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借款風波:想要趁機泡我?  
   
借款風波:想要趁機泡我?

她深呼吸了口氣,停頓了半刻,稍稍醞釀了一下緒,這才懇求道,"我想……找你借五萬塊錢."

向南長舒了口氣,終于還是出來了.

景孟弦漆黑的煙潭掠過一道暗芒,視線定格在向南那張倉皇的臉蛋上,有些冰涼.

"借錢?"

他涼涼的笑著,有些諷刺,"尹向南,我沒聽錯話吧?"

向南被他譏誚的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向南抿了抿唇,埋頭,低聲道,"對不起,我……我確實是因為急著要錢,所以才開口向你借的,但你放心,我保證,我保證這錢一定會還你."

向南努力的向他保證著,那認真的模樣,換來的卻是景孟弦沒心沒肺的笑.

而且,是嘲笑!

"尹向南,你可真厲害!"

他著,起身去廚房給自己倒了杯冷飲,末了,偏頭看廳里的向南,唇間一抹涼薄的笑,"你當我是你什麼人?"

向南咬著唇,不話.

景孟弦單手插在口袋中,走近她,俯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向南,嗤笑道,"出了問題,你不找你老公解決,卻跑來找我這個所謂的前男友,尹向南,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啊?總該不會是想要趁機泡我吧?"

他著,俊美的面龐越發湊近向南幾分.

灼熱的氣息,撲灑在向南的鼻息間,讓她呼吸變得有些短促.

"我不是那意思."

向南否認,突來的靠近,讓她有些緊張,頭下意識的往後靠,想要與他保持著安全距離.

景孟弦的眼潭深陷了下去,聲音瞬間陰冷了下來,"那你是什麼意思?四年前玩得我還不夠,四年後還想要繼續是嗎?"

向南抿了抿唇,心口有些發緊,"景醫生,我真的只是單純的想找你借些錢,你別誤會."

"我還真就誤會了!"

景孟弦低眉看她,唇間一抹冷笑,"尹向南,你可真行,一邊跟戴亦楓唱著夫妻恩恩愛愛的戲碼,一邊又跑來舊人這里裝可憐,博同!你到底想干什麼?"

向南的面色陡然一白,"既然這樣,那抱歉,景醫生就當我今晚從來沒有來過吧."

她著,伸手要去推身上的景孟弦,卻反被他桎梏住了雙手,"尹向南,欲拒還迎的戲碼,百試不爽是吧?"

"我沒有!!"

向南怒了,她著眼,朝他大吼,"景孟弦,當初是你告訴我,如果我缺錢,可以找你來借的!我現在只是單純的想找你借錢而已,沒有想要接近你,更沒有想要玩你,泡你的意思,懂嗎!!"

景孟弦冷笑,"我現在不樂意借了!你懂了嗎?"

他不樂意的原因是因為他突然就看懂了這個女人和戴亦楓之間的愛,突然就看清楚了自己與這個女人之間的距離!

"我懂了."

向南掙紮了一下,看著他的雙眸有些涼意,"請你放開我."

景孟弦不動,伸手,粗魯的捏起她倨傲的下巴,"尹向南,你知道你什麼地方讓我最厭惡嗎?"

向南皺眉,看著他,倔強的與他對峙著.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惡狠狠地盯著她看,那模樣宛若是要將她拆吃入腹,"我最討厭的就是,在我一次又一次努力的試著放下你的時候,你他媽就跟陰魂不散的野鬼一般,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面前招搖過市,不厭其煩的出現在我的世界里!尹向南,我能不能問問你,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想干什麼?!!"

景孟弦的緒非常激動,猩的眼底寫滿著怨忿,死死地瞪著向南.

向南望著他,眼眶倏爾就了.

她想干什麼?她真的……什麼都沒想過!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也沒那個資格去想!

"抱歉,景醫生,我保證……"向南的聲音嘶啞得有些厲害,"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以後就算是無意中碰見,我也會識趣的只當陌路人!今天的事,是我魯莽了,我道歉."

向南盡可能的讓自己的緒看起來平靜些.

