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洗手間里的激——偷來的愛  
   
洗手間里的激——偷來的愛

冷冽的完,他一低頭,狠狠地吻住了向南的唇瓣,肆意的攻占著她濕熱的檀口.

"唔唔唔——"

向南沒料到他會突然吻自己,"景孟弦,你放開我,唔——"

她伸手,用力推擠著身前的男人,在他懷里死命掙紮起來.

但,景孟弦似乎早已被怒火沖淡了理智,他單手將向南掙紮的雙手桎梏于頭頂,濕熱的吻,再次如密集的雨點般,落在向南的唇上,臉蛋上……

"景孟弦……"

向南逃脫不成,被他擠壓在懷里,如同困獸之斗.

臉兒憋得通,喘息聲更甚,"你……別耍流氓……啊——唔唔——"

就在向南抗議間,倏爾,身上男人的唇瓣從她的唇上挪開來,直接攻往她嫩白的勃項間.

那種突來的酥麻感,惹得向南抑制不住的輕吟出聲來.

一張緋的臉蛋頓時燙得像被火烤著一般,嬌身毫無意識的顫栗起來,眼眶已被蒙上一圈淡淡的霧靄,"你要干嘛,你別胡來!!"

景孟弦的大手,粗暴的去扯向南身上那件悶著不透氣的套頭衫,動作里滿滿都是不耐的煩躁,"尹向南,你為什麼總要把自己的生活弄得這麼糟糕!!你不是推銷避-孕套嗎?不是喊著超薄體驗,一用停不下來嗎?來!現在就讓我停不下來!!如果這東西真像你的那麼好用,那你那些破套套,我買了,我全都買了!!!"

景孟弦慍怒的沖向南大聲嘶吼著,赤的眼底毫無遮掩的泄露著他此時此刻憋在心里的盛怒.

他在生氣,可是,他到底在氣什麼!!

"景孟弦,你瘋啦!我在街上賣個套套到底礙著你什麼事兒了?這也值得你追著我跑這麼遠來羞辱我?"

向南著眼,毫不示弱的回擊他,憤怒之際將懷里的'光頭強’狠狠地砸在他身上,道具應聲落地,滾了幾個圈後被弄得髒兮兮的,向南嘴兒一撇,委屈的眼淚就控制不住的湧了出來.

"你混蛋!!這麼熱鬧的一天,卻被你害得連生意都做不成!!還有這道具,是我花大血本租來的,現在也因為你被弄成這樣,你賠我,你賠我!!!嗚嗚嗚……"

向南像個耍性子的孩子,蹲坐在馬桶蓋上委屈的大哭起來.

看著她聲淚俱下的可憐模樣,景孟弦心底竟莫名漫起了幾許內疚來,一時間呆在那里,不出一句話來.

"別哭了!"

他耐著性子哄她.

結果,向南哭得更厲害了,"你別管我!!"

她賭氣的沖他吼著,把身子蜷在馬桶蓋上,頭埋進膝蓋里哭得更厲害了.

"尹向南,你再敢繼續哭,我就繼續吻你!!"

景孟弦恐嚇的話,讓向南猛然從膝蓋里拾起了頭來,眼淚陡然扼在眼眶中,瑩光閃閃,泫然欲泣.

突然,"哇——"的一聲,向南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緒,再次大哭出聲來,"你還敢威脅我?你這個流氓,臭流氓!唔唔唔——"

"……"

靠!!

毫無疑問,向南再次被身前的景孟弦給強吻了.

他向來是到做到,身體力行的好男人!

他濡濕的唇瓣與向南的唇貪婪的糾纏著,濕熱的舌尖霸道的撬開她的貝齒,急切而又柔的攻占著向南的檀口,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分氣息.

大手更是猖獗得隔著厚厚的道具服,在向南纖細的嬌身之上,厮磨開來.

向南明明想要反抗,想要拒絕的,可偏生,面對他這份霸道的溫柔,她竟生不出半分的氣力來抵抗.

一雙嬌慵的水眸里氤氳著旖旎的霧氣,可憐巴巴的望著他,那般無助,柔弱,直教身前的男人想要她更多,更深!!

"也不知道這孟弦到底跑哪兒去了,抽支煙的功夫就不見了人影!"

