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貼心照顧——你對我的性愛習慣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貼心照顧——你對我的性愛習慣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她怔忡的看著一臉認真的戴亦楓,艱澀的扯了扯嘴角,"亦楓,別……別開這種玩笑……"

"南南,你知道我不會跟你開這種玩笑的,何況,這辦法,其實你也早該想到了……"

確實,當景孟弦與陽陽配對失敗後,她真的有想過的,但她到底只是想想而已.

25/,向南不得不承認,這于她而,絕對是一個極具you惑的數字!

向南不停地做著深呼吸,手極為不自在的在雙腿上磨來磨去,展現著她此刻的慌亂與窘迫.

她的臉色,白得有些駭人.

末了,掀唇沖戴亦楓笑了笑,"我……再想想……"

而且是,好好想想!

再生個孩子?與景孟弦?這不是個做就能做的輕松活兒!

本來他們之間的關系就已經夠複雜的,如果再平白無故又多個孩子出來,不他們大人,就孩子,誰來保證他的幸福呢?生下來又跟陽陽一樣,一出生就沒有一個健全的家?也同他一樣,一出生就被人要挾生命?不定是沒出生就被恐嚇……

向南搖頭,光是想來就有些後怕,她不太贊成這個決定.

對孩子而是自私,對她而,是難事,對景孟弦和曲語悉而,更是傷害!

戴亦楓握著她冰涼的手,"你先別著急做決定,再認真想想,但是……"他到這里,抿了抿唇,"如果決定了,就越快越好."

畢竟,陽陽的身體是等不起的.

向南艱澀的點頭,"好,我考慮考慮."

沉重的心,一時間變得紊亂不堪.

——————————最新章節見《添香》————————————

深夜,向南擰著行李站在十樓等電梯.

電梯門一開,意外的,就撞見了穿著白色大褂的景孟弦.

向南一愣,倏爾,腦子里就想到了戴亦楓剛剛提出來的那個關于懷孕生子的救治方法,心下一慌,臉蛋一熱,一時間向南杵在那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門,闔上.

倏爾,又被打開了來.

景孟弦的手,一直按在電梯的開門鍵上,淡淡的問她,"不下去?"

向南回神過來,眼底閃過幾許窘迫,"下去,謝謝."

她道謝,擰著行李,進了狹的電梯中去.

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人,明明不該擁擠的,可向南卻偏生覺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身體不舒服?"

突然,景孟弦問她.

"啊?"向南愕然偏頭,扯了扯嘴角,牽強一笑,掩飾著心頭的紊亂和緊張,"沒,沒有……"

"你要不要照照鏡子?"

景孟弦又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向南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景孟弦指了指她兩邊臉頰,"你的臉已經得快要到脖子上去了,你確定沒在發燒心悸什麼的?"

心悸……

被景孟弦如此一,向南的臉蛋更了.

她忙別開了臉去,"可……可能是電梯里太熱了."

很快,電梯門打開,停在了一樓,向南幾乎是逃逸般的從電梯里走了出來,才一出去,手腕倏爾被一抹溫熱的力道輕輕握住.

向南一驚,回頭,對上景孟弦那雙溫淡的眸子.

"如果真不舒服,就別死撐,這里是醫院."

他著,一把將向南拉近,伸手,就往她的額頭上探了探,劍眉蹙起,"尹向南,你發高燒這麼厲害,你還敢你沒有不舒服?"

"啊?"

向南也學著他往自己額頭上探了探,還真是,燙得厲害!

難怪她總覺得今兒一整天都有些恍恍惚惚的,以為只是自己心焦力瘁而已,她也沒怎麼當回事,現在看來自己還當真有些身體不適.

"我帶你去掛急診."

景孟弦拉著向南,就往急診部走去.

向南的手,被他緊緊地牽著,許是因為高燒的緣故,兩個人的手心里已是一層薄薄的濕汗.

手微微在他手心里掙紮了一下,卻反而被他握得更緊.

"其實我沒關系,吃點藥可能就好了."

實話,感冒那些,向南是從來不到醫院里來就診的,誰都知道,醫院里進一趟錢包就能扁一圈,她多少是舍不得的.

"你先在這等我."

對于向南的話,景孟弦完全置若罔聞.

把向南安置在急診廳的休息椅上,俯身又探了探她的額頭,蹙緊了眉心.

