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母女倆在這里  
   
續:原來母女倆在這里

金虹一號上三五成群的人們都在盡地享受著這輕松休閑的時光,這將是個締造浪漫的夜晚……可洛琪珊和晏錐就有點跟這氣氛格格不入,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一樣,每次碰面都要擦出點"火花",否則就不消停.

不遠處,晏錐的母親沈蓉和老爺子晏鴻章,都在往這邊觀望,看到晏錐和洛琪珊在聊天,兩位長輩心里都是暗自欣喜的.但他們不知道晏錐和洛琪珊的"聊天"並不愉快,甚至還帶著點火藥味.

洛琪珊被晏錐諷刺,心有不甘,想起剛才程雅的關于晏錐摟著辣妹進房間的事,她不由得眼睛一亮……

"晏錐,晏董……其實要起這需要嘛,你才是最饑.渴的那一個吧,聽你帶辣妹上房間……這可是梵狄的婚禮,你就那麼迫不及待要找女人麼?容我提醒你一句,我的房間就在你隔壁,麻煩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動靜聲點,不要騷擾到我休息."洛琪珊譏諷地笑著,邁著優雅的步子昂首挺胸地經過晏錐身邊.

晏錐臉色一沉,眉頭驟然蹙起,被洛琪珊的話弄得莫名其妙.

辣妹?他找女人進房?

晏錐愣了愣,終于想起自己先前帶著一個外國美女進了房間,這到是事實,但兩人絲毫沒有過分親密的舉動,那只不過是梵氏家族邀請來的客人,而晏錐剛好認識對方,人家想看看他房間的裝潢有何不同,所以才進他房里參觀了一下,幾分鍾就走了的.

金虹一號的客房不是統一風格的,兼顧中西方風格,集合古典與現代一體,有的房間裝潢不一樣.而晏錐認識的那位外國美女,兩人一起進房時被程雅看到,她在洛琪珊面前添油加醋地一番,其實根本沒什麼摟摟抱抱的事.

晏錐望著洛琪珊的背影,兀自搖頭……這女人還真是伶牙俐齒,不在嘴皮上吃虧啊.

這甲板上只剩下晏錐一個人,他也樂得清靜,站在欄杆處眺望,欣賞一下夜景.

晏錐有時喜歡獨處,喜歡安靜,特別是在這樣容易令單身人士感慨的日子.

但這安靜只持續了一會兒就被身後一個熟悉的男聲打破了……

"晏錐……"

晏錐聞聲回頭,見到來人,禮貌地笑笑:"nike,你也在啊,也是一個人?"

Nike輕輕嗯了一聲,夜色中,看不清楚他臉上略顯焦急的神.

"晏錐,你看見晏少了嗎?今天怎麼只有水菡和檸檬來了?"nike看似平淡的問候,卻是藏著只有他自己才知曉的意圖.

晏錐搖搖頭:"我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臨時不來的.就連水菡都不知道……興許他有什麼重要的事辦."

Nike聞,眼底一抹失望的神色稍縱即逝,很快恢複常態,與晏錐閑聊了幾句之後就走了,也沒去干什麼.

Nike走了好一會兒,晏錐才開始感覺到納悶兒……怎麼nike會在船上?梵狄跟nike什麼時候成了好朋友嗎?

Nike的出現確實是有點異常,他跟梵狄只是認識而已,談不上什麼交,可為什麼他卻會在金虹一號?白天他不是還去找蘭姐了麼?蘭姐不見蹤影了,nike當時在場,他該知道些況才對……

Nike乘坐電梯直接到了頂層,走進了一間特殊的房間……不是客房,而是梵狄的專屬套房.

這房間里,寬敞的大chuang上竟躺著一大一身影,蜷縮在被子里,睡得很沉.

Nike憂心忡忡地坐下來,看著眼前這熟睡的容顏,眼角還有淚痕.他的心就會忍不住犯抽……蘭芷芯,你現在何去何從呢?

沒錯,這房間里的人正是蘭芷芯和嫣嫣!

她們沒有失蹤,她們是被梵狄的手下救了帶上來的.她們也不是睡著,是暈過去了.

