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離婚了——讓我做你的-婦吧!  
   
我離婚了——讓我做你的-婦吧!

"老四,是我."

景孟弦給云墨打了通電,話.

"干嘛?"

"給尹向南打通電,話,問問她在哪里,你去找她."景孟弦在電,話里吩咐著.

"老二,你干嘛不自己去啊?"

"我忙."

景孟弦回答得簡明扼要,末了繼續,"找到她以後,如果她在哭,你就好好安撫她,帶上紫杉一起."

他怕他一男人,搞不定掉眼淚的女人.

"之後不管她跟你了什麼,你都要點頭相信她,不能懷疑她."

"哦,是."

景孟弦交代他的話,云墨是聽得一頭霧水,但還是應了下來.

"另外,不要跟她是我讓你去找她的."景孟弦的聲線有些沉.

"為什麼呀?"云墨就不理解了.

"你別管這麼多,照著做就行了."

"哦,行!那我先去給她打電,話,如果她哭得真的連我和紫杉都束手無策的話,那我是不是可以打電,話給你求救啊?"

"不用了."這頭,景孟弦似認真的想了想,"你給我發短信吧."

"行,那就先這樣,掛了,待會聯系."

云墨和楊紫杉接到景孟弦的指令後,第一時間就開始行動,找到向南的時候,她正坐在醫院公園的長椅上曬太陽,只是頭發凌亂,有些落魄.

景孟弦還在查房的時候,就收到了云墨的短信.

"老二,好消息和壞消息,先聽哪個."

景孟弦沒有猶豫,編了個'好’字就飛快的發了過去,而後繼續查房,檢查病人身體狀況.

"好消息,向南沒哭."

這確實是個讓他欣慰而又心疼的好消息.

那個女人,永遠都故作堅強.

把滿腹的委屈憋著,還不如全數哭出來,至少心里會來得舒服些.

其實,景孟弦不知道,如果他在的話,向南一定會哭到泣不成聲的.

在別人面前,再多的委屈,她也沒有落淚的沖動.

"壞消息呢?"

景孟弦又問他.

"她在不停地罵你."

"……"

景孟弦想了想,回了三個字過去,"任她罵."

云墨拿著手機就囧了.

老二,如此乖巧,可不太似你的風格節奏啊!

還不等云墨反應過來,他的手機又震動了,"她罵了些什麼?"

顯然,景大醫生還是有些熬不住了.

"笨蛋,黑白顛倒的壞蛋,還有祝你在床上和曲姐永不和諧!"

尹向南,你倒夠狠!

景孟弦卻忍不住微微彎了嘴角,這話倒還真像她撒潑逗趣的時候會的話.

不過,他黑白顛倒,他倒不承認.

他信她,所以才讓她遠離曲語悉的.

尹向南,你大概才是最笨的那個吧!

景孟弦沒有再回短信息過去,只要知道她好,就行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周末,病房里響徹著向陽淒厲的哭聲.

向南把瘦的陽陽緊緊地抱在自己柔暖的懷里.

陽陽是那種絕不輕易掉眼淚的孩子,可是,今天,他哭得特別厲害.

此刻,護士正抓著陽陽的手,在給他紮針,而這一針,卻已經是今天的第五針了.

家伙疼得一抽一抽的,胳膊上紮針的地方已經整得像個大包子.

"疼……"

"陽陽好疼……"

"媽咪,媽咪……"

陽陽稚氣的童音,嘶聲力竭的喊著向南.

那一道道淒厲得哭聲就如同一把把的尖刀,紮在她的心口上,一刀一刀,那麼疼……

陽陽的噬血細胞又擴散了,現在醫生們正急著給他抑制,不僅每天要注射的藥物急速增多,就連藥也苦得難以入口.

一針完畢,摟著陽陽的向南有些恍然.

當今天早上向陽的身體檢查表出來的時候,向南有種昏天暗地的感覺,全世界仿佛都在搖晃,攪得她昏昏沉沉的,難受得慌.