他走去飲水機前,給向南倒了一杯熱水,"趁熱喝了."

向南從他的手里接過水杯,手指觸到他指骨分明的大手,心底掠過一分悸動,"謝謝."

景孟弦什麼都沒,轉身就去掛號窗前給向南排隊掛號.

他一席白大卦,站在人群中央,顯得極為突兀.

然那挺拔的背影,寬厚的肩膀,卻能給她一種暖人心池的溫實,他于她就像這握在手中的水,溫熱卻不燙人.

"想什麼呢?對著杯水發呆,還不喝?"

突然頭頂響起景孟弦溫沉的聲音來,向南一抬眸,就撞進了他那雙溫淡的深眸中去,教她有一瞬間的恍然失神.

愣了好幾秒,她才低頭,乖乖喝了幾口杯中的溫水.

景孟弦性感的嘴角彎出一個滿意的弧度.

"走吧."

他拉過她的行李箱,就往急診室走去.

還好,晚上就診的病人不多,向南沒等太久就輪到了她.

量過體溫後,況不算理想,高燒達三十九度多.

"輸液吧,得趕緊把溫度降下來才行."

醫生給向南開了藥,景孟弦直接拿過藥單就走,向南一把攔了下來,"我自己去吧."

景孟弦溫淡的看著她,用下巴比了比她身後的休息椅,"去,坐好."

向南咬唇,有些為難.

"尹姐,你就讓景醫生去吧!難得見她對一女孩子這麼上心的,你這可真頭一個,要還不讓他獻這點殷勤,我看他這一晚都要睡不著了."坐診的醫生都忍不住打趣他們.

向南臉一,忍不住抬眸看他一眼.

景孟弦只是勾唇笑著,什麼也沒解釋,更沒否認醫生的話,"我先去拿藥,在這等我."

景孟弦走了,向南看著他那抹不停為自己忙碌的身影,心窩里瞬間被一股暖流填得滿滿的……

向南總共要輸四瓶液,輸液室里,景孟弦給向南挑了個不靠風口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替她調試好輸水的速度,末了,站在她對面,雙手兜在白大褂里,居高臨下的覷著她,"戴亦楓還不知道你生病的事吧?"

"嗯,他忙."向南點頭.

景孟弦嗤笑,"忙到連老婆都不顧了?"

他著,在向南坐著的沙發扶手邊上坐了下來,"給他打個電,話吧,讓他下來陪著你."

誰都知道,在生病的時候,最希望身邊陪著的人就是那個自己最愛的人!

向南有些心虛,搖搖頭,"這點事就不打擾他了,他現在應該還在手術室里呢."

末了,才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有些歉疚道,"沒事,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不用陪著我的,你趕緊去忙你的吧."

"我已經下班了."景孟弦隨意的應了一句.

"啊,是嗎?那你趕緊回去休息吧."向南著,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都要過零點了,你趕緊回去睡一覺吧,今天還開了一天車呢!"

確實,景孟弦今天真的還挺累的.

白天開了五個多時的長途車,然後連家也沒回,就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醫院值班,晚上又動了個手術,才剛送了病人進病房,准備下班的時候,就撞見了生病的尹向南.

景孟弦倚在她的沙發靠背上,劍眉深蹙,眼輕閉,休息著.

向南側頭看他.

精致的五官,深刻凌厲,棱角分明如人工雕刻,垂下的眼睫濃密纖長,鼻梁高蜓,異常俊美,唇瓣涼薄,性感幽魅.

只是,如此好看的面龐上,卻依舊掩不住那幾許疲倦來.

向南有些心疼,試探性的用手臂輕輕撞了撞他,"景醫生,你還是回去休息吧."

景孟弦好看的眼眸撐開一條迷離的細縫,看著向南,突然問她,"冷不冷?"

向南反應過來,搖搖頭,"還好."

景孟弦強撐起身來,"在這等我一會."

他著就徑自出了輸液室去.

再回來,他已經換下了那身乾淨的白大褂,深色的長風衣穿在他身上,身形挺拔得如同T台男模,只是較他們多了些成熟男人的魅力.

而他的手里還多了條毛毯.

他將毛毯遞給向南,"蓋上吧,一會這水打進血管里去,冷得厲害."

