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的婚禮(三)蘭芷芯母女被抓  
   
續:梵狄的婚禮(三)蘭芷芯母女被抓

藍天如洗,白云悠悠,青山綠水,鶯飛草長,好一幅清新甯靜悠遠的山水畫,好一個修心養身的佳境,雖不比古人在山林間結廬而居的閑雅致,但也算得上現代人的另一種生活品位了.在快節奏的城市生活之余,來到這樣遠離喧囂煙塵的地方,讓自己的心靈暫時放空,腦袋里的憂愁暫時拋掉,感受大自然的溫柔,感受自*的呼吸……

雖然只是一個多星期,時間並不長,但對蘭芷芯來,卻是一段難忘的時光.在這里,是她人生的又一次重大經曆,又一次沉澱自己,對已經發生的事進行不斷地反思,考量,近瞻,遠矚……最終完成了她人生階段中的又一次思想的進化,蛻變.

想想她的曾經,她總是太冷靜太理智,凡事都考慮得太多了,太過心翼翼,尤其是在感上,她不敢賭,不敢爭,不敢主動跨出最關鍵的一步.無論是亞撒還是nike,都是對方先提出要跟她在一起的,不是她自己主動去爭取的.

冷靜,理智,不沖動不天真,她以前以為這是一個成*人應該有的素質,但她太制約自己了,都快成頑石了,所以每當愛來臨時,她總是遲遲不前,不夠勇敢.

誰30歲的女人就不能沖動一回?誰30歲的女人青春不再?誰30歲的女人就不可以大膽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誰30歲的女人一定要將自己的幸福和人生統統打折?不……不能這樣過,不能這樣活!

沒有人能逃過生老病死,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是值得敬畏的生命形式……年幼,年少,不惑,年老,每個階段都不應該妄自菲薄,都不應該覺得自己"不行""不可以".任何時候,努力與堅持都是獲得成功的奠基石.沒有這塊石頭,萬丈高樓都不存在.這一點,蘭芷芯覺得自己真是要向nike學習.

學習他那種鍥而不舍的精神,走在路上,不到路的盡頭絕不會輕易轉彎貨調頭.

目標鮮明,勇往直前,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爭取,平凡人也有自己的光亮.

許多許多覺悟和感慨,都在沖擊著蘭芷芯,是她思想上發生的明顯變化.使得她對于跟亞撒之間的感,更加堅定,確定.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孩子,她都應該去拼一次,不要瞻前顧後,勇敢地接受亞撒,一起共同度過難關.

前路有迷霧,障礙,可她有亞撒,有嫣嫣,有水菡,有梵狄,有童菲,還有父母……這些人都在支持她,她還有什麼理由在面臨選擇時退縮呢?

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了,等一會兒見到亞撒時,她一定要大聲告訴他——"我答應你的求婚!"

這個聲音,在蘭芷芯心里不斷回響著,她素淨淡雅的容顏上露出猶如少女般純美的微笑,牽著嫣嫣的手,站在大門口靜靜地等待著……

肉墩兒今天的打扮可愛極了,一頭長卷發被紮成辮子盤在腦後,一些淺淺的毛柔柔的短發散在額頭和耳際,讓這張肉嘟嘟的臉蛋看起來更萌了.穿著粉色的涼鞋,那腳趾時不時還一翹一翹的動一動,白嫩的手指捏著衣服前邊的蝴蝶結帶子,稚嫩的聲音:"媽媽,我們走了以後還會回來這里玩嗎?"

蘭芷芯一聽孩子這軟嫩的聲音就感覺心都要融化了,柔柔地一笑:"當然可以再來了,只要你想,媽媽就帶你來玩."

"咯咯……咯咯……那下次我們來的時候帶檸檬還有干爹干媽一起來,好不好啊?"嫣嫣亮晶晶的藍眸子純淨無瑕,滿是期待.

