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景孟弦,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景孟弦,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而這邊,較于向南的低興致,曲語悉就顯得興致高多了,她的心似乎一直都挺好.

景孟弦彎身拾柴,曲語悉一路陪同.

"孟弦,你知不知道剛剛向南跟我什麼?"

曲語悉在景孟弦的身邊蹲了下來,吟吟笑著,"她她覺得我們倆特別般配,希望看到我們倆早點結婚,然後生個胖乎乎的孩子!"

景孟弦拾柴的動作,微微頓了半秒,而後,繼續揀柴.

"她還傳授了我一些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呵呵,光聽她跟我講她和亦楓之間的事,我就覺得他們倆特別幸福!她剛剛還有,她和亦楓現在正著手准備要孩子了呢!他們真的好幸福哦,聽得我都有些羨慕了,哪像我們這樣,明明眼見著要結婚了,結果又得等三個多月,唉……"

曲語悉在一旁自顧自的著,景孟弦起了身來,環顧一眼四周,"這邊好像沒什麼易燃的柴火,要不再到里面去看看吧."

曲語悉一愣,"孟弦,你都沒聽我話啊?"

景孟弦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神有些漠然,"聽了,但我對別人的幸福,不太感興趣."

他著蹙了蹙眉,額上冒出些些薄汗了.

他有些奇怪,這深山老林里,加上初冬的天氣,越往里走就應當越冷涼才是,可他卻恰恰相反,不僅感覺不到絲毫涼意,甚至于身上還越來越燥熱起來,連手心都已經被汗濕了.

"孟弦,你怎麼了?"

曲語悉擔憂的看著他.

"沒事."景孟弦搖搖頭,"就突然覺得有點熱."

他將身上的風衣褪了下來,只剩下一件單薄的白色襯衫,襯衫有被汗水浸濕的痕跡,貼在景孟弦精壯的身形之上,襯得他越發性感而強健.

"你穿這麼少,心著涼了."曲語悉擔憂的叮囑著他.

"沒事,走吧."

景孟弦帶著曲語悉往林里走去.

他走前面,曲語悉在後面緩慢的跟著.

"啊——痛……"

突然聽得曲語悉一聲尖叫,她彎身就捂住了腳踝,臉露蒼白之色.

"怎麼了?"

景孟弦忙折身,擔憂的走了過去,"腳怎麼了?我看看?"

"沒……沒事,就扭了一下."

曲語悉吃痛的搖頭,一雙清秀的黛眉擰做一團,"孟弦,扶我到那邊坐坐,好不好?"

曲語悉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塊石頭.

景孟弦扶起她就往那邊走去,卻不料才走了幾步路,突而就覺腳下一輕,伴隨著曲語悉一聲驚駭的尖叫,兩個人竟毫無預兆的就直直墜進了一個深深的陷阱里去.

曲語悉嚇哭了.

晶瑩的淚珠染在睫毛之上,尤其可憐,她一頭栽進景孟弦溫熱的懷里,"孟弦,我害怕,這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掉進洞里來!嗚嗚嗚……"

她著,將景孟弦抱得緊緊地,死也不肯松手,肩膀在他懷里抖得像篩子.

感覺到她的害怕,景孟弦也沒急著把她從自己懷里拉開,但也沒有伸手去抱緊她,只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她,"別害怕,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捕獵陷阱而已."

景孟弦從容的著,又環顧一眼四周,確信道,"應該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既然有人捕獵,就應當會有人按時來查探陷阱的.

"來,我先扶你去一邊坐好,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自己出去的."景孟弦著就要將懷里的曲語悉拉開,但曲語悉就是不依,嬌身慌得在他懷里蹭著,"我不要,我害怕……"

懷里這柔軟的厮磨感,突然就讓景孟弦渾身燥熱不安起來,但即使如此,他竟會覺得……這感覺有些舒服?

連他自己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塊感給懵住.

他伸手,將懷里的曲語悉推離開來,呼吸變得有些粗重,"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

"孟弦,你怎麼了?"

曲語悉一抬眼,就撞見了景孟弦那雙泛著緋瑟迷的深眸.

她伸手,就去探他的額頭,才一觸上他的肌膚,就被景孟弦伸手抓了下來.

"我沒事."

他逞強.

"你明明有事,你額頭好燙!連臉都了.孟弦,你別嚇我,你到底怎麼了?"

曲語悉滿臉憂色.

景孟弦不再理會她,兀自到陷阱邊開始查探況.

現在他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趕緊把自己從這洞里弄出去,因為,他發現了一個極為不尋常的事,那就是……他的身體,不正常了!!

他渾身發熱,喘息粗重這些也就罷了,可就在剛剛曲語悉在他懷里才稍微磨蹭了幾下,他的下,體竟然就不爭氣的……硬了!

這決計不是他身體的正常節奏,對于自己**的掌控力,他太清楚不過了.

在洞穴邊上查探了一圈,讓他有些失望,洞穴深三米左右,邊緣也槽得很光滑,基本想要靠手攀岩上去是不太可能的,初步看來,現在的他們只能等外頭的人來救援了.

