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浴室旖旎(1)——牽著手,我們一路走到白頭吧(溫馨)  
   
浴室旖旎(1)——牽著手,我們一路走到白頭吧(溫馨)

終于,她抗不過他,深吸了口氣後,伸出雙手,抵在了他的胸前,"景孟弦,你……你要做什麼?"

向南問這句話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身後的靠背正在一點點升起來.

再看看他撐在自己身邊的手臂,向南的臉,陡然一燥.

景孟弦勾唇,微微一笑,眼底還帶著明顯的戲謔,"我幫你把椅背升上來,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

羞澀的酡直接從向南的臉頰一路蔓延到耳垂去.

顯然,自己被他捉弄了!

向南恨不能直接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太丟人了!!

她忙將風衣塞進他懷里,眼神躲閃,不敢再去看對面的他,一張臉更是得像熟透的番茄,"那個,謝謝你陪我打針,謝謝你送我回來……還有,謝謝你的衣服……"

向南一連串了好幾個謝謝.

景孟弦從她的手中接過自己的風衣,卻在風衣底下,輕而易舉的捉住了她濕熱的手.

她的手心里,全是薄薄的細汗.

向南心頭一悸,水眸里掠起一層緋的霧靄,手在他的手心里掙紮了一下,換來的卻是他耍賴般的緊握.

向南抬眸看他,有些無辜.

而那份柔弱的無辜,卻正正擊中了景孟弦的心窩,他發現自己竟有些貪念手心里這份柔軟的觸感,教他舍不得放開手去.

"景孟弦……"

向南微微掙紮了一下,臉露窘色,有些羞澀.

景孟弦緊了緊她的手,而後將她的手松了開來.

向南連忙把手收了回來,還有些尷尬,"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心點,慢點開車."

景孟弦將頭靠在椅背上,沒有看她,只沉吟道,"我有些累了."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不難聽出幾許疲憊來.

向南心疼的看他一眼,心里有些歉疚,"對不起啊,是我耽誤了你的休息時間."

她著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都三點了?"

她抓了抓自己的腦袋,有些懊惱,"我居然睡了這麼長時間!唉,你怎麼不早點叫我醒來呢!"

景孟弦沒有回答她的話,只偏頭,淡淡的看著她,嘴角似還噙著淺淺的笑.

"怎麼辦?我好像開不動車了."

向南有些抱歉,心里滿滿都是他給予的溫暖.

想了想,她也學著他的模樣,將頭微側著,靠在椅背上,清眸靜靜的看著他,"要不我陪你在這先休息一會吧."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

他想留她下來的,但出的話,卻完全相背離.

"逗你玩的,回去睡覺吧!"

他探手,像哄孩子一般,輕輕拍了拍向南的右臉頰.

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卻滿滿都是讓向南心悸的寵溺……

那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那個他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年代!

向南的心一緊,痛意襲來,有些尖銳.

見向南沒動,景孟弦又催她,"趕緊的,回去吧,別耽誤我的時間了."

他又怎麼舍得把她留在這里陪著他一起折騰呢!

向南不放心的看著他,"那你真的還可以開車嗎?疲勞駕駛,很危險的."

"那你要不要送我回去?"

景孟弦隨即接口問她,嘴角依舊是那抹淡淡的笑.

"……"

向南臉一,"不要了,我開車技術差,那……我先下去了."

"嗯,晚安."

"晚安."

向南推開門,下了車去.

門才一闔上,車窗又被向南敲響.

景孟弦將車窗滑下來,不解的看著她,"怎麼了?"

"你到家以後給我發條簡訊吧."

向南有些不放心他.

"好."

景孟弦彎了嘴角.

"那我先進去了,你也趕緊回去吧."

"嗯."

景孟弦點頭,目光越過她,看一眼她身後的黑漆漆的巷子,劍眉微微蹙了蹙,"這離你家還有多遠?"

"沒多遠了,五分鍾的路程而已."

景孟弦聽完,蹙起了眉頭,繼而,推開車門,長腿一邁,就下了車來.

向南愣愣的看著他.

"走吧,我送你到樓下."

他著,邁開雙腿,就率先往前走了.

