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回歸正途——三人行的婚姻,誰也玩不起!  
   
回歸正途——三人行的婚姻,誰也玩不起!

景孟弦去藥店給向南買了藥,又領著她去吃了飯,這才又坐回了車上.

他率先下了車來,向南緊跟而下.

寒風拂過,掀起層層涼意,讓向南忍不住打了個冷噤,還不待她反應過來,一件厚重的風衣裹在了向南的身上.

"穿好."

景孟弦的聲線沉啞,伸手,替她將風衣領口裹緊了些分.

"我不冷,你就穿一件襯衫,會感冒的."

向南著就要把風衣脫下來,卻被景孟弦拒絕了,"穿著吧,正好,吹吹這冷風,讓我冷靜冷靜."

他漆黑的深潭里,似有落寞染起,卻只是一掠而過,半秒過後便恢複了一池的平靜.

他背身,站在橋梁邊上,迎著夜風,點了一支煙.

煙霧繚繞,迷離了他冷峻的側顏,晦暗的燈光下,孤漠的身影教人心里發涼.

"向南……"

他突然喊她,沒有回頭看她,那雙深幽的眼眸直直的注視著河那頭的微光星影.

向南心一悸,她的名字從他唇間溫柔的喊出來,那一刻,向南能清楚的感覺自己的眼眶一瞬間就燙得想哭.

"嗯."

她應了一句,有些哽咽.

走近景孟弦,在他身側的位置上站了下來.

"你跟我的事……"

他的聲音沉啞得如若至谷底發出一般,悶悶的,泛著些疼意,末了,抽了一口手里的煙,偏頭,迷離的望著向南,"戴亦楓知道嗎?"

向南一愣.

抬頭,迎上他深重的黑眸,就聽得他在繼續,"你知不知道,我們倆現在……就是在偷!你在做著背叛戴亦楓的事,而我也在虧欠著曲語悉."

他深邃的眼潭徹底暗了下去,視線落回在對面的河岸線上,"其實我最厭惡的,不是抽煙的人,因為你,我曾讓自己成了煙癮患者,而現在……"

他頓了頓,才又繼續,"向南,我不想再因為你,讓自己變成一個對感不專一的男人.如果我們再繼續下去,那麼……我與過去的你,還有戴亦楓又有什麼區別?我不想讓自己變成自己最厭惡,也最惡心的模樣!"

向南的眼淚,肆意的湧了下來,任由她怎麼忍,都忍不住.

最厭惡,最惡心……

這樣的字眼,讓她心揪著疼,但她卻怨不了他,因為是她自己編造了那樣的一面給他的.

向南倉惶的給自己抹眼淚,卻倏爾,被景孟弦一伸手,就緊緊地抱入了懷里.

"尹向南,這麼喜歡掉眼淚的你,讓我怎麼放心再把你還給戴亦楓……"

他的喉嚨,已然嘶啞.

緊緊地抱著她的後腦勺,讓她埋在自己懷里,很深很深.

才一納入景孟弦溫暖的懷抱,聽著他動的話,向南就再也抑制不住的痛哭失聲.

她多想告訴他,她從未背叛過他,多想告訴他,她的心從第一眼見到他的那一刻,就未曾從他身上離開過半分,她也多想告訴他,他們之間還有個可愛的孩子……

可是……

她什麼也不能.

向南反手將他緊緊摟住,埋在他懷里,哭得像個孩子.

他沒哄她,也沒勸她,因為他答應了她,允許她躲在他懷里哭個夠的!

他的指間擦過向南的臉頰,將她被風吹亂的發絲撥至腦後,柔柔的輕撫著向南垂落在後背上的長發……

"如果讓你為了我,與戴亦楓離婚……"

景孟弦沙啞的話才了一半,就明顯的感覺到懷里的女人,身體一僵.

他失笑,有些自嘲,或許他真的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眼底掠起一絲落寞,就聽得他啞聲道,"尹向南,別當真,我逗你玩的.甯拆十座廟,也不毀一樁婚,三人行的婚姻,我們已經玩不起了!"

他亦不想玩!

向南從他的懷里退開來.

霧靄的水眸,對上他那雙晦澀得教人心疼的眼眸,那一刻,向南仿佛聽到了自己心髒被撕裂的聲音.