景孟弦忙翻兜里的手機,摸了幾個口袋也沒發現手機的蹤影,這才想起剛剛在搭燒烤架的時候,接了個醫院的電,話,就順手把手機擱在了一旁的台子上.

他轉身問曲語悉,"語悉,把你的手機給我一下."

曲語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撇撇嘴,"我昨晚睡得早,忘記給手機充電了,現在它已經沒電自動關機了."

孰不知,就在前一刻她曲語悉才故意將手機關機的.

"怎麼辦?"

她可憐兮兮的瞅著景孟弦,著又將身子朝他黏了過去.

景孟弦也沒好什麼,"那就先等著吧,你的腳怎麼樣了?來,先坐下,我看看."

曲語悉搖頭,"我的腳沒事,就剛扭到的時候疼了一下而已,現在已經不疼了.但我害怕……"

她躲在他滾燙的懷里,什麼也不肯出來,一雙手臂用力的環住他結實的腰肢,不讓他把自己輕易拉開.

"語悉,你先放開我!"

景孟弦的聲音,嘶啞了些分.

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下腹,正強硬的抵住曲語悉柔軟的腹,他下意識的退離半步,卻不料曲語悉又如橡皮膠一般朝他黏了過來,讓他的下,體重重的抵住她,不留分毫細縫.

而她還眨著一雙無辜的媚眼兒,動的看著景孟弦,嬌嗔的同他撒嬌,"孟弦,你別把我推開,好不好?我害怕……"

而洞穴外,正等著柴火的向南和尹若水見他們遲遲沒有回來,忍不住開始擔憂了.

"姐,他們這都去了一個多時了,怎麼還不見人回來啊?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尹若水站在燒烤架前,張著腦袋,直往深林里望去,卻始終不見他們的人影.

"給他們打個電,話吧."

向南提議.

尹若水忙掏出手機撥通了曲語悉的電,話,然而回應她的是已關機.

"她手機怎麼關機了?總不會沒電了吧,我剛還見她電量滿格呢!這家伙……"

尹若水一邊抱怨著,一邊回頭問向南,"姐,怎麼辦?電.話打不通,我又沒有景醫生的手機號碼……"

"我來打吧,我有他的電,話."

向南掏出手機,撥通了景孟弦的電,話,而尹若水睜大著眼,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姐姐.

電,話在燒烤台上響了起來,無人接聽.

向南蹙眉,"他沒帶手機出去."

都一個多時了,希望沒出事才好.

"姐,你怎麼會有景醫生的電,話?"

尹若水狐疑的湊了過來,審視的看著自己的姐姐.

向南將手機收進棉襖口袋里,抬眸看向尹若水,"我有他電,話很奇怪嗎?我沒告訴過你,他是我一位客戶來的?"

"啊……我忘了,嘿嘿."

尹若水這才想了起這檔子事兒來,"姐,趕緊的,把他的電,話給我."

尹若水著就去掏向南兜里的手機,向南也沒拒絕,大方的將手機遞給了她,"若水,你在這里等我,我去找找他們."

"姐,我跟你一起去."尹若水一邊輸手機號碼,一邊著.

"不用了,你就在這等我."向南著,將手機從尹若水手里拿了回來,"你在這等等他們,萬一回來了就給我打電,話."

"可是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我有手機,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記住啊你,哪里也不許去,知道嗎?"

向南還在不放心的叮囑著自己的妹妹.

"嗯,我保證我絕對不會亂跑."

"好."

向南點點頭,便轉身也順著剛剛他們的方向往深山里去了.

…………

而這邊,洞穴里的況,卻已經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景孟弦已經完全可以確信是自己被誤食了催--藥,可是,誰會有這東西,誰又會對自己下這種藥?

是眼前一臉無辜的曲語悉,還是洞穴外的尹若水?

"孟弦,你的臉頰已經得不正常了,你到底怎麼了……"

曲語悉著,就伸手過來要摸景孟弦的面龐,卻一手被他緊緊捉住.

"告訴我,誰給我下的藥?"

曲語悉一臉愕然,"什麼藥?"

"你不知道?"

景孟弦斂眉,審度的盯著她看.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曲語悉搖頭,急忙否認,倏爾,像是明白了什麼,"孟弦,你……你該不會被灌了那種……那種藥吧?"

到這里,曲語悉的臉也不自覺跟著了.

能感覺到他握著自己手腕的大手,熱得滾燙,貼在她的肌膚之上,教她一顆心髒胡亂的跳竄著.

看來這藥性的作用,真的有像,趣店老板的那麼厲害,她不過只是沿著他的水杯沿口摸了一圈,竟然就有這麼強的效果.

"若水!!一定是她……"

曲語悉憤怒的著,"難怪昨天她一直纏著我要一起過來,還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從我身邊奪走,剛剛還那樣死纏爛打的要跟你一起過來!我沒想到她竟然會用這麼卑劣的手段!"

景孟弦薄唇緊抿,崩成一條僵硬的直線,視線冷冽而銳利,盯著對面的曲語悉,教她背脊一陣寒涼.

"真的不是你?"清冷的字眼,一字一句的從齒縫間蹦出來.

曲語悉的眼眶一瞬間就了,"孟弦,你甯願相信她們倆,你都不相信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我為什麼無緣無故的要對你下藥?"