而景孟弦只是一直死死盯著她看,末了,不留分毫感的一把將她推開來.

景孟弦站直身子,低眉,從容的整理著襯衫口,末了瞥了向南一眼,恢複了他一貫的沉穩和冷靜,"我身上一時間也拿不出這麼多現金,你明晚再過來拿吧."

"不,不……不用了."

向南忙拒絕,起了身來,神還有些別扭,眼眶得如兔子一般,"景醫生,謝謝你的好意,真的!但……就這樣吧!正如你的那樣,我們之間本不敢再有任何牽扯的,是我……逾矩了!再見!哦,不,最好是……再也不見."

向南啞聲完,頭亦不回的匆匆出了景孟弦的家中去.

望著她逃逸般離開的身影,景孟弦漆黑的深潭越漸幽沉.

再也不見?再也不見……

他涼薄一笑,隨手點了支煙,散漫的倚坐在書桌上,任由著煙草的味道麻痹著他這顆早就空了的心.

尹向南,為什麼這樣絕的話,卻總能輕而易舉的就能從你嘴里出來呢?四年前如此,四年後,依然如此!!

他將煙頭重重的摁滅在煙灰缸里……

尹向南,再也不見……我希望你,到做到!!

…………………………

錢,到底沒借著.

向南才一到醫院就接到了醫院的催款單.

家伙盤腿坐在床上,一雙烏溜溜的大眼兒盯著向南看,"向南,我有點想家,想姥姥了."

"嗯?"

向南從催款單前拾起頭來看向向陽.

"你帶寶寶回家吧!"向陽把頭歪進向南的懷里,"寶寶想回家跟姥姥一起住."

向南斂眉,心狠狠地扯了一下,忙將催款單收了起來,抱起懷里的向陽,"寶寶告訴媽咪,為什麼不想在醫院里住下去了呢?"

"醫院里味道好重,陽陽不喜歡……"

向南歎了口氣,眼眶有些氤氳,"寶寶是不是以為媽咪沒錢給寶寶治病了?"

向陽沉默了.

向南有些想哭,但她忍住了,"傻瓜!不許胡思亂想,媽咪有錢的,知道嗎?"

向陽著眼看著自己的母親,"向南,我是不是你的拖油瓶呢?"

"陽陽,媽咪不許你這種話!"向南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你是媽咪的太陽,如果沒有你,媽咪的生活里就再也沒了陽光,這樣,你懂嗎?"

向陽稚氣的黑眸里閃過幾許晦澀,他伸手,拉了拉向南柔軟的大手,"媽咪……"

他撒嬌般的喚著向南,那軟綿綿的聲音,聽得讓向南直想哭.

"你答應姥姥去相親吧."

"陽陽,你想什麼?"向南哽咽的問他,一雙眼睛更了.

向陽低了頭去,不太敢看向南,低聲嘟囔了一句,"向南,那天戴叔叔跟你的話,我都聽到了……"

向南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眼淚'啪嗒啪嗒’就往下掉,"叔叔只是你有肝炎,並沒有治不好,知道嗎?"

"向南,你別撐了!你別撐了!!"

突然,家伙就大聲喊了起來,喊完就在那失聲力竭的哭,"你去相親,你去找男朋友!!我不要成為向南的拖油瓶,我不要當拖油瓶!!"

向南只是看著他,任由著他喊著,而她卻始終咬著唇,一語不發,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一般,洶湧而至,收不住,也停不了.

向南從醫院里出來後,她就做了個決定.

她不知道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但現在的她,當真已經別無他法了.

仿佛是唯恐自己會後悔一般,她一下車,就直奔當鋪里去.

"老板,幫我把這東西當了,看能抵多少錢."

向南從自己的耳朵上取下那枚海洋之心,遞給老板,"幫我看看……"

當鋪老板一接過海洋之心,眼底頓時閃過幾許精光,他拖了拖鼻梁上的鏡框,看一眼自己手里的寶貝,又看一眼對面的向南.

向南吸了口氣,"老板,你就甭看了,這東西我確實是買不起,是朋友送我的,它鐵定不是假的!"