這孩子,被蘭芷芯教導得很好,才這麼就懂得了什麼是"分享".無論是好吃的好玩的,她都願意跟親人朋友一起分享,當然,前提是她要將你劃分為"自己人".比如,假設是亞撒,嫣嫣會不會想要跟他分享什麼,這個問題,現在出來會讓亞撒傷心的……

蘭芷芯很欣慰,愛憐地揉揉孩子的腦袋:"好好好,下次讓你干爹開車,我們來這里再住上幾天."

"嘻嘻……下次來的時候,池塘里的魚魚是不是會比現在長得更大呀?"

"這……也許是的."蘭芷芯猶豫了一秒才的.她不想這個時候告訴孩子,等下次來的時候,現在的那些魚魚或許大部分已經變成人們的盤中餐了.

看著孩子天真無邪的眼睛,純淨不含一絲雜質的笑容,蘭芷芯心底就會湧起強烈的母愛……多想就這樣牽著孩子的手,將這個世界的風風雨雨還有那些丑陋與腐朽都隔絕在孩子的視線之外.多想這純潔的天使用不染上世俗的塵埃和憂傷.

"孩子啊,只要媽媽還活著一天,一定會拼盡全力保護你.你就是媽媽的命啊……"蘭芷芯默默在心里.

站了好半晌,還未見有人出現,蘭芷芯心疼嫣嫣,蹲下身子問:"累不累?你去屋里玩吧,媽媽在這里等就行了."

嫣嫣聽了,毫不猶豫地搖頭:"不,我要跟媽媽一起等."

稚嫩的臉頰,卻有著的堅定.她覺得媽媽一個人在這里好孤單,她要陪著媽媽.雖然還不知道是哪個叔叔要來接她和媽媽,但嫣嫣覺得,只要是媽媽的朋友,那都是好人.

蘭芷芯感覺暖暖的,這孩子很乖,怎不叫人更疼愛呢.

蘭芷芯端來了凳子,抱著嫣嫣坐在院子里的陰涼處,面朝著大門.只要有人有車進來,她都能一眼看到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晨曦退散,太陽高掛,轉眼已經是九點多了.

與此同時,在C市海港,停泊著一艘宛如山一般的豪華游輪——金虹一號.

它的外型就像它的名字一樣的耀眼,絢麗,卻又如雪山般高雅潔白.今天,它跟往日有所不同.它像是一個養在深閨的女子終于披上了妝,在它雪白的軀體上,到處都張燈結彩,繽紛絢爛如百花齊放.

在游輪的第一層,船頭上,赫然醒目地貼著一個大大的"囍"字,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奪目的光輝,昭示著今天將會在這里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

不是梵狄故意炫富,而是梵氏家族自身的地位足夠高大,財力雄厚,勢力超群,掌舵人的婚禮,那能是簡單得了的嗎?就算梵狄和穎想從簡,梵頂天和家族中的長輩們還不干呢.

梵氏家族多年許久像這樣隆重而又喜慶的大事發生了,加上梵頂天已經接受了穎,當然要大力操辦婚事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梵頂天雖然年事已高,前些日子身體也出狀況,但最近況良好,精神不錯,時常都會監督著婚禮的籌備工作.

上一次梵狄和洛琪珊的婚禮泡湯,梵頂天當時很失望傷心,現在這場婚禮不會再辦不成了,因為是兒子自己挑的新娘,梵頂天不再反對……抱孫子有望了,他還瞎折騰什麼,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催促梵狄和穎快點生娃,這樣比較實際點.

這次婚禮上的多種食材都是由晏家的君騁酒店提供,晏少這當是他的禮金.

食材中又包含有一些人參靈芝之類的,由邵擎的美玉顏公司提供,這當是他和老婆水玉柔給梵狄的禮金.

另外還有煙酒糖果,是晏錐和亞撒提供的,原因很簡單,公司旗下的子公司不少,經營項目多,這些東西他們都一箱一箱往游輪上拉……

大家都很熱積極,也不管人家金宏一號上本身就不缺這些,只管送上來了.

