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你知道我什麼時候倒床上的嗎?"景孟弦問她,點了點手腕上的表,"凌晨兩點的時候,我推了個病人進手術室,忙到上午十點才從手術室里出來,尹姐,麻煩你再仔細算一算,就為了你這莫須有的事兒,你讓我躺了幾個時,你覺得我讓你熱這幾片吐司,到底應該不應該?"

景孟弦的話,讓向南一愣.

心下陡然被一片歉疚占據得滿滿的.

她忙乖乖的拿過面包機,愧疚的覷了一眼景孟弦,"那個,要不你再去睡會,我不吵你了!對于今兒這事兒,我道歉,是我太魯莽了,擾你睡覺也是我不應該,對不起!"

向南平日里雖然很倔強,但是,只要是她的不是,她一定有錯就認,有錯就改.

"算了,我也睡不著了."

向南吐了吐舌,開始給他熱吐司,一邊問他,"你們當醫生的忙起來都這麼不要命的啊?"

景孟弦不話,只站在她身旁看著她為自己熱吐司.

"誒,你平時要能多休息,你就多休息一下,你沒看新聞吧,光咱們這個市,每年都有百分之二過勞而死的醫生,雖然救治病人要緊,可是自己的身體也不能不顧吧?"

景孟弦捏了塊吐司放進嘴里,含含糊糊的問她,"你咒我死?"

"呸呸呸!!"

向南連呸幾聲,"你這人會不會話了?"

景孟弦看著她這副嗔怒的模樣就笑了,不得不承認,其實這樣的尹向南,還真的挺可愛的.

向南給景孟弦熱了吐司之後,又去給他沖了一杯熱牛奶.

她用勺子細致的攪著牛奶,末了,突然問景孟弦,"讓你去找曲姐要那顆耳釘,會不會太為難?"

景孟弦將桌上的銀行卡擱到她面前,"你把這卡拿走."

"我不要!我真不要,這錢本就不屬于我."向南拒絕.

"別讓我把一句話重複好幾遍,我煩!"景孟弦的眸光重重的落在向南身上.

向南咬唇看著他,"那我的耳釘……"

"別用這副委屈的眼神看著我,我沒權利幫你把它拿回來!"景孟弦不咸不淡的道.

"也是……"

向南點頭,"這事兒是我自己鬧出來的,與你無關……"

她著,將熱牛奶遞給他,"景醫生,我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嗯."

景孟弦沉吟一聲,沒有留她.

向南道別後,擰了包就預備離開.

"尹向南."

景孟弦還是叫住了她.

向南錯愕的回頭.

景孟弦將那張銀行卡塞她手里,"你的東西忘了拿."

向南怔怔的望著自己手里那張銀行卡,想到那顆耳鑽,一時間心里五味雜陳的,什麼味道都有.

"拿著這六十萬,別再去KTV里賣酒了."

向南抬眸看他,眼底染上層層霧靄,認真的問他,"你瞧不起我們這些賣酒的嗎?"

景孟弦好笑又好氣,他抱著胸,身子懶懶的倚在電梯門邊上,覷著向南,"尹姐,新聞上有沒有報道過本市每年有多少售酒姐是過勞而死的?"

"……"

向南嬌嗔的瞪他一眼,"景大醫生,你多積點口德吧!"

咒她死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住院部,A區,十樓,病房里.

"景醫生,上次的事兒可真是謝謝你啊!"

景孟弦來查房,楊臣忙從病床上坐起了身來,感恩的同他道謝.

"別,躺著就好,身體不舒服,別硬撐."景孟弦忙扶著楊臣躺下,給他認真的檢查了一下身體,量了個體溫,問他,"今天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臉上這一塊腫也消得差不多了.景醫生,真是特別謝謝你,要是沒有你,我現在……現在還不知道躺在哪個孤墓里呢!"

"別謝我,我這也不過只是職責所在,你再熬幾天,等身體養好點就可以動手術了."

"好的,謝謝,謝謝!啊,對了,我記得當時還有個女生來著,沒穿白大褂,看著不太像護士,是景醫生的朋友吧."