"那我得細細研究研究,探探真假,你先坐會."

老板著,就拿著海洋之心進了里面的房間去.

向南也沒坐,只焦躁的在外廳里來來回回的走動著,心里毛得厲害.

"姑娘,行!你這東西看著像真家伙,咱們店收了."很快,老板拿著那枚海洋之心從里面走了出來.

"真的啊?"

向南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興奮,還是失落.

"你吧,你想要個什麼價,來來來,坐."老板熱的招呼著向南坐下,一邊給她泡茶,"姑娘,我跟你實話吧,你手里這東西確實價值不菲,但你要是喊太高了價,咱這廟也收不起,我出五十萬,這可是最高價了,你就看行不行吧?"

"五十萬??"

向南震驚.

"姑娘,這五十萬可真不是個數目了,要不,我再加十萬?"顯然,這老板以為向南不滿意這價格,"六十萬!真的,不能再多了!"

向南恍然回神,她匆忙搖頭,"不……不,我不要那麼多……"

向南抿了抿唇,喉嚨有些干澀,"老板,實不相瞞,這東西對我而,真的……非常重要!"她著吸了口氣,又繼續道,"可是我現在急缺救命的錢,不然我也不會把這東西拿你這來了,我是這麼想的,我把這東西當在您這兒,五萬塊錢,我只要五萬!您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我還您五萬五,再把這枚海洋之心贖回來,您看這樣好不好?"

"一個月?"

那老板又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鏡架,"你的意思是,這一個月之後如果姑娘你沒把這錢還清楚,這枚海洋之心就歸我了,對吧?"

"對……"

向南深呼吸了口氣,又補充道,"可是,老板,如果一個月沒過,你就把這枚海洋之心處理掉了的話,那就算你違約,你得賠償我……六十萬!!"

老板猶豫了一會,最終,點頭,"那行,來,白紙黑字,咱們立下字據!"

"太好了,老板,謝謝你!!謝謝你!!"

向南起了身,感謝的同老板連連鞠躬.

"你也別顧著謝我,要還想把這海洋之心贖回去,就趕緊湊齊了五萬五來還我,知道嗎?"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老板,你真是個好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向南在字據上簽字蓋手印的時候,還是猶豫了好一會兒.

"怎麼?舍不得啦?"那老板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來,"嗨,有什麼好舍不得的,這頂多也就離開你一個月,你要把五萬塊按時送來了,這海洋之心還是你的!咱不過也就巴巴的拿著看一個月,對不?"

"也是."

向南重重的點了點頭,深呼吸了口氣之後,這才下定了決心在字據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臨走前,她萬般不放心的叮囑著老板,"老板,咱們可是白紙黑字立下了字據的,在這一個月里,不管誰想要,你都一定不能把它處理出去,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向南是被老板轟著走的,出了當鋪門後,還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那里已經空了,一如她此刻的心一般,空蕩蕩的感覺,極為不好受.

她深呼吸了口氣,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著自己,沒關系,很快,很快,她就會把那枚耳釘再次贖回來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曲語悉隨著好友秦杉一同進了一間當鋪古董店里.

店內的布置格外的雅致,還透著一股書香古樸的味道,這倒讓本還有排斥的曲語悉心里稍微舒適了些.

"杉杉,我就搞不懂你,你怎麼就喜歡來這里淘這些別人都用舊了的東西呢!"曲語悉實在有些不理解.

"這你就不懂了吧?別看人家只是間的當鋪,這兒可總有千百年前的老古董現身,偶爾還會有那麼些奇珍異寶,這時候誰搶就誰賺,再一轉手就是好幾番呢!簡而之,我這叫投資,大姐,你懂嗎?"

曲語悉聳聳肩,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那好吧,你慢慢看,我去那邊坐著等你."

曲語悉著,就轉身去了茶座邊坐了下來.

"喲,我今天怎麼咱們這店有種蓬蓽生輝的感覺,原來是咱們秦姐大駕光臨了!來來來,隨意看看."當鋪老板推著眼鏡忙從里面迎了出來.