白天的時候,蘭芷芯和嫣嫣被抓走,梵狄的手下在後邊窮住不舍,後來在一個岔路口遇到了nike和另外一伙人……其實這也是梵狄的手下,是他在接到消息蘭芷芯被人抓了,才派出的另一隊人前來攔截.

為什麼會那麼快攔截到,很簡單,因為蘭芷芯藏身的地方就是C市的市郊,她根本沒去其他城市,悄悄折回來了本市.

在被人營救的過程中,蘭芷芯和嫣嫣出現了一點狀況,差點被傷到,但幸好有些運氣,只是暈過去了,身體無恙.

當時nike在場,也跟著梵狄的手下一起上了金虹一號,而梵狄就將自己的房門卡給了nike,讓他帶著蘭芷芯和嫣嫣躲在里邊.

梵狄想得很周到,以防萬一,將自己的房間作為蘭芷芯母女的藏身之所,安全系數是很高的.

蘭芷芯在昏迷中無意識地叫著亞撒的名字,還夢話,亞撒失信了,沒來接她.

Nike聽到這些話,不免難過,可他也更為蘭芷芯感到心疼

Nike剛才下去找晏錐,就是想問問晏少在哪里.他知道晏少是亞撒的好哥們兒,只要找到晏少,或許能追問出亞撒的況.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就連晏少都不知所蹤,他還怎麼打聽亞撒?

Nike低聲歎息,喃喃地自自語:"亞撒……你真是個負心漢嗎?蘭芷芯等的人竟然是你,可你為什麼不來?為什麼要讓她傷心失望?"

為什麼?蘭芷芯也想不通這個問題.就在剛才,她醒了,只是還閉著眼睛沒睜開.

真不想睜開眼看這世界,究竟什麼才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她已經混亂了.今天的事,對蘭芷芯有著致命的打擊,將她那一顆搖搖欲墜的心徹底粉碎!

冷靜下來想想,蘭芷芯就覺得自己真傻啊,怎麼會相信了亞撒呢?知道她藏身地的人,只有水菡和nike,還有亞撒.水菡是她的好姐妹,不會出賣她,而nike不知道嫣嫣的存在,更不知道嫣嫣的身份,他也沒理由找人去抓她和嫣嫣.

最後只剩下亞撒了,不是他做的還會是誰?他的話,全都是騙人的,只有她才會傻傻相信!

他用甜蜜語騙取了她的信任,讓她出了藏在哪里,然後他就派人來抓她和嫣嫣,要把嫣嫣帶走,讓她們母女分離!到底,亞撒的目的不就跟她母親的想法一樣嗎?

事實擺在眼前,蘭芷芯盡管不想承認自己看錯了信錯了,卻不得不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

所有的語都不足以形容蘭芷芯的心痛和憤怒,她痛恨自己相信了亞撒,害得嫣嫣差點就要被帶走.幸好有梵狄的人前來營救,否則現在會是個什麼況?她不敢想.

嫣嫣是蘭芷芯的命根子,誰要將她跟孩子分開,誰就會是她恨的人……現在,亞撒就是成了這個人.

好記得亞撒,想要娶她,原來那都是他為了騙得她信任而的謊話.他今天會來接她和孩子,會保護她們,結果卻是來了兩個人將她們抓走……

希望,變成絕望,變成痛恨,這當中是經過了怎樣的心境變化?極甜到極苦,兩種極端的感受,讓蘭芷芯傷得體無完膚.

想忍著不哭,可就是肩膀忍不住在抖動.

Nike發現了蘭芷芯的異常,心里一緊,心翼翼地問:"芷芯,你醒了?"

蘭芷芯緩緩睜開眼,看到的是nike充滿了關懷與心疼的目光,讓她冰冷的心有了一絲絲的溫度……亞撒無,但nike卻對她如此真誠,她昏迷後醒來一個看見的人是nike,是這個明知道她會跟別的男人走,卻還是不肯放棄的人.

Nike指指嫣嫣,壓低了聲音:"芷芯,有醫生來看過你們了,沒事的,不用擔心,嫣嫣可能一會兒就會醒."

蘭芷芯一聽,心里的石頭放下了,轉頭看著身邊的寶貝,眼眶一熱,彎腰在孩子柔嫩的臉頰上親了親,這才慢慢地下chuang去了.