突然,門外傳來一道熟悉的婦人聲,讓洗手間里面正擁吻纏綿的兩個人倏爾一頓.

向南身形一僵,面色陡然刷成慘白.

"他可能是找不著我們人了,要不我給她打個電話吧."這話的人是曲語悉.

向南驚慌的望著身前的景孟弦,而他也正看著她.

只是,在他那雙深沉的眼眸里,她卻捕捉不到一分一毫的慌亂,亦或是緊張.

"你的電話……"

向南壓低聲音提醒著他.

然,話才一出口,景孟弦兜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向南驚住,有那麼一刻的,宛若連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一般.

"咦?"

門外傳來曲語悉狐疑的聲音.

景孟弦看一眼向南那張蒼白的臉蛋,而後,不疾不徐的從兜里掏出手機來,上面的來電顯示赫然印著'語悉’二字,他毫不猶豫的直接將手機調成了靜音.

"媽,是不是我聽錯了?我剛剛一打通孟弦的電話,好像這里面就在響呢!"曲語悉著,狐疑的推了推向南這間洗手間的門.

向南一下子緊張得渾身崩作一團,一雙眼睛死死盯住門鎖,半響,她才長長的舒了口氣,還好,這鎖是好的.

"里面有人嗎?"

曲語悉在外面試探性的喊著.

向南緊張得揪著景孟弦的衣,倏爾,靈機一動,捏住自己的鼻子,壓著聲線,用他們鄉下的土方開始假裝接電話.

"媽,你別再給我打電話了,我馬上就回了."

"嗯嗯,好呢!我在拉屎呢!不跟你聊了……"

"嗯嗯,回見,唔唔——"

向南'電話’才一打完,還來不及待她反應,微張的唇就再次被襲過來的唇瓣死死封住,肆意纏綿.

向南雙眸瞪大,幾乎不敢相信,景孟弦這混蛋……

在這種況下,他竟然還敢吻她!!

敢他不知道外面站著的是他的母親和他的未來老婆?!!

向南頓時有種在人家正室眼皮底下與別人丈夫偷的感覺,心底又羞又氣,想要推離他的,卻偏生拗不過他的力氣,並且連呼救和謾罵都不行!

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在向南演了那段戲之後,曲語悉才覺得定是自己想太多了,她又繼續撥打景孟弦的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

而洗手間里面,景孟弦吻著向南的動作更是變本加厲.

潔白的皓齒啃咬著她白希的脖子,紫色的唇印一個接著一個在她吹彈可破的肌膚上隱現出來.

向南氣急敗壞的伸手去捶他,卻無果,換來的只是他更加猖獗的占有!

灼熱的大手直接探入向南的襯衫底里去,飛快的捕捉住她豐盈的雪峰,隔著薄薄的胸衣,肆意揉捏,任由著它的柔軟在自己手心里變幻出無數誘人的姿勢來.

向南想要大叫的,可是,外面守著的兩個女人讓她根本不敢喊出聲來.

她想要反抗的,卻面對他的大力,她根本無處可逃.

她就像個被困住的獸獸一般,可憐得只能任由著他侵犯,占有!

向南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在故意為難她,羞辱她……

他大抵還忘不掉四年前,那些她給他的那些難堪,以及傷痛.

"走吧,我們出去找找他."

打電話無果,外面的兩個女人上完洗手間後便相攜走了出去.

而這時,景孟弦也應聲放開了懷里的向南.

向南坐在馬桶蓋上,氣喘籲籲的瞪著對面的男人,一張清秀的臉蛋此刻羞得通,水眸里霧氣彌漫,委屈很重,慍怒更甚,"景孟弦,你這個瘋子!!"

景孟弦深重的眼眸直直的注視著向南那雙腫的櫻唇,末了,勾了勾嘴角,一副淡漠的態度輕笑道,"一直以來我都好奇這出軌的味道到底有多刺激……"

"看著你在我身下那麼狼狽的樣子,尹向南,這滋味,其實還不錯!!"

景孟弦著,從兜里掏出二十塊錢,擱在馬桶的水池蓋上,"避-孕套的錢.回去之後我會認真跟語悉試試感覺的,如果不錯,我再找你!"

他完,轉身推開洗手間的門,從容的走了出去.