曲語悉委屈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般墜落而下,"杯子是尹若水准備的,水也是她倒的,就連你那杯水,都是向南送過去的,你覺得我有機會對你下手嗎?孟弦,你這麼懷疑我,就是你的不是!在你眼里,我曲語悉真的就那麼不堪嗎?還是,在你心里,我連她們倆姐妹都比不過……嗚嗚嗚……"

曲語悉聲淚俱下的控訴著景孟弦,雙手揪著他的襯衫領口,趴在他的胸膛里哭得泣不成聲.

面對她的指控,景孟弦不知該如何替自己解釋.

"別哭了,如果真的只是個誤會的話,我道歉."

這事發生的太突然,讓他有些始料未及,也讓他沒有任何頭緒.

他確實想不明白,三個女人里,會有誰對他下這種卑劣的手,下手的目的是什麼?難道真的就為了同他發生關系?

呵!這也未免太荒謬了點!

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下藥的女人決計不會是尹向南!

倏爾,腦子里再次竄出那夜浴室里的景來,那麼動的畫面,而她卻還避之不及,又怎會多此一舉的給他下藥呢?!

只是,一想到尹向南,景孟弦就發現自己的身體愈發不可收拾起來,渾身燙得像是被一團大火燒烤一般難受,而他的下腹更是腫脹得宛如隨時要炸開.

他想甩開腦子里那副影像的,卻偏偏,思緒里的尹向南越演越烈,從起初裹著單薄的衣衫,漸漸的到赤果相見,甚至于能熱切的感覺到有一抹火熱的身體正往他的身上貼過來……

柔軟的手,拂過他結實的胸膛,心的一顆一顆替他解著衣扣……

那種酥麻的感覺,如同撓在他的心口上,讓他喘息更重,煙瞳彌漫著緋色的欲,望,彰顯著此時此刻,他身體里蓄勢待發的熱火!!

唇,覆上他的薄唇,肆意深吻……

腦海中,全是尹向南那張泛著羞澀酡的臉蛋.

"孟弦,要我……"

嬌媚的聲音從四唇相交間溢出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摟緊了懷里的女人,才把她揉進懷里的那一刻,景孟弦猛然頓了下來.

他伸手,毫不猶豫的將懷里的曲語悉推離開來,甩了甩昏沉的頭,尹向南那張迷離的俏臉漸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曲語悉那張嬌媚而受傷的面龐.

當他一把將身前的女人勒進懷里,摟著她腰肢的那一刻,他就察覺到了,懷里的女人並非他腦海中的尹向南.

因為她們的腰圍不一樣,明顯瘦弱的尹向南腰肢更纖細些,抱起來還有些擱手,但他喜歡那種感覺,甚至是沉迷,所以他記憶深刻.

"別碰我……"

他的聲線,有些沉啞,意識明顯渙散.

然而,對于他的話,曲語悉如同置若罔聞般,一個深切的吻又再次朝他貼了過去,"孟弦,放開自己好不好?你明明就想要我……"

曲語悉著,抓著他灼熱的大手,牽引著他往自己的酥,胸上放了過去.

突來的豐盈,讓景孟弦手心里一緊,他幾乎是下意識般的,握了握,而後,不受控制的抓揉起來……

動作粗暴得教曲語悉又愛又恨,而他,似乎早已沒了任何意識,對于眼前的一切,他早已模糊.

洞穴上方,曲語悉那番動的話,全數落入向南的耳底.

也是因為那番綿綿細語,她發現了他們的痕跡.

蹲坐在xue口邊上,俯瞰著洞穴里的景,向南突然覺得自己出現的非常不是時候.

望著里面那一雙熱切擁吻的身影,她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重重的砸中了她的胸口,竟教她有些呼吸困難.

眼眸酸澀,心髒也在一抽一抽的疼……

她背了身去坐著,將頭擱在膝蓋上,迫使著自己避開那些畫面,不去看景孟弦那樣熱切深吻著曲語悉時的模樣,不去看他為曲語悉的身體而瘋狂時的表……

忍著痛,深吸了口氣,才發現胸口疼得宛若撕裂了一般.

霧氣漫染她的睫毛,她閉上眼,靜靜的坐在原地等著,突然就覺得,周遭的空氣在一點點變冷……

"尹向南!!"

突然,有人在洞穴里喊她,那慍怒的吼聲宛若是要將她拆吃入腹.

除了景孟弦又還有誰.

向南一愣,回頭,氤氳著水眸,俯身去看洞穴里的他.

這會,景孟弦和曲語悉已然分開了距離,而他正仰著頭,雙目通,咬牙瞪著洞穴外的向南,"你打算在上面坐到什麼時候去?還不找人過來拉我們上去??"

向南不明所以,他這麼瞪著自己做什麼?難道是怪自己掃了他們溫存的雅興不成?

孰不知景孟弦是氣憤她早就過來了,竟然就坐在頭頂上看戲,要不是他意志夠堅定,今兒還真恐怕要做出什麼破格的事來了!