景孟弦掀了掀唇角,"嗯."

"應該是女朋友吧!看著她挺心疼你的.起這事兒,嗨,又得怨我!景醫生,你那手是不是被我咬傷了?來,趕緊送我看看."

景孟弦將手兜進口袋里,"沒事,一點傷."

"真對不住啊!"楊臣道歉,"我當時也是急了,你那女朋友得是一點也沒錯,我這人啊,好歹不分,沒良知!"他自怨自艾的著.

景孟弦勾唇一笑,"你別聽她瞎扯,她有時候起話來就沒遮沒掩的."

楊臣也跟著笑了,"景醫生,平時沒見你這麼眉開眼笑過,一提起女朋友你就笑了,眼睛里全是掩不住的幸福喲."

景孟弦一怔,愣了半秒,才解釋道,"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喲,那太可惜了!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楊臣著,就拿了桌上一袋水果往景孟弦的手里塞,"景醫生,拿著拿著,這是咱們家自己種的,新鮮著呢!"

"這個我可不能要,你就別塞了."景孟弦忙拒絕.

"咱這條命是你撿回來的,也沒什麼好東西給你,你這要不接受就是瞧不起咱們這鄉下農民,再了,這也不是給你一個人的,你得分點給你那女朋友去!告訴你啊,這瓜可甜了,哥保准她吃了會喜歡,不定一高興還真就答應給你做媳婦了!去去去,拿著,別嫌棄哥."

給他做媳婦?景孟弦笑起來,有些自嘲.

話已經到這份上來了,景孟弦也不好再拒絕.

查完房,提著水果進了辦公室,遇到云墨也在里頭,"喲,老二,提的什麼新鮮水果呢?來,給咱做兄弟的分點."

云墨著就要去拿袋子里的水果,卻不料被景孟弦一手拍開,"別動."

"不是吧,這麼氣?"

景孟弦不搭理他,坐在辦公椅上,沉思了一會.

末了,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出去.

那頭,過了好一會才被接通.

"喂."

一抹動聽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飄了過來.

在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時,向南著實愣了好半會,詫異,他竟然會主動給她打電話.

但意外之余,心里卻不免還有些的期待,以及雀躍.

"是我."

景孟弦磁沉的聲音,依舊那麼動聽.

"嗯."

莫名的,向南又想到了那天他們那一記出格的吻,她忍不住伸手觸了觸自己的唇瓣,那里仿佛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一顆心,奇妙的變得緊張起來.

"你……找我有事嗎?"

"在哪?"

景孟弦問她,語氣依舊是不溫不火,不咸不淡.

較于向南的緊張,他就顯得平和了許多.

"我在醫院呢."向南如實交代.

"在醫院哪里?"

向南詫異,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要來找我嗎?"

"嗯."

景孟弦沉吟一聲,攏了攏眉,似有些不快的問道,"有問題?"

"沒……沒問題."

她只是有些受寵若驚.

"我剛好在住院部樓下的公園里曬太陽呢."

"嗯."

景孟弦應了一句,就兀自將電話給掛了,而後,提了桌上那一袋水果就往外走.

"老二,給向南送水果去呢?"云墨八卦的湊了上來.

景孟弦涼漠的剜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跟她這麼熟了?"

"……"

云墨默了,這算吃醋嗎?

景孟弦在見到公園里那兩道熟悉的身影時,腳下的步子僵硬的停了下來.

公園的長椅上,就見向南和戴亦楓兩個人頭抵著頭,正懶洋洋的坐在長椅上曬太陽.

兩個人似乎還在聊著什麼有趣的話題,有有笑的,偶爾還會推嚷著對方.

"嗨,戴醫生跟她女朋友關系可真好,成天就看他們倆黏糊在一塊兒."

"哪是女朋友呀!聽那些護士們她是戴醫生的老婆,呵呵,兩個人可還真般配呢!"

"嗯嗯,般配,般配!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

身邊,兩位正坐在石椅上曬太陽的病人,看著長椅上的戴亦楓和向南興歎著.

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呵!

