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相親偶遇——我是向南的男朋友!(弦子要怒了!)  
   
相親偶遇——我是向南的男朋友!(弦子要怒了!)

"麻煩幫我查一下,十樓有沒有一位叫尹向南的病患家屬,病患具體是哪間房能告訴我一下嗎?"

"有的,向南是左棟十樓1023號房,但是,他們在昨天已經辦離了轉院手術."

"轉院了?"景孟弦蹙眉.

"是!不過今天好像還沒……"

護士的話,才了一半,倏爾,就見向南從電梯里走了出來,"嗨,向南姐,正好,景醫生正找你呢!"

景孟弦微側身,就見到了向南.

向南見到他,也足足愣了半秒.

半響,她朝他走了過來,"找我?"

向南詫異.

景孟弦雙手兜在口袋里,淡淡的點了點頭,"嗯,來看看你的家屬."

他沒有掩飾.

向南微微一怔,眼底掠過一抹不自在,這才微微笑道,"謝謝,但是我們已經辦了轉院手術."

景孟弦微微蹙了蹙眉,"怎麼?輔仁是本市醫療機構最優質的一家醫院,不認為呆在這里會更好嗎?還是你確實缺錢得厲害,負擔不起這里的醫療費?我給你的錢,用了嗎?"

"不是,你別誤會,我只是聽協和醫院血液科從美國引進了最新的醫療技術,是專攻白血病這一類的,所以我想去試試."向南忙解釋.

原來如此!

景孟弦了然的點點頭,面上依舊沒有太多表,"協和那邊據醫療效果還不錯,如果真是這樣,你倒不妨去試試,至于錢,缺了跟我,另外,協和的血液科有幾位經驗老道的專科教授是我從前的恩師,如果需要,我可以幫你引薦一下."

向南感動于他不留余地的幫助.

她笑笑,有些不好意思,"亦楓已經都幫我聯系好了……"

景孟弦漆黑的眼眸深邃得如同一口千年古井,緊迫的凝望著對面的向南,深不見底.

半響,沉吟一聲,算作應答.

"我來醫院辦點剩下的手續,你先去忙吧,我就不打擾你了."向南不自在的抿了抿唇.

景孟弦什麼亦沒多,淡淡的與她點頭,算作招呼,便徑自越過向南,直接進了電梯中去.

向南回身,望著那抹消失在電梯門口的挺拔身影,心下一片失落.

往後,他們應該當真沒有什麼見面的機會了!

至于陽陽的病,向南已經想好了,這次先去協和看看況,如果真的無計可施了,她會考慮把所有的真相告訴景孟弦,到那時,她不知道他們將要面臨的局面到底是什麼,她只知道,他們的每一步,一定會走得無比艱難!

…………………………

1023號病房.

家伙趴在美的懷里哭成了淚人兒,但他卻張著手,像個大人一般,不停的給美抹眼淚,"美姐姐,你別哭,哭起來不好看,陽陽不喜歡你哭……"

奶聲奶氣的聲音才一落下,結果,家伙自己哭得更厲害了.

美一把將陽陽摟進懷里,抱得更緊些分,不舍的眼淚幾乎要流成了河,"怎麼辦?美姐姐舍不得陽陽."

因為,美比誰都清楚,與陽陽這麼一別,甚至都有可能就是陰陽兩茫茫.

"陽陽也舍不得你!不過,陽陽答應你,等陽陽病一好,就立刻來看你,好不好?"

陽陽著眼,溫柔的安撫著美.

"嗯嗯,等陽陽病好了,一定記得過來找美姐姐,美姐姐會在這里等你,一直等你……"

美將向陽的頭擱在自己的肩上緊緊抱著,而她早已是泣不成聲.

向南在一旁看著,也感動得直抹眼淚,戴亦楓站在一旁緘默著.

半個時後,同所有的護士道完別,才剛要走的時候,向陽卻不肯動了,"向南,你再等等陽陽,好不好?"

向南蹲下身來,"陽陽還有事嗎?"

"嗯,我想去跟景叔叔道個別."家伙話的聲音的.

向南微鄂,心弦像是被一種叫做親的東西撥動了一下,心底漫起一片澀然.

她抬頭,看一眼身邊的美,起了身來,有些不好意思,"那個,美,能不能麻煩你帶陽陽走一趟……"

"好啊,沒問題.來,寶貝,美姐姐帶你去找景叔叔!"

"謝謝美姐姐!"

家伙頓時喜笑顏開,任由美領著就出了病房去.

向南看著家伙雀躍的背影,無聲的歎了口氣,沒了主意的問亦楓道,"真不知道我當年的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他們到底是父子的,對不對?"