向南將視線挪向景孟弦身旁的曲語悉身上,就感覺有兩束冷冽如箭的眸光頓時朝她刺了過來,還來不及待她反應過來,曲語悉已瞬間變臉,一臉嬌弱的模樣沖她道,"向南,你快叫人來幫幫我們,我們上不去了,這里面可嚇人了,我想上去……"

向南涼涼的覷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彎出一個弧度,似笑非笑,有些涼意.

"我馬上打電,話報警,你們先等等吧!"

向南掏出手機撥了110出去,倏爾像是想到了什麼,把頭探入洞穴里,看著曲語悉,一臉無害道,"曲姐,你手機怎麼關機了,我打了好久都沒打通,若水你的手機早上看還滿格電量呢,現在這會子突然關機,都不知道把咱們倆急成什麼樣,早知道你們在這里溫存,我就不來打擾你們了."

向南彎眉笑著,看著面色越來越慘白的曲語悉,她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笑意更深.末了,偏頭看向身旁的景孟弦,笑道,"景醫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景孟弦扯了扯嘴角,冷冷的笑了.

偏頭,看向身邊的曲語悉,迷離的眼底泛出幾許銳利的精光,卻終究,只是緊抿著薄唇,什麼話也沒多問.

獨獨只是被他看一眼,曲語悉就有種背脊犯涼的感覺.

她亦知道,他什麼都不只是為了顧及她的顏面.

許是因為尹向南的出現,洞穴里,景孟弦的意識似乎清醒了不少,至少,他不會再對著身前的曲語悉發,了.

而曲語悉礙于向南的存在,她也不好再去做些過火的行為.

很快,警察趕來,大家協力營救洞穴里的他們.

警察先拋了一根粗繩給他們,懸在腰間上,再一點點將兩個人拉上來.

臨近洞穴,曲語悉眼見著就快要著地了,她喊洞口的向南,"向南,快,拉我一把."

向南倒沒有猶豫,伸手吃力的就去拉曲語悉,"慢點."

曲語悉伸出手來,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解開繩索,就聽得向南還在喊,"喂,你待會再解,還沒上來呢!"

話音才一落下,向南突然覺得手心里傳來一道刺痛,那感覺像被一根極粗的針紮進了血肉里,疼得她根本來不及去思索,吃疼的低呼一聲,條件反射的就把手縮了回去.

直到手縮回去的那一刻,她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不要啊————"

向南嚇得大叫,再伸手,然,一切已晚矣,她只抓了個空.

眼前的曲語悉因她這突來的松手,整個人就毫無預兆的往洞穴里墜去,她嚇得大聲尖叫,面色慘白,"救我,孟弦————"

看著曲語悉那張越漸遠去的面龐,向南清淡的眸瞳不斷地的擴大,直到眼神渙散……

而後,眉心一顫,"砰——"

一道震耳欲聾的落地聲,讓向南頓時濕了眼眶.

"天——"

"快,快救人!!!"

所有的警察都變了臉色.

還懸在半空中的景孟弦也慌了半秒,沖頭頂的警察喊道,"快,放我下去!我是醫生!!"

警察倉惶的將景孟弦放了下去.

"尹姐,你為什麼要故意松手??"

警察在上面,黑著臉質問向南.

向南搖頭,眼眶已然濕了一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你還不是故意的?我看著你把手松開的!!我剛剛親眼所見,你還不承認?你知不知道你這是惡意傷人,作為一名警察,我以惡意傷人罪起訴你,待會跟我去警察局錄口供!!"

"你們在那吵什麼!!趕緊打急救電,話,她傷得特別嚴重,頭部受到猛烈撞擊,現在必須馬上進行搶救!!"

洞穴里,景孟弦抬頭慍怒的沖上面的人大喊.

向南有那麼一刻的,腦袋一片空白.

雙腳慌亂的往後退了兩步,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般湧了出來.

她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明明有什麼東西紮在了她的手心里,讓她出于條件反射的,不得不松手.

向南想到這里,攤開自己的手心,就見手心里有一個針孔大的孔,還隱隱有血滲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紮的?是怎麼紮進來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這東西握在曲語悉的手心里,而她剛剛還急著解腰上的繩索……

向南突然覺得頭有些暈,腳下輕飄飄的,背脊涼得厲害.

一個對自己都能如此狠心的女人,到底還有什麼事是她做不出來的?

曲語悉,你那張溫柔的臉蛋後,到底藏匿的是一顆怎樣陰險可怕的心?

向南光想到都有些毛骨悚然!

很快,救護車趕到,曲語悉已然失去了知覺,那條淺色的碎花裙上染滿著駭人的鮮血,有些觸目驚心.

她昏睡在那里,不省人事,一張臉慘白的如若沒有半分生氣.

景孟弦一直陪在她的身旁,大手緊緊握著她的手,不停地在她的耳畔間鼓勵著她.

尹若水見到這副景,完全嚇壞了,"姐,這到底怎麼回事?語悉怎麼會這樣?"

"對,這事你就該問問你姐!!"

那警察一臉厲色,"呵,剛剛我們去山洞里救人,你姐倒好,眼見著人家要上來了,她居然故意松手,把人家從三米半高的地方活活摔了下去!!可真有夠狠的."

"我過我沒有!!!"

向南蒼白的面色,倔強的沖警察大吼.

眼淚早已干涸,為這種女人掉眼淚,她不值得!!

