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售酒姐也是姐  
   
售酒姐也是姐

向南不著痕跡的從他的手臂中退出來,保持著疏離的微笑,"實在不好意思,因為今天客人比較多,所以手上的工作也比較忙,就沒辦法陪你們喝酒了."

向南找借口拒絕.

現在的她,只想要快點從這間讓她壓抑的包廂房里逃出去!

林彥城皺了皺眉,似乎有些不快了,"禦樽的銷酒姐不負責給客人倒酒陪酒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兩項服務要不達標,我是可以向俱樂部投訴的."

向南一聽,面色微白.

如果她要真被投訴的話,別這個月所有的提成拿不到,就連底薪都得扣除一百塊,這于她而就如同殘忍的喝了她一口血一般,教她割舍不掉.

"抱歉."向南不著痕跡的吸了一口氣,露出那一貫的笑容,同林彥城賠禮,"剛剛是我的疏忽,還望先生不要介意."

向南著走過去,將桌上所有的酒杯全數倒滿.

云墨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坐在沙發上一語不發的景孟弦,有些犯難.

"會不會喝酒?"林彥城問向南,見向南妥協,又露出了一絲笑來.

"一點點."向南如實回答.

林彥城笑著摟過向南的肩膀,"來,陪哥喝三杯,下次一定繼續關顧你!"

向南討厭這個男人的靠近,更加討厭他的這句話.

什麼叫關顧她?她只是個賣酒的,並不賣身!

向南接過酒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連續三杯,杯杯如此.

她只是想要快點從這個男人身邊走開!

向南從他臂下逃出來,卻又再次被林彥城攬了回去,她終于有些忍不住了,涼聲提醒他,"先生,請你自重."

林彥城卻置若罔聞,笑著拍了拍向南的肩膀,"售酒姐也是姐,哪有那麼多的忌諱,來來,敬這里所有人一杯酒."

聽得他的話,向南面色蒼白,強忍著壓下心底的火氣,還有那份讓她難受的屈辱.

她心里清楚得很,就算自己同這個男人爭得面耳赤,到頭來,吃虧的其實還是她自己.

向南走到眾人中間,給自己倒了杯酒,舉杯,微笑的掃一眼所有的人,也包括人群中央的景孟弦,"這杯酒我敬大家,希望今晚玩得愉快."

向南著,就要一飲而盡,卻突然,被一只探過來的手給扼然阻止了.

這只手不是別人,正是林彥城.

向南皺眉.

林彥城笑米米的,"怎麼?敬酒這麼沒誠意?咱們這二十多個人,你就這麼一杯給打發了?那可不行."

向南堆著笑,搖頭,"不好意思,我確實不太會喝酒."

"沒關系,多喝喝酒量就上去了!你把這里的二十多個人輪流敬一杯,我再買你十打酒,如何?"林彥城望著向南的眼底透著幾分不懷好意.

包廂里所有的人都看出來了!

包括景孟弦.

感覺好多親們已經拋棄鏡子了,為毛啊為毛.喜歡的親們多多支持,謝謝!

上篇:最狼狽的偶遇     下篇: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