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對峙  
   
對峙

景孟弦光著腳,走到橋上,將兩個人的衣服和鞋子拿著就往他住的那棟樓走去.

"喂,你把我的衣服和鞋子還給我!"

向南忙起身,追了過去.

"尹向南,你要不想被凍死,就乖乖跟著我上來."

他著進了樓道口,刷了門卡,進了電梯里去.

站在電梯里,他一直按著開門鍵,視線落在樓道口的向南身上,直直的與她對峙著.

向南站在那里,咬著唇,不動.

他知道,她在跟他抗議,抗議剛剛他扔耳釘的行為!這一直就是她的老招數!

"進來."

他耐著性子喊了一句.

向南還是不動,的眼底,明顯有些生氣.

"三……"

他開始倒數,分毫不留面.

外面,向南的眼底有暗潮湧動了一下,她似乎遲疑了.

這是好現象.

"二……"

寒風一吹,向南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他目光深沉了些分,"一!!"

話音一落,就見一抹單薄的身影,拖著一身的水汽,從外面卷了進來.

電梯門卻沒有應聲闔上,因為,他的手指始終按在開門鍵上,在她沒有進來之前,從未松開.

向南看著他松了開門鍵的手指,心下一片動容.

電梯門闔上.

兩個人擠在狹的空間里,氛圍有些詭異.

電梯里,全然都是他的味道……

淡淡的清香,還伴隨著煙草的味道,融合成一種特殊的香氣,圍繞在向南的鼻息間,讓她連呼吸都有些發緊.

她不敢靠近他,更不敢看他一眼.

只背著他,低著頭,貼牆站著.

明明渾身冰冷,卻偏偏,一張臉莫名的燙得厲害,心髒更是如若擂鼓一般急速跳動著.

這些都已然脫離了向南的想象!

……………………

狼狽的兩個人,從電梯里走了出來,換鞋,進了廳里去.

景孟弦一進門,就開始解襯衫的紐扣,濕答答的衣服,黏在他身上,極其不舒服,讓他非常不快的蹙緊了眉頭.

向南站在廳里,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景孟弦折回頭看著狼狽的她.

"去洗澡."

向南一驚,面色微,搖搖頭,"不用了,我……我拿了衣服就走."

她著,就往沙發邊走了過去,卻被景孟弦抓住了手腕.

他的力道不重,但語卻嚴厲的不容辯駁,"洗完澡,我就放你走."

四年不見,怎麼他還這麼霸道!

向南蹙起了眉頭,"我沒衣服換."

"穿我的."

"……"

景孟弦從更衣室里隨意的揀了件襯衫出來,扔在向南的頭上,"作為一名有職業道德的醫生,我沒辦法對一個想把自己凍死的人視而不見!"

向南吐了吐舌,看一眼同樣渾身濕漉漉的景孟弦,忍不住關心道,"你也趕緊去洗個澡吧."

向南進了公共浴室去,景孟弦把身上濕漉漉的襯衫脫下來,扔進洗衣桶里,倏爾,就聽得一樓門鎖被打開時,樓上發出的提醒聲.

有人來了?

哇,誰來了?哈,接下來絕對的好戲登場哈!大家懂的!

上篇:它不是垃圾     下篇:衣冠禽獸【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