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衣冠禽獸【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  
   
衣冠禽獸【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

景孟弦狐疑的走近可視電話前去看.

不看還好,一看……景孟弦無語了!

可視電話里,就見曲語悉打開了門鎖,跨進了電梯,正往二樓來.

而這時,公共浴室里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流水聲,景孟弦猶豫了半秒,這才邁開步子走了過去.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自己脫光了身子,站在花灑下沐浴的時候,景孟弦竟然就那麼肆無忌憚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向南嚇了一跳,"你……你干什麼?"

她的臉,刷的一下就了.

景孟弦盯著她赤果的嬌身,目光緊了緊,視線灼灼,似要將向南燙傷.

"你看什麼,快出去!"向南有些氣急敗壞,雙手下意識的交叉護在胸前,腳步連連往後退,"你衣冠禽……"

'獸’字還未來的及喊出來,向南整個人就被景孟弦壓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她沒有穿衣服,而他,也同樣正光著上半身.

兩個人,就這麼沒有分毫阻隔的肌膚相親著,有一道火熱的因子正瘋狂的在氤氳的空氣里發酵,膨脹.

他的皮膚,好燙……

黏在向南的身上,有一種錯覺,幾乎要把她燙傷.

景孟弦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重墨的眼潭深陷了下去,色澤更暗些分,好看的劍眉微挑,"你在發抖?"

有……有嗎?

真的有!

向南意識到這一點後,更加窘迫,惱羞成怒的去推他,"你放開我……"

話才一出口,她就被景孟弦用手捂住了嘴巴.

他強健的體魄壓在她赤果的嬌身上,一動不動.

視線看定向南,眼潭深深,半俯身,靠近她,低聲道,"語悉來了."

什麼?!!

向南眼眸瞪大,眼底掠過幾許慌張.

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掰開他捂著自己嘴的大手,壓低聲音慍怒的問他,"那你還沖進來,你瘋啦!!"

要這副光景被曲語悉看見了,那還了得!就算什麼都沒有,也都沒辦法解釋清楚了吧?這家伙到底在想什麼!

"孟弦,你在洗澡啊?"

突然,外面傳來曲語悉那溫柔的問話聲.

向南渾身一僵,景孟弦忙應了一句,"嗯."

完,他又啞聲低問向南,"敢不敢出去跟她碰頭?"

"我不敢."

向南分毫不逞強.

其實,向南不是不敢,只是,她到底沒必要去淌這趟渾水.能避則避,招惹一個女人,比招惹十個男人更可怖.更何況,她的背後還有景夫人在.

"孬!"景孟弦毫不吝嗇的鄙夷著她.

向南急了,"你趕緊想想辦法.我要怎麼辦?躲起來?"

突然,外面又再次傳來曲語悉的問話聲,"你今天怎麼在公共浴室里洗澡呢?"

"嗯."

景孟弦又只是隨意的敷衍了一句.

他的目光始終盯緊著向南,"你先把澡洗完."

"嗯."向南點頭,面頰緋,羞窘的瞪他一眼,"你背過身去,離我遠點."

景孟弦斂了斂眉,不屑道,"你這副干癟的軀殼,從上至下,我什麼地方沒看過?"

上篇:對峙     下篇:浴室旖旎【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