"老板,就你這嘴甜.最近有沒有什麼稀奇的新貨呀,給我推薦推薦."

"有,當然有!來來,這邊請,昨兒才收了一批宋朝龍泉窯的青瓷,您看這……"老板著拿起其中一只瓷器遞到秦杉面前來,"怎麼樣?這可真稱得上巧奪天工吧!"

秦杉笑了笑,有些意興闌珊,"還有沒有其他的呀,我最近收了挺多這玩意,想看看別的新奇東西."

秦杉一邊著,雙眼一邊四處搜尋著,只期盼能淘點新鮮貨出來.

而曲語悉依舊只是坐在那里百無聊賴的翻閱著手邊一本古董介紹的書籍.

"嗨,新奇的東西有,就是……"老板著推了推眼鏡架,"您先等著,我這就去拿"

"什麼東西啊?"秦杉一臉的好奇.

那老板著就進了里屋去,很快,就見他拿著一個精細的錦盒從里面走了出來,"這東西啊,我保准您會愛不釋手."

那老板還在賣關子.

"趕緊的,趕緊打開看看."秦杉有些迫不及待了.

"誒!"老板心翼翼的將錦盒打開,秦杉才看一眼,就完全被震攝住了,"天,海洋之心?!!"

茶座邊的曲語悉一聽這話,猛然拾起了頭來.

"對,就是它!當年在拍賣會上被一個神秘人以會上最高競價拍走的海洋之心,從那之後的六年里,海洋之心消失不見,直到如今,它再度面世!怎麼樣,秦姐,這東西能撓得你心癢癢吧?"老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得意洋洋的笑問秦杉.

"老板,開個價."秦杉豪爽而又干脆.

老板犯難的搖搖頭,"秦姐,這價可還真沒辦法開,這是咱一位顧客寄賣我這的,歸不歸我,還真得一個月之後才知道呢!"

老板又將自己與向南白紙黑字的約定同她提了一下,而秦杉本也不是強人所難的人,才想作罷的,卻聽得曲語悉的聲音在他們身後不輕不重的響了起來,"老板,這枚海洋之心,兩百萬我要了,另外,那位姐的六十萬我負責賠償,也就是二百六十萬,怎麼樣?要不要考慮成交?"

老板震驚的看著秦杉身後嬌秀氣的曲語悉,"這位是……"

秦杉笑了笑,"忘了給你介紹,這位是曲氏集團的千金曲語悉姐."

"曲姐,您好,您好!我這有眼不識泰山,把您給怠慢了,曲姐別見笑."老板唯唯諾諾的與曲語悉握手.

曲語悉同他握了握手,莞爾一笑,"老板,我剛剛給您的價格,您看合適嗎?"

"曲姐,這價格要換做平時吧,還真挺合適的,可是,剛剛我給跟您了,這是我跟一個客戶簽好的協議,到底屬于我這邊違反了合約是吧?您看您……能不能再適當的加一點?我這……"

"三百萬!總共三百萬,你要覺得合適,我現在立刻開支票給你,如果覺得這價格還不滿意的話,那我也就不再強人所難了."曲語悉波瀾不興的著.

"好!三百萬就三百萬,成交!"

"謝謝."

曲語悉寫了支票給老板,"老板,還有件事我想拜托你一下."

"曲姐別客氣,盡管就好,只要我能做到的,絕對義不容辭."

"事而已."曲語悉笑笑,"如果你那位客戶來詢問這海洋之心時,你千萬別告訴她是誰買走了,你知道這種事,我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你就是一位先生買走了就行."

"這當然,這當然,曲姐放心就好,這事兒我一定辦得妥妥當當的."

"那就好."

曲語悉笑笑,拉著秦杉一同出了店門.

"杉杉,我現在開始相信你的話了,果然,這種店里也有奇珍異寶."

例如,海洋之心!

曲語悉深沉一笑,有些東西,有些人,就是注定該屬于她,也只能屬于她!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從未停止過愛你     下篇:景孟弦——向南心底最完美的白衣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