向南趕忙跟上,隨著他挺拔的身影一同隱沒進了黑漆漆的巷子里,"其實不用的,我每天都這麼走回來的."

"你不害怕嗎?"

景孟弦問著她,而後,一伸手就准確的捉住了向南還有些冰涼的手.

向南一怔,身體微僵,瞬間,手就緊張的滲出微微薄汗來.

她明明想要抗拒的,可是,她全身仿佛是抽不出一絲氣力來拒絕他這份溫暖的靠近.

一時間,她就這麼渾渾噩噩的被他牽著,一路往深巷里走去.

那一刻,向南多希望,時間再慢一點,再慢一點……

讓他們就這樣手牽著手,慢慢的,慢慢的走下去,一路走到白頭,走到生命的盡頭.

想到這里,向南心下盡是一片澀然,眼眶不自覺的濕了一圈.

"在想什麼?"

忽然,景孟弦問她.

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間響起,如若動聽的琴弦聲,教她有些恍然.

"沒."

向南忙搖頭.

眼前出現一點點晦暗的星光,她不著痕跡的把自己的手從他的大手中抽了回來,艱澀的抿了抿唇,微微一笑,"我到了."

景孟弦看著眼前的安置房,斂眉,不可思議的看著向南,"戴亦楓讓你住這?"

"不,不是."

向南起話來有些吞吐,她將雙手背在牛仔褲的臀袋里,"我媽和我妹住這."

景孟弦劍眉深蹙,"你不跟戴亦楓住,你跟你媽住?"

他探究的視線越漸深沉,盯著向南如同研究一只白老鼠一般,"尹向南,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跟著戴亦楓其實過得一點也不好!"

向南臉色微僵,舔了舔唇,想了許久,才找了個理由出來,"你也知道,亦楓的工作跟你一樣,平時忙得在家的時間很少……"

"你這話是在暗示我,你平時都比較寂寞?"景孟弦挑高了濃眉.

"不,我不是這意思."向南忙擺手,著臉解釋,"你也知道他在城南有棟別墅,但平時他在家的日子特別少,我一個人住著也害怕,所以亦楓不在的時候,我就回自己家里來了."

景孟弦心頭微沉,眸色瞬間涼了幾許.

她怕黑嗎?她不怕.這麼黑烏隆冬的巷子她都敢獨自一人走,那她怕什麼?她怕寂寞,怕沒有戴亦楓陪在身邊的那份空虛的涼意?

想到這些,他心頭莫名有些添堵.

"我先進去了,你趕緊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

景孟弦淡淡的應了一句.

"再見."向南擺擺手,道別後,就匆匆進了區樓里去,消失在了樓道里.

站在樓上,向南怔怔的望著一樓那抹孤漠的身影,直到他徹底隱匿進了黑暗中去,她才不舍得收回了視線來.

手心里,仿佛還殘留著他的溫度,暖得教她一顆心還在不停地亂竄著.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下了班,向南趕來醫院,陽陽還在重症室里呆著,不許探望,向南只能呆坐在重症室外陪著他.

"姐,姐……"

"若水,你怎麼來了?"

尹若水拎著飯盒沖向南迎了過來,"我來給你送餐的,還熱著呢,趕緊吃了吧."

向南心里一片感動,"我待會隨便吃點什麼就好,干嘛刻意送餐過來."

"媽你生病了,不能在外面吃,所以就嚷著讓我給你送來了."尹若水完,起身湊近重症室門口,透過玻璃窗看一眼里面的陽陽,秀眉揪了起來,"姐,醫生陽陽什麼時候可以從這里出來啊?"

向南搖搖頭,緒有些落寞,"暫時還不知道,還得看況,陽陽時好時壞的……"

向南低聲歎了口氣,心頭又沉重了幾分.

尹若水在向南身邊坐了下來,也幽幽的歎了口氣,"你這配對怎麼就這麼難呢?到現在還沒個音訊的."

尹若水的話,又再次讓向南想起了景孟弦.

那個能與她為陽陽創造出有25/的幾率的男人,她是不是真的應當放手一試?

向南沒了主意.

"對了,姐,你猜我今天早上去上班,在樓下遇到了誰?"

尹若水這話時,眸光里閃著興奮的微光.

"嗯?"

向南狐疑的看著她.

