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浴室旖旎(2)——無法自控的愛  
   
浴室旖旎(2)——無法自控的愛

頭頂,傳來景孟弦戲謔的聲音.

向南臉蛋陡然燥.

視線平平的落在他結實的胸膛上,那性感的肌理線不掩一物的彰顯在向南眼前,讓她羞澀的忙低了眼眸去.

結果,不低頭還好,一低頭……

向南臉頰登時滾燙,像煮沸的開水一般,渾身的熱氣直往外冒.

此刻的他,竟然什麼也沒穿,而下腹處那茂密的黑色森林,就那麼直白的躺在她的眼前,那舉起的粉色龍-頭更在以肉眼能察覺到的速度急速膨脹,而後,重重的抵在了向南的腹上……

一瞬間,向南的腦子開始嗡嗡嗡的炸響.

"看到了什麼?"

頭頂,再次響起景孟弦磁啞的嗓音.

慵懶的聲線,透著綿綿的-欲,曖昧得教人心神顫動.

向南徹底慌了神……

一顆心髒,此刻正瘋狂的擂擊著她的心膜,緊張得宛若隨時要從心房里蹦出來.

"我……我先出去了."

向南想逃.

看著她這副臉心跳的模樣,景孟弦滿意的掀了掀嘴角.

胸膛起伏的弧度越來越大,落在她細腰上的猿臂越發箍緊了些分,不著痕跡的將她柔軟的嬌身往自己懷里一帶,兩個人登時沒了分毫細縫.

誰都能清楚的感覺到,相互之前的體溫,還有因這份突來的曖昧,而變得灼熱的氣息.

而向南更是能清楚的察覺到,下面頂著她的那個東西,越來越龐大,也越來越硬……

"放……放開我……"

向南著臉,在他懷里窘迫的掙紮著.

景孟弦不放反而抱著她的力道更緊了些,"你感覺不到它嗎?"

"景孟弦!!"

向南面耳赤的提醒著他.

景孟弦嘴角噙著笑,"點聲,我還聽得到."

健碩的身形不著痕跡的往向南身上欺壓而去,將她籠罩在自己與牆壁中間.

單手,勒著她纖細的腰肢,另一只猿臂隨意的撐在她腦後的牆壁上,"你我不過只是洗個澡,你都不想讓我安生……"

迷離的熱氣,拂在向南的鼻息間,讓她整個人如同著了魔一般,酥了心魂.

"你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她努力的辯駁著,"再,明明是你讓我給你送浴巾的,還有,門口那塊肥皂……"

到這里,向南眯眼一副瞬間了然的模樣瞅著景孟弦,"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景孟弦好整以暇的覷著她,摟著她的大手下意識的在她腰間撓了撓,"你覺得我景孟弦是那麼沒品的男人嗎?"

被他撓著,向南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來,嬌身在他懷里不自在的扭了扭,"景孟弦,你快別鬧,癢……"

向南燦爛的笑容,格外炫目,一瞬間,讓景孟弦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

幽眸深邃了幾許,視線纏綿的膠在向南的臉上,逐漸熱切,仿佛間,有一道電流急速從心底掠起,他不自禁的傾身,想湊過去吻她……

然,向南的臉微微一偏,就躲開了他的吻,薄唇只落在了向南滾燙的臉頰之上.

向南緊張得呼吸發緊,但她的躲閃,卻分毫也沒激起景孟弦的慍怒,薄唇在她紛嫩的頰腮上輕輕啄了幾口,而後,一路往她敏感的耳根處吮了過去.

向南柔軟的耳垂被他輕輕吮在薄唇里,曖昧的吞含著,濕熱的舌尖,熟稔的挑弄著她,一下又一下,細細碎碎的厮磨,吸吮,舔舐……

每一個挑,逗的動作,幾乎都在瘋狂撩撥著向南的理智神經線.

耳根處的酥麻,一直往嬌身的每一寸骨血蔓延而去,一時間,她只能嬌慵的癱在他懷里,任由著他肆意把玩.