就在半個時之前,他景孟弦還聽得別人用這八個字來形容自己和她,那時候他是什麼樣的心?談不上特別興奮,但至少心里是舒坦的,可這一刻,再聽到這八個字時,卻是極為的諷刺和可笑.

他景孟弦到底在做什麼?

還在對一個曾經無的背叛了自己,現如今也已經是人妻的女人存在著幻想嗎?還在奢望著她能與自己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這種念頭,連他景孟弦都覺得可笑到了極點!

他想,他當真是瘋了!而且,還瘋得一點都不輕.

景孟弦漆黑的煙潭劇縮了一圈,轉身,不帶分毫留念的離開.

長椅上——

"亦楓,我好像……"

向南眯著眼看著天上刺目的太陽,雙眼有些發疼,"我好像……總會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怎麼辦?"

戴亦楓也學著她的模樣,眯著眼看著天上的太陽,卻閉著唇,不回答她的話.

向南把手舉起來,擋住眼前的太陽,讓細碎的陽光從她的指縫間灑下來,"他于我,就像天上的太陽,有他的地方,就有陽光,哪怕只是從指縫間溜出來的這幾束余光卻也足以照亮我整個世界,可是……他的光線太灼人,以至于我永遠都只能遠遠的看著,卻不敢靠近,也不能靠近,他的熱會把我灼傷,會讓我……灰飛煙滅……"

到這里,向南的眼,已經不自覺了一圈,她吸了口氣,稍稍坐直了身子,"他約了來這找我?"

"是嗎?"戴亦楓也跟著起了身來,他笑了笑,神里卻難掩幾許落寞,"那我先走了,待會還得去查房呢."

"好吧,那你先忙."

"拜拜……"

戴亦楓走了,獨獨留下向南一個人還在長椅上等著.

有些人,明知不能靠近,卻還在希望著靠近,期待著靠近……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到最後,痛苦的人,還是她!

這些道理,向南不是不懂,而是懂,卻還是做不到.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卻始終不見那個男人的身影.

景孟弦回了辦公室,將手里的水果往云墨的辦公桌上一擱,"吃了吧."

云墨愣了愣,抬頭看他,就見他已然回了自己辦公桌前忙開了,面無表的俊顏上瞧不出任何的愫來.

云墨打開水果袋瞅了一眼,又瞅了瞅對面的景孟弦,心翼翼的問道,"怎麼?她沒肯要,還是吵架了啊?"

景孟弦沒有回答他的話,拿了病曆本,起了身就往外走,"走了,准備手術了."

"哦哦,來了!"

云墨趕忙追了過去.

而公園里的向南卻還在原地的長椅上一直傻傻的等著他,等了不知有多久,向南困頓的在長椅上睡了又醒了卻還始終不見他的身影.

————————————最新章節見《添香》————————————

優雅的法式餐廳內,四處彌漫著浪漫的氣息,動聽的琴音,還伴隨著輕音樂的流瀉,教人聞之而醉.

"孟弦,你挑的地方,總讓我特別喜歡."曲語悉陶醉的盛贊著.

景孟弦只是淡淡的笑著,視線落在她耳垂上那抹幽藍的海洋之心上,劍眉微微攏了攏,"語悉,耳朵上的這枚海洋之心,怎麼回事?"

曲語悉愣了半秒,而後輕笑起來,"怎麼樣?好看嗎?我在一家店鋪里淘出來的,很詫異吧!"

景孟弦深重的視線凝著她,末了,才道,"它不適合你."

曲語悉秀氣的笑臉上起了微妙的變化,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深意的問景孟弦道,"到底是它不適合我,還是我不適合它?"

"都一樣."

景孟弦毫不避諱的作答.

末了,從兜里掏出一張支票出來,遞到曲語悉面前,"四百萬,賣給我."

曲語悉臉色一白,眼眶瞬間就了,"景孟弦,你在替誰把這顆海洋之心買回去??"

景孟弦深重的眼眸直直的凝著曲語悉,眼底的色澤更暗沉了些,"不管是為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它不屬于你,也不該屬于你."

他動聽的聲線,有些發啞.

