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的婚禮(四)人不見了!  
   
續:梵狄的婚禮(四)人不見了!

恐懼中燃起的希望,蘭芷芯來不及去細想為什麼會泄露蹤跡,她現在只祈禱梵狄的人能追到這輛車!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蘭芷芯每一次回頭望,都會感覺心髒在劇烈跳動,恨不得那車快點沖上前頭去!

可既然是被派來執行這麼重要的任務,誰又會是好應付的?

寸頭男的車技超高,梵狄的手下也很厲害,兩輛車簡直就是在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電影特技鏡頭!

"*的,想追上我?哈哈哈……"寸頭男笑得很猖狂.

蘭芷芯越來越緊張,心里在咒罵著寸頭男,好幾次看到後邊的車已經拉近了距離,可又被寸頭男甩開了.

"媽媽……"嫣嫣著眼眶,軟軟地靠在蘭芷芯懷里,純真無邪的眸子染上了恐懼.

蘭芷芯只覺得胸口一股火在燒著,痛得她呼吸都困難,但她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現出害怕,她必須勇敢,才能給予孩子安全感.

溫柔地親了親嫣嫣的額頭,蘭芷芯附在嫣嫣耳邊輕聲安撫:"寶貝別怕,壞人不會得逞的,會有人來救我們……"

話是這麼,可蘭芷芯也沒底,梵狄的人能否成功將她和嫣嫣從這兩個凶徒中救走?沒人有百分百把握,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前方出現了一個交叉口轉外處,燈亮,但越野車毫不猶豫地沖了過去!

梵狄的手下緊隨其後,幸好這路上的車少,不然還真容易釀成禍事.

可就在兩個車一前一後剛沖過去,幾乎在同一時間,急刹車的聲音響起,這亮輛車與迎面而來的兩輛車差點就撞到一起!

寬敞的馬路上,四輛車險險停下,彼此之間的距離太近了,橫豎停在了一堆.

靜……異常安靜.

四輛車里的人居然都沒有動.

但這僵局在幾秒之後就瓦解了,最先下車的居然是迎面而來的一輛銀色寶馬.

"芷芯!蘭芷芯!是你嗎!"nike從寶馬上下來,焦急地喚著蘭芷芯的名字.他看到了越野車上車窗里那張熟悉的臉!

與此同時,寸頭男和戴帽子的女人都舉起了槍……同時行動的還有梵狄的手下,以及那第四輛車.

"別動!"

"下車!"

"誰動就是找死!"

"誰敢上來?蘭芷芯和孩子在我手上!"

"……"

一連串的呵斥聲怒吼聲,居然出現了四撥人?

越野車,追車的梵狄的手下,nike,最後那輛車的人又是誰?

不管是誰,總之,現在的局勢逆轉,一群人將越野車包圍在了中間,插翅難飛.

是僵局?是贏面?是生機還是絕處逢生?一時間,這里仿佛時光停頓,陷入異常詭異的危險中,火藥一觸即發……蘭芷芯和嫣嫣的命運如何?Nike又會怎麼做?梵狄的人會成功嗎?

世間太多峰回路轉,以為是這樣了,偏偏又會在猝不及防時來個驚天大逆轉,究竟誰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呆萌分割線======

驕陽依舊燦爛,照耀著大地上的善男信女,灑在那一艘寶山似的游輪上,它馬上就要駛出這美麗的海港,承載著滿滿的喜慶,去完成它今天聖神的使命.

就在啟航前那一刻,不知哪里冒出來一撥人,嚷著要上金虹一號去……找人.

確切地,是找一對母女,據他們所,懷疑那對母女被帶上船了.

為首的是一個叼著雪茄的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膚,胳膊上紋了一只豹子,看上去十分凶猛,氣勢逼人.

他身後的幾個手下中,有一個寸頭男和一個戴帽子的女人,赫然正是先前將蘭芷芯母女抓走的那對男女,只是為何人會丟了?還是上了梵狄的金虹一號?到底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才會造成如此驚人的逆轉?究竟蘭芷芯母女是不是在金虹一號上?

叼雪茄的男子叫鍾奎,是近兩年新冒起來的一股勢力.因為梵狄這兩年比較低調,家族的事務也很穩定,所以也就沒有再嚴格遏制一些新勢力的成長,只要不太過份,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當過去了.

眼前這鍾奎就是其中一個,仗著不斷擴張一些地盤,慢慢地有些名氣,開始飄飄然了,居然敢帶人前來梵狄的金虹一號嚷著要上去抓人.

寸頭男和戴帽子的女人並不屬于鍾奎手下,這兩人比較特殊,鍾奎還得對他們十分恭敬,前來要人,也是受這兩人的命令.

