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餐桌上的風波——誰都不允許跟他走近  
   
餐桌上的風波——誰都不允許跟他走近

餐桌上,向南悶頭吃飯.

而尹若水不停地給景孟弦夾菜,"景醫生,你多吃點,我姐做的菜,味道可美了."

景孟弦抬眼看了看對面一語不發,只顧埋頭吃飯的向南,隨手將尹若水夾過來的菜擱在了飯碗的一邊,再也不聞不問.

尹若水見他不肯吃自己夾得菜有些郁悶,但她也沒讓自己表現出來.

"景啊,這菜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呢!阿姨也不知道你會過來,不然就該多買點菜了."

秦蘭慈愛的笑著問景孟弦,倒沒有伸手去給他夾菜.

"阿姨,這菜很合我的胃口."

景孟弦微笑著,禮貌的回答秦蘭的話.

秦蘭點頭,毫不吝嗇的贊賞道,"真是個有禮貌又有家教的孩子啊,你這是什麼樣的家庭才能教出這麼好的孩子來."

見秦蘭對自己心儀的男人贊不絕口,尹若水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而向南也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母親口里稱贊的男人.

他目若星辰的眼眸微微笑著,彎出一道溫和謙遜的弧度來,往日里那些清冷在這一刻被收斂得極好,儼然就是位優雅的王子,足以讓所有的女孩為之怦然心動.

向南將目光偏向妹妹,就發現她那雙愛慕的視線那麼熱切的落在他的俊臉上,不偏不倚,甚至于熱烈得幾乎要將他灼燒.

忽而,向南就覺胸頭有些沉重.

她開始在想,自己是不是得找個機會同若水把自己與景孟弦曾經的關系挑明?可是,看著妹妹這顆欣喜若狂的心,她還當真狠不下這顆心.

向南咬了咬竹筷,有些郁悶.

"景啊,你們家父母都是做什麼的呀?"

倏爾,就聽得秦蘭問景孟弦.

"媽……"

尹若水推了推母親的手臂,"干嘛呢,人家第一天來就問人家家世,這樣更不禮貌."

秦蘭這次卻完全沒給尹若水好臉色看,沉著張臉,把尹若水的手沒好氣的推了回去,斥道,"你懂什麼?"

向南狐疑的抬眼看自己的母親,有些意外,她似乎不是那種特別在意別人家家世的人呀.

景孟弦微微一笑,"我父親是S市的一名政aa府官員."

他得極為低調.

"什麼政aa府官員啊,明明就是S市的市長!景醫生,你干嘛這麼謙虛啊?"尹若水急忙替他補充.

一張嘴,卻讓秦蘭陡然僵了臉.

"S……S市市長?"她喃喃了一句,握著竹筷的手,顫了一下,牽強一笑,"景醫生果然是大戶人家啊,這麼好的條件,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又怎麼能配得上你這樣的貴族公子呢!"

景孟弦也沒料到秦蘭會突然出這樣一番話來.

他斂了斂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對面的向南,而向南也有些錯愕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尹若水登時就變了臉,"媽,你什麼呢!"

她一張臉拉得老長,很是不開心,"景醫生是那種嫌貧愛富的人嗎?如果真是,他今天就不會和我一起回家吃飯了!"

"你少給我兩句!景醫生是不是嫌貧愛富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家人會不會嫌貧愛富!!"秦蘭似乎也有些怒了,話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完,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態度有些過激,連忙緩下緒,同景孟弦道歉,"景你別在意,秦阿姨就是這麼直接的人,往後啊你就少跟我們家若水來往了,你這樣優秀的男孩子,要找什麼樣的女朋友沒有,是不是?咱們家這樣的況,確實跟你配不上."

"媽!!"

尹若水一摔手里的飯碗,眼眶一瞬間就了,"你怎麼能這樣?我這好不容易才跟景醫生好點,你就拉我後腿,你是我媽嗎?"

尹若水喊完,整個眼眸都濕了.