曲語悉眼底有淚光在閃動,"它不屬于我?屬于誰?就屬于尹向南嗎?"

其實,她買這顆耳釘,然後在向南面前那些話,就是想試探一下他們倆現在的關系的,而試探結果,誠然她所見,他們之間真的沒那麼簡單!

景孟弦眉峰緊蹙,盯著曲語悉的視線越漸冰涼,"所以,你是打算連我的過去都准備參與進來嗎?"

他顯然有些不太耐煩了.

"這真的只是你的過去嗎?如果真的只是過去,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在意?我不過只是買了你送前女友的一份禮物而已,你真的需要這麼在意嗎?"曲語悉帶著哭腔,一臉委屈的問著他,而後,眼淚就像開閘的洪水一般,越泄越多,"孟弦,你知不知道,你從來沒有用這種語氣跟我過話,除了這一次,就為了她尹向南!!"

景孟弦直直的望著眼前這張梨花帶雨的面龐,眼底除卻冰涼,卻找不到任何憐惜,"我的過去,我希望我自己來解決,而不是你自作主張的替我去忘記!我不喜歡搬弄是非的女人,還有,我在意它的原因,是為了我自己!曲語悉,你耳朵上嵌著的那枚耳釘,是我的回憶,是我的青春,你覺得我憑什麼不能找你把它買回去?"

曲語悉潔白的貝齒緊咬著下唇,面色白得如同一張紙,"孟弦,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所以,我不覺得我的未婚妻戴著我前女友的耳釘會合適!"

景孟弦眼潭暗了下來,"取下來吧,別用我的過去來懲罰你的現在!你曲語悉會擁有更好的!而它……"

其實早該不具備任何價值了!

只是,他們都太偏執,對過往都太不從容,才導致如今這樣的結果.

……………………

這日,向南接到曲語悉的電話,是覺得設計上有些問題需要再溝通一下,向南也沒敢怠慢,收到她發過來的地址之後就直接往她那趕了過去.

站在奢華聖潔的婚紗殿門外,向南還有些恍惚,她幾乎要以為是自己尋錯了地方.

恰在這時,里面的接待員姐恭恭敬敬的替她拉開了身前那扇玻璃大門,"姐,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

"那個……"

向南有些不自在,"我是來找人的,但……我好像搞錯了地方,不好意思."

她完就預備退出去,卻聽得接待姐問道,"您是來找曲姐的吧?"

"嗯,對.她在這里嗎?"

"在的,來,姐,里邊請."

接待姐領著向南往里面走去.

一路上,潔白的婚紗,琳琅滿目,有如聖潔的百合,有如豔麗的玫瑰,有如冷傲的藍色妖姬……它們就像一道道美麗的風景,承載著每一位女孩對幸福婚姻的憧憬,以及另外一半的向往.

許是接待員看出了向南眼底的那一抹神往,她笑問道,"姐還沒結婚吧?"

向南回神過來,莞爾一笑,搖了搖頭.

"呵呵,沒結婚也可以先選一套婚紗備著,等找到了適合結婚的伴侶,就可以穿上這婚紗直奔婚姻殿堂了."

那一刻,莫名的,向南就想到了景孟弦.

曾幾何時,她總愛趴在他的背上同他開玩笑,"景醫生,這輩子我尹向南就賴定你絕不撒手了,你要敢娶了別的女人,我就跑去你的婚禮殿堂上一哭二鬧三上吊,再然後帶著你美麗的新娘私奔去,讓你抱著你的雙人床孤獨一輩子!"

那時候的景醫生是怎麼回她的?

她記得他掰過她的臉,一臉認真的告訴她,"尹向南,這輩子,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嫁,我就娶!"

時間一晃過去好些年,向南才發現,過往的那些回憶,她竟還記得如此清晰.

清晰到……能讓她了眼,酸了鼻.

也清晰到,一抬眼,她就見到了記憶里那抹認真的容顏……

他就側身,憑窗立在那里.【明日萬字大更】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熾熱焚心的吻     下篇:景醫生出大事了——我尹向南就是賴定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