"是,我承認,我松開手是我的過錯,她受傷也與我脫不了干系,但是,我再強調一遍,我不是故意松手的,我也沒有要故意傷害她,我是因為手心里突然被東西紮到才條件反射的松了手!你們怎麼不調查調查到底是什麼紮到了我的手?"

"尹姐,請你認錯態度好一點,上車,現在立刻跟我回警察局!"警察冷著臉,分毫不給向南辯解的機會,示意向南上警車去.

"姐,你……你怎麼能這樣?"

尹若水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姐姐,"我雖然一早就猜到你不太喜歡語悉,可是你……你太讓我失望了!!"

尹若水的話,讓向南一怔,她木訥的偏頭,望著身邊自己的妹妹,神越漸冷淡而僵硬.

"你剛剛什麼?"向南的聲音輕得宛如風中飄來,淒涼得叫人撕心的疼,眼淚再次不爭氣的在眼眶中打轉,終究,她沒能控制住緒,哭了出來,"尹若水,連你都不相信我……"

向南從未覺得自己的心像此刻這般冰涼過.

她偏頭,忍不住去看景孟弦,卻見他隨在曲語悉的身邊,與她擦肩而過,匆匆上了急救車去,而至始至終,他的視線都未曾有一秒的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眼底,溢滿著掩飾不掉的擔憂,全只是為了曲語悉!

向南有些難受,她不期待他會上前來關心她一句,可,哪怕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她也會充滿勇氣來對待這份冰涼的.

但,到底沒有……

也是,那個被她摔落在地上的女人才是他的未婚妻,也就在前一秒,她還撞破了他們之間的溫存,或許連他都覺得是自己妒火燃起,才故意把曲語悉摔下去的吧!

向南輕輕閉了閉眼,再掙開時,那抹委屈已然淡去,只剩下薄薄一層緋的霧氣.

"麻煩你們安排送我妹下山."

她完,再亦不看一眼身邊的尹若水,就隨著警察上了警車去.

"姐……"

尹若水著眼追了幾步.

向南回頭,平靜的叮囑她,"告訴媽,我在醫院不回去了,陽陽那兒幫我多留個心,我很快就會回去的."

她沒故意傷人,所以她確信國,家律法不會對她如此不公的!

……………………

向南已經在警察局里磨了將近四個時了,從上午一直坐到下午,而他們顯然還沒有要放人的意思.

"尹向南,剛剛輔仁醫院那邊打來電,話,曲姐的傷勢很嚴重,到現在還在搶救室里沒有脫離危險,我告訴你,你最好祈禱她相安無事,如果她真的有什麼閃失的話,你就准備下半輩子在監!"

向南擱在身前的手,陡然一片冰涼.

手指,顫得有些厲害,面色也蒼白得沒有血色.

下半輩子在監獄里度過?

向南有些渾噩,腦袋里有好長一段時間處于當機狀態.

她怎麼能讓自己捆在這監獄里?她身上還背負著陽陽的生命,她的寶貝兒子還在等著她回去救他,她怎麼能把自己就埋沒在了這可怕的監獄里!!

"我再一遍,我沒有故意傷害她!"

向南話的時候,蒼白的唇瓣還顫抖得厲害.

她突然就覺得眼前這些身穿制度的警察,是這般的丑陋,他們打著正義的幌子在對她一個無辜的老百姓進行汙蔑,指控,卻從未想過要去做一名警察最該做的事,那就是深入調查這件事.

"你們看不到我手心里的傷嗎?你們為什麼不去調查調查,這件事的責任真的在我身上嗎?"

那錄口供的警察有些不耐煩的擱下了手里的筆,"尹向南,不管你手里的傷是怎麼來的,我們這有證人親眼所見,看見是你主動松了曲姐的手,另外,曲姐摔成這樣,你敢與你一點干系都沒有?如果你不想在監獄里太難過的話,我勸你認罪態度還是好點比較好."

實話,這種時候,向南真想罵他祖宗十八代.

"我沒罪,我憑什麼認!!今兒你們就是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我沒罪!!她曲語悉不是我故意摔下去的!!你們這些混蛋,吃著百姓給的飯,就這麼替百姓辦事的嗎!!你們除了欺負我們這樣的弱,你們還能干什麼?!!"

向南這些難聽的話,也確實是被這些混蛋給逼急了,卻不知其實這些人也是被曲氏的權勢給逼急了.

誰都知道,這墜進洞穴里,生死未卜的人是曲氏千金曲語悉,如果她真的一旦有什麼閃失,那曲家的人還會輕易放過他們這些去營救的警察嗎?可想而知,到時候冠他們一個救援失職的罪名,他們的鐵飯碗也就徹底砸了,所以,所謂萬全之策就是找尹向南來做他們的替死鬼,

問題被她扛下來後,他們自然就能全身而退了!

這事兒雖然有些卑鄙,但人活世上,誰不先為自己著想?

"不認罪是吧?"

向南的牛脾氣,還真把錄口供的警察給惹爆了,他突然跳起身來,毫不猶豫一巴掌就朝向南的臉蛋扇了過去,"不肯認罪,老子就打得你認罪!!媽-的!!"

