,雖然不知道兒子要什麼話,可直覺告訴她,多半是會令人震驚的內容.

但眼前,欣特在,哈吉在,赫淑嫻也不能不顧著場合,只能暗暗著急.可亞撒的父親博西卻是一臉輕松,帶著期待的目光看著亞撒,似乎一點都不覺得亞撒此舉有什麼不妥.

欣特和哈吉以及默罕默德,莎約,還有兩個堂弟,也都注視著亞撒,等著他發.

亞撒深不見底的藍眸里泛起點點光澤,最後一絲猶豫也被堅定所代替,他很慎重地:"我是想,其實我已經有了結婚的對象,但是暫時還不適宜公開,等合適的時機,我會帶她回來."

這話一出,現場頓時陷入一片寂靜,金碧輝煌的宮殿里仿佛被蒙上了一層看不見的灰色……消息來得太突然,事先沒有任何人知道亞撒會這麼做,就連哈吉都是震驚地看著自己這個弟弟,太出乎意料了.

幾秒的靜默,隨即只見赫淑嫻也站了起來,精致的妝容也掩飾不住她內心的憤怒.在場的,除了亞撒就是赫淑嫻知道,亞撒口中所的對象是誰?蘭芷芯,一個普通人,怎能嫁入皇室?赫淑嫻只覺得亞撒是在故意賭氣,胡鬧.

"亞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什麼?你……"赫淑嫻咬緊了牙,恨不得立刻沖上去將亞撒拖走.

"淑嫻!"欣特一抬手,示意赫淑嫻不要太激動,可其實欣特臉上也是掛不住的,膚色有點漲了.

"亞撒,你這孩子真是頑皮,你的結婚對象該不會是上次那個緋聞女友吧?叫什麼瑩的?"

"不是."亞撒如實回答.

在座的都知道這件事,可亞撒卻不是那個女人?這就有點奇怪了,難道還有別的女人是他們不知道的?

莎約也是緊緊盯著亞撒的眼睛,心難以平靜……她在見到亞撒之前就已經聽父親了亞撒是如何如何有才干有能力,將文萊皇室在中國投資的公司經營得怎樣風生水起.在見到亞撒之後又被他英俊挺拔的外表所折服,一顆芳心就落了一半在他身上,可現在他卻已經有了結婚對象,這不等于是在打她的耳光嗎?

哈吉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弟弟,那是誰?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能讓你會想要跟她結婚?"

這些問題也正是其余人心中所想,唯有赫淑嫻此刻的表更加難看了……

但亞撒卻不會繼續透露更多,他又不是傻子,剛才只是試試大家的反應,不會真的將蘭芷芯和嫣嫣的存在出來.只有等他安全接回了人,他才會向皇室交代更多.

"請原諒我現在不能太多,但是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帶她來見."亞撒再一次表達自己的意願,清晰而堅定.

最感到被打臉的就是欣特了,身為祖母,她為孫兒的婚事操心,本來就是應該的,可現在看來,孫兒好像已經表現出逆反的心理了.

欣特慈祥的面容變得沉郁,凝重地:"亞撒,你是親王,不是平民,你要知道,你的婚事是全國人都會關注的焦點.甚至全世界的人都會盯著你的婚事,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一個人,所以你不能隨心所欲,至皇室的聲譽于不顧.結婚的事,還是由皇室安排吧,你如果覺得在中國待膩了,就放個長假回來,好好修身養性,像你哥哥多學學怎麼當一個成熟的有責任感的男人."

欣特這番話,聽起來很沉重,完之後也覺得不便再繼續下去,揮揮手算是打招呼了,自己很累,先下去休息,眾人自便.

亞撒沉默不語,耳邊傳來兩個堂弟譏笑的聲音……

"亞撒哥哥,你都29歲了,也是時候懂事了,怎麼還跟以前一樣啊."