她的決定,會不會太殘忍,太自私?

只是,如果不這樣,他們的人生會不會又再次走上絕路呢?

…………

向陽推開腦外科辦公室的門時,里面所有的醫生,都像看奇形物一般,瞪著大眼,直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個突然多出來的可愛尤物.

家伙棕色的大眼睛如同異國的孩童一般,那密而卷的睫毛長得像兩把蒲扇,隨著大眼兒好奇的忽閃忽閃著,一張紛嫩嫩的臉蛋像極了熟透的蘋果,可愛得真讓人恨不能撲過去咬上一口.

"請問景孟弦叔叔在嗎?"

家伙稚氣的聲音在腦外科室里響起,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往正埋首在辦公桌上,認真校對文案的景孟弦看了過去.

聽到那熟悉的童音,景孟弦也愕然的從文案里抬起了頭來.

"陽陽?"

他錯愕,擱了手中的文件,起了身來.

"景叔叔!!"家伙一見景孟弦,便松了美的手,欣喜若狂的朝景孟弦奔了過去.

"景醫生."

美笑著走過來,同景孟弦打招呼.

她彎身,將家伙抱入了自己懷里.

景孟弦淡淡一笑,又看一眼她懷里的向陽,"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一問這話,美懷里的向陽緒似乎就不太好了,他低頭,手兒不停地在身前攪著,掩飾著他此刻心里頭的不開心.

"怎麼了?心不好?"

景孟弦低頭,湊近向陽,關心的問他.

"來,陽陽,告訴景叔叔,你今天來找他是做什麼的."美哄著陽陽.

陽陽一顆腦袋垂得更低了,就聽得他稚氣的聲音悶悶的從唇瓣間溢出來,"景叔叔,陽陽是來跟你道別的……"

家伙完這句話,眼眶都濕了.

"道別?"景孟弦心頭微緊,斂眉,不解的看著美.

"景醫生,是這樣子的,您也知道最近協和那邊有對陽陽他們這個病出了個專題方案,所以大家都紛紛轉院去了那邊,陽陽也不例外,所以……"

"我明白了."

景孟弦點了點頭,心頭微微有些失落.

這種失落不上為什麼,就像當尹向南告訴他,他們轉院了的時候,他心里的那份失落是一樣的感覺.

或許以後真的就鮮少會再見了.

他伸手,將向陽從美懷里接了過來,"我抱抱他."

他的聲音不自覺有些喑啞.

家伙聽聞這話,連忙將身子湊了過去,鑽進了景孟弦健碩的胸膛里.

似乎,這是景孟弦記憶里第一次抱孩,懷里那種柔柔暖暖的觸感,如同一團棉花糖一般,輕輕的撞擊到了他心髒每一處柔軟的地方.

倏爾,他就有了一種錯覺,仿佛……他就是這個孩子的爸爸!

他被自己這個一閃而過的念頭驚到,失笑,詫異自己竟然有一天也會父愛泛濫,這實在不似他的風格.

"景叔叔,你會去看陽陽嗎?"忽而,家伙抬起腦袋,一臉期盼的問景孟弦.

"當然."

景孟弦毫不猶豫的點頭.

"太好了!"家伙在他懷里雀躍得直鼓掌,一雙漂亮的眼眸彎成了月牙兒,"下個月陽陽生日,景叔叔你也一起來給陽陽慶祝,好不好?"

"好."

景孟弦點頭應答.

他想,生慶的那天是不是就有幸能見家伙的母親一眼呢?

向陽伸出藕臂又抱了抱景孟弦寬厚的肩膀,臉蛋兒貪戀的在他頸項里蹭了蹭,"那陽陽真的要走了……"

他稚氣的聲音里分明透著不舍得.

"好."景孟弦用暖實的厚掌,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再見."

他竟然,有些舍不得.

"再見……"

家伙已經了眼,帶著哭腔同他道別.

美從景孟弦懷里將向陽抱了過來,"景醫生,那我們先走了."

"好,我送你們出去."

景孟弦將他們送出了辦公室.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終于還是接受了相親.

看著對面年過四十,挺著大肚腩,還頂著一頭特別明顯的假發的中年男子,向南喝入嘴里的檸檬汁差點嗆了出來.

真不是她對人家外表有歧視,而是,這樣的畫面完全與她老媽跟她形容的大相徑庭.

當時她老媽是怎麼跟她來著?

"南南啊,聽張阿姨人家是做IT行業的,長得那可是一表人才,而且收入頗高,人品更是沒得話."

向南不可思議的瞪著她單純的老媽,"媽,如果這男的真的有張阿姨得這麼好,你覺得人家會介紹給你女兒?"

