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哪個親人生病了——景醫生空降向南之家  
   
哪個親人生病了——景醫生空降向南之家

景孟弦似有些失了耐性,"怎麼?還真要陪我上次床,這錢才肯拿是不是?"

向南為難的看著他,心下卻是一片動容.

至少,他願意毫無條件的借錢給她,是不是?

"尹向南,別挑戰我的耐性!!"

顯然,景醫生有些生氣了.

向南猶豫了半刻,終究還是訥訥的伸手,將他手里的卡接了過來.

顯然,她是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她也只能以後再找機會把錢還他了!

望著手里的銀行卡,向南心有些複雜.

甚至于她有些懷疑,自己兜這麼一大個圈子,到底有沒有必要.

她總在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關于陽陽的事,可是,告訴他又怎樣呢?陽陽的身世一旦曝光,不定從此沒有哪家醫院再願意幫他們治療,那樣的一天,向南幾乎都不敢去設想,如果讓她看著懷里陽陽的生命一點一點消逝,而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那她定會瘋掉的!

還有他,知道真相之後,他定會拼盡了全力來護她和陽陽周全的,一旦與溫純煙鬧上,到最後又會落到一個怎樣的收場呢?

他們是注定了沒辦法在一起的,又何必再告訴他真相來徒添他的煩惱呢!

向南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舔了舔唇,"景醫生,無功不受祿,對于我剛剛提出的條件,希望你再考慮考慮,過幾天我再來找你."

向南不卑不亢的完,轉身便出了景孟弦的家里去.

走前,她能感覺到有一束駭人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但她選擇了無視.

電梯門闔上,向南長松了口氣,才發現不知何時,她手心里早已一片涼涼的薄汗,電梯里還倒影著一張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的面龐.

終究,她還是跨出了這一步,但她相信,這一定會是陽陽生命里最關鍵的一步.

向南如是想著,清秀的嘴角忍不住彎出了一抹燦爛的弧度.

她的寶貝,就是她最美的笑容!即使,再苦再累,一想到他那張可愛的臉蛋,什麼樣的艱辛困苦都忘了……

………………

景孟弦臨窗而立.

目送著那抹纖瘦的嬌影走出區後,才淡淡的收了視線回來.

眼潭,越漸深沉,色澤也更暗了些分.

他再次點燃了一支煙……

突然就覺胸口悶得特別難受.

今天尹向南給他帶來了兩個沖擊.

她要做他的婦,只是婦,為了錢!

她離婚了!!

兩個消息,卻在明著同一件事……

她尹向南過得不好!甚至可以,她的生活一團糟!!

為了錢,她日夜賣命,拼命干活.

賣酒,賣避-孕套,直到如今……

連身體,都能出賣!!

景孟弦低頭,抽了口手里的煙,試圖讓煙草來麻痹他心口這份明顯的鈍痛.

尹向南,到底是怎樣艱苦的生活,才把你逼到了這樣的絕路上來!

他有沒有必要去深入了解一下?

——————————————最新章節見《添香》————————————

曲語悉的身體,終于開始好轉.

半月之後,精神氣比之前好了很多,雖然依舊不能下床,但至少能夠坐起身來陪人聊天了.

景孟弦一席乾淨的白色大褂,雙手習慣性的兜在衣服口袋里,雙腿交疊,慵懶的坐在病床對面的沙發椅上,淡漠的看著床上的曲語悉,清雋的面龐上,沒有太多的表.

"關于那天的催,,藥,還有你摔進洞穴,以及拔管的事兒……我希望不會再有第二次這樣的事發生!"

景孟弦的聲音,冷幽幽的,像冰柱,教人聞之而栗.

景孟弦的話音才一落,曲語悉的眼眶頓時就濕了,"孟弦,你到底在什麼?"

"我什麼,你不懂嗎?"

景孟弦只淡淡的抬了抬眼皮,臉色更冷些分.

"你看不到嗎?現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我,被拔管差點送了性命的人是我,為什麼你反過來還要來訓斥我?在你眼里我真的就那麼不重要?還是……你真的就那麼愛她尹向南?"