景孟弦將雙臂搭在橋欄上,目視前方,"如果你跟戴亦楓幸福的話,你們就好好過!至于我……"

他頓了頓,偏頭,看向向南,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我會努力祝你幸福的."

向南的眼淚,肆意的淌了下來……

她也學著他的模樣,將手臂擱在橋欄上,含淚,重重的點頭,又點頭,"我也祝你和她幸福到白頭……"

于是,兩人陷入了很久的沉默.

空氣,如若被抽干了一般,讓他們誰也透不過氣來.

到底還是景孟弦率先打破了這份壓抑的沉默,他偏頭,問向南,"這樣才是我們正道,對不對?"

今天白天發生一連串驚悚駭人的事,從他吞下催,,藥,再到曲語悉摔進洞穴,而後向南挨了打差點被送入監獄,所有的事連起來,景孟弦相信這絕不只是個偶然那麼簡單,但他亦不確定這是不是曲語悉一手精心策劃,如果是,那也未免太陰狠,太可怕.

但,如果是,他知道,事的開端一定源于他,而這件事也同樣再警醒著他,即使再愛,道德倫理的事,卻永遠不能違背.

查清楚今天所有事的來龍去脈是一回事,與她保持適當距離,又是一回事!

"是."

向南點頭,悶聲應他.

"聽你和戴亦楓准備要孩了."

他似隨口問了一句.

這也是他今兒確定這個決定的主要原因.

向南一愣,偏頭,怔怔的看著他.

"誰告訴你這些的?"她忍不住皺了皺眉.

"語悉."景孟弦如實回答,挑挑眉,微笑道,"怎麼?不是真的?"

他竟然在期待著她的否認.

但,終究,向南只是笑笑,卻到底什麼都沒.

她將視線放逐在遠處的河岸線上,深吸了口氣,閉上了眼,掩了那一潭的霧靄去.

她不,是因為不願再挑起他與曲語悉之間那些沒必要的矛盾了,正如他剛剛跟她的一樣,他們幸福就好!

會幸福吧!相愛的人,總是特別容易幸福的!

而他,是愛著曲語悉的吧,如果不愛,今兒在洞穴里,他又怎會與她那樣難自禁呢?

向南睜開眼來,將身上裹著的大衣脫了下來,交給他,"太晚了,我該回去了,今天的事……謝謝你."

"穿上,我送你回去."景孟弦沒接.

"不!"

向南急忙搖頭拒絕,"你不要再送了!"

她著,眼眶已經了半圈,"再送來送去的,何時才是個盡頭,而且,我想自己去走走……"

向南將手里的衣服交給景孟弦,"謝謝."

她完,轉身,往他相反的方向,頭亦不回的走了.

纖瘦的背影,漸漸的隱沒在了黑暗里,消失在了盡頭深處……

那一刻,景孟弦仿佛像又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那個讓他撕心裂肺的夜晚.

"我們分手吧!"

尹向南清冽的聲音,沒有分毫的溫度.

她就那麼站在寒風里,冷然的看著他.

而她的身邊,還站著戴亦楓.

他們十指緊扣,毫不避諱的在他的眼底炫耀著他們那該死的愛!

景孟弦單手兜在風衣口袋里,視線淡漠的望著對面向南那張陌生的面孔,"把手放開……"

他逐字逐句,冰冷的命令著向南.

那雙銳利的眼眸,卻足以將她生生刺穿.

向南譏諷一笑,"景孟弦,該放手的人是你!你還沒清醒過來嗎?我已經不愛你了."

她的眼底,盡是煩躁與厭惡,"我走了!你別再來煩我們."

向南淡漠的完,拉著戴亦楓轉身就走,然而,步子才跨出去一步,就被景孟弦伸手給拉住.

他的手,冰得刺骨.

"尹向南,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他的喉嚨啞得仿佛被人用刀子割破了一般.

而那把刀,就是尹向南!

那一刻,他仿佛有感覺到了她半秒的猶豫,卻倏爾,他的手,被她極不耐煩的甩開.

"景孟弦,你夠了沒?!再給我一次機會?"向南冷涼的笑著,笑得殘忍而決絕,"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嗎?就是討厭你的這份自負!討厭你這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態度!!憑什麼每次我都要以低姿態去迎合你?!我夠了,也累了,當然,也就不稀罕了!所以,別再用這副嘴臉來求我回去了,我看著只會更惡心罷了!!"