她伸手,將哭得不省人事的陽陽抱入自己的懷里,試圖將身體里所有的溫暖都傳遞給他,又似乎,急著想要從陽陽的身體上汲取更多的勇氣和動力.

"寶貝,你再忍忍……"

"不管用什麼辦法,向南都會拼盡全力的救你……"

所以,即使,要傷害許多許多的人,可是……請原諒她,她只是個母親!

每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愛,都是自私的!可以自私到,再也無從顧及他人!!

這日,向南狠下心來,做了一個決定.

…………

午後,向南哄了陽陽睡著了之後,出了醫院,往她鎖定的目的地走去.

她從來沒覺得自己的心,有像今天這般沉重過.

就在前幾天,她還那麼信誓旦旦的同曲語悉保證,她絕不再糾纏于那個男人.

就在前幾天,他還過,他不願因為她尹向南而變成個不專的男人.

可現在呢?她又在做什麼?

向南不知道這個決定到底會傷害多少人,可是,為了救她可憐的陽陽,她真的已經無路可走了.

她不能再繼續游離下去了!

景孟弦鄂于向南的找上,門來,當見到門口突然出現的她時,他忍不住微微斂了斂眉.

他似乎在做飯的樣子,不,不對,准確的,他應該是在煮一碗最簡單的清湯寡水的面.

廚房的櫥台上還擺放著未來的及攪勻的雞蛋,砧板上的蔥花切得長長短短的,特別不美觀.

"找我有事?"

景孟弦沒讓向南進屋來,只站在門口問她.

向南迎著他的視線,直直的看著他,一直看著,看了好久好久.

景孟弦不滿的蹙了蹙眉,被她盯得有些毛骨悚然,"看什麼?"

向南吸了口氣,不再給自己任何退縮的機會,"景孟弦,你曾經過的話,還作數嗎?"

景孟弦皺眉,詫異于她的話,"什麼話?"

向南舔了舔唇,這才鼓起勇氣,艱澀的道,"你……讓我做你的,婦."

向南的話,讓景孟弦瞳仁一緊,登時就像看怪物一般,冷冷的盯著向南看.

斂眉,煩躁的道,"你把話清楚,沒頭沒腦的這些,什麼意思?"

他顯得極為的不耐煩了.

向南不自在的抿了抿唇,手擱在身前,忍不住緊張的篡了篡,而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抬起頭看他,"那個要求,我答應……"

"哪個要求你答應?"

景孟弦不敢置信的瞪著對面的向南.

他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向南握著手提袋的手,不停地收緊,一想到陽陽那張蒼白的臉蛋,她就再也沒了退縮了理由.

"我想做你的女人……"

"……"

景孟弦沉默.

很久很久,性,感的薄唇緊繃成一條清冷的直線,凜冽的視線投射在向南身上,幾乎是要將她生生刺穿.

向南如同芒刺在背,有種被他當白老鼠深入探究的錯覺.

貝齒緊咬著下唇,彰顯著她此刻的不安.

忽而,就聽得景孟弦幽幽的問她,"女人,還是,婦?"

一句話,平靜得沒有任何漣漪,亦沒有分毫的溫度.

向南緊抿著唇瓣,沒有話.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涼了些分,",婦?"

向南咬了咬唇,胸口悶得像被什麼東西狠狠地砸到一般,讓她有些呼吸困難.

卻見她,點了點頭,"是."

那一刻,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那束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眸光,銳利得有些駭人.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肆意的笑了,那笑分毫不達及眼底,冷得教人心驚膽寒,"就專門用來解決性,欲的那種?"

"……"

景孟弦直白的話,讓向南微微白了臉.

但不得不承認,他的是事實!

而她要的,也不過如此!

貝齒咬在下唇上,力道越來越重,唇瓣也越漸慘白,但她終究沒有否認.

只是,選擇了無聲的沉默.

"沉默就代表默認,對吧?"

景孟弦冷涼的問她,倏爾,就嗤笑出聲來,"很逗,尹向南,你可真逗!"

向南握著手提包的手,微微緊了緊,"我認真的."

"呵!"

