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那年追愛——帶著她逃婚了!  
   
那年追愛——帶著她逃婚了!

"到家以後給我電話."

他得那麼平靜,也那麼理所當然.

末了,又取下手上的手套,牽起向南冰涼的手,細心的替她一一戴好.

向南緊張的看著他,有些不明所以,"你……你干嘛突然這樣,我……我不太習慣……"

從前不都是自己這麼熱切的對他好,然後他一副賊不耐煩的樣子甩開她的嗎?今兒怎麼……

"那你最好盡快習慣."他依舊淡幽幽的著,語氣卻霸道得不容置喙.

"景孟弦,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那一刻,向南仿佛聽到了心髒急切的錘擊著心膜所發出來的'咚咚’聲.

"你不是一直想泡我嗎?"

他彎著嘴角,笑問她,好看的眉峰一挑,"那我讓你泡個夠……"

向南想,那一瞬間的那一抹笑,她這輩子大抵都忘不掉了.

即使現在想來,也足以將她整顆心融化……

…………

我不確定自己到底需要用多少時間來忘記你,也不敢保證自己就真的一定能把你忘了,但我所能做的就是像現在這樣,靜靜的想著你,默默地祝福你,而後漸漸的與你……再無交集.

…………

剛到S市,向南和她的團隊就已經忙開了.

一整天就在酒樓里量房,看建築圖,而酒樓的少東家在晚上還設了盛宴替他們接風,晚飯後又緊接著是一系列的招待活動.

無外乎就是唱唱歌,喝喝酒那些,其實向南本想拒絕的,但考慮到他們到底是公司大客戶,向南也不好意思怠慢,也就只好硬著頭皮赴宴了.

讓向南欣慰的是,少東家慕少白是個非常優雅得體的男人,他一不勸酒,更不逼著他們喝酒,總叫大家隨意就好,這倒讓向南輕松不少.

"尹姐來過S市嗎?"

慕少白熱切的同向南搭訕.

向南微微一笑,"大學四年都在這里度過的."

"哦?這麼巧,讀的什麼學校?"慕少白似乎對她的事有些感興趣.

"林科大,設計系."

"林科大?那更巧了."慕少白笑起來,"我好哥們也是林科大畢業的,不過他讀的是醫學系,跟你不在同一個校區."

醫學系……

向南又一次想起了景孟弦來,胸口泛起淡淡的酸澀.

"待會他過來,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他應該算你的學長.那子可真謂優秀得讓身邊所有的男人自慚形穢,不過,悲哀的是,今晚是他最後一個單身之夜了,以後他就再也沒資格去禍害那些無辜的少女們了."

慕少白這些話的時候,絕對是幸災樂禍的語氣.

向南莞爾一笑,"好啊."

"你看,曹操曹操就到!"

慕少白起身,笑著就朝門口迎了過去,"新郎官,別來無恙!"

"聽齊偉你慕少今晚又在禍害一位從A市過來的美女?要不要先介紹介紹?"

那醇厚動聽的聲音在包廂門口響起的時候,向南幾乎要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她回頭,一眼就撞見了景孟弦那張俊美無儔的面龐.

深刻的輪廓線綽綽的隱在迷離的光線里,清雋的五官,顛倒眾生,教人見之心顫.

一席深色的長風衣裹在他頎長的健軀之上,氣質優雅,身材挺拔,風度翩翩似一方君子.

在見到向南的時候,景孟弦似乎愣了好幾秒.

顯然,他也未曾料到剛剛自己嘴里的美女就是她,微光至煙眸里掠起,他偏頭,淡笑著問慕少白,"齊偉的美女就是她?"

他似隨意般的問著,邊褪下手上的手套,轉而交給身邊的侍應生.

"你先別聽齊偉鬼扯!來來,給你介紹一下,巧得很,這位美女,你學妹!也是林科大畢業的,她叫……"

"尹向南."

景孟弦搶在慕少白前面,喊出了向南的名字.

向南不自在的掀了掀唇角.

慕少白驚喜,"呀,原來你們認識啊?"

景孟弦勾唇輕笑,笑容俊美而謙和,而望著向南的雙眼卻帶著幾分疏離,"只是認識而已."

向南有些尷尬,胸口有些發悶,雙手不自在的背在身後摸了摸牛仔褲的臀袋,"真巧啊."