梵氏家族里的一部分人也都各自出錢出力,只除了還在澳門那幾個頑固不化的哥哥姐姐,其他都會來參加的.

賓客不是特別多,但都是梵狄和穎的親朋好友,氣氛熱鬧而融洽,一團和睦.

這其中有一個女人是不請自來的——洛琪珊.

洛琪珊是個敢愛敢恨的女人,性格火辣,作風果敢,她並不是來搗亂,她她想看看梵狄結婚的場面,沾沾喜氣,看看新娘子有多美.

梵狄很大方,讓她上船了.他相信洛琪珊不是那種心胸狹隘的女人,如果他拒之門外,反而顯得氣了.

童菲和杜橙是帶著寶寶來的,才幾個月的時間,這白胖子長得越發可愛了,萌化不少人啊.

奇怪的是,水菡竟沒有跟晏少一起來,而是和晏鴻章以及晏錐母子一起,帶著檸檬來了.

知道這一家子的人不禁要問……晏少去哪里了?

這個問題,水菡緘口不語,保密.而晏鴻章老爺子和晏錐,都不知道晏少的行蹤.

喜氣洋洋的金虹一號上,第四層甲板,右邊一張長椅,坐著童菲和水菡,檸檬,以及一個奶娃.

檸檬一直圍著奶娃轉,好奇又興奮地眨巴的大眼,時不時用手砰砰奶娃紛嫩的臉蛋:"童菲姨姨,他什麼時候可以長大啊?"

"呃……這個,還要過三四年才能跟你一起玩."

"他的臉好嫩,他身上有奶香味……"檸檬著還湊近去聞一聞.

"是啊,你時候也有的……"

童菲家的寶寶也不怕生,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檸檬,有時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咯咯咯地笑,像是在跟檸檬打招呼.

檸檬也不嫌悶,一邊逗著寶寶,一邊還不忘聲嘟噥:"不知道我妹妹啥時候從媽媽肚子里出來呢……"

"噗嗤……"童菲忍不住莞爾:"菡菡,你兒子總惦記著妹妹,你有沒有去醫院檢查孩子的性別?"

水菡搖搖頭:"沒去……不會去的,我們家的人全都不要去.雖然檸檬很想要個妹妹,但這生男生女不是重點,只要是我和季勻的孩子,我們全家都會疼愛的."

"哈哈……"童菲一陣大笑,俏臉生輝:"只怕是晏少,這一胎就算生兒子也不要緊,以後再接著生,是吧?"

水菡柔美的臉頰微微一,嬌嗔地瞪了童菲一眼:"你們都知道他那德性了……"

"你還年輕,家里也有條件再生……其實我挺羨慕你的……"童菲著,笑意有點凝滯了,只因想到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她不像水菡還可以再生.

"童菲,你能生個健康的寶寶已經是很值得慶幸的事了,不用覺得遺憾."

"嗯,我知道的……"

"……"

兩個女人帶著孩子在聊天,這樣溫馨的時刻很甯靜,只是,如果蘭芷芯在這里,帶著嫣嫣,那畫面就簡直太完美了……

童菲剛剛已經聽水菡了關于蘭芷芯和亞撒的事,她的反應跟梵狄一樣,深感意外,卻又覺得沒什麼不可以的.如今蘭姐有困難,不能來參加婚禮,等以後蘭姐回來,一定要好好"審問審問"她和亞撒所發生的趣事.

她們都在等著聽到蘭姐的好消息,一樣地在期待著亞撒能如約而至去接蘭姐.

願望總是美好的,可現實有時卻不盡然.

此時此刻,農家院門口依然不見亞撒的蹤影,卻是等來了一輛掛著C市車牌的越野車.

車上下來兩個穿著普通的青年男女,男子黑發寸頭,女人戴著一頂藍色帽子,白衣綠褲,挎著一個黑色包包.

長相普通氣質普通,屬于那種丟進人堆里都不打眼的類型.兩人一下車就東張西望,二蘭芷芯和嫣嫣已經進屋去了.