"你怎麼都猜不到!"尹若水故意賣著關子,隔了半響,才笑嘻嘻的道,"是景醫生."

"景醫生?"向南錯愕,蹙眉,"景孟弦?"

難道他昨晚真的沒開車回去,就在車里睡了一整晚?

"對啊!"尹若水連連點頭,"你也沒想到吧?我見到他的時候也呆了好久.他的車停在咱們家前面的那條巷子里,他好像在車里睡了一整夜!姐,你他怎麼會到咱們家附近去呢?好奇怪哦,難道他有朋友在咱們區里?如果是,那就太好了,下次我還能從他朋友那先下手,跟他套點近乎!啊,對了,姐,你還不知道吧,景醫生還沒結婚呢!來也真是好笑,結婚的那天,曲語悉的爺爺居然就那麼走了,姐,你這是不是天意?"

尹若水噼里啪啦的了一大推,聽得向南有些暈暈乎乎的.

向南突然就想到,如果自己真的同景孟弦再生個孩子,那麼若水呢?若水能不能接受?對她而是不是也是一種莫大的傷害?

向南突然覺得頭有些疼了.

但她又瞬間意識到了一件事,偏頭,不解的看著她,"若水,你怎麼知道景醫生沒結婚的事兒?"

尹若水聳聳肩,"曲語悉自己的."

向南皺眉,"曲姐不是在S市嗎?"

"對啊,她跟我電,話里講的."

向南的秀眉蹙得更深了,心里頓時設起一道防線,"到底什麼況?你怎麼會有她的電,話?你跟她很熟嗎?你們倆平時還會經常聯系?關系呢,關系怎麼樣?"

尹若水突然劈頭蓋臉的就被向南問了這麼多話,頓時愣在那里,好久都沒緩回神來,末了,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盯著自己的姐姐看,"姐,你干嘛?我不就跟曲語悉聯系聯系,你這麼緊張做什麼?你怕她還能吃了我呀?"

"那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向南一臉緊張的看著她.

"我跟她關系還能怎樣,她是我敵誒!我能跟她好嗎?不過,實話她那人其實還不錯,平時我對她刻薄幾句,她也沒當回事,還是那副白蓮花的態度.之前我是不大理她的,不過前些日子,她有經常到我們甜品店來吃甜品,所以我跟她也就慢慢熟了點.偶爾會聯系聯系,但也不太頻繁."

見尹若水這副態度,向南心里稍稍松了些芥蒂,"總之你要沒事,以後離她遠點."

"怎麼啦?"尹若水還一臉的疑慮.

"沒什麼."向南抿了抿唇,只道,"她到底知道你喜歡她未婚夫,我擔心她會對你做出些什麼不好的事兒,所以你還是提防著點好."

尹若水嗤的一聲笑了,"姐,就她那朵白蓮花能對我做出什麼事兒來啊!你放心,她欺負不了我,我欺負她還差不多."

向南還是不放心的叮囑著她,"你平時也悠著點,別把每個人都想得那麼單純."

"姐,你怎麼突然就陰謀論起來了,怎麼?難不成你跟她還有過節啊?"

"我能跟她有什麼過節."

向南訕訕一笑,倏爾像是想到什麼,神色緊張的叮囑尹若水,"若水,你記得在曲姐面前不要提我的事,包括陽陽和亦楓.就算她問起,也不准,知道嗎?"

尹若水狐疑的眨眨眼,"姐,為什麼呀?而且,你為什麼覺得她會問我這些啊?"

向南干澀的抿了抿唇,不想騙自己的妹妹,但她和景孟弦的那些事兒她一時也不出口,"什麼事你就別管了,總之你別提就行了."

"那好吧."尹若水懵懵懂懂的點頭,應了下來.

……………………………………………………………………………………

夜里,景孟弦在坐急診.

廳里人滿為患,又是一起連環車禍,一個接著一個的傷患被推入手術室中去.

向南坐在他的急診室里,安靜的等著他,看著他不停忙碌的身影,水眸里掠起幾分心疼來.

昨晚他根本沒怎麼好好休息,這會又快過凌晨了,估計今晚又夠嗆的.

直到凌晨一點多,景孟弦手上的事兒才稍微松了些.

