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纏人是一門藝術——他要結婚了!  
   
纏人是一門藝術——他要結婚了!

而關于尹向南的存在,不到萬不得以的時候,曲語悉是決計不會告訴溫純煙的!

因為,她比誰都清楚自己與景孟弦的婚姻純靠溫純煙一手搭橋,而溫純煙的手段,太狠,太殘忍,也太直接,一旦傷了這個女人,觸到了他景孟弦的底線,恐怕他會同溫純煙直接來個魚死網破,而自己與他的婚姻也會徹底告吹,所以,她不到萬不得以的時候,決計不會讓自己冒這個險的!

這樣的女人,就該慢慢的玩死她!!

……………………

隔日,腦外科辦公室——

玻璃門被推開,有醫生探著腦袋往里面喊,"景醫生,一樓有你的快遞,趕緊下樓簽收一下."

景孟弦擱下手中的病例表,有些狐疑,"我的快遞?"

"嗯.快去看一下吧!"

"好的,謝謝."

景孟弦起身,雙手兜在口袋里,就往一樓去了.

才進一樓大廳,就見一群醫生護士們圍在前台,議論芸芸著.

"哇靠,景醫生會不會太厲害了?"

"哇塞,景醫生那兒一定特別牛,好想看一看,摸一摸啊……"

"你們景醫生會是一夜幾次郎啊?買這個多,我的天,不會一夜五次郎吧?"

遠遠的,景孟弦就聽到一群護士們在花癡著什麼,總之,不知她們這些話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反正他這個聽者是覺得挺害臊的.

"聊什麼呢?這麼閑,今兒都不值班?"

景孟弦兜著雙手,泰然自若的朝她們走了過去.

"啊……景醫生好."

女孩兒們一見當事人過來,臉兒陡然臊一片.

景孟弦挑眉微笑,看向前台的姐,詢問道,"秦,聽有我的快遞?"

"啊……是."

秦的臉蛋上露出幾許尷尬來,異樣的眼神打量了一眼景孟弦,而後,指了指前台前一堆貨箱,"景醫生,就……那些."

景孟弦順著她的視線將目光挪過去,下一瞬,眉心突跳,眼角抽了幾抽.

赫然印入眼底的是'迪世邦’避-孕套’的字樣,而後,尾邊還跟個偌大的'景孟弦親啟’,'景孟弦’三個大字寫得巨大,那模樣仿佛是唯恐旁人不知這東西是他的一般.

景孟弦揉了揉眉心骨,有些頭疼.

無疑,這是尹向南在報複他昨晚的惡劣行徑!但,這手段也未免……太陰損了!!

"景醫生,你要不要再去叫幾個同事過來幫忙啊,我看你一個人應該搬不了這麼多吧?"前台的秦善良的提醒他.

景孟弦勉強扯出一抹干笑,"我自己來想辦法,就不麻煩別人了."

"景醫生,我來幫你吧!"周邊有護士們開始踴躍報名了,著,抱起一箱避-孕套就屁顛屁顛朝他奔了過來,一臉害羞的瞅著他,"景醫生,走吧."

"我也來,我也來!"

"……"

然後,整個景就變成了這樣……

他景大醫生的身後跟著一長串抱著避-孕套的護士,每一個護士們臉上全是一臉的緋色嬌羞,而他,此刻的景大醫生像不像個等著臨幸她們的醫冠禽獸?

這畫面感,著實有欠和諧.

他不著痕跡的深吸了口氣,沖所有熱心的女護士們謙和一笑,故作從容道,"謝謝大家的熱心幫忙,不過,都放著,我自己來!"

而後,他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云墨,壓低聲音道,"趕緊的,叫上蔡凜,一起下來."

云墨和蔡凜下來之後,見到樓下這陣勢,就差沒直接笑噴了過去.

"來,美女們,把套套全部放下吧,這事兒咱們男人自己來!"云墨笑著從護士們手里接過那一箱箱的避-孕套.

幾個人麻著頭皮,搬著幾箱避-孕套,在醫院里招搖過市,惹得人頻頻側目相看.