"就是,看我們的婚事都是皇室安排的,不還是這麼過來嗎,也沒見我們少塊肉啊,再了,家里有幾個女人伺候,有時候也是享福嘛."

"對對對,亞撒哥哥,你還是聽祖母的話,接受皇室的安排,早點結婚生孩子吧,我和圖侖的孩子都上學了……"

"……"兩個男人就跟麻雀似的嘰嘰喳喳,比先前還活躍.

一旁的默罕默德雖然一直沒吭聲,可這張老臉都氣得發白了.他也是皇室的人,更是重臣,他認為自己的女兒嫁入皇室那是必然的,可亞撒這麼不給面子,當眾宣布已經有結婚對象,他這臉往哪里擱?

"亞撒,你真是……真是太過份了!按輩分,你還得叫我一聲叔叔!"默罕默德氣憤地撂下這句話,拉著女兒的手就走了,帶著一身不甘的怒火.

"叔叔……哎呀叔叔別生氣嘛!"達桑趕緊跟上,打圓場去了.

圖侖也不甘落後,追著上去了.這兩個人是不是真的因尊重默罕默德還是有其他圖謀,就不得而知了.

赫淑嫻本來也想上去呵斥亞撒一頓的,卻被亞撒的父親博西攔住了,沖妻子搖搖頭,聲在她耳邊了幾句話.

赫淑嫻也很給老公面子,沒有再多什麼,強壓住怒火,憤然離場.

轉眼,這華麗的宮殿里就只剩下亞撒和哈吉了.

哈吉先前的精神狀態還不錯,現在人一走得差不多了,他也是長長地舒口氣,輕歎著拍上亞撒的肩膀:"弟弟,既然你現在不想讓我們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但是我猜……她應該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女人吧.如果是一個家世身份都顯赫的女人,你可能現在就已經帶回來了.就因為她身份平凡,所以你知道現在帶她回來也許會是一種傷害.我得對嗎?"

亞撒心里湧起一股難的感動,哥哥真是很了解他.

"哥,你是不是也認為我剛才不該那麼做?"

哈吉啞然失笑,眼底卻含著一絲苦澀:"不,我很佩服你的勇氣.當年我也面臨過像你一樣的況,但是我還不夠勇敢,最終被迫娶了自己不愛的女人……"

"哥……"亞撒無感激,哥哥的認可,對他來很重要.至少這是第一個站在他這一邊的親人,並且還是現任國王,這對亞撒是很有意義的.

"那哥哥您可以到底您喜歡的女人是誰嗎?"亞撒晶亮的藍眸閃耀著好奇,這個問題,從到大,他都問了無數遍了,但哈吉卻從未正面回答過.

今天的哈吉卻有些不同,比起往日,他似乎更感性了一點,興許是被亞撒的行為勾起了感慨.

哈吉琥珀色的眸子望著窗外遠處,那個方向是皇宮的大門,他幽然的眼神就像是在極目眺望遠去的愛人……

"那個女人,她家擺了一個烤魚攤,我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次無意中路過,去吃了一回烤魚,那時候她只是個年紀跟我一般大的姑娘,但她做的烤魚很好吃,我喜歡那個味道,是在皇宮里吃不到的.每次看著她烤魚時候的樣子,我就覺得那畫面特別美,炭火映照著她的臉,她的靦腆,羞澀,她的每個笑容都是那麼迷人.她不知道我這個熟客的身份,只見我經常去吃,于是就開始跟我聊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可我卻只能捏造一個假名告訴她……"哈吉眼底的苦澀又深了幾分,回憶起一些往事,依舊是會觸動他的心.

"她傻乎乎的,從未懷疑過我的身份,甚至有一次因為下雨,我又想吃烤魚,只能派人去告訴她,叫她烤好了之後送到皇宮來.而我在皇宮門口去拿烤魚的時候,她問我怎麼會住在皇宮,我只能謊稱自己的父親是皇宮侍衛……她從不質疑我,她給我的永遠都是微笑和溫暖.我們一起去看海,一起在山林里采蘑菇,我們有過一段純純的快樂的日子……"哈吉臉上浮現出淡淡暈,嘴角不自覺地揚著,可見他的這段回憶有多美好.