他飛快的去洗手池旁洗手消毒,把自己整理乾淨了之後,這才拾了把椅子在向南面前坐了下來.

伸手,往她額頭上探了探,滿意的點點頭.

高燒倒是已經退下了.

"有沒有吃藥鞏固一下病?"

他問她,磁性的聲音如綿綿微風,拂在向南的耳邊,讓她心神恍惚.

她點頭,"嗯,吃過了,你呢?你今天有沒有稍微休息一下?還是直接從早上忙到現在?"

向南緊張的看著他,不難發現她眼池里那抹擔憂及關心.

"擔心我啊?"

景孟弦勾著嘴角,笑問她.

向南一撇嘴,"你別跟我開玩笑了,若水今天早上她在我們家樓下見到你了,昨晚你根本就沒回去,你在車里睡了一晚上?"

"我不了嘛,我開不動車了."景孟弦笑著老實交代,"與其疲勞駕駛,還不如在車上好好休息一下,至少比較安全,對不對?"

"我以為你開玩笑的."

向南有些愧疚.

"你來這等我這麼長時間,就為了跟我這個?"景孟弦劍眉輕挑,問她.

"你什麼時候下班啊?"

"嗯?"

"這都一點多了,你可別告訴我你得等到早上才能走."向南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語氣里似乎還有些怨念.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我要是呢?"

向南歎了口氣,"這麼個熬法,你現在還年輕,感覺不出來,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了."

"行了,走吧!"

景孟弦著,就起了身來.

向南不解的看著他,"去哪?"

"為了不讓自己早衰,下班."

向南笑著追上他的步伐,"你當醫生的,想什麼時候下班就什麼時候下班啊?"

景孟弦雙手兜在白大褂的口袋里,邁步往腦外科辦公室走去,"我十點就應該下班了,但遇到了點緊急況,就加了幾個時的班,我回辦公室洗個澡,換件衣服."

"好."

向南訥訥的點頭,跟著他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空無一人,"在這等我一會,無聊了就玩玩電腦."

景孟弦將向南帶到他自己的電腦面前坐下.

"好……"

向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等他,這好像也不是她的初衷來著,可是,一等上了,她好像又不好意思先走了.

但,真的只是因為不好意思?會不會還參雜著其他不舍得緒呢?

景孟弦進里面的浴室沐浴去了.

向南坐在他的電腦桌前,盯著他的電腦屏幕發呆,她哪里敢動他的私人電腦.

倏爾,又想起前些日子她那些存留在他電腦里的私照來,實話,向南還真的挺好奇那些照片還在不在的,但她終究也只是好奇而已,並沒有真的打開他的電腦去翻找.

"尹向南."

倏爾,浴室里傳來景孟弦低沉的喚聲.

"嗯?"

向南偏頭,狐疑的應他.

"幫我把浴巾拿過來,在我的衣櫃里,203號."

"啊?哦哦……"

向南愣了一下,這才趕忙起身,去給他拿浴巾.

"我送過來了."

找到以後,向南拿著他的浴巾,就往浴室里走去.

"給我吧."

結實的手臂,從門縫里探了出來.

向南才要將浴巾遞過去的,倏爾,腳下踩到一個光滑的異物,她整個人毫無預兆的就往前跌去.

"啊……"

向南嚇得尖叫.

就在她跌倒前的一瞬間,倏爾,只覺腰間一緊,一只有力的猿臂將她緊緊握住.

她整個人順勢跌進一堵濕漉漉的胸膛里去,溫熱的臉頰磕在他健碩的肌肉上,還有些疼.

"想投懷送抱,也不用這麼迫不及待吧?"

PS:不收費【在此給大家解釋下關于橡膠過敏的漏洞,很多親覺得橡膠過敏沒辦法當醫生,當然是不可能的哈,其實很多醫生都是對橡膠過敏的,但是大家都有各種應對方法,例如最普遍的就是先戴一層塑料手套再戴一層橡膠手套哇!在上文鏡子沒寫清楚,造成大家誤解,是鏡子的錯,下次鏡子會特別注意這些細節的,嘿嘿】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女主清新)

上篇:貼心照顧——你對我的性愛習慣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下篇:浴室旖旎(2)——無法自控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