向南決絕的完,就牽著戴亦楓的手,隱沒進了黑暗里,頭亦不回的消失在了他眼前.

那晚,景孟弦在那個橋頭迎著風,一動不動的站了整整一夜.

尹向南,早知你給我的愛如此脆弱,我就不該心不設防的讓自己徹底淪陷……

記憶抽回,寒風襲來,讓他更冷了些分.

轉身,上車,啟動車身,追逐著向南的身影,一路默默地隨著她,往她家里的方向駛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區里,他才驅車,往自己家中駛離而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拎著水果去看曲語悉.

VVIP病房里,空無一人,許是她的專職看護正好忙去了.

曲語悉的身體狀況依然很糟,口鼻上還戴著呼吸器,整個人杵在深度昏迷中,不省人事.

看著這樣的她,向南心里愧疚難當.

她將手里的水果籃放置在床頭櫃邊,拾了一把椅子在曲語悉的床前坐了下來.

"曲姐,我不知道我接下來的這些話,你能不能聽到,但,我希望你能聽到……"

向南頓了頓,吸了口氣,才又繼續,"首先我要真誠的跟你對不起,真的真的很抱歉.不管是你受傷的事,還是……我跟景醫生的事."

提到那個男人,向南胸口有些悶疼.

仿佛間,她還有見到床上的曲語悉,那雙僵硬的手指,微微動了動.

"對于景醫生的事,我很抱歉,我保證,往後不會再與他有任何糾纏,當然,也希望曲姐別再費盡心思的一而再,再而三給我們安排見面的機會,給你造成的傷害,我真誠的道歉.另外,關于那天洞穴里的事……"

向南斂了斂眉,"我希望那件事真的只是個意外,而並非你精心設計……"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心把這段話完的.

她只知道完之後,她的心特別糟糕,那種感覺不太好受.

她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她的愛,卻總有如此多的現實擋在面前,讓她總遇見卻不得之.

向南從曲語悉的病房里走了出來是一刻鍾之後了.

卻不知,病床上的曲語悉,一點一點艱難的撐開了那雙暗淡無光的眼眸.

眼底的恨意,迸射而出,而放在雙側的手,顫抖著,因恨還在不停地收緊,收緊……

曲語悉未曾料想,自己精心設計的一場局,結果卻是她以慘痛代價來收場.

她給景孟弦下藥,一來是希望他能當著尹家兩姐妹的面,表示出對她的愛慕,二來,她希望能借助這催,,藥讓他喪失理智而要了她,可是結果呢?雖然尹向南是見到了他們之間的纏綿景象,卻也擾了他們之間的結合.

在曲語悉看來,只要景孟弦要過她了,他們的婚姻基本就已經穩妥了,可從他們相識戀愛到訂婚,再到如今,他也未從碰過她一次!!

當尹向南來救她的時候,她再次萌生一個計劃.

她故意讓在場所有的人都親眼見證是她尹向南松開了她的手,故意把她摔進洞穴里的,她想讓景孟弦對這種女人失望,也希望借此機會將她送入大牢里去,至此讓她再無機會與景孟弦見面,卻不想,景孟弦這般信任她,也不曾想自己會摔得這麼嚴重,才把證據遺落在了洞穴里.

曲語悉心有不甘,她躺在病床上忍受著這份痛苦的時候,卻想到她尹向南依舊還在同她的未婚夫纏纏綿綿,她就恨不能將她碎尸萬段!!

尹向南,我絕對不會讓你就這麼好過的!!

曲語悉使出渾身的力氣,努力的伸手,去扯鼻子上的呼吸機.

她的力氣很,很弱……

她幾乎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鼻口上的呼吸器拔了下來,而後,毫無意識的再次昏死了過去.

頓時,'嘀嘀嘀——’緊急呼救聲響徹整個病房.

"天,醫生,救命啊!!醫生,我們家姐要不行啦!!"

就聽得曲語悉的看護保姆在病房門口嘶聲叫喊,"有人拔了我們姐的呼吸器,快來救命啊!!"

向南一聽,猛然回頭,正正對上病房門口的看護保姆.

那保姆也在盯著她看.

倏爾,就見景孟弦領著一群醫生護士門急匆匆的趕了過來,那緊急的警報聲還在刺耳的尖叫著,叫得向南心驚膽顫.