主人家在池塘邊,這院子里現在沒人.

寸頭男扯著嗓子喊:"老板在嗎?我們來垂釣的,今天中午在這里吃飯."

是有客上門了.

蘭芷芯住這里一個多星期,很少會跟前來垂釣食宿的客人打照面,更不會有交集了.

出于警惕,蘭芷芯沒有出聲,她相信老板會聽到客人的喊聲,會出來招呼的.

果然,一會兒就見老板矮胖的身影跑來了.

蘭芷芯從窗戶那里望見外邊,能看到客人已經被老板帶走,興許是去了池塘釣魚.

這是很平常的一幕,沒什麼可關注的.蘭芷芯的心思只放在孩子和等待亞撒.

都已經十點多了,亞撒怎麼還不來?蘭芷芯忍不住打開過手機打過亞撒的電話,卻是處于"不在服務區"狀態.水菡過亞撒回文萊了,但也亞撒讓轉告,他一定會如約而至的.她和亞撒約定的時間是在上午,如今,都快到中午了.

等待,是一件很磨人的事,蘭芷芯不由自主在這時間的流逝中漸漸心慌……

"他會來的,他一定會來的……他不可以不來,怎麼可以不來呢?他或許是路上塞車,他一定已經下飛機了……"蘭芷芯默默叨念,可她不知道自己的臉色已經慢慢蒼白.

滿懷著希望,懷著一腔熱切,她眼巴巴地盼著,她已經決定了要答應亞撒求婚的,她從未這麼急切地想要見到他,告訴他這個決定……他一定會很開心吧?他會興奮得像個大孩子,他會激動地抱著她轉圈圈……

不知不覺在這樣的催眠中,蘭芷芯的嘴角在上揚,蒼白的面頰又爬上了一抹少女般的嬌羞.

還有,nike也該到了,怎麼也沒人影呢?

Nike是真的在路上塞車了,正往這里趕呢.

蘭芷芯拉上了窗簾,繼續等待著.嫣嫣坐在媽媽身邊,一邊玩著單機游戲一邊嘟著嘴低聲哼著兒歌,無憂無慮的萌娃.

嫣嫣是面朝著窗戶坐的,蘭芷芯是側面朝窗.嫣嫣無意中抬眸,瞥見窗外似乎有人影晃了晃,下意識地:"媽媽,外邊有人,是不是來接我們的叔叔到啦?"

"嗯?"蘭芷芯驀地側過頭,警惕地望著窗外,卻只見一片寂然.

"嫣嫣,你確定有人影?"蘭芷芯壓低了聲音問.

嫣嫣點點頭,放下平板電腦,走過去抱著媽媽的腿,怔怔地仰著腦袋.

蘭芷芯立刻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豎起耳朵聽,卻是依舊沒聽到外邊有響動.

如果是亞撒來了,他怎麼可能不出聲?依照他的性格,早就在院子里喊了.

這個念頭才剛起,蘭芷芯腦中警鈴大作,下意識地抱起嫣嫣,還沒等她來得及有任何反應,只聽得"噗噗噗……"連續幾聲悶響,屋子的大門竟然被人猛然踢開!

驚悚的瞬間,只見門口沖進來兩個拿著槍的男女,正是先前來農家院的客人!

"啊——!"

"啊——!!!"

兩聲尖叫分別出自蘭芷芯和嫣嫣的口中,驚慌之下,那一對男女已經獰笑著沖上來叫嚷:"住嘴!不想死就別動別叫!"

一霎間,蘭芷芯和嫣嫣都沒了聲音,驚恐地睜大了眼睛……嫣嫣的身子瑟瑟發抖,抱著媽媽的頸脖,咬著下唇,硬是忍住了哭聲.而蘭芷芯也是嚇得魂飛魄散,緊緊抱著孩子,兩只眼睛都在噴火!