尹向南和景孟弦兩個人誰也沒料到,一頓飯吃下來,最後竟會是這樣的局面收場.

只是,母親的話,更是給向南敲了一記警鍾.

但,這警鍾敲得實在太重,讓她心頭頓時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媽,若水,你們別這樣,家里還有客人在呢!"

向南起身,安撫自己的母親和妹妹.

"秦姨……"

景孟弦優雅的起了身來,嘴角依舊是那抹恰到好處的笑,"我想你們大家可能都誤會了,我跟若水不過只是最普通的朋友而已,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她有進一步發展."

只寥寥幾句話,他便輕而易舉的將自己與尹若水之間的關系撇得清清楚楚.

末了,視線不輕不重的落在向南的面龐上,又同秦蘭道,"不過,秦姨,我還是想告訴您,如果一個女孩,一旦被我認定,我就不會管她是不是貧窮或者富有,更不會管我家里人會是什麼態度,我只知道,我要的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既然是最好的,我便不會輕放棄!"

這認真的一段話,像是一種宣誓,也似對秦蘭這位做母親的一種保證.

向南心頭微悸,驚愕他會突然出這樣一番話來,心驟跳了一下,神有些恍惚,卻飛快的恢複了平靜,不自在的別開了眼去.

尹若水臉色慘白如死灰,將手里的碗筷擱下,眼淚早已湧了出來,"你們慢慢吃吧,我飽了."

她完,哭著就沖進了自己的房間去,那扇本就破爛的門,此刻更被她摔得'嘎吱’作響.

"媽,我去看看她……"

向南著就要走,卻被秦蘭一把給喝住,"看什麼看,讓她去!坐下,吃飯!!"

"媽……"

向南從來沒見過這樣嚴厲的母親.

"坐下!!"

秦蘭用筷頭重重的敲了敲桌面.

見母親這副架勢,向南哪還敢再惹她生氣,也只能悶頭悶腦的重新坐上了餐桌去.

而景孟弦依然從容的坐在桌前,優雅的品味著身前的飯菜,似完全不被剛剛這場因他而起的風波所干擾.

一頓飯,三個人吃得各有所思,向南更是味如嚼蠟.

吃完飯,尹若水的門被打開,就見她腫著雙眼睛從里面走了出來,手里還捧著一本雜志,她遞給景孟弦,"給."

景孟弦淡淡的看她一眼,伸手接過.

轉而,看向正忙著的秦蘭,"秦姨,今天打擾您了,改天有時間我再來拜訪您."

"誒,好呢!"

秦蘭忙著,卻也沒有挽留景孟弦.

"景醫生,我送你下去."

尹若水著就轉身去屋里拿外套,預備出門去,卻不料,一聽這話,秦蘭連忙擱了手里的活兒,就沖了出來.

"若水,你不准去!!哪兒都不許去,給我乖乖在家里呆著!!"

秦蘭的緒有些激動,讓一旁的向南都有些訝然.

母親平時似乎真不是這樣子的.

"媽,你發什麼瘋啊!!"尹若水站在房門口急的直跺腳,眼眶通,大聲喊著,"我就要去!!"

"你敢去試試!看我打不打斷你的腿!!"

秦蘭似乎動了真格,著,拿過沙發上的雞毛撣子就往尹若水的身上抽了過去,"給我滾回去!回房里去!!向南,去,替媽送景醫生出門!"

景孟弦沒料到秦蘭會這般較真,他忙上前擋住了秦蘭手里的雞毛撣子,大手也沒用力,"秦姨,別這樣,為了我傷了你們母女的和氣,不值得.我自己下去就好."

見景孟弦這樣,秦蘭也就住了手,沒好意思再繼續抽尹若水,只拖著她就往她的房間里走去.

尹若水掙紮,"媽,嗚嗚嗚……你為什麼要這樣啊?"

尹若水哭著,歇斯底里的大叫,被秦蘭連拖帶拉的關進了房里去,"開門!!開門啊!!媽,你這樣我會恨你的!媽——"

尹若水嘶聲喊著,不停地拍著房門.