但緊接著,哈吉就露出沉痛的表:"在我十六歲那年,我被封為王儲,十八歲就在皇室的壓力下,被迫娶了第一個妻子.當時,我的那個她,知道我結婚了,並沒有怨恨我,她她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叫我不要擔心.可是,我沒想到,她會為了我守貞到現在,二十年了,她都沒有結婚.我看到她領養了兩個孩子,我也暗中資助那兩個孩子去國外留學了……而我在這二十年的時間里,只能偷偷去看她擺攤,看她賣烤魚,有時也會派人去為我打包一份,但我沒有再去打擾她的生活,我甚至都沒問過她知不知道我就是現任蘇丹……"

偌大的宮殿里,富麗堂皇,極盡奢華的裝潢和擺設,都在顯示著這個皇室有多麼的輝煌和尊貴不凡,但此刻卻因哈吉的一席話,讓人窺探到,輝煌之下隱藏著的心酸與遺憾.

亞撒深深地被震撼了,第一次聽哥哥這些話,他太能體會哥哥的感受了,他腦子里揮之不去的是一幅純美的畫面……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牽著一個同齡的少女,漫步在海邊,夕陽下,晨曦中,在山林里,湖泊旁,都留下了美好而動人的身影.那份恬靜與溫馨,一定是鐫刻在哥哥靈魂深處,永不遺忘的,屬于自*的味道.

而那位不知名的女子,能為哈吉守貞20年而不嫁人,亞撒對于這一點是深信不疑的.因為在這個國家有宗教信仰,那些人真的可以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很多事,源于這個信仰的本心.

亞撒抬眼望望這富麗華美的宮殿,感慨地:"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真正渴望的不是成為世界最富的皇室,我們最想要的是自*.不被皇室所束縛,不被所謂的責任而捆綁一生,向外外邊自*的空氣,渴望自*地呼吸……哥,這些年,真的苦了你."

哈吉默然,隨即那複雜的眼神看著亞撒:"你瀟灑自在很多年了,其實你比我幸福多了,如果有一天你坐到我的位置,你……"

"哥,什麼呢,趕緊打住!你的病會好起來的,你還要繼續當蘇丹,別想偷懶啊!"亞撒不讓哈吉繼續下去了,那個話題太沉重.

哈吉也是被亞撒表逗樂了,哈哈一笑:"沒錯,看來我還得操勞下去啊."

"哥你是最英明的蘇丹,全國人民都需要你啊!"

"你這子又拍馬屁了!"

"NONONO,我的是大實話!"

"……"

兩兄弟一掃先前的陰霾,開始聊些有趣的話題,只是這未免感覺有點在強顏歡笑.

亞撒是真心希望哈吉能早點康複,血濃于水的親,亞撒是很重視的.而哈吉也對亞撒相當縱容,哪怕他先前當著眾人的面宣布已有結婚對象,哈吉都不曾責怪半句,而是顯然站在他那一邊.只因為哈吉曾有類似的經曆,他知道那種遺憾是怎樣痛苦,他不希望亞撒步他的後塵.

不管怎樣,皇室不是哈吉一個人的,他的支持固然重要,但他也不能再全體反對的況下讓亞撒跟蘭芷芯結婚.

亞撒需要做的事還很多,需要過的難關還不少.但這家伙有個優點,那就是臉皮夠厚,膽夠肥.只要他認准的事就會不遺余力,迎頭而上.越是艱難,他越要逆行,誓必要打破皇室一貫的傳統!