"嗯."景孟弦沉吟了一句,就不再話了.

慕少白招呼著他們相繼入座,"嗨,向南,既然你跟這子認識,那你明天干脆跟我一起去參加他的婚禮唄!"

向南一愣,顯然沒料到慕少白會突然提出這個請求來.

她的臉色,白了幾分,倉惶搖頭,"不,我就不去了."

唇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景孟弦獨自一旁點著煙,迷離的煙眸深沉的盯了一眼向南嘴角的那抹笑,末了,吐了口煙,撞了撞慕少白的肩頭,"你別帶她來瞎湊熱鬧."

他的喉嚨有些啞.

"為什麼?"慕少白不解的看看景孟弦又看看向南,"你們不是認識嘛,熱鬧熱鬧,不會怎樣吧?"

景孟弦倏爾笑了起來,那雙藏匿在煙霧里的黑色深眸中還噙著幾許吊兒郎當,"你怎麼知道不會怎樣?"

他勾著嘴角肆意的笑著,半真半假道,"不定我就拉著她逃婚了."

一句不知真假的玩笑話,頓時讓向南慌了心神.

胸口像被巨石壓著般,讓她完全透不過氣來,呼吸緊得有些發疼,她索性端起身邊的酒杯,嗜飲了一口,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緊張.

酒有些燙喉嚨,燒在她的胸口里,悶悶的痛.

眼眶不自覺蒙上一層薄薄的水氣……

"尹向南,逗你玩的,別當真."景孟弦輕聲笑了.

向南扯了扯嘴角,揚起一抹牽強的笑,"我怎麼會當真."

慕少白撞了撞景孟弦,揶揄道,"你子不賴啊,才到A市多久,就學會調侃女生了!也不怕語悉把你滅了."

景孟弦只笑笑,沒當回事.

向南沒理會他們的話,端著手邊的酒杯又抿了幾口,水眸刻意的掃向別處,逼迫著自己不去看景孟弦那張清雋的臉.

"明天備好大包,哥兒幾個准備大鬧洞房."慕少白一臉的壞笑,撞了撞景孟弦的酒杯,"那什麼咬蘋果類的都是CASE,齊偉那貨想了幾個賊厲害的招兒!哈哈……"

"看,多厲害."景孟弦眯了眯眼,卻依舊一臉的安然若素.

向南偏著同身邊的同事話,假裝聽不到他們的對話.

"含櫻桃,懂吧?就是把櫻桃扔在咱嫂子的……咳咳咳,胸衣里頭,讓你一個一個咬出來,第二部曲,就是讓咱們悶騷的景大醫生躺著,狠狠地享受一回嫂子的嘴上功夫,把櫻桃放在你的那兒,然後讓嫂子一口一口含出來……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樣,是不是光聽著都覺得夠你爽的?齊偉這招絕吧?"慕少白蕩漾的笑著.

向南突然起了身來,看著慕少白和景孟弦的視線有些躲閃,"我去隔壁間透口氣……"

完,她匆匆進了包房里的暗室中去.

慕少白看著向南離開的身影,還有些不明所以,"難道我剛剛的那些話,讓尹姐害羞了?"

景孟弦抽了口手里的煙,也沒話了.

向南掩上房間的門,將外頭所有的喧囂都阻隔了起來.

她靠牆,坐在長長的沙發方椅上,頭靠著牆壁,閉著雙眼休憩著.

呼吸有些沉重,眼眶有些發燙,即使是閉著眼,也能輕易見到晶瑩的水珠瀲灩在她卷翹的羽睫之上.

只是,執拗的她,卻怎麼都不肯讓它們滾落出來.

曾經,向南偏執的以為,這段愛只要他不放手,她就永遠不會做先行離開的那個人,可結局是她先放了手,任他離開……

直到如今,他成為別人的風景,而她再也抓不住他.

過往的回憶忽然像猛獸般朝她洶湧而至,咬在她的胸口上,讓她淚如雨下……

當年,她追他的時候,完全以死纏爛打取勝,而那時候她還有一名勁敵,那個女孩叫呂純,人如其名,溫純秀氣,美麗大方,與曲語悉是異曲同工之妙,而她也是景孟弦比較喜歡的類型,那時候她就總聽同學其實他們倆才是真正的一對兒,只是後來呂純又跟其他男人曖昧不清,這才導致倆人徹底沒戲的.