景孟弦輕笑,優雅的解了圍在腰間的圍裙,隨手扔在不遠的櫥櫃上,視線冷涼的掃了一眼向南,"你覺得一個正常的男人會找一個人妻做,婦?"

他笑,"你別逗了!解決生理需要的那東西,是越緊越好.至于你……"

他搖頭,將向南從上至下的審視了一下,微微眯了眯眼,"我提不起性趣!"

"……"

向南白了臉.

果然,從這個男人嘴里出來的話,永遠別想有一句是好聽的.

景孟弦亦如此,溫柔的時候,可以把你當冰融化,冷決的時候,即使你是上百度的高溫烈火也能把你凍結.

"吧,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麼?"

景孟弦轉身,進了廚房去,端起雞蛋,用筷子非常笨拙的攪了攪.

向南終是有些看不下去,她走過去,伸手接了過來,"還是我來吧."

景孟弦沒有拒絕,只是像看怪物一般瞪著沒有太多表的向南.

向南低頭攪著雞蛋,沒有回答景孟弦的話,而是選擇了沉默.

她又替他把鍋里的水燒開,這才將面條放了進去.

所有的事做好之後,她才轉身去洗手.

回身過來的時候,就見景孟弦正倚在廳里的沙發上抽煙,嫋嫋的煙霧里,他那雙深沉的眼眸,銳利的落在向南身上,"吧,你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他魅眸微眯,煙頭在煙灰缸上輕輕彈了彈,沉聲問向南.

他以為前幾天他們之間已經把話得再清楚不過了.

向南望著他,足足愣了半分鍾的時間.

很久……

"錢."

"我想要錢."

向南完,吸了口氣,又鼓起勇氣再了一句.

那一刻,向南分明看見了景孟弦那凜冽的眉心突跳了一下.

他似在壓抑著某種怒火.

手指狠狠地將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起了身來,一步一步逼近向南.

向南能深刻的感覺到他身上所帶來的那束冷然之氣,教她渾身不寒而栗.

"把剛剛那話再一遍?"

他低頭,居高臨下的冷睨著向南,咬牙切齒的命令她道.

這樣的景孟弦,如同一頭即將爆發的凶狠猛獸,讓向南有些畏怯.

但她還是鼓起勇氣了,"我要錢……"

她站在那里,雙側垂落的手緊握成拳,頭微低,就聽得她還在重複,"景孟弦,我要錢!我想要錢!!"

除了這個,向南真的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你的意思是,為了錢,你願意把身體給賣了?"

向南咬唇,沉默.

"是不是?"

景孟弦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個分貝.

"是!!"

向南狠下了心來,高聲回他.

"好樣的."

景孟弦冷笑,"尹向南,你果然越來越出息了!"

他以為賣酒賣避-孕套已經是她的下限,沒料到,那才不過只是兒科而已!

他攏眉,煩躁的又點了一支煙,吐了一口煙霧,冷聲問向南,"戴亦楓呢?"

"在醫院."

向南明知他問的是什麼,卻也只能顧左右而他.

"你要賣身的事,他知不知道?"他冰漠的眼底,像寒潭.

"……"

"打電,話給他."

景孟弦著,從自己口袋里掏出手機,就直接摔在向南的腳邊,"打電,話給他!!當著我的面,用我的手機,告訴他,他的妻子,你尹向南為了錢他媽現在就要賣身給我!!我倒要看看,他戴亦楓到底怎麼做人丈夫的!!是不是真***為了錢,都能把老婆給賣掉!!!"

向南從來沒有見過景孟弦發這麼大的火.

如果戴亦楓現在就在他面前,他景孟弦鐵定二話不就一拳給揍了過去,非打得他滿地找牙,連他爸媽都認不住出他來不可.

他自然知道向南要錢鐵定是為了給親人治病,但他怎麼都沒料到戴亦楓這個做丈夫的竟如此沒有擔當,能把一個妻子照顧到這種份上來.

向南慘白著臉,不肯動.

"怎麼?不敢打?"