梵狄是不會親自接待這群人的,山鷹站在閘口前,冷眼睥睨著這幫嘍羅,嗤笑連連:"鍾奎,你是皮癢了嗎?梵氏公館今天在金虹一號辦喜事,你敢來搗亂,是不是不想混下去了?還有五分鍾就要開船,奉勸你快點滾蛋,否則……哼哼……"

後邊的話不用,自然能表達是什麼意思.

鍾奎聞,只得一臉訕笑,走上前來,壓低了聲音:"山鷹,大家都是在一個鍋里吃飯的,何必呢?有個大人物要抓那對母女……女人白白淨淨的,叫蘭芷芯,約麼30歲,孩子是個藍眼睛的混血兒……這不是你們梵氏公館的人吧?她們很可能是混在婚禮的賓客中,逃到金虹一號了,不也成了你們的麻煩嗎?不如讓我們去抓人,你們繼續婚禮……"

"逃?我呸!"山鷹兩眼一瞪,怒視著鍾奎:"別得這麼婉轉,你的意思不就是我們窩藏了人嗎?什麼混血兒母女,老.子見都沒見過!了人不在船上,還要我重複嗎?鍾奎,今天是梵老大的大喜日子,你不是梵氏公館的人,但是你如果要搗亂,先掂量掂量自己夠不夠資格!大人物?今天,這里,我老大最大!"

山鷹雖然瘦,可氣勢不,橫眉豎眼的時候還是很駭人的.

鍾奎暗暗叫苦,卻還是硬著頭皮:"不不不……我絕沒有你們窩藏的意思.山鷹,實話告訴你吧,是……是文萊皇室的人要找那對母女,我們犯不著跟那種富到冒油的人物斗吧?只要交出人,咱們都有數不完的好處……"

文萊皇室?

山鷹臉色一變,更黑了:"管你什麼皇室,梵氏家族不是你們能隨意擺布和藐視的!今天來這兒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沒有你的混血母女,想上去找?你是沒把我們老大放在眼里吧?有本事你就試試看能不能上得了金虹一號!"

話音一落,周圍一群梵氏公館的手下全都集體將手伸向了衣服內袋……這動作是要准備干什麼,鍾奎當然知道了.

鍾奎冷汗直冒,在強大的壓迫下,愣是不敢直闖,否則,可能真的不用繼續混了……他之所以會覺得有希望能得到同意被允許上金虹一號,是因為感覺"文萊皇室"這個理由能威懾到梵狄,但沒想到,梵氏公館這麼強硬,不准他登船.而從山鷹這麼毫無破綻的態度和詞上,鍾奎也無法判斷究竟蘭芷芯母女是不是被梵狄的人救了?

其實他們也無法確定這件事,只是因為寸頭男蘭芷芯母女被救走之後,他一直追到了這附近,卻不見了蹤影,懷疑是上了金虹一號……但畢竟沒有親眼看見,底氣不足啊.

可就算真的親眼看見了,只要梵氏家族不懼文萊皇室,他們又怎麼能登船?

哎……真是時運不濟!鍾奎一聲歎息,沖著山鷹苦笑,大手一揮,對身後的人:"我們走!"

是走了,可還在海港邊上眼巴巴望著金虹一號呢……不甘心啊!

寸頭男和戴帽子的女人也沉默了,束手無策……先前在半路,蘭芷芯和孩子被人救走,導致他們任務失敗,現在無法向文萊皇室的人交代了,如何是好?

原以為會萬無一失的任務,居然失敗,這種滋味真是難受啊……望著金虹一號上那些人一張張笑臉,寸頭男只感到人生無比黑暗——"哼,金虹一號?開出了C市,如果在其他地方停泊,蘭芷芯母女想要上岸,必定會暴露行蹤,沒有證件的話,你能上岸?呵呵……抓到你們,只是遲早的問題."

在無法百分百肯定蘭芷芯母女是逃到金虹一號了,寸頭男和戴帽子的女人還要繼續尋找目標,而金虹一號已經在一片歡天喜地中駛出了海港,向著遼闊的大海前進.

時間已經指向了11點半,儀式就要開始了.第一層的甲板上格外熱鬧,一片歡騰.

賓客們聚集在這里,等待著新郎新娘的出現,可是奇怪,新娘到是在萬眾期待中出來了,卻不見新郎?

陽光下,新娘婚紗上的鑽石和珍珠散發著迷人而又柔和的光澤,將這張俏麗動人充滿青春氣息的面容映照得嬌美無暇,聖潔的光輝環繞著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美得令人屏息.毫無疑問,今天是穎一生中最美麗最值得紀念的日子,她如仙女下凡站在中央,吸引著全部的視線,只是,那靈動的大眼里,卻隱含著一絲焦灼……阿凡呢?他去哪里了?

阿凡了,會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出現,可究竟是怎樣的方式?為何到現在都不見人影?【今天9千字,求點月票!】

上篇:續:梵狄的婚禮(三)蘭芷芯母女被抓     下篇:續:梵狄的婚禮(五)意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