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床下一只老鼠【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  
   
床下一只老鼠【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

這一吻,景孟弦到底沒有拒絕.

或許他找不到理由去拒絕,又或者,就因為床下還有個觀摩者,所以,他更愉悅的希望把這一吻繼續下去……

曲語悉的吻,來得愈發急切,越發肆意.

兩個人一路糾纏著墜到了床上,柔軟的大床順勢陷了下來,而底下的向南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大床的搖墜感.

"孟弦……"

曲語悉嬌嗔著他的名字,呼吸急切的讓人亢奮.

而此刻,最悔不當初的莫過于向南了!

她想,如果一早知道接下來會是這樣的景,其實,她甯願出去面對曲語悉的!

聽得床上那急切的喘息聲,看著曲語悉的衣衫一件件從床上迫不及待的丟下來,向南終是沒能忍住的氤氳了眼眶……

尹向南,你為什麼要難受呢?外面那一雙人兒才是真真正正的侶,而你和他,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明知得不到的,你又何苦還去在意呢?

向南在心里如是安慰著自己,但,一點用都沒有!不爭氣的她,眼角的淚光越來越多.

而且,胸口也越來越疼,那里仿佛是被針紮著一般,難受到了極點.

向南只覺床下連空氣都稀薄得厲害,她動了動身子,想要換個姿勢的,卻不想一不留神,頭就砸到了床架,發出一道悶悶的聲響.

緊接著,就聽到床上傳來曲語悉的聲音,"孟弦,你的床下有動靜!"

向南嚇得忙捂了頭,心里開始禱告自己不要被發覺了才好.

如果是一早就站出來面對曲語悉,她還不會覺得這麼狼狽,這麼心虛,可是,現在她都已經躲起來了,要再被揪出來就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了.

向南到底不想被她誤會什麼.

"我看看,可能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景孟弦將曲語悉從自己身上拉開,起身,貓下身子往床底下的向南看了一眼.

幽眸正好對上向南那雙通的眼眸,眼眶里還氤氳著一層迷離的霧氣,深邃的眼潭掠過一道異樣的暗芒,扯了扯唇,"一只丑不拉基的大老鼠,又髒又難看,還笨得像頭豬!"

"……"

曲語悉捏著被子有些害怕,"我怕老鼠,孟弦,快,把它趕走."

"語悉,你先出去吧,我抓到了老鼠以後再叫你進來."景孟弦覺得曲語悉如果再這麼呆下去的話,床下那個笨女人可能會窒息而亡.

"好好……"曲語悉許是真的嚇壞了,急忙從床上躥下來,抓起地上的外套就奔出了臥室去.

景孟弦順手將鎖帶上.

蹲下身子,敲了敲床架,"出來!"

向南猶豫了一下,這才從床鋪下鑽了出來.

站直身子,拉了拉襯衫,有些狼狽,而她卻也著眼不太敢去看景孟弦.

景孟弦審視著她,"你哭了?"

"哪有?"向南裝傻,鼻頭還有些泛酸.

"尹向南,該不會看到我跟我女朋友滾床單,你就難過得要哭吧?"

"景醫生,你自我感覺太良好了,我了眼只是因為剛剛一不心撞到了頭而已,就這麼簡單."向南還在狡辯.

景孟弦輕笑,"是嗎?真的只是'一不心’?"

向南好笑了,"莫非你還覺得我故意的?"

"是不是,你自己最清楚!"

"自大狂!!"

景孟弦根本不理會向南,兀自轉身進了內間的浴室去.

上篇:獻吻【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     下篇:相擁而眠【已修,麻煩親們重新閱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