向南清秀的臉蛋被打得一偏,一時間,只覺眼冒金星,腦袋里嗡嗡作響.

向南顯然沒料到自己好好的在警察局里竟然就挨了打,直到臉上傳來那火辣辣的腫痛感,她才恍然回神.

眼眶,一下子就了……

"你瘋啦!!!"

她著眼,沖那警察失控的大聲尖叫,"你憑什麼打我?憑什麼!!"

向南委屈極了,他們不應當是老百姓的公仆嗎?為什麼卻像打手一般,不分青皂白的就揍人,"我沒罪,你沒傷害她,你們憑什麼這麼對我!!"

向南自知打不過他,只能泄憤的用腳去踢身前錄口供的桌子,委屈的淚水不停地往外湧,"我告訴你,你最好別讓我出去,我出去第一件事就是要告你!!身為警察卻不秉公執法,甚至知法犯法,動人!你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

"好!有你這句話,就更別想從這出去了!死也不肯認罪是吧?行,那我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去!阿良,把她關起來,先餓兩天,別通知她家里人,我倒要看看這張嘴能犟到什麼時候去!"

向南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然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被關了起來.

她明明沒有犯法,卻偏要給她治一個惡意傷人的罪名!

所謂人可畏,黑白顛倒的世界竟是這般冰涼可怕!

向南被關進了黑暗的看守所里.

看著這陌生的惡劣環境,她恍如噩夢中,抱了抱自己冰涼的身體,試圖給自己制造些分暖意,卻終究無濟于事.

身體涼,而心,更涼,更冷……

腦海里,一直是那些對她黑白顛倒的指控,耳畔間,全然都是自己的妹妹在一聲又一聲的斥責著她,'姐,我對你太失望了……’

還有景孟弦那擦肩而過,卻熟視無睹的態度.

所有對她的漠然,加上臉蛋上這火辣辣的凜痛,教再堅強的向南,也終于扛不住這份悲戚,頭埋進膝蓋里,嚶嚶的哭了起來.

向南不知道在看守所里呆了多久,時不時的就見看守所的人分批去吃飯,而她卻只能被關在里面,連滴水都進不到.

肚子早已餓到貼著後背了,但執拗的她,決計不會像外面的人討饒的,更加不會認罪!!

死也不認!!

到了夜里,向南冷得直哆嗦,幾度的天,卻連張被子都沒有,教她躺在硬板床上,蜷做一團,根本無從入睡.

饑寒交迫的感覺,幾乎要將向南所有的意志消磨.

就在她快要經受不住的時候,突然,看守所的門被打了開來.

一位警察從外面走了進來,恭謙的同向南道,"尹姐,外面有人來保你,請你出來."

向南抬頭,瞪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位警察.

很久,她幾乎還有些不敢相信,這一百八十度,不對,應該是三百六十度的態度急轉彎,讓她半響都沒晃回神來.

但一聽有人來保自己,向南根本已經沒精力再去想太多了,急忙跟著警察就出了這冰冷的看守所.

然,一進大廳,再見到等候在廳里的景孟弦時,向南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眶,瞬間又被霧氣漫染.

他頎長的身影,挺拔的立在大廳里,綽綽光影篩落而下灑在他的身軀之上,如同給他籠上一層清冷的薄紗.

此刻的他,較于平時愈加冷沉數分,側身立在那里,如同高高在上的至尊王者般,教人不敢輕易接近.

許是感覺到了向南的存在一般,他偏頭,一眼就見到了她.

門口,她迎著寒風站在那里,一雙通的水眸癡癡地望著他.

冷風拂過,掀起她額前有些凌亂的發絲,露出那張腫得有些觸目的面頰.

她冷得渾身打了個哆嗦,淚水在眼眶里轉了個圈,差點滑落而出,卻被她強忍著吞了回去.

"來,過來……"

景孟弦沖向南招了招手.

向南愣了好久,最終,才僵硬的邁著雙腿,一步一步,緩緩地往景孟弦靠了過去.

她其實有些怕的.

她怕他也會像自己的妹妹一樣,告訴她,他對自己太失望了;也怕他會像這些無良的警察一般,勸她趕緊認罪……

向南如是這般想著,一顆心顫痛得宛若隨時會裂開,撕裂的痛楚,帶著刺骨的冰寒,蔓延至她的全身.

靠近他的步子變得越來越,也越來越僵硬.

倏爾,一只溫熱的大手,將她冰涼顫抖的手緊緊握住,收入他大大的掌心里.

而另一只手,捧高她腫的臉蛋,低眉,如炬的目光審視著她.

仿佛間,向南有從景孟弦那雙深沉的眼底看到一抹……心疼.

漆黑的煙瞳收緊,他蹙眉,"誰打的?"

他問向南,語氣極致的溫柔,卻也冷冽得像一把冰刀,足以置人于死地.

向南吸了口氣,好想哭.

眼眶里不停地有淚水在里面打轉,那委屈的模樣,攪得景孟弦一顆心髒緊揪著痛.

"誰打的!!"

他偏頭,冷聲吼問著警局里值班的警察,一雙冰寒的眼眸迸射出駭人的幽光,眼底那片可怕的猩在預示著他此刻身體里那無法壓抑的怒火.