要向南心里不酸那一定是假的.

那日,一朋友生日,約著大家到俱樂部里玩兒,她在,景孟弦在,那個叫呂純的女孩子居然也來了,走進包廂里,她倒什麼都沒,直接偎在了景孟弦身邊坐著.

一群人有一搭沒一搭的玩著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答不出的話就喝酒,酒的量也不少,一喝就是十杯,猛地很.

卻不想,第一輪的任務卡就抽到了呂純,而發難的人,恰好是她尹向南.

向南承認,她是不喜歡這個女孩子的.

"選什麼?"

她對呂純的態度,一直就淡淡的.

"心里話."呂純羞怯怯的回答.

向南倒也不客氣,扯了扯嘴角,直接問她,"跟景孟弦在一起的時候,交過幾個男朋友?"

一句話,不帶任何修飾,也沒有任何委婉的用詞,直截了當得讓呂純瞬間白了臉.

景孟弦涼淡的坐在一旁,一語不發,只是,唇線崩得很緊.

呂純姣好的面龐上露出尷尬的淺笑,伸手撥了撥額前的發絲,"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不提了,我認輸,喝酒吧!"

向南秀眉一挑,攤攤手,"你自便."

呂純二話沒,端起桌上的酒杯就喝.

只是,才灌了沒兩口,她就開始猛咳嗽,到最後,一張臉兒憋得通,連眼淚都被嗆了出來.

所有的人,都沒有話.

"不好意思,平時胃不太好,所以喝得少……"

她一副滿心歉疚的模樣,完,又再次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夠了!"

突然,溫純的手,被景孟弦按住.

手心,一片冰涼.

"胃不好,這麼喝下去,會喝死人的."

他的話語里,平靜得沒有任何波瀾,抬頭,看向對面的尹向南.

視線,卻凌厲得如同一把利刀,直接深深的剜在向南的心口上.

他在怪她?為什麼?

向南冷笑,胸口劇痛.

越是如此,她就是越是不肯服輸,秀眉微挑,沒心沒肺的沖景孟弦道,"怎麼?舍不得了?"

"我替她喝."

景孟弦沒有回答向南的問題,轉而拿起酒杯,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一時間,包廂里所有的人再次陷入一片沉默中.

向南癡癡的看著對面這個為呂純而赴湯蹈火的景孟弦……

一顆心,像是被細細的弦絲捆綁著,分成幾部分,勒緊又勒緊.

疼得她,鼻頭發酸,眼眶泛,差點溢出淚水來.

驀地,她起了身來,一把奪過景孟弦手中的酒杯,"景孟弦,你憑什麼替她擋酒,你是她的誰?"

向南耍性子般的厲聲質問著他,不爭氣的眼淚滑落而出,卻直現實,"你不過就是她一前男友!不,不是前男友……"

她搖頭,冷笑的補充,"是很多個前的前男友!!"

連她都不知見過呂純多少次與不同的男人從酒店里開=房出來.

"你,閉嘴!!"

景孟弦慍怒的朝向南一聲冷喝.

下一瞬,抓過酒杯,繼續喝.

向南卻又再次執拗的將酒杯搶了過來,她就像一朵帶刺的玫瑰,緊迫的盯著景孟弦,涼笑,"舍不得她喝,對吧?"

她的淚,滲下來,"可怎麼辦?景孟弦,我這個白癡,也舍不得讓你喝……"

豆大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滾落而出.

"所以,還是我來替她喝吧!"

向南完,閉眼,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

酒,燒在她的胸口里,好疼好疼……

"尹向南,別再鬧了!!"

景孟弦凶狠的奪走向南手中的酒杯,直接摔在地板上,"尹向南,是不是你以為你愛我,我就非要喜歡你?我告訴你,愛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兒!如果愛里有一百步,就算你走九十九步,那也只是徒勞!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哪怕讓我只走一步,我也不樂意!你懂了嗎?"

終于,向南通過這個游戲,找到答案……

她咬唇,含著淚,看著對面這個狠心的男人.

驀地,她卻執拗的笑了……

搖搖頭,"沒關系,景孟弦,哪怕你一步也不想走,也沒關系!大不了,我再多走一步,已經走了九十九步了,我不在乎再為你多走一步……"

只要,他站在原地,不後退就好!