手擋在他的胸前,還在試圖與他保持著些距離,頭微偏,呼吸急促,"別,景孟弦,別這樣……"

她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

對于她拒絕的話語,景孟弦卻置若罔聞,伸手,溫柔的抓下她擋在自己胸前的手,"它好像有點不聽話……"

'它’當然指的是下面那個抵在向南身上,幾乎要烙疼她的龐然大物!

"幫幫我……"

他啞聲,祈求著向南.

幽魅的眼底,充斥著晴欲的因子,教向南看著有些恍然.

她的臉,得發燙,霧靄染在她濃密的羽睫之上,搖頭,"我……我不要……你明知道我們不該這樣的."

向南的聲音不自覺有些哽咽.

讓他,只是聽著,也難掩些分的心疼.

好像,真的是他欺負了她似的.

他無聲的歎息,指骨分明的大手順著她的臉頰插入她柔軟的發絲里,捧起她的臉蛋,而後……深深的吻住了她!

這個吻,向南沒再拒絕,而他,也沒再深入,只是淺嘗則止而已.

她依舊能清晰的感覺到下腹處那抹抵著她的龐然之物還在脹大,向南幾乎有些要替他擔心起來.

然,他卻放開了她.

唇間,全是她清新的味道,讓他有些流連忘返.

眸瞳微,大手拍了拍她滾燙的臉頰,"出去吧."

向南擔憂的看著面色緋的他,"你……沒事吧?"

"有事."他毫不避諱的承認,挑挑眉,視線交織在她身上,有些炙熱,"可你要幫我解決嗎?"

"……"

向南著臉,從他的臂彎里鑽了出來,以最快的速度遁出了浴室去.

站在辦公室里,她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唇上,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而腦海中,卻全然都是他那霸氣的龐然之物,怎麼揮都揮不去.

向南懊惱的錘了錘自己的腦袋,想什麼呢,尹向南,你這個色女!!

她舔了舔唇,只覺有些口干舌燥,趕忙走去飲水機邊給自己接二連三的灌了幾杯水,這才感覺稍微舒服了些.

而浴室里的景孟弦絕對比外面的向南苦上上百倍.

龐然之物還在高聳的挺立著,任他如何努力就總是蔫不下去.

顯然,這個女人于她,比催-,藥來得更甚!

何況,他真的已經禁yu太久……

這夜,幾乎零度的天,景孟弦竟淋了將近半個時的冷水澡才勉強將體內的溫度壓了下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至那夜浴室風波之後,向南就鮮少再見到景孟弦了,許是他太忙了,又加上她在刻意避著他的緣故.

陽陽的病逐漸好轉,已經從重症監護室里轉到了普通病房中來.

而曲語悉也從S市已經回來好些天了,這事兒是向南從自己妹妹那得知的.

來也奇怪,尹若水和曲語悉之間的關系好像越來越好,好到有時候讓向南都覺得不太尋常.

…………

景孟弦正埋頭在電腦面前寫醫學論文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就見曲語悉踩著水晶高跟鞋優雅的從外面走了進來,"孟弦."

景孟弦錯愕的抬起頭看她,"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不上班嗎?"

"嗯,剛好這會閑了,就過來看看你."

曲語悉在景孟弦身邊坐了下來,"沒有打擾到你吧?"

景孟弦將手中的事擱了下來,轉身看她,微微一笑,"怎麼?特意來找我,有事?"

"對."

曲語悉彎著眉眼,乖巧的笑起來,"我想讓你明天陪我一起去野炊,好不好?"

"野炊?"

景孟弦似乎興致缺缺.

"嗯,孟弦,我們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出去約會過了,雖然我們婚沒結成,可是,一天蜜月你也該補給我吧?"曲語悉臉上的委屈,教人動容.

他抬目,視線落在曲語悉那張靜婉的面龐上,有些深沉.

這些日子,其實他總是在想,尹向南,或者她,他與誰才是那所謂的錯位糾纏.

是他同尹向南吧!

畢竟,兩個人都偏離了自己的位置,他是個即將有家世的人,而她,是個早已有家世的人了!他們再繼續糾纏下去,會不會是一錯再錯,而帶給旁人的傷害呢?又有多深?

"孟弦,看什麼呢?"

曲語悉見景孟弦看她有些出神,臉頰染上幾許緋,嬌嗔的提醒著他.