景孟弦冷笑,"不敢打就現在立刻給我滾出去!!"

向南吸了口氣,彎身,從地上把手機拾了起來,遞給對面的景孟弦.

"我做誰的,婦,不需要先請示他."

向南一臉的平靜,頓了頓,才,"我跟他……離婚了!"

"……"

六個字,讓景孟弦驀地怔住.

他清幽的眼眸,死死的盯著向南看,那模樣宛若是要將她生生看穿看透一般.

暗芒,清晰的至他深邃的眼底掠過,掀起層層波瀾,十幾秒過後,恢複一潭冷清,"什麼時候的事?"

他的語氣,分明是故作平靜.

"很久了……"

向南舔了舔唇,補充道,"好些年了."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心里當真不知該作何想.

開心吧?

看著曾經背叛過自己的兩個人原來過得如此淒慘,他是該開香檳大肆慶祝的吧?

可是,為什麼他卻偏偏開心不起來呢?

甚至于,覺得胸口像壓著塊巨石一般,讓他有些透不過氣來.

這個女人的生活,到底有多糟糕?

長久的,廳里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

景孟弦倚在櫥台上,凜著眉,抽完一支煙,又點了一支煙.

離婚了?!

呵!也是,只有這個理由,才能把之前所有的事都一一通.

廚房,電爐上煮面的平底鍋早已沸騰,拉面在里面盡的翻滾著,頂得鍋蓋打在鍋沿上'啪啪啪’的響著.

"我先去幫你把面夾出來……"

向南著,越過他就要進廚房去.

卻伸手,被景孟弦扣住了手腕.

"尹向南,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做女人,還是做,婦!!"

女人,意味著,好好愛,好好過!

,婦,意味著,好好做!

這話……多像四年前訣別的那次,他拉著她的手,'尹向南,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向南回頭,水眸平靜的看著他,淡淡的掀了掀唇角,",婦."

這兩個字,也就意味著,她從未想過要同他好好愛,更沒有……好好過!

向南知道自己是自私的,所以,完這句話,她沒敢再多看他一眼,甩開他的手,就兀自進了廚房去.

景孟弦在陽台上不停地抽煙,就連向南叫他過去吃面,他也作勢沒聽到,冷冷的站在那沒有進屋去.

他深吸了口手里的煙,又長長的吐了一口煙霧出來.

他比誰都清楚尹向南的存在,于他而意味著什麼.

那種把她放在心口里,誰也無從取代的感覺,好受嗎?一點也不好受!

而如今,自己在她的生命里完全進退自如,而他呢?他是不是也能做到跟她一樣,讓她在自己的生命里同樣進退自如?

過去四年的痛,讓他沒了那份自信.

他做不到不在意,把她留在身邊,愛而不得,無疑是對他自己一種最殘忍的懲罰方式!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他不願再去延續了.

"你再不來吃,面要被湯泡爛了."

向南柔暖的催促聲再次從他身後的廳里傳了過來.

他轉身,深深的看一眼身後的向南,而後,將手里的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轉而進了廳里來.

桌上,放著那碗剛出爐的湯面,熱氣騰騰的還冒著霧氣,突然他就覺得胃里好像已經被填得什麼都塞不下了.

"要多少錢?"

他問向南.

向南一愣.

"親人治病,缺多少錢?"

景孟弦耐著性子重複.

向南抿著唇,不知該如何回答.

倏爾,景孟弦遞了張金卡給她,"這是我的副卡,密碼你的生日."

向南心微悸,清麗的水眸掀起淺淺的一層漣漪,看著他,卻沒有伸手去接他手里的金卡.

景孟弦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用多想,密碼四年前設的,懶得改了才一直放任著,里面的錢夠你花了,不夠我會隨時補進來."

見向南沒接,他皺眉,"拿著."

向南抬頭,不解的看著他.

景孟弦似有些失了耐性,"怎麼?還真要陪我上次床,這錢才肯拿是不是?"

上篇:回歸正途——三人行的婚姻,誰也玩不起!     下篇:哪個親人生病了——景醫生空降向南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