那優雅的姿態,足以叫所有人忽略,他是從女洗手間里走出來的事實.

"混蛋!!"

向南委屈的抓著那二十塊錢朝門口砸了出去,眼淚如斷線的珍珠般湧了出來,"誰他媽稀罕你的錢,景孟弦,你這混蛋,流氓!!"

景孟弦從洗手間里出來,望著手里那盒國產避-孕套,他就覺眉心骨跳得厲害.

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不賣酒,就賣避-孕套?他留下來的那六十萬呢?用哪里去了?還有戴亦楓,他會讓自己的妻子出來做這種工作?

這一切也未免來得太過詭異!

景孟弦順手將手中的避-孕套扔進了垃圾桶里去,而後,邁步朝剛剛向南所處的那個傘停走去.

傘停前還有推銷員在賣力推銷著.

景孟弦從容的走至台前,"數一數,這里多少箱,我全買了."

"什麼?"

前台的那銷售員顯然沒料到會有這麼大個老板出現,他驚訝的直接合不攏嘴來,甚至于還有些不太敢相信.

景孟弦蹙眉,有些不耐煩了,催促道,"算一算多少錢."

站在大街上買避-孕套,本來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而且還一買買這麼多,這不平白無故的遭人圍觀嗎?景孟弦只覺自己這張英俊帥氣的臉都被尹向南那個蠢女人給丟光了!

"好的,好的,馬上!"

那銷售員著,就開始激動的算錢去了.

景孟弦獨自站在一邊抽煙,等待著結果.

"先生,好了,這里一共二十箱,每一箱是五十盒,一盒賣二十元,所以總共是兩萬塊錢,先生買得多,所以給您一個八八折,收您一萬七千六百元!!先生,您這是付現金還是刷卡呢?"

景孟弦從皮夾里抽出一張VVIP金卡,蹙眉問道,"這東西你們是拿提成的?"

"嗯,對."那銷售員如實交代.

"那你刷兩萬塊錢,開單的時候寫尹向南的名字."

"什麼?"

那銷售員還以為是自己沒聽太清楚.

景孟弦抬眼看了看他,"有問題嗎?"

"沒……沒."銷售員嘴上雖是這麼著的,但心里早就罵了個遍.

本以為自己這次賺翻了,卻不想這到手的錢竟然也還能飛出去!

直到親眼看著銷售員開單的時候寫下尹向南的名字,景孟弦這才將手中的卡遞了出去,"這二十箱貨我就不拿了,你讓她想辦法給我送過去."

"好的,麻煩先生寫一下您的地址."

"不需要了."景孟弦拒絕,"你告訴她,我姓景.她會知道該往哪兒送的."

景孟弦完,頭亦不回的走了.

他前腳才走,後腳向南就狼狽的回來了.

一回來就見他們正在拆傘亭,向南有些急了,"誒,你們干嘛呢?今兒就不擺攤了?這會才人正多的時候呢!"

"還擺什麼呀,尹姐,托您的鴻福,今兒個咱們促銷的這幾十箱套子全被一大老板給買走了!"那銷售員酸不溜秋的著.

"什麼意思啊?"向南不明所以.

"自己看唄."那銷售員比了比台面上的出貨單.

向南看著出貨單上的數據,簡直有些不敢相信,"二十箱全買了?誰啊?這麼厲害,能用得完嗎?那可是整整一萬二千只!!"

天啊!!就算365天,夜夜都用,也能用整整三十二年啊!!

這男人也未免太厲害了吧!

"厲不厲害不知道,但人家有特別強調開單的時候得寫你的名字,給他八八折優惠人家還不肯要!尹向南,我看人家買這一萬多個套套的時候,腦子里想的就是怎麼跟你一起用完它們!要他不喜歡你,沒人會相信!"

"誒,你這人怎麼話的呢!什麼叫想著跟我一起用完它們,啊?我連這人姓什名誰都不知道,怎麼就把這艱巨的任務扛我身上來了呢!"

"他他姓景,這二十箱貨讓你找時間給他送過去!"

"姓景?"

向南無語了.

難道是景孟弦?這個瘋子……

買這麼多套套,能用得完嗎?!

向南咬了咬唇,有些郁結.

卻一想到同事剛剛的那些話,臉蛋兒就忍不住燥起來.