景孟弦回神過來,微微一笑,"你剛剛去野炊?"

"是啊,去黑旗峰做野外燒烤,是那種自己拾柴生火的,據特別好玩."曲語悉滿臉的期待.

"好,那就去那."景孟弦應了下來.

"太好了,那我不打擾你了,我先去安排,晚上再具體告訴你時間."

曲語悉雀躍的起了身來,"我還約了朋友一起吃晚飯,先走了,拜拜."

曲語悉走了,景孟弦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漸漸黑屏的電腦,幽邃的眼底越漸渾沌.

突然發現自己的感生活已成一團亂麻.

有些人,是承諾,他不想背叛.

有些人,是蠱毒,諒他再理智,也終究逃不過那一眼萬年所掀起的漣漪……

或許,他真的該好好理一理他們三人之間的關系了!

…………

晚飯,曲語悉約的不是別人,正是尹若水.

"若水,明天去野炊,你要不要一起去?"曲語悉試探性的問對面的尹若水.

尹若水狐疑的看著她,有些興趣缺缺,"哪些人啊?"

其實尹若水之前真的特別不喜歡曲語悉,但到後來,慢慢的接觸,發現曲語悉其實是個不錯的女孩子,而後兩個人又經常聯系,聊聊天,逛逛街什麼的,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朋友.

但即使成了朋友,也不代表男人就可以相互推讓的!

"就我和孟弦."

曲語悉吸了一口杯中的飲料.

尹若水一愣,"景醫生也去?"

"他去很奇怪嗎?"曲語悉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尹若水審度的覷著她,"喂,你們倆幽會無緣無故的叫上我,為什麼?該不會是想故意在我面前秀恩愛刺激我吧?"

曲語悉'撲哧’一聲笑開,"那你就你到底去不去嘛!"

"去,為什麼不去!我要用我這個兩百瓦的大燈泡拆散你們!"

曲語悉溫婉的笑起來,"我對他有信心."

"那好吧!那就看我明天怎麼把景醫生勾到手!"

尹若水信誓旦旦的著.

"那你要不把向南也一起叫上吧."曲語悉突然提議.

"我姐?"

尹若水猶豫了,"怎麼會突然想到她呢?"

曲語悉微微一笑,"我們跟她也都比較熟嘛,再,萬一我們把你冷下來了怎麼辦?叫上向南四個人也會比較好玩,對吧."

"可是我姐恐怖不會參加哦!"要被她知道是同曲語悉一起野炊,恐怕她不會太樂意,"不過我可以去動員動員,我姐最近比較辛苦,很久沒出去放放風了,我也覺得她該出去走走了,行,那我回去問問她."

"好,那向南那就靠你咯!"

"沒問題."

兩個女人就這麼把這件事給決定了.

到了晚上,尹若水來動員向南出去野炊的時候,沒敢跟她提曲語悉和景孟弦也一同去的事兒,只和幾位朋友一起出去游玩,起初向南是百般不樂意的,但卻怎麼都拗不過尹若水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了下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今兒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組合出來游玩.

四個人,曲語悉和景孟弦,加上她和妹妹若水.

而顯然,向南和尹若水的出現也著實讓景孟弦愣了半秒,好看的眉峰擰做一團,不解的看向曲語悉.

曲語悉微微一笑,"待會再跟你解釋."

景孟弦的不滿,毫無一分遮掩的落入向南眼底.

太明顯,她和若水的出現,讓景大醫生特別不快.

為什麼?因為她們倆的存在,打擾到了他和曲語悉的二人世界?

"向南,你也來啦,真是太好了."曲語悉走過來,熟絡的牽起向南的手,熱的同她打著招呼.

這突來的熱讓向南心生別扭,望著眼前曲語悉這張溫婉的笑臉,再想到那夜清冷高深的她,這判若兩人的落差感,登時讓向南背脊發涼,心里打了個激靈,急忙把自己的手從她的手里抽了回來.

手心里,全是汗.

她自認為自己同眼前這個女人還沒熟到這種地步,尤其是在經曆了那件事之後.

"我就不同你們一起去了."

向南淡淡的著,嘴角一抹微笑,"你們玩好."