曲語悉得聲淚俱下,一滴滴的眼淚從羽睫下滑落而出,好不惹人疼惜.

"我是醫生,在我眼里每一條生命都尤其重要!"

景孟弦用廣泛的定義回答她,一句話就淡淡的將她與他所有的病人劃到了同一個級別之上.

曲語悉心里一片漠涼,淚潸然而下,"在你心里,我就跟你的那些病人毫無差異是嗎?所以你現在僅僅只是把我當作你的一位病人來查房的嗎?"

"如果只是我的病人,我根本不在乎他的品行如何."

景孟弦寡淡的著,起了身來,"你好好休息吧,我下次再來看你."

"你就那麼肯定這些事不是她尹向南精心設計的局嗎?"

曲語悉沖著他的背影,不甘心的喊著,手,捏緊被子,幾乎要把指甲嵌入被褥中去.

景孟弦回頭看她,目光平靜,"因為像尹向南那種高傲的女人,她不可能會為了誰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曲語悉眼眸一緊,眼底頓時濕了一圈.

這話,不僅是在抬高她尹向南,而且,還在不留余地的貶低她曲語悉!

曲語悉深吸了口氣,盡可能的將心頭的那抹憤恨壓下來,掀起嘴角,溫婉的微微一笑,"孟弦,如果你真的這麼愛向南的話,我可以向伯母要求退婚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只要你一句話……"

景孟弦望著曲語悉那張溫婉秀氣的笑臉,眼底更深了色澤,忽而,冷涼的笑了笑,那笑有些意味不明,只道,"你好好休息."

"語悉!!"

病房外,響起尹若水的喚聲,人未到聲先到是她一貫的風格.

尹若水探頭走了進來,一眼就見到了預備出門去的景孟弦,"景醫生."

她一愣,喜悅躍然眼底.

景孟弦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就算做招呼了.

"孟弦,麻煩你幫我給若水倒杯水吧,我行動不太方便,謝謝你了."曲語悉輕輕喊住了要出門去的景孟弦.

景孟弦倒沒有推拒,轉身走去飲水機邊給尹若水倒了杯水.

尹若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將手里的水果籃擱下,接過他手里的水,"謝謝,其實我自己來就好."

她偏頭,看一眼床上緒特別低落的曲語悉,"怎麼了?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她又轉而看了一眼景孟弦,試探性的問道,"吵架了?"

景孟弦沒答話,"你們聊吧,我先走了."

"孟弦……"

曲語悉還是叫住了他,"你待會能不能幫我把若水送回去,然後從她那幫我把上次借她的那本限量版時裝雜志拿過來?我最近躺著實在無聊了,那本書還沒來得及看呢."

尹若水聽聞要景孟弦送她回去,心里一悸,受寵若驚的看著床上的曲語悉,又期待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景孟弦,緊張得忙低頭喝了一口杯中的溫水,倏爾覺得全身都暖了起來.

"語悉,你早告訴我嘛,不然我今天就給你拿過來了,免得這麼麻煩了."

然而,讓尹若水更加意外和欣喜的是,景孟弦竟然沒有拒絕她.

"還有半個時我下班,查完房之後,我來找你."景孟弦看著尹若水,淡淡的交代了一句,轉身,便出了病房去.

景孟弦一走,尹若水就興奮的在曲語悉的病房里嚷開,"語悉,你真是太太太大方了!!你居然就這麼給我跟景醫生制造機會!我真恨不得抱住狠狠親你一口."

曲語悉輕輕一笑,那笑卻分毫不達及眼底,但語氣卻是一貫的溫柔無害,"我可沒給你制造機會,待會你可別對他動手動腳,我要知道了,定饒不了你."

尹若水壞壞一笑,"要人家對我動手動腳的話,那可就不能怨我了."

曲語悉輕笑出聲來,"行,他要真對你動手動腳,我就大大方方的把他讓給你,怎麼樣?"

"喂,你會不會太自信了點."