向南心下一片溫暖,"謝謝."

她伸手接過,抬頭看他,"你還是好好回去休息吧,我這真不礙事."

"已經連續忙了十幾個時,也不在乎你這兩個時了,不過,你倒挺會挑時間病的."

偏要在他忙昏了頭的時候生病.

要他不想回去休息那一定是假的,可是,他放心得下這個女人嗎?捫心自問,他確實放心不下.

向南歉疚的低了頭去.

景孟弦懶洋洋的在向南的沙發扶手邊上坐了下來,側頭叮囑她道,"明天早上起來,記得量個體溫,如果燒沒退下去,就得趕緊來醫院,知道嗎?"

"嗯."

向南乖乖點頭.

許是因為生病的緣故,她的精神頭顯得有些蔫,那雙一貫充滿活力的水眸,此刻被一層朦朧的霧靄籠著,嬌弱得有些無辜,卻教人為之心疼.

景孟弦看著這樣的她,無奈一聲歎息,伸手,又摸了摸她的額頭,燒還是沒退.

"尹向南,以後別再那麼拼命了,賣那些避-孕套,又能掙幾個錢,那天我把這輩子的避-孕套全買回來了,也不過才兩萬塊錢而已!你能拿兩百嗎?"

他這話的時候,其實,最多的還是心疼.

四年前,她那樣執拗的求他放手,他以為放了她離開後,她至少會讓自己活得比沒有他的時候好,可現實呢?他不知道她幸不幸福,但他知道,其實她過得一點也不好!

向南故作輕松的扯唇一笑,"能拿兩千."

"兩千?"景孟弦蹙眉,似認真的想了想,"那東西的成本到底是有多低?賣出來平均兩塊錢一個不到?"

之前他倒沒仔細算,這回仔細一算來,景醫生震驚了,嫌惡的瞅著向南,"尹向南,你賣趣用品也就算了,你居然還買偽劣趣用品?"

"哪里偽劣了!"向南抗議,打起十二分精神還自己清白,"你以為便宜就偽劣啦!再了,你憑什麼它偽劣啊?你又沒用過!"

"你怎麼就知道我沒用過它?"景孟弦眯眼覷著她.

向南慫慫鼻,"你不一直對那東西過敏嗎?"

確實,他從來不用的原因,是因為他對橡膠過敏得厲害.

景孟弦惡劣的笑了,"看來你對我性,愛習慣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向南的臉,倏爾就了,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溫熱的手掌拍了拍向南的後腦勺,忍不住捉弄她道,"我買它們的時候,腦子里想的都是你沒穿衣服的樣子!"

"景孟弦!"

向南臉頰上的緋,被他兩句調戲的話語,就已經蔓延到了脖子上去,她嗔睨著他,警告他道,"你別亂開玩笑."

"你怎麼知道我在開玩笑?"

景孟弦黑眸深深的看著向南,俊臉上那抹紈绔已然淡去,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抹深意的認真.

向南的心一悸……

突然,胸腔里的心髒就如擂鼓一般撞擊著她的心房.

"我先眯一會,有什麼不舒服的,叫我."

較于向南的緊張,而她身邊這位罪魁禍首,就顯得淡然許多.

他直接倚坐在沙發的寬扶手上,閉眼,睡了.

向南頓時如釋重負,長松了一口氣.

直到夜里兩點,向南的針才將近打完.

而她,卻早已歪在沙發上睡著了.

烏黑的長發如瀑布般散開在秀臉兩側,襯得她白希的肌膚越發晶瑩剔透.

卷翹的羽睫像兩把的蒲扇,輕掩下來,投射出兩抹柔柔的光影,許是真的累了的緣故,她似乎睡得很深.

當最後一滴藥水滲入向南的身體中去時,護士適時朝他們走了過來.

景孟弦卻伸手,低聲阻止了護士的行為,"她睡了,我來吧."

他輕輕從向南的身邊退出來,彎身,拿過消毒棉,緊緊地壓覆在向南的血管上,而後,心翼翼的將針頭從她的手背上扯了出來.

睡夢里的向南許是感覺到了輕微的疼痛,秀眉不悅的斂了斂,偏了個頭,轉而又繼續睡了.

景孟弦將她身上的毛毯拉開,握了握她的手,皺眉,還是一片冰涼.