她不著痕跡的看一眼對面的景孟弦,卻發現,他的視線也正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

向南慌忙別開了眼去,才轉身要走,卻被曲語悉一把拉住,"向南,你別這麼掃興嘛,好不容易出來玩一趟,還沒玩你就鬧著要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跟我們這里面誰不合呢!那你實話,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又或者,你不喜歡孟弦?"

曲語悉笑意盈盈的問著向南,提到景孟弦的時候,還不忘回頭看他一眼.

向南也拾眼去看景孟弦,卻發現他早已去了遠遠的吸煙區里抽煙去了.

他頎長的身影,慵懶的斜倚在電,話亭上,棱角分明的側顏在嫋嫋的煙圈里越漸迷蒙.

寒風拂過,掀起他長風衣的邊邊角,煙霧散開,清晰了他清雋的輪廓線,卻讓向南有些迷了眼.

"向南,你就陪咱們去吧,你看我們三玩起來也沒什麼意思,對不對?"曲語悉還在勸著.

向南恍然,偏頭,淡淡看著眼前的曲語悉.

這個女人,到底想干什麼?

"對啊,姐,你就陪陪我們嘛!你看你最近這麼忙,平時白天晚上,晚上又還得照……"

"若水!"

見尹若水差點漏了嘴,向南急忙制止了她,"我去."

她涼淡的瞥了一眼曲語悉,又看一眼自己的妹妹,尹若水似乎發覺自己差點在曲語悉面前提到了陽陽的事,也趕忙住了嘴.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但姐姐叮囑過的,所以還是心為上.

"走吧."

向南著,率先就往車前走去.

尹若水趕忙跟了上去.

四個人剛到黑旗峰就忙開了.

景孟弦在不遠的地方搭燒烤架,曲語悉將水杯一一擺好,尹若水給所有人倒了杯水.

曲語悉端起一杯水,將水杯遞給向南,而後微微一笑,"向南,麻煩你幫我把這杯水端給孟弦一下,我這手頭上有些忙不開."

向南抬眸看她一眼,似猶豫了半刻,這才接過了她手中的杯子,起身,往景孟弦走了過去.

不遠處,他正彎著身子,努力的搭建著身前的燒烤架,動作雖不是太熟練,卻分毫不減他身上那份獨特的魅力.

向南將手中的水杯遞給他,"先喝口水吧."

景孟弦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抬頭看向南.

四目相對,向南不著痕跡的別開了眼去.

莫名的,又想到了上次浴室里的景,頰腮不自覺漫過一層淡淡的緋.

景孟弦從她手里接過水杯,"謝謝."

他淡淡的道謝.

向南尷尬的笑了笑,沒再多什麼,轉身就折回了尹若水身邊,陪著她們一同收拾東西去了.

終于,半個時後,所有的東西整理好,燒烤架也已經搭建完畢,就差柴火了.

"我去拾點柴火過來."

作為這里唯一的男人,景孟弦自當挺身而出.

"孟弦,我陪你一起去吧."

這次,曲語悉沒再給任何人機會,著跑過去就挽住了景孟弦的手腕.

向南故作一旁認真的串烤肉,對于他們之間的親密行為,她選擇了自動過濾.

"我也去!!"

尹若水著就起了身來,跳到景孟弦的手邊,拉下曲語悉的手,"我陪景醫生去!"

景孟弦斂了斂眉,寡淡的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你們在這等著吧."

"不要,我一定得去!"尹若水固執己見.

曲語悉就在一旁咬著唇看著.

景孟弦不理她們,雙手兜進口袋里,就兀自往深林里走去.

尹若水想要去追的,卻被向南伸手拉住,"若水,陪我串肉吧."

曲語悉二話沒,急忙追了上去,"孟弦,我跟你一起去!"

"姐……"

尹若水不開心了.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她只能呆在原地氣得直跺腳.

"還是把咱們撇開過二人世界去了!早知道就不來了!"尹若水還在不滿的抱怨著.

向南沒話,繼續安靜的串肉.

【接下來四人行會發生神馬精彩的故事呢?哈,明天給親15000字更新哈!!】

上篇:浴室旖旎(1)——牽著手,我們一路走到白頭吧(溫馨)     下篇:景孟弦,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