向南偏執的話,讓所有的人都呆愣在原地,久久回神不過來,尤其是……景孟弦!

"我有點累了,先回去了……"

向南依舊噙著那抹不肯服輸的笑,同所有的朋友招呼了一聲,便徑自出了包廂去.

轉身出門的那一刹那……

淚,狂湧而下.

景孟弦,你知不知道,即使再沒心沒肺的女人,聽到你這樣一段決絕的話,心里也還是會痛的……

後來,那夜向南把自己一個人躲在了學校的花圃里,哭得不省人事.

景孟弦不知是恰好路過還是刻意去尋她的,他倚在一顆垂柳下,淡漠的站在那,喊她,"尹向南."

向南倔強的躲在里面,不肯出聲.

"出來."

向南不肯理他.

"我耐心是很有限的,你再不出來我走了!"

果然,這句話揍了效.

花堆里,隱隱攢動.

緊接著,一只哭得像花貓般的臉蛋探了出來.

許是喝多了酒的緣故,向南含著淚的眼眸還透著些微醉的渙散,癡癡的模樣,有些落魄,卻又有一種不出來的可愛.

"還能不能走?"他問她.

見她沒反應,景孟弦皺了皺,背身,彎下腰來,沉聲道,"上來吧."

向南一愣,下一瞬,破涕為笑,一個利落的蹦跳,就爬上了景孟弦那寬厚的背上去.

眼淚,肆無忌憚的往外湧……

沒有人知道,她等這樣一份親近等了有多久……

向南將臉蛋貼在他的背上,貪婪的摩挲著,"景孟弦……"

"嗯."景孟弦沉吟.

"要你為我主動前進一步……真的就那麼難嗎?"

那夜,他的回答,向南等了很久……

等來的,卻依舊只是他那無止境的沉默.

沉默,就代表默認!

向南伏在他的背上,淚如雨下……

卻聽得她哽咽著,執拗道,"沒關系,放著我走!哪怕你不願意往前走一步,也沒關系,只要你答應我,你守在原地不要動就好……"

沒人知道,那時候的尹向南,愛得有多累,又有多痛,又有多偏執.

"景孟弦,答應我,不要再往後退了,因為,我怕……這條布滿荊棘的路,我怕鐵打的尹向南也會累啊……"

後來,向南迷迷糊糊的歪在景孟弦的背上睡著了,仿佛間她似有聽到他在,"那個叫呂純的女孩子,其實根本不是我的菜."

…………

過往的回憶,像一根根綿綿的細針,紮在向南的心口上,疼得幾乎讓她窒息.

四年前,她那麼努力,那麼辛苦的追上他的腳步……

而如今,卻又不得不放手,讓他離開!

要問向南舍不舍得,她舍不得!

痛嗎?

她不知道這還算不算一種痛,她只知道,此時此刻,她的心髒裂開了千萬條細縫,無數的痛楚透過每一道細縫,綿伸至她的肌膚里,血液里,骨髓里……

直至侵占,她的呼吸!

讓她哭得完全背不過氣來.

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向南只想要點一支煙,讓它們來麻痹她渾身的凜痛.

她不會抽煙,但她還是點了一支.

她蹲在吧台前,胸口痛一次,她就抽一口,痛兩次,她就抽兩口……

她告訴自己,過了今晚,過了今晚就什麼都過去了!!

包廂門推開的時候,景孟弦就見向南蹲在吧台邊上,一邊寥寥的吐著煙霧,一邊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

景孟弦涼薄的唇瓣崩成一條直線,邁步走進去,順手將門掩上.

他彎身,煩躁的扯了向南手里還燃著的煙頭,不耐煩的扔在地上.

"什麼時候學了抽煙的?"他沉啞的聲音,從胸腔里慍怒的吐出來.

(咳咳咳,接下來……會不會那啥那啥,哈哈哈哈!明天一萬字加更哇!)

【搞笑劇場】

讀者親媽:景子,你純姑涼不是乃的菜,你還替她擋酒,搞毛啊?

景子:(幽幽的抬起頭,傲嬌的掃眾人一眼)耍酷裝bi,必備良招.

讀者親媽:摔!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纏人是一門藝術——他要結婚了!     下篇:你敢說你不想要我?——霸道纏綿【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