蘭芷芯徑直走向了陽台外邊,nike趕緊跟上去……她看起來緒很差,他不知如何安慰,但他會陪在她身邊.

Nike經過一番考慮,還是將蘭芷芯夢話的事坦白了,還告訴她,他去打聽晏少的消息,得到的結果竟是連水菡都不知道晏少去哪里了,因此也無法得知亞撒的現狀.

蘭芷芯默默聽著,嘴角噙著一點苦笑,幽幽地:"nike,謝謝你了……不過,你不用再幫我去打聽,我已經決定不跟亞撒走了,我自己帶著孩子過.今後,我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不想跟這個人再有任何牽扯."

Nike一愣,驚訝地看著她,卻只看到她眼中的決絕和冷意.

她的決定,nike本該是高興的,可他現在笑不出來,因為他能感受到蘭芷芯一定是極度傷心悲痛,他也跟著心沉重了.

但不管怎麼,nike會尊重蘭芷芯的選擇,並且在他心里已經暗暗有個想法……他要保護的人不只是蘭芷芯,還有她的女兒,嫣嫣,那個可愛的混血寶寶.

如果亞撒知道蘭芷芯現在的決定,他會有何感想?如果他知道今天蘭芷芯和嫣嫣發生的事,他還會毫無消息嗎?

這回,亞撒確實有點冤枉了.此時此刻,他還身在文萊,但卻不是因為他故意爽約,而是,就在昨天他臨走前,哈吉的病突然惡化,暈倒在寢宮里,即刻被送去搶救了……這樣的況下,亞撒已經無法離開,他必須要守在哈吉身邊,必須在這里坐鎮.

事出突然,消息被全面封鎖,只有哈吉的少數至親才知道這件事.

醫院的手術室里,哈吉面臨著一次緊急的手術,成功率只有一半.現在,這手術室里的人不是醫生,而是亞撒和另外一個男人……晏季勻!

是亞撒通知晏季勻來的,就在昨天哈吉暈倒的時候,亞撒第一個通知的就是晏季勻,讓他乘坐最近一班到文萊的飛機,于今早凌晨到達了文萊.

哈吉目前已清醒,但這只是暫時的,他馬上要全麻,進行手術,而他的病是國家最高機密,知道的人有限.

可晏季勻卻能跟亞撒一起站在哈吉面前,這其實是亞撒和哈吉早就商量過的……萬一有意外發生,晏季勻將會被獲准前來,成為協助亞撒的人員之一.

這該是多大的信任啊,看似是很荒唐,可仔細一想,卻又很合理.正是哈吉早就察覺出皇室內部某些人蠢蠢欲動,而他病重,沒精力去做些事了,只能做好預防工作.如果皇室里有些人已經信不過,那麼,就只能選擇借助外部的力量.晏季勻就是這一股不為人知的隱型"殺手锏".

哈吉有重要的事擺脫晏季勻,當然也是跟亞撒有關的,可幾分鍾過去,這病房里竟差點吵起來.也不知哈吉了什麼,晏少沉默,而亞撒就激動得跳起來,堅決不同意.最後晏少一番勸,並且還做出了某些至關重要的承諾,才使得哈吉安靜下來,沒影響到手術的進行.

亞撒從未像現在這麼心沉重,和晏季勻一起去手術室外等著,坐立不安,滿心焦灼.

晏季勻也好不到哪里去,剛才在手術室里,三人所商議的事,需要絕對的保密,半個字不能泄露出去,晏季勻感覺自己最近都別想安枕無憂了,壓力山大啊……

赫淑嫻也來了,她除了要守著等待手術結果,她還要負責這件事的保密工作.

哈吉的三個妻子當中,只有一位被允許前來守候,另外兩位都還不曾得到哈吉病危的消息,可見這保密系數有多高了.

但世上真有不透風的牆嗎?哈吉病危,這消息能撐到後天不見報,那就算是很成功了.怕只怕皇室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趁此機會做些"大事".

風雨欲來,這個富饒的國家,已不再平靜了【因臨時有事耽擱,這張傳晚了.還有一章加更在寫,大家可以明天來看.】

上篇:續:你難道也想男人了?     下篇:續: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