他匆忙脫下自己身上的風衣,心翼翼的將沙發上的她扶坐起來,任由著她的腦袋歪在自己的肩頭上,而他則細心的替她將風衣一點點穿好.

許是這藥還帶著催眠的作用,所以,懷里的她,睡得格外沉.

給她穿衣服的時候,她還稍微有些不適感,溫熱的臉蛋似抗議般的在景孟弦的頸項里蹭了蹭,嘴嘟起,發出幾道嬌嗔的喃喃聲來.

她的肌膚很燙,黏在景孟弦的脖項間,簡直就是往他身上點了幾把烈火,燒得他頓時下腹繃緊,連帶著呼出的氣息都變得灼熱幾分.

景孟弦深沉的眼底掠過一抹炙熱的幽光,眼潭越發深邃了幾許,而後,一彎身,輕而易舉的就將向南從沙發倚上打橫抱了起來.

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這輕如羽毛的體重,讓他心微緊.

從醫院里出來,景孟弦就抱著向南直接上了他的車.

將副駕駛的座椅遙控下來,這才心翼翼的將她放了上去,關上,門,他越過車身,坐進了駕駛座上.

車里還有些涼意,他下意識的將空調打到最大,又反身從後座拿過靠枕以及毛毯.

輕輕掰起向南的腦袋,將靠枕塞在她的頭下,讓她盡可能的睡得舒服些.

向南似有些不滿意他的挪動,又是幾句抗議的嘟囔聲,秀眉皺起,滿滿都是嗔怨.

看著她這副不自覺撒嬌的模樣,景孟弦微微彎了嘴角,卻還不忘柔聲輕哄著她,"馬上就好……"

枕頭塞下去,向南一副很滿足的樣子,臉稍稍磨蹭了幾下,而後,側身找了個最舒適的姿勢又睡了.

看著她乖巧的睡顏,景孟弦深幽的眼潭里瀲灩出層層柔暖的色澤,落在她的面龐上,越漸深重,也越漸滾燙.

那模樣,宛若是怎麼看她,都看不夠一般.

忽然,景孟弦低頭,就有些自嘲的笑了.

現在的他,到底在干什麼呢?對著一個已婚女性發,?

替她攏好毛毯後,發動引擎,駛離了醫院,往她家的路線開了去.

半個時後,車停在了深巷里,已經將近凌晨三點時分.

又隔了半個時,向南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轉醒了過來.

惺忪的水眸一睜開,就撞進了景孟弦那雙幽魅的眼底去.

他正單手撐著頭,身微側,專注的視線落在向南的眼睛里,分毫沒有要偏離開去的意思.

性感的嘴角,似還噙著半分淡淡的笑.

那笑,讓向南心神一陣恍惚,久久的,跌在他迷離的深潭里,回不過神來.

"醒了?"

景孟弦低沉的嗓音,慵慵懶懶的,輕聲問著向南.

向南一愣,恍然回神,眼底掠起幾分歉意,"對不起,對不起,我睡著了……"

她匆忙坐起身來,掀開身上的毛毯,才發現此刻自己身上還裹著他的大衣.

難怪,剛剛在夢里的時候,總有一種被他感覺,像是被他緊緊地擁在懷里,讓她那麼踏實,心安……

向南的臉,不著痕跡的浮起一層淺淺的暈,她忙解下身上的外套,"這麼冷的天,你就穿一件襯衫,也不怕感冒了."

倏爾,景孟弦俯身,朝她湊了過來.

突來的靠近,讓向南呼吸一窒.

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拂在自己酡的臉頰上,向南緊張得一顆心仿佛都快要從胸口里蹦出來了一般.

向南眉眼微低,看著他性感的薄唇一點點朝自己的櫻唇挪近,卷翹的羽睫緊張的忽閃忽閃著……

終于,她抗不過他,深吸了口氣後,伸出雙手,抵在了他的胸前,"景孟弦,你……你要做什麼?"

【跟大家明下哈,鏡子好的加更,不是加更章節,是加更字數哇!平時都是6000字打底,昨兒是給大家加了4000字湊齊一萬字哈!16號會給大家繼續加更,至少1萬5哈!】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你敢說你不想要我?——霸道纏綿【10000+】     下篇:浴室旖旎(1)——牽著手,我們一路走到白頭吧(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