一進電梯,云墨就笑得前仰後合,"行啊,老二,這麼厲害,看來這聲'老二’還真沒白叫啊!"

云墨著,還不忘曖昧的盯了一眼景孟弦下腹處的'老二’.

景孟弦一張臉黑成了鍋底,扯唇冷冷一笑,不應他的話.

云墨被他這副冷澈澈的態度給嚇到,背脊一片寒涼,但還是麻著膽子湊了過去,"老二,真的,你沒受什麼刺激吧?突然買這麼多避-孕套……咳咳咳,你這是要在床上把人做死的節奏啊!"

云墨的話,惹得蔡凜在一旁捧腹大笑.

景孟弦的視線一直定格在電梯的樓層數字上,聽聞云墨的話,他挑眉,涼涼的掀了掀唇角,"你也覺得我應該把這人直接弄死在床上是吧?"

"……"

云墨縮了縮脖子,"我個人覺得曲姐太嬌弱,可能扛不起這項重任."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越發肆意,"我相信尹向南不會負我所托的!"

云墨和蔡凜齊齊吞咽了一口口水……

所以,景醫生這不僅僅是要弄死尹向南的節奏,還是要出軌的節奏啊!

一萬兩千只,晚上他定會替向南默哀的.

而這時,正在公司里專注的畫著設計圖紙的向南,突然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惹得她不停地抽紙巾擦鼻子.

誰呢,這麼想她!

"向南,總監找你,趕緊進他辦公室一趟."劉蒙蒙喊了她一聲.

"哦,好呢!"向南隨手將紙巾扔進垃圾桶里,起身就匆匆往李建成的辦公室去了.

禮貌的敲了敲門,推門走了進去,"總監,你找我?"

"嗯,坐."

李建成示意向南坐下.

向南也沒客氣,就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來,看一下這個方案."

李建成將手里的資料遞給她,"上頭剛分下來的案子,一間星級酒樓的設計案."

向南翻開一看,鄂住,"S市的?"

"對.今天已經同S市那邊談好了,明天一早派人過去看房,所以,這案子還得麻煩你領著團隊去一趟,汽車票財務部那邊已經訂好了,明天早上八點的車."

"總監……"

向南抿了抿唇,有些為難,"這事兒能讓姍姍跑一趟嗎?我這……"

"你不願意出差?"李建成一臉嚴肅的看著向南,末了,擱了手里的筆,問她道,"還是擔心你兒子吧?"

"嗯."向南誠實點頭.

"向南,你也知道,這是公司的決議,不是你我能做主的,那邊的人是看了你的設計稿之後才挑中了我們公司,所以,明天的事兒,你怎麼都推脫不了,雖然孩子的事兒是正事,但作為公司的一員,這也是正事!要不這樣吧,我向上頭申請一下,讓你在S市最多呆三天,後續的事,先讓團隊在那邊扛著,你先回來,這樣總沒問題了吧?"李建成做了讓步.

"好的,謝謝總監的體諒."

"嗯,那沒什麼事了,你先出去吧."

……………………

晚上,向南在醫院里陪陽陽,難得的,尹若水也在.

但一整晚她都顯得有些魂不守舍的,緒也格外的低落,總不知在想些什麼.

"姐,我不太舒服,出去透口氣……"

尹若水著就出了病房去.

向南有些不放心,哄了陽陽睡著了以後,便出去找她.

卻不想,才一走到長廊的盡頭,就撞見了她與景孟弦.

"景醫生!"

景孟弦是背對著尹若水的.

聽聞尹若水叫他,他分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腳下的步子依舊往前走著.

"景醫生……"

突然,尹若水幾個箭步沖了過去,緊緊地從身後摟住了他精壯的腰身.

向南一窒.

"你真的要結婚了嗎?"

尹若水哭了.

她的手臂,將他抱得很緊很緊.

那模樣,宛若是唯恐他會隨時消失不見了一般.

景孟弦不耐煩的皺緊了眉頭,伸手,絕的一點點掰開尹若水抱著自己的手臂.

"尹二姐,麻煩你自重!"

他的聲音,冰冷得沒有分毫溫度.