秦蘭聽聞女兒的哭喊聲,一張臉色蒼白得有些可怕,拿著雞毛撣子的手還抖得厲害.

"媽,這樣真的好嗎?"

向南也有些急了,"要不我們還是先讓若水出來吧……"

"你住口!!"秦蘭一聲厲喝,末了,看了一眼候在一邊的景孟弦,"去,送景醫生下樓."

向南擔憂的看一眼尹若水那張緊閉的房門,無聲的歎了口氣,同母親商量道,"那我送了景醫生下樓之後,你得趕緊把若水放出來."

"行,我知道了,難不成你以為我會把我自家閨女關一輩子?"

聽聞這話,向南這才放了心下來.

景孟弦望著秦蘭,疑惑的斂了斂眉.

顯然,今天這頓飯,他蹭得好像有些不合時宜.

向南送景孟弦下樓.

"你母親平日里特別歧視家里當官的?"

景孟弦實在忍不住問向南.

向南也有些搞不懂自己母親了,她搖搖頭,"也沒有,我們家從前隔壁叔叔也當官的,我看她對人家也沒這副態度啊."

景孟弦挑挑眉,"她對我什麼態度?"

"她對你什麼態度,你不清楚呀?"向南也沒直接,主要是不想太打擊了一貫自信的他.

"嗯,她似乎不太歡迎我去你們家."

向南深吸了口氣,聳聳肩,沒解釋,因為她也是這種感覺.

一想到母親似乎不太喜歡他,心里就稍稍有些不舒服.

"不過,你好像也不太歡迎我,為什麼?"

景孟弦斂了斂眉,漆黑的深潭里分明還染著些分的不愉快.

向南抿了抿唇,半響才道,"我只是有些意外,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而且……還是同若水一起……"

景孟弦淡淡的看了向南一眼,卻沒再過多的解釋,只道,"往後我會與她保持適當的距離."

其實,他答應送尹若水回家,是突然想到她尹向南平日的生活艱辛,或許他可以適當的照顧一下她的家人,而忽然出現在她們家,也只是想了解一下她的生活環境而已.

只是,造成這麼大的風波,他也有些始料未及.

"若水……真的挺喜歡你的."

向南有些憂心.

景孟弦一貫平靜的眼眸里掠起一抹暗芒,深意的盯了一眼向南,只淡漠的道了一句,"愛是兩個人的事."

他突然想,如果哪一天讓尹向南在他與自己的妹妹之間,做個抉擇的話,她會如何?

景孟弦深幽的眼潭暗了下去,他希望,他們之間永遠不會有這樣的一天!

他打開車鎖,開了車門,催促向南,"進去吧,外頭挺冷的."

"嗯."

向南摸了摸臀袋,看著對面的景孟弦,有些不自在,"那個……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件事,考慮得怎麼樣了?"

景孟弦沒料到尹向南對于這件事竟然會這般執著,他冷冷的盯了向南一眼,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尹向南,我不希望從你嘴里再聽到這件事!"

他分明有些生氣了.

向南噤聲,眼底露出些許失落的緒來.

或許,她真的該考慮換一種途徑了!

"進去吧."景孟弦示意她先上樓去.

向南點了點頭,望著他的水眸底里有一層柔暖的漣漪,"路上心開車."

她還是不忘叮囑他.

"嗯."

景孟弦幽深的眼底泛起一層不易察覺的微光,分明還帶著半分的悅然.

"拜拜……"

向南沖他擺擺手,水眸里有淡淡的不舍一掠而過.

她轉身,往家里去了.

待會還得去醫院陪陽陽.

……………………………………

一進屋,向南就只聽得尹若水在那歇斯底里的哭鬧著,她還被關在自己的房間里,沒有被母親放行.

而秦蘭坐在還未來的及收拾完的餐桌前一陣發呆.

那張寫滿歲月的滄桑面龐上,沒有分毫的血色,慘白得如同一張白紙.

"媽……"

向南走進屋來,"怎麼了?還在為若水的事兒遭心呢?"