=======呆萌分割線=======

時值六月,天氣變熱,陸地上時常感覺像在蒸烤似的,隨著全球天氣逐年變暖的不可逆轉的節奏,這天上的太陽也越發威猛了,火辣辣地懸掛在頭頂,大地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車流,都在盼著這天兒能下一場及時雨.

港口,剛停泊下來的金虹一號像個美麗而傲嬌的巨獸盤踞在海邊,閃閃發光,華麗而耀眼.

游客們紛紛下了游輪,走在最後的是一對年輕男女.女的戴著遮陽帽,青春靚麗,朝氣蓬勃,即使烈日當空也不皺一下眉頭.而她旁邊的男人穿著黑衣,板著臉,手揣在褲帶里,酷帥到了極點.尤其是那雙明明妖魅卻又發著冷光的眼睛,令人不敢逼視.

看這造型,這架勢,不愧是老大,依舊那麼拉風啊,瞧這張寫著"生人勿近"的臉,長得跟妖孽似的,可就是太冷,除了他身邊那個青春活潑的女子,別人還真不敢隨意接近他.

穎無視梵狄的黑臉,挽著他的胳膊,脆生生地:"噯,還在生氣嗎?剛才那個男人是美食節目的制作人,我只是跟他聊了幾句,話題全都是吃的東西……"

梵狄一記眼刀飛過來,淡淡地:"是只聊了幾句,不過你覺得有必要留電話號碼嗎?現在我才是你的經紀人,我都了那個節目不上,你們還有什麼可聯系的?"

穎晶亮的眸子閃了閃,噗嗤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哈哈……原來是為這個?你吃醋啦?"穎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盯著梵狄.要知道,看梵狄吃醋,那不是經常有的事.

梵狄脖子一梗,眼一瞪:"你還得瑟!"

"嘿嘿,告訴你吧,我留的不是自己的電話,是山鷹的電話,反正山鷹現在也是我的助理嘛."穎俏皮地瞅著梵狄,果然這貨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山鷹……我的得力干將,現在到成了專門幫你打發桃花了,助理……嗯,也算是助理."梵狄嘴里低喃著,還下意識地回頭望望……

只見一個瘦瘦的竹竿似的身影躥了上來,苦著臉:"老大,我覺得以我的能力,我可以做點其他事啊,總是處理一些那種事,我感覺自己都快發黴了."

原來是穎自從恢複了容貌又當上美食交流大使之後,想追她的人不少,但其中很多又是行業里不便去得罪的人,所以一般況都不由穎親自去處理,梵狄讓山鷹來負責打發掉那些送花的送禮的還有邀請飯局的.總之,只要發現有*企圖的一律推掉.

"嗯?那種事?敢你覺得替我們打發掉那些想要追你大嫂的男人,是很起眼的事?告訴你,這事很重要,關系到我和影之間的感和諧問題,如果不是我信任的人,還不會交給他做的.子,好好干,年底多給你點分!"梵狄鼓勵的眼神看著山鷹.

果然"分"對山鷹是有吸引力的,馬上來了精神:"老大,今年的分能不能別給我錢了,您還是為我物色一個結婚對象吧!"

"咳咳……咳咳……"梵狄頓時感覺喉嚨發卡,很不給面子地:"我可沒那個本事讓姑娘喜歡你,這得靠你自己去爭取."

山鷹只好沒精打采地:"算了,老大還是把分直接打到我卡上吧……"

"……"

三人笑著已經走到岸邊停靠的車輛旁,一頭鑽進去,向著梵氏公館出發.

這一趟出去了半個多月,梵狄還是有些想念公館里的兄弟,這次回來,不僅是處理一些事物,最重要的是要辦一件事——結婚證是領了,可還差一個圓滿的婚禮.【求月票!親們不要覺得插.進梵狄的婚禮很突然,這節是會跟蘭姐和嫣嫣有重大聯系的.詳請繼續關注每天更新.】

上篇:續:亞撒的求婚     下篇:續:梵狄的婚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