"我不要!我不要……"尹若水耍賴般的纏著他,死都不肯放手,"景醫生,我不要你結婚!嗚嗚……"

景孟弦耐著性子甩開她的手,轉身,看著眼前淚眼漣漣的她,清雋的面龐上不帶分毫表,"尹若水,是我之前那些話得還不夠直接嗎?"

他平靜的語氣,淡得像白開水,"如果是,那我再重複一遍."

景孟弦落在尹若水身上的視線,涼得沒有分毫溫度,也沒有分毫的感,更沒有任何的漣漪,"你不是我的菜!從頭到腳,你都沒有一個地方是能入我的眼!好聽一點是,我覺得你難看!得難聽一點的,是你尹若水根本配不上我!別再不知天高地厚的纏著我不放,不管我結婚與否,真的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懂了嗎!!"

果然,聽完景孟弦的話,尹若水面色慘白,整個人已經哭成了淚人兒.

向南終究有些聽不過去,看不過去了!

她一步沖上前來,將哭花的妹妹護在自己身後,吸了口氣,迎上景孟弦微鄂的視線,冷涼道,"景醫生,話是一門藝術,你能不能對這門課程稍微講究一些?"

景孟弦低眸,將視線落在向南那張聲討的面容上,勾了勾嘴角,肆意的笑了,"尹姐,那能不能拜托你好好教教你妹妹,纏人其實也是一門藝術,你看能不能讓她對這門課程也稍微講究一點?"

從前他也是被尹向南這麼纏著不放的,可為什麼當時的他只除了拿她沒辦法之外,就沒有分毫的厭惡之感呢?

"……"

向南深吸了口氣,自覺有些抗不過這家伙這張陰損的利嘴.

尹若水蒼白得面色此刻如死灰一般,她像是被景孟弦這些話深深的刺傷了,眼淚不停地往外湧,但她還有些不甘心,"景醫生,我真的就那麼不討你喜歡嗎?你我到底哪里不好,我改還不行嗎?"

景孟弦正了正身子,斂眉,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要不你跟我,你喜歡我哪兒,我來改,行嗎?"

"景醫生,你別太過分了!"

向南忍不住插話,維護自己的妹妹.

景孟弦涼淡的瞥了向南一眼,又將目光冷涼的落在尹若水身上,絕道,"拿著自己的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還總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卻不知道在你尹若水看來這是愛,但在我景孟弦看來,你這是煩!在別人眼里……"

到這,他頓了下來.

目光轉移到向南身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沒有再繼續後續的話.

後續的話是,'在別人眼里,你這是犯賤!’,但他不想看尹向南那副聲討他的表,所以,他盡可能的收了嘴.

向南深知他的嘴有多毒,雖然不知他接下來的話是什麼,但她知道從他嘴里出來的,就絕對不會有一句是好聽的.

"景醫生,是我們冒昧了,抱歉."

向南拉著尹若水的手就往長廊的另外一頭走去.

"姐,你別拉我!!我不走,你別拉我!!"

尹若水奮力的甩著向南的手.

而景孟弦就站在長廊的這頭,淡淡的看著,看著向南那道不肯屈就的身影離他越來越遠……

煙潭的眸色,稍重了些.

他轉身,直接進了電梯中去.

那天,尹若水哭了整整一夜.

因為,第二天景孟弦就要回S市同曲語悉完婚去了.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心來消化這個消息的……

尹若水哭了一夜,她也就陪了一夜.

清晨,薄薄的晨曦透過迷離的霧靄,從窗中映射進來,篩落在窗邊向南的身上,如同給她鋪上一層金色的薄紗……

她怔怔的望著窗外那輪璨然的太陽,驀地,就了眼去.

他終于要結婚了……

這樣,她是不是真的可以徹徹底底的死心了……

向南伸手,將自己清冷的身軀抱住一團.

初冬的清晨,有點冷.

這會,兜里的電話,適時的響了起來,是公司同事打來的.

"向南,在哪呢?我們該往長途車站去了."

"好的,我馬上就到."

向南拿了行李,走近陽陽的床邊.

家伙還在安逸的睡著,睡夢中,紛嫩的嘴兒嘟著,可愛透了.