還不待向南回神過來,就見那保姆突然朝她沖了過來,一把就揪著她的頭發把她往病房里拖,"就是你這個女人,剛剛我進來就見你從我們家姐的病房里出去!!是你拔了她的管子,你為什麼要害她!!她這麼善良的孩子,你怎麼舍得對她下手!!"

向南被這突如其來的況給嚇懵了,待她反應過來,頭皮已經疼得宛若隨時要嘶下來,"放開我!!放開我的頭發,疼死了!"

向南極力的掙紮,卻不料,越掙紮越疼,疼得她連眼淚都要滲下來了.

"我們家姐要有什麼萬一,老爺和夫人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那老太婆不僅不放,反而還越發加大的力度.

向南覺得整個頭皮都快要被她掀了,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憑什麼她要一次又一次的接受著他們這樣毫無根據,黑白顛倒的指控!!

"你放開我!!我尹向南到底把你們怎麼了?什麼都怨我!她摔了,怪我!現在被拔了管子,也怪我!!我他-媽就是天生一條賤命,活該被你們這群人踐踏嗎?!!"

向南歇斯底里的喊著,眼底已是一片通,但她決計不會讓自己哭出來的.

她伸手,狠狠地掐住了老太婆的手,容不得她再去想那些尊老愛幼的破道德倫理,她就用指甲劃傷了那保姆的手,終于,老太婆尖叫一聲,吃痛了松了向南的頭發,嘴里還在沖她罵罵咧咧著.

向南被她這麼一鬧,整個人登時蓬頭垢面的像個瘋子.

看著她指著自己罵罵咧咧的模樣,以及周旁那些護士們毫不掩飾的指責聲,鄙夷聲,讓向南所有的緒都達到了一個崩潰點.

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她著眼,憤怒的朝對面的老太婆大喊,"是!!就是我把她故意摔進洞穴里,是我故意拔掉了她的管子,我就是恨不得她早點死!!我這樣夠了嗎?你們滿意了嗎?你們不就是要這樣的結果嗎?我認,我統統都認行不行?我倒要看看你們一個個怎麼個讓我生不如死法!你們來,統統沖我來!!我尹向南就不怕!"

她尹向南會怕嗎?她從來就是個越斗越勇的戰士!!

"姑爺."

向南的話才一落,就聽得那保姆突然沖她身後喊了一聲.

向南著眼,木訥的轉身,一眼就撞見了一席白色大褂的景孟弦.

他的視線,淡淡的落在狼狽的向南身上,那眸光,清冷得似一池寒潭,沒有半分漣漪.

那保姆一把老淚就流了下來,"姑爺,剛剛這壞女人的話你都聽到了,趕緊報警把她抓起來吧!她太狠了,太狠了……要不是我恰好進來,我們家姐……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陳媽,以後不要再讓她接近你們姐."

景孟弦淡淡的叮囑了一句,臉上沒有任何多余的表.

向南著眼,幾乎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霧氣,漫染在水眸底里,越積越多……

本就狼狽的她,此刻更是落魄得無所遁形.

就聽得景孟弦沉聲同她道,"以後你離她遠點,越遠越好!"

完,頭亦不回的進了曲語悉的病房去.

就在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向南的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但她很快執拗的抹了去,忍了心口的鈍痛,隨手抓起自己凌亂的長發,綁了個利落的馬尾,而後,吸了口氣,高傲的揚起頭,出了長廊去.

尹向南,沒關系,你是個戰士,所以,堅強一點,再堅強一點!!

【鏡子在這里懇求一句:這兩天這本書真的寫得很煩,很多看文的讀者總是把自己的構思強加給作者,每次看完留各種不好,請求大家不要再把構思強加到鏡子身上了,那些成天喊著要棄文的,請你們閉嘴,默默地離開,OK?真的不要再影響鏡子寫文了,就這文這兩天廢了不下兩萬稿子了,我有些心力憔悴!另外,以後看到影響鏡子寫文的留,一律刪無赦.這幾天鏡子都不會再看留了,本來好好的一本文的思緒全被打亂了,所以如果沒有回複留的況,望海涵.再者,劇這兩天要大轉折,所以允許我稍微過度下,OK?】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景孟弦,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下篇:我離婚了——讓我做你的-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