尹若水不滿意的輕輕碰了碰她的肩膀.

曲語悉只笑笑,心底卻是一抹譏誚的冷哼.

她自信像尹若水這種無腦的女人,決計入不了他景孟弦的眼,至于為什麼她要讓景孟弦去送她,呵,自然有她的理由所在.

尹若水就像景孟弦和尹向南身邊的一個定時炸彈,一旦時間到了,時機成熟了,便足以將他們這對恩愛的鴛鴦炸得粉身碎骨,到那時,她倒要看看他們這份惡心的愛,能堅持多久!

………………

半個時後——

景孟弦送尹若水往她家中走去.

一路上,景孟弦一直緘默,只專注著開車,而尹若水卻活潑得實在有些過分.

"景醫生,你那天早上為什麼會在我們家樓下呀?"

尹若水歪著腦袋問駕駛座上的景孟弦.

景孟弦打了個往左轉的指示燈,視線依舊專注的落在正前方,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見他沒回答,尹若水多少有些失落,但她還是繼續不恥下問,"難道你也有朋友住我們區嗎?"

"嗯."

這次,景孟弦終于出了聲,吝嗇的賞了她一個字.

"誰啊?"

她好奇的眨眨眼,"幾座幾號啊?男的女的呀?有機會大家可以認識認識,交個朋友嘛!"

景孟弦偏頭,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掀了掀唇,"女的."

這兩個字一落,明顯有一抹失落從尹若水的眼底掠過,"女的呀."

她干干一笑,"你那麼早就在她家樓下等她?"

景孟弦斂了斂眉,寡淡道,"那是我跟她的事."

這話,外之意,就是與她尹若水無關,而他,也拒絕回答.

尹若水撇了撇嘴,有些不開心,但她沒讓自己表現出來,畢竟能與景孟弦單獨相處,簡直就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她又怎們能因自己一時不快而糟蹋了這麼好的時光.

看著馬上就要到家了,尹若水有些急了,她只想找更多的話題與景孟弦拉近些距離.

正當尹若水想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倏爾,景孟弦意外的開了口,"你們家有親人生病了?"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尹若水一愣,她訥訥的點了點頭,"景醫生你也知道嗎?"

"誰病了?具體什麼病?"

或許他還能幫得上些忙,至少想要找個專科教授類的是沒多大的問題.

"是我……"

尹若水才想話的,卻倏爾,兜里的手機極不適時的響了起來.

鈴音在安靜的車內響著,聲音極大,有些刺耳,她歉疚一笑,"等等啊,我接個電,話."

"姐?"

電,話是向南打過來的.

景孟弦不著痕跡的看了旁邊的尹若水一眼.

"若水,快到家了嗎?"向南在電,話里頭問她.

"快了快了,姐,是不是在等我吃飯啊?"不難聽出,尹若水的心特別不錯.

"嗯,那你快點,等你."

"好的呢!馬上!"

尹若水掛了電,話,轉而偏頭試探性的看一眼身旁的景孟弦,別開眼去,又折回來繼續看他,最後終于鼓起了勇氣問他,"景醫生,你……要不要來我們家一起吃飯啊?反正現在也到了吃飯時間了,對不對?"

"嗯?"

景孟弦偏頭,淡淡的看著她,似乎對她提出的邀請,沒有太多的興趣.

但,讓尹若水開心的是,他並沒有一口拒絕,這也就意味著,她還有機會.

"一起吃吧,我姐做的飯真的特別可口,保准你吃過一次後,也會想吃第二次的."

尹若水用向南精湛的廚藝,you惑著他.

但即使如此,她也沒敢抱多大希望的,卻不想……景孟弦,竟然……點了頭!!

那一刻,尹若水幾乎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她驚喜,"景醫生,你……你答應了?"

景孟弦掀了掀嘴角,"餓了."

一想到尹向南做的那些可口的飯,他似乎真的有些饞了.

尹若水低著頭,捂著自己那顆亂跳的心髒,不由自主的輕輕笑著.