"是……是李云志."

那值班的警察嚇壞了,起話來還有些哆嗦,"景先生,他……他今晚不值班."

景孟弦沒有話,涼薄的唇瓣緊抿著,崩成一條直線,冷幽幽的視線如凌遲一般的,落在對面的警察身上,讓他渾身不寒而栗,額上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我這就打電,話叫他過來,景先生稍等,稍等……"

而後,就聽得那警察細聲給李云志打電,話去了.

"云志,你趕緊到警局里來一趟!"

"你還有心泡妞?我告訴你,你子闖大禍了!你今晚要不過來,你以後就再也沒機會踏進這警局半步了!!"

"出什麼事?你混子居然把S市市長的公子爺給開罪了,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你趕緊過來!"

那警察完,"啪——"一聲就將電,話給掛了.

"景先生,您稍等半刻,他應該馬上就過來了."

景孟弦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沒理會那警察,又偏回頭,視線專注的落在向南受傷的臉蛋上,手指輕輕碰了碰,卻換來向南呲牙咧嘴的呼痛聲.

她眼眶通,"疼,別碰……"

望著景孟弦的眼底,全是那讓人衍生保護欲的柔弱.

向南其實不是那種會輕易展現柔弱一面的女孩子,可是,面對這樣眾叛親離,黑白顛倒的局面,繞是她再堅強,她也真的挺不住了.

她也想找個能給她安撫,能讓她溫暖的肩膀靠一靠,作為一個女孩子,她也偶爾會想要被人關心,被人心疼一下……

景孟弦伸出猿臂,一把攬住她的細腰,將她緊緊地收進了自己懷里.

另一只手,心翼翼的替她撩起臉邊的發絲,挽至耳後,"先別哭,眼淚要滲進傷口里會更疼,等好了,再讓你躲在我懷里哭個夠."

"……"

向南眼一,眼淚就'啪嗒啪嗒’的直往外掉,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壞蛋,這話明明就是句催淚彈好不好?!!

向南將臉埋進他懷里,任由著眼淚不停地往外湧.

倏爾,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從景孟弦懷里退開來,問他道,"曲語悉……現在況怎麼樣了?"

"況不太理想."

景孟弦如實交代,眼底露出幾許憂色,"但好在也總算是脫離了生命危險,頭部撞得比較嚴重,一直處于深度昏迷狀態,現在還得依靠呼吸機."

"這麼嚴重?"向南沒料到當真摔得這麼重.

心里燃起自責,雖然這事兒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但確實是因為她松了手,才導致她摔下去的,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李云志來了."

突然,景孟弦拍了拍她沒受傷的臉頰,提醒她.

向南一抬頭,就撞見了心急火燎著進門來的李云志.

李云志見到向南也是一愣,而後,眉眼一瞪,囂張的喊道,"誰讓她出來的啊?不是了,最少要關到她認罪為止嗎?啊?"

景孟弦一見李云志對著向南這副囂張的架勢,他二話沒,走過去,一勾手,就狠狠地給了他一記悶拳.

向南嚇了一跳,"孟弦……"

算起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替自己大打出手了.

這個*力分子!

這突來的一記悶拳,讓李云志好久才反應過來,"今兒下午老子還救了你,你現在居然恩將仇報打我!行,想玩是吧?那我奉陪到底!媽,的!!"

那李云志完全不似個警察,還當真就跟街上的地痞流氓沒分毫區別,罵完掄著拳頭就要朝景孟弦砸去,卻還不待他躲閃,一只大手就已經死死地抱住了李云志的腰,"李云志,你別鬧了!!你要想把自己鬧進監獄去,你就把這拳頭砸下去!你知道這人誰嗎?啊?他就是我剛剛給你的,S市市長的公子景孟弦!你再鬧,你這飯碗就丟定了!!"

那警察才一把話完,還不等李云志做出任何反應,景孟弦一步走上前去,照著他的臉,又挑釁的砸了一拳.

而剛還囂張的李云志在聽得那警察的話後,整個人一瞬間就懵了,悶悶的被挨了一拳後,蔫得卻也不敢多一語.

"挨打的感覺怎麼樣?"

景孟弦冷冷的問他,深幽的黑眸里迸射出駭人的寒光.

李云志咬了咬唇,過了好久,他才木訥的沖向南彎了彎身,不不願的了句'對不起’.

"我不稀罕你的對不起!"

向南走上前來,慍怒的沖他道,"我要的不是對不起,我要的是尊重,要的是清白!!李云志,從你把我扣進這警局里來以後,你就沒做一件警察該做的事,你不聽我對整個事件的真實申辯,你汙蔑我,栽贓我!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警察!!"

李云志咬著唇,白著臉,沒敢再吭聲.

"李云志,把你的手伸出來."

景孟弦冷沉的命令他,語氣不容置喙.

李云志猶豫了一下,半響,才戰戰兢兢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來.

景孟弦握著拳頭,將自己的手伸了出來,"握緊我的拳頭!"

李云志看了一眼景孟弦,對上他冷冽的寒光,忙伸手去握住了他的拳頭.