向南忍不住彎了彎嘴角,伸手,不舍得摸了摸家伙光禿禿的腦袋,末了,低頭在他白嫩嫩的腦門兒上輕輕落了好幾個吻,"寶貝,媽咪不在的這三天里,一定要好好照顧著自己,要乖乖的等媽咪回來……"

她著,又不放心的替家伙將被子壓好,"媽咪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陽陽身邊的."

"再見……"

向南的聲線已經不自覺有些喑啞.

三天……

對于他們母子而,長遠得就像三年!

更何況向陽的三天……對她而,更是矜貴到無價!

眼眶濕了一圈,她轉身,擰著行李出了陽陽的病房去.

坐在開往S市的長途汽車上,向南從來沒覺得心像此刻這般沉悶過.

她不知是四年後再回S市的緣故,還是因為……他要結婚的緣故……

頭靠在車窗外,呆滯的望著高速公路邊上那些蕭條的景色,不知過了多久,許是真的累了的緣故,向南終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醒來,車已經停進了S市的長途汽車站里.

"到了."

同事們開始紛紛擰行李下車,向南也尾隨而下.

站在車站里,抬頭,看一眼S市的天空,那里灰蒙蒙一片,宛若她此時此刻的心.

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是一張張陌生的面孔,這里,仿佛一切都變了,卻又似什麼都沒變.

仿佛間,她又回到的那年那月那日那個春假……

那時候,他景孟弦還不是她尹向南的男朋友.

她搭長途車回A市,一干好友拉著景孟弦來送她,每一個朋友都不舍的來同她道別,除了他.他就那麼淡漠的站在人群最末端里,沒有要上前來的意思,當然,也更沒有要來同她道別的意思.

他儼然就是陪著朋友來道別的路人而已.

所有朋友道別完畢,向南也該進車站了,目光不舍的落在不遠處的景孟弦身上,還在期望著他能走過來同自己道個別,哪怕就同她一句話,她都滿足了.

但,她的希望在他轉身的那一刹那,徹底落空了.

"我還有事,就不同你們一塊回去了."景孟弦同朋友招呼了一聲,頭也沒回,就出了候車室去.

看著他的漸行漸遠的身影,向南把失落寫進了眼里.

朋友全都走了,離開車還有十來分鍾,她又候了一會,這才拉著行李過安檢,直接進了車站里頭去.

正預備跨上大巴車的時候,倏爾,聽得有人在身後喊她.

"尹向南!"

那一刻,向南幾乎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那熟悉而略帶冰涼的聲音,除了他景孟弦又還會是誰呢?

向南驚喜的回頭,就見他提著一個白色的購物袋正直直朝她這邊走了過來.

"景孟弦……"

向南欣喜的喚著他,所有的雀躍都寫在了臉上.

而相對于她的開心,景孟弦就顯得平靜多了,目光落在向南那張因寒冷而凍得通的臉蛋上,眉頭蹙了蹙,"如果一開始不知道我會過來,你會不會多裹幾件衣服?"

景孟弦直白的話,讓向南臉一.

確實,就是因為一早聽他會來,所以這才刻意把自己裝扮得細致精美一點.

白色蕾絲連衣裙打底,裹著一件卡其色修身長風衣,而下面就是一條半透明的黑色蕾絲長襪,性感的裝扮襯得她整個人纖長而美豔,但也凍得她夠嗆.

景孟弦將手里的東西擱在向南的行李箱上,提袋里都是些吃的喝的.

他毫不猶豫的取了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替向南熟稔的裹上.

向南受寵若驚的瞪著他.

她呆滯的站在那里,癡癡的望著近距離這張帥氣的面孔,任由著他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隨意擺弄著,而她的心髒……早已不知在何時停止了跳動.

頸項間,充斥著他的溫度,直往她的胸口處燒去,讓她冰涼的身體瞬間熱得發燙.

"到家以後給我電話."

他得那麼平靜,也那麼理所當然.

推薦美文《豪門日日歡:總裁,似虎如狼》——拿什麼虐死你,我的愛人!

上篇:洗手間里的激——偷來的愛     下篇:那年追愛——帶著她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