秦蘭一聽向南的聲音,陡然回了神過來,忙起了身,拿過手里的抹布,慌神的擦起桌子來,"他走了?"

"嗯."

向南點頭,"媽,你趕緊讓若水出來吧."

"若水跟他關系怎麼樣?"

秦蘭忽而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向南一愣,搖搖頭,"具體的我不太清楚,但是,媽你會不會對景醫生太敏感了些?他不過就是個高官子弟,你剛剛那樣,特別容易讓人誤會的."

"誤會?誤會什麼?"秦蘭的臉色極為難看.

"誤會你不喜歡人家啊."

"難道你覺得我該對他表現出一副極為熱切的模樣?我告訴你們倆姐妹,不管你們跟他到底是什麼關系,是單戀也好,還是戀愛也罷,又或者只是簡單的朋友,你們都不允許跟他走近!"秦蘭這話是沖著尹若水的房間喊著的,分明這話是給她聽的,但卻也讓向南微微白了臉.

"媽,我不太理解?你要不要給個理由啊?"

"沒有理由!我就是不喜歡他,如果不想把我氣死的話,以後你們姐妹倆都給我離他遠點,尤其是尹若水,你聽到沒有!!"

她沖著房間里的尹若水大聲警告著.

向南不明所以,水眸里籠上幾許憂色和狐疑,她沒再多什麼,"媽,我先去看看若水."

"你坐下,我還有話要跟你."

秦蘭命令向南坐下.

向南也不敢違抗,只好硬著頭皮坐了下來.

"前天你張阿姨又來找你了,是要給你介紹一位學曆人品都不錯的男孩子……"

"媽……"

一聽相親的事兒,向南就有些頭疼,"這事兒咱們不是過,在陽陽病好之前,咱們不提的嗎?"

"是!但是你告訴我,陽陽的病什麼時候能好?哪一次醫院不是傳來不好的消息?向南,你別怪媽把話得太重,你這樣子遲早是要給自己做好打算的,別為了陽陽把自己這美好的年華給耽擱了,萬一有個什麼萬一……"

"媽!!"後面的話,向南一句也聽不進了.

她知道母親想什麼,可是,她不想聽,她也不敢聽.

"我不管你聽不聽,總之你要不想我被你們姐妹倆氣死,這次怎麼都得給我去赴約,只是去看看怎麼了?還能把你吃了啊?"

秦蘭今天的脾氣還真有些火爆.

一想到姐妹倆的終生大事都不讓她省心,她就更覺火氣不斷往上湧.

向南自是理解母親的憤怒,也明白這樣的自己有多讓母親擔憂,她無奈,只好點頭應了下來,"行,媽,我答應你去見見他好吧?但我必須告訴你,我不會瞞著他我有個孩子的事……"

秦蘭似愣了一下,滄桑的眼底晦澀了幾分,嘴里悲戚的喃喃了一句,"真是冤孽!也不知是不是咱這當媽的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媽,你別這樣."向南聽得有些心痛和歉疚.

"媽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媽是替你的將來擔心!你這女人就是傻,不經事,太不會為自己的未來著想!"秦蘭得差點了眼,"行了,媽也不希望你去騙人家,你想就吧,這個周末給你們安排時間見個面."

"好."

向南哪里還敢拒絕.

雖然她清楚這場相親90/是不會成功的,但去看一看至少也讓母親心里多少安慰一些.

其實,秦蘭心里也不比自己的女兒混沌,她自然是知道以她們家這樣的條件,相親成功的概率簡直就像陽陽的配對適合率一樣,但只要有機會,她一位做母親的也怎麼都不願放棄.

希望,有比沒有總該要好些!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孟弦站在住院部十樓的護士台前.

"麻煩幫我查一下,十樓有沒有一位叫尹向南的病患家屬,病患具體是哪間房能告訴我一下嗎?"

上篇:哪個親人生病了——景醫生空降向南之家     下篇:相親偶遇——我是向南的男朋友!(弦子要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