"你們是什麼人?誰派你們來的!"蘭芷芯怒聲呵斥,混亂到極致的思維瀕臨崩裂!

寸頭男嘿嘿一笑,那一臉橫肉抖了抖:"問這麼多做什麼,反正你只需要跟著我們走就行.我警告你們,別再出聲,不然別怪我子彈不長眼睛!"

那個戴著帽子的女人凶狠地瞪著蘭芷芯:"少廢話,你自己應該知道為什麼我們會找你!走!"

槍口下,一切都是徒勞的,如果逞能地嘴硬,只會給孩子和自己帶來傷害.

突然發生的異變,讓人連恐懼都來不及釋放,安甯祥和,已經被徹底打破!

嫣嫣這孩子在這種況下早已是嚇得臉慘白,她縮在媽媽的頸脖,聲:"壞人……壞人來了……怎麼辦……"

蘭芷芯心疼地摟著孩子,安慰別怕,可她自己知道,此刻,沒有反抗的余地了.

她一個人是不怕死,但她怕嫣嫣受到傷害.從這女人話的口氣,蘭芷芯猜測到一個不想承認的答案……還用嗎,這是赫淑嫻派來的人吧.

憤怒,恐慌,在蘭芷芯身體里交織,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著他們走.

在蘭芷芯和嫣嫣被槍指著帶出農家院時,她看到了暈倒在角落的兩個人……是老板和他的老婆,夫妻倆顯然是被打暈了,不過沒有血跡,可能沒有受傷.

蘭芷芯一驚,憤恨地問:"你們只是抓我,用得著對付無辜的人嗎?"

戴帽子的女人不屑地哼哼:"你都自身難保了還有閑工夫管別人?他們沒死,只是暈了,不過你要是再唧唧歪歪,我不介意現在上去補兩槍!"

蘭芷芯很想破口大罵,但終究是忍住了……在槍口下,沖動是會更倒黴的.

沒有懸念,蘭芷芯和嫣嫣被帶上了那輛越野車,駛出了農家院的大門.

這條路開出去不遠,有一戶人家,那里邊住著兩個外來人,是昨天才來的,他們就是梵狄派來保護蘭芷芯母女的.

先前兩人就已經看到有一輛越野車進去了農家院,他們跟進去了,悄悄尾隨著,看到那對男女確實是在池塘邊垂釣,他們才放心地回到原地堅守崗位,繼續監視著動靜.

可是就在剛才,卻又見到越野車從農家院開出來了,這似乎有點不尋常?不是來玩的嗎,怎麼這麼快就走掉?

梵狄的手下果然精明,立刻發覺異常,忙不迭地跑去農家院,看到了被打暈的老板夫婦倆.

"糟糕,出事了,大軍,快追!"一個矮個子男人邊跑邊喊著.

越野車上,寸頭男開車,女人在後邊押著蘭芷芯和嫣嫣.

車里的氣氛壓抑而低沉,充斥著陰森恐怖的氣息.

梵狄的手下在狂追,第一時間向梵狄彙報了這里的況.

越野車是向市區開去的,指使的人就在某處等著他們.從這鄉間開往市區的路有兩條,其中一條的某一段正在修補中,不暢通,所以,只剩下唯一的一條大路了,追蹤起來也不算困難,只要沿著這條路追上去就一定能看到越野車的蹤跡.

可是,對方的速度快,起步又占了先機,梵狄的手下要想追到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路狂飆,遠遠地看見了越野車的影子,那個叫大軍的男人發狠了,油門兒踩到底,憑著嫻熟而又彪悍的車技狂追不舍!

越野車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發現有人追來,卯足了勁飆,嘴里還不停地罵著一些不堪入耳的髒字.

蘭芷芯回頭望去,看到了一輛白色車在逐漸拉近距離,心里頓時燃起了希望……是梵狄的人,一定是的!【這一章6千字,求月票!還有加更!】

上篇:續:梵狄的婚禮(二)     下篇:續:梵狄的婚禮(四)人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