卻不料,手心里倏爾一痛……

"啊——"

他吃痛的低呼一聲,條件反射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來,頓時,手心里多了一個像向南手里一樣的針孔.

景孟弦攤開手,手心里是一枚胸針,胸針上還沾著李云志的血跡,他冷漠的將那枚胸針隨手甩進了垃圾桶里去.

末了,又從自己兜里拿出一枚被保護袋收著的胸針,往桌上一扔,涼聲道,"既然你們做警察玩忽職守,我也只好自己去給她找證據,還她清白了!李云志,你給我睜大眼睛看清楚,這枚胸針是我從那洞穴里找到的,胸針的針頭上還有明顯的血跡,你們大可以拿去化驗一下,看看這上面沾著的血,是不是她尹向南的!另外,就在剛剛我已經在你身上通過實驗證明了,這口針插入人皮膚里的那種痛,足以讓每一個人條件反射的松手!連你這樣一個大男人都沒辦法忍住的痛,你憑什麼就認為她一女子能忍住?"

景孟弦字字珠璣,每一句話都足以教在場所有的警察面耳赤.

李云志徹底白了臉去.

*****

向南被景孟弦牽著出了警局.

她的手,被他緊緊握在手掌心里,那一刻,向南的心里是一種四年後從未有過的踏實.

莫名的,眼眶就不自覺的有些了.

他松開了她的手,"你先去車里等我,我去旁邊打個電,話."

景孟弦著開了車鎖,示意向南先上車,而他則從容的走去另一邊打電,話去了.

"李秘書,是我!"

電,話是撥給父親秘書的.

"蘭城分局,李云志,從此以後不想聽到他還在任何政aa府部門工作的事!你安排一下."末了,他冷涼一笑,"路子越絕越好!"

向南不知他在給誰打電,話,他似乎不太想讓她知道的樣子,所以她也就不問,更沒急著上車去.

她站在那里,迎著寒風,看著夜幕下那抹挺拔得教人心安的身影.

路燈泄了層層光影,如銀色薄紗般篩落在他的身上,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而他,單手兜在風衣口袋中,優雅的站在那里,背著她專注著的講著電,話.

風,拂過,掠過向南的眼,掀起層層薄霧,瞬間模糊了她的眼球.

有些人,真的一旦遇見,便是一眼萬年,而有些心動,一旦開始,即便時間再長久,也已然……覆水難收.

淚水,在向南的眼眶里打轉……

她什麼都沒想,就突然,朝他沖過去,一把從身後緊緊地摟住了景孟弦精壯的腰肢.

臉埋進他結實的後背,把自己哭得像個孩子.

這突來的擁抱,讓景孟弦身形微僵.

心,頓時像被一團棉絮擊中一般,深陷了下去,旖旎了滿心房的柔.

他還在同李秘書講電,話,但所有的未完的話已化作一句簡單的結束語,"那就先這樣吧,我掛了."

他收了線.

電,話才一掛斷,腰間抱著他的手更緊了些分,就聽得她哽咽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

"景孟弦,謝謝你,謝謝你願意做那個唯一相信我的人……"

泣不成聲的完,向南哭得更厲害了.

景孟弦轉身,將向南收入懷里,猿臂緊緊地摟著她纖細的腰肢,讓他貼著自己,更近些,再近一些……

"尹向南,其實像你這樣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還該不該相信你……"

他的聲線,有些沉啞,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就聽得他繼續,"曾經你你愛我,我毫不懷疑的相信了,可結局事實告訴我,那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謊,而你,更是一個玩弄感的大騙子."

他著,歎了口氣,將懷里身體微僵的向南又抱緊了些,那模樣宛若是極擔心她會從他的懷里再次逃開一般,"今天的事,我明明就應當像所有人一樣懷疑你的,連我自己都親眼見著是你松開了曲語悉的手,可是,我就是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尹向南是那樣的人!你我是不是四年前被騙得還不夠厲害,四年後還願意被你傻傻的這麼騙著……"

其實,這里,他的心!!

四年後,他依然這麼被她傻傻的騙著他這顆心!

尹向南,你真的注定就是我人生的一個劫啊,即使我多努力的想要逃開你,卻怎也逃不開你設下的劫!

向南在他懷里委屈的撇嘴,眼淚肆意的落下來,"對不起……"

她道歉,真誠的為過去的種種而道歉.

她把自己埋進他懷里,更深些分,"可是,我保證,這次我真的沒有騙你,我不是故意松開她的手的……"

聽著她還在這麼認真的同他解釋,景孟弦輕聲笑了,摸了摸她的後腦勺,安撫她,"尹向南,即使被你騙過,但我始終相信你的品行!所以,無需跟我解釋太多."

他的話,徹底讓向南淚腺崩潰,她像個可憐的孩子般,感動的在他懷里,哭得不省人事.

景孟弦,謝謝你一直相信我,謝謝你,一直在!一直陪在我身邊!!

【看大家著急,于是給大家透漏點後續劇走向,整的思路就是弦子知道向南和亦楓離婚,然後上頓大肉,接下來知道知道陽陽的存在了,所以親們耐心的等等吧,一切都會有的!】

上篇:浴室旖旎(2)——無法自控的愛     下篇:回歸正途——三人行的婚姻,誰也玩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