向南收工,抱著她的'光頭強’道具服裝,坐捷運回家.

半個時後,從捷運站出來,往家門前的巷子里走去.

此刻,向南的腦子里依舊是一團亂麻,整個思緒還沉浸在洗手間里有些晃不回神來.

唇腫得有些厲害,輕輕抿一抿還能感覺到陣陣疼意,可想而知那家伙吻得到底有多粗暴.

而頸項上……

向南還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里紫色的吻痕,像開出的一朵朵嬌豔的罌粟花,嵌在她白希透亮的肌膚上,好不打眼.

她低低歎了口氣,強迫著自己揮去那些不該有的愫,收拾了心後,繼續往家里走去.

走至巷口的盡頭處,向南腳下的步子忽然停了下來.

"曲姐?"

向南錯愕的望著對面的曲語悉.

晦暗的路燈下,她一席黑色的連體裙,隱沒在暗黑的夜空里,有些冰涼,駭人.

她那張一貫噙著溫婉笑容的臉蛋,此刻卻冷得教人不敢接近.

在見到向南後,她一步一步,踩著高跟鞋,緩緩地走近了過來.

向南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曲語悉,實在的,突見時,她有些被這份陰寒給震懾住,但很快,向南就讓自己平靜了下來.

"曲姐,你來找我?"

向南問她.

曲語悉冷涼的掀了掀嘴角,卻倏爾,一揚手,"啪——"的一聲響,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毫不猶豫的就扇在了向南的左臉上.

頓時,五個猩的手指印透過白希的肌膚隱現了出來,清秀的面頰很快青腫了起來.

這突來的變故,讓向南還有些發懵,她捂著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對面這個清冷決然的女子.

一個巴掌才一落下,曲語悉的手又再一次朝向南揚了起來.

掌風拂過,而她的手,卻被向南死死的扣在了空中,向南冷冷的凝著她,毫無畏懼的與她對峙,"曲語悉,你要撒潑是不是也得先挑對對象啊?我尹向南可沒你想得那麼好欺負!!"

她著松了曲語悉的手,一把將她推離開來.

曲語悉站在她的對面,隱在黑暗里,冷笑著問向南,"尹向南,當人三的滋味如何?很爽,很刺激是不是?"

曲語悉的話,讓向南一怔,身體僵住,面色有些蒼白.

"看來這個踐人三的位置你是坐得有滋有味的!"

著,她一步走上前來,伸手,抬了抬向南的下巴,將她頸項間那刺目的吻痕盡收眼底.

向南蹙眉,有些煩躁的揮開她的手,卻面對她的質問,自己竟不出一句話來.

心髒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地抓捏著一般,讓她直直透不過氣來.

向南越過曲語悉,往自己家里走去.

"尹向南,聽你妹妹也挺喜歡我老公的,是吧?"

曲語悉那句'我老公’的時候,得極為得意,卻提到她妹妹的時候,那話語里冰涼得教人不寒而栗.

向南腳下的步子頓了下來,她緊了緊單肩包的肩帶,深呼吸了口氣,努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心緒,這才轉身,迎向對面陰騭的女人,"曲語悉,你敢動我妹妹分毫,我絕對……不饒你!!"

曲語悉淡淡的笑了,"你放心,那個女人,我根本不屑碰她!"

她只需要讓她們倆姐妹鷸蚌相爭,而她,就只等著坐收漁翁之利了!

向南抿了抿唇,有些難堪,"你跟景孟弦之間,我無意做你們的第三者."

但……就在剛剛,她還同那個男人接吻了!這是事實,這是個讓她毫無回口之力的事實!!

"無意?"

曲語悉冷笑,"如果是無意,那麼今天晚上在洗手間里跟他糾糾纏纏的那個踐人又是誰?來也真巧,老天故意安排讓我掉了個耳墜,我回頭一尋,竟然就見你們倆相繼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

到這里,曲語悉深呼吸了口氣,強忍了忍心口的鈍痛,微微笑起來,那笑仿佛又回到了從前的溫婉和煦,"沒關系,尹向南,記著你今天對我做的這些事兒,總有一天……你會為此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安全套的使用方法——尹姐請以身試教     下篇:纏人是一門藝術——他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