她真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開心過.

第一次……

第一次,坐上景醫生的車.

第一次,他竟然答應了她的邀請,和她一起回家吃飯!

他們之間的關系,簡直就是質的飛躍,讓尹若水手足無措的同時,又驚又喜,但也讓她得到了一個訊息,那就是……景醫生不再像從前那樣討厭自己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當景孟弦出現在自家門口的時候,向南登時愣在原地,忘了招呼,也忘了話.

景孟弦一席優雅的黑色休閑西服在身,外套微微敞開,露出里面同樣黑色系的背心馬甲,以及質地上好的格子襯衫,下身一條考究的西褲包裹著他修長的雙腿,更將他頎長的身姿襯得愈發挺拔而健碩.

他站在那里,玉樹臨風,尊貴紳士,如王子一般,全身至上而下都透著一種與她們這種平民之地極不搭調的氣質.

儼如一國之君踏入了窮鄉僻壤之地,教人受寵若驚的同時,整間屋子甚至頓時蓬蓽生輝,因他而閃亮.

景孟弦單手攏西服,頭微低,優雅的跨進了低矮的房子里來.

"阿姨好!"

他微笑著,禮貌的同廳里的秦蘭打招呼.

秦蘭一見有客人來了,連忙笑著,熱的從廳里迎了出來,"是若水帶客人來了喲!!來來,快進來坐."

她迎至門口,一見風度翩翩,俊美挺拔的景孟弦時,她驀地一愣,臉上的笑容似有半秒的僵硬.

"媽,他就是景孟弦景醫生啦!"

尹若水在一旁開心的介紹著,突然心里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仿佛此刻她就是在同自己的家人介紹著她的男朋友一般.

這感覺,真美!

向南站在一旁,不自在的摸著褲子上的臀袋,有些尷尬.

她確實沒料到景孟弦竟然會突然空降到自己家來,這讓她多少有些始料未及.

"媽,媽……"

見秦蘭看著景孟弦一直發呆,尹若水終于忍不住提醒自己的母親,失笑道,"媽,你別老一直盯著人家看,多不禮貌呀."

秦蘭回神過來,嘴角的笑容還有些不自在,忙點頭應和,"是是是,是不禮貌,來來,趕緊先進來坐,景醫生對吧?剛剛叫什麼來著?"

秦蘭招呼著景孟弦進屋,向南沉默的尾隨而至,只覺頭皮發麻的厲害.

"景孟弦."

景孟弦忙禮貌的接口.

"好,好,孟弦,來,正好剛做好了飯,先去洗手,咱們馬上開飯."

"好呢,謝謝阿姨."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尤其燦爛.

卻倏爾,一偏頭,就問身邊的向南,"我該去哪邊洗手?"

向南沒料到他會突然跟自己話,登時愣了半秒,這才回答他,"廚房,那邊."

她指了指最左邊的屋子.

秦蘭拍了拍向南的腦袋,"沒禮貌,帶景醫生過去."

向南被打了一下,怨念的嘟了嘟嘴,無奈,領著景孟弦進了廚房去.

尹若水在廳里和秦蘭一起布置碗筷.

今兒的她,誰都看出來了,雀躍得像只麻雀,在廳里飛來飛去的,好不快樂.

秦蘭看著尹若水那張開心的臉蛋,慈愛的面龐上,露出幾許沉重來.

廚房里——

景孟弦在洗手,向南在一旁站著.

她偏頭,看一眼廳里雀躍的尹若水,又轉而不解的看著他,"你……為什麼會來我們家?"

景孟弦洗完手,向南又給他遞了條毛巾,兩個人默契的動作,儼然不是什麼陌生人.

他將手擦干,抬頭,挑眉問向南,"我得裝不認識你,還是裝特別熟?"

裝特別熟?

向南皺眉,瞪他一眼,沒好氣道,"不認識!"

轉身,便直接出了廚房去.

上篇:我離婚了——讓我做你的-婦吧!     下篇:餐桌上的風波——誰都不允許跟他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