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它的意義  
   
它的意義

"你在我樓下做什麼?"

景孟弦劈頭蓋臉的就問她.

向南一愣,下意識的抬頭去看,果不其然,就見二樓的落地窗邊立著一道孑然的身影.

即使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卻能感覺到有一束緊迫的目光正直直的盯著她.

"我……我想找你拿回我的東西."

向南這話的時候,竟還有些心虛.

"什麼?"景孟弦寡淡的問了一句,聲音無波無瀾.

向南深呼吸了口氣,"我的耳釘."

"哪個?"

電話里,他的聲音,仿佛更淡了.

向南知道,他在裝傻充愣.

"就是餐廳服務員給你的那一枚."

"你的是我過去送你的那個?"景孟弦磁性的嗓音低沉了些分,卻依舊讓向南聽不出任何的緒來.

"……"

向南沉默.

確實,那枚耳釘是他送的,而且是他送她的第一份禮物.

向南不知道自己為何還將這份禮物看得如此重要,她想,或許只是因為它陪伴了自己這麼多年,這大概只是一種不舍得的執念吧.

"被語悉拿走了."突然,他.

向南一愣,莫名的,就有些火了.

"你怎麼能這樣?那東西是我的!!"

他憑什麼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轉手送人了?他有詢問過她尹向南的意見嗎?從他景孟弦第一次把這枚耳釘送給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是這東西的主人的!

他景孟弦沒資格把她的東西送來送去!

"是我送你的."景孟弦糾正她.

向南斂眉,同他據理力爭,"景先生,既然你也了是送我的,那就應該很清楚,我才是那枚耳釘的主人,所以,你憑什麼把我的東西又隨便轉手送給其他人?你不覺得你這樣很沒品嗎?"

"尹向南,作為一名有夫之婦,你覺得你現在對這枚耳釘這般執著就是非常有品的表現?"景孟弦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譏.

面對他冷諷的質問,向南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那東西能值幾個錢,你至于這麼在意它?"景孟弦又問,語氣仿佛平靜了不少.

一時間,空氣里仿佛彌漫著一種不出的落寞感,一點一點的吞噬著向南的心.

她沉默了很久,才終于開了口,"這不是錢的問題."

是,這顆耳釘,或許對他而不值錢.

他送她的時候告訴過她,這是在施華洛世奇的專櫃里挑的一顆水鑽,很細,所以其實也值不得幾個錢,也就兩百來塊而已.

"是因為它呆在我的耳洞里,已經六個年頭,到現在它就像是從我身體里滋長出來的一部分,如果它就這麼被突然拔掉,我不僅會不舒服,而且,會很難適應,會很難過……"

向南低著頭,握著手機,喑啞著聲音將一段話靜靜的完.

突然,胸口有些悶.

她卻又開了口,"如果還當我們曾經相識一場,就請你把那枚耳釘還給我."

向南得格外的誠懇,卻也,格外疏離.

電話里,一片靜默,誰也沒再開口話.

"你上來."

景孟弦突然了話.

語氣霸道,不容置喙.

向南一怔,半刻,緩然回神,她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緒很是低落,"不了,再見."

"尹向南,如果耳釘還想要回去的話,就自己上來拿!"

景孟弦不耐煩的完,便兀自將電話掛了.

向南站在樓下愣了很久很久……

終于,她還是進了公寓大門,按下了2003號房的門鈴.

電梯門打開,她游魂般的飄了進去.

電梯直達二樓,門一打開,景孟弦就已經守在了那里.

他修長的手指按住電梯的開門鍵,冷靜的看著電梯里的向南.

"尹向南,本是濫之人,又何必裝出這副長的模樣."

他寡涼的語氣像白開水,沒有怨責沒有感,一如此刻他對她,無驚無瀾.

將手里的耳釘遞到向南面前,俊朗的面龐上始終沒有多余的表.

向南接過.

五髒六腑像被門四面擠壓著一般,有些難受.

"下去後幫我把電梯外的防盜門帶上,謝謝."

景孟弦淡漠的完,松了開門鍵,不待電梯門闔上,他已轉身進了廳中去,沒有分毫留念.

看著手中那枚失而複得的藍色耳釘,向南開始懷疑,自己的這份執念到底是對還是錯;而這份執念,真的只是單純的因為這顆耳釘?還是……因為送耳釘的人!

她迷惘了.

喜歡的親們不要忘記加入書架哦,親們的一句留一杯咖啡都是鏡子最大的動力哇

上篇:被他拿走了?     下篇:損人不帶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