向南一向有自知之明,她到底是個單親媽媽,作為個男人要不介意那絕對是假的.

"你張阿姨了,這男的什麼都好,就是……年齡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

就知道!

向南本還天真的以為,這所謂的一點點,就應當真的只是一點點吧,卻沒料到,這一點點,竟然就能直接讓陽陽喊爺爺了.

她多少有些消化不良,想走的,但是礙于是張阿姨介紹的,又是老媽一直推崇的,她也就沒好意思撒手跑人.

"尹向南姐是吧?你好你好,幸會,我叫范統,很高興認識你."

對面的肚皮男油光滿面的堆著笑,伸出那雙肥手要與向南握手.

"?"

向南眉心抽了兩抽.飯桶??

她沒聽錯吧?這麼別出心裁的名字?

"別誤會,規范的范,統一的統."

范統忙解釋,對于向南的誤會,他似乎早已習慣.

向南有些尷尬,連忙起身與他握手,"范先生,您好,很高興認識你."

"來來,坐坐……"

范統著,也沒松向南的手,另一只肥手竟然也伸了過來,握住了向南的右手,笑米米道,"我能叫你向南吧?"

向南登時只覺頭皮發麻,整個背脊都涼了,"沒……沒問題."

她窘迫的從他的手里,強硬的把自己的手拉了回來,卻聽得那男人還在笑米米的感歎,"向南你皮膚可真滑,不像個當了媽的女人……"

一聽這話,向南頓時心生厭惡,卻也沒好意思讓自己表現出來,只是有些不快的坐了下來.

卻不知,這一'曖昧’的畫面,全數落入了玻璃窗外那雙銳利如鷹隼的眼眸里.

"就這了."

景孟弦淡幽幽的了一句.

云墨錯愕不解,"在這吃晚飯?"

他抬頭看一眼店招,囧,"老二,這不是餐廳,這只是個咖啡廳,餐廳還在前面呢!"

"就這."

景孟弦不怒而威的語氣,不容辯駁.

而他的俊顏,更是從起初的面無表,到現在的冷得像塊冰.

云墨隨著景孟弦進了咖啡廳去,一進去,意外的,就撞見了臨窗而坐的向南.

云墨登時了然了過來.

他勾唇一笑,徑自就朝向南走了過去,熱的同她打招呼,"喲,向南,好巧啊!"

向南沒料到相個親竟然也會遇見熟人.

見到云墨如果算是噩夢一場的話,那麼在見到站在云墨身後不遠處,冷著一張臉的景孟弦時,向南頓時有種直墜地獄十八層的感覺.

這算什麼?人一倒黴,連喝口水都能塞牙縫!

向南扯唇,不自然的同云墨打招呼,"真是好巧啊."

"朋友嗎?"

范統見向南遇見了熟人,也連忙起了身來,禮貌的同云墨握手,"你好,你好,我是向南的男朋友,范統."

一句話,驚豔四座.

向南登時就覺後背發涼,有一束清冷如冰,利如刃的視線,直直朝她穿射而來.

"你剛剛什麼?"

云墨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男朋友??"

他瞪大眼,怪異的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身後一張臉已經徹底寒成了冰窖的景孟弦,而後,毫不客氣的捧腹大笑起來,"飯桶?!!哈哈哈,這個名字,好,好,太好了!!"

向南尷尬得無地自容.

"你別誤會,我跟范先生才剛認識而已."她著臉解釋.

"什麼誤會呀!向南,你就放心吧,我對你挺滿意的,今兒咱們回去就跟咱媽商量商量,把咱們婚期給定了!免得你覺得我眼界高,瞧不上你."那范統忙搶著接話.

這話向南怎麼聽都怎麼覺得不舒坦.

敢他對自己滿意就行了,就自信到完全不用問問她尹向南對他的感覺了?還什麼眼界高,這話敢是在,凡眼界高的就瞅不上她尹向南了?就算這是半個事實,但也不需要丫這麼明目張膽的出來吧?還訂婚期呢!做他的春秋白日夢去吧!!

向南是越想越窩火,但礙于這樣的場面,她又不好意思撕破臉皮,再了,要真鬧個不愉快,回家她鐵定被老媽給訓死.

向南順了口氣,坐了下來,把燒在胸口的火苗盡可能的壓了下來,她展顏,不自然的露齒一笑,"范先生,我覺得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

"向南,你就別給我裝矜持了,你的況啊,張阿姨都給我講了,你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嫁掉,這不,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個女人回家給咱生孩子,咱們倆這剛好湊成一對,是不是?"

是你個頭!!

向南差點沒能忍住爆了句粗口,朝天翻了個白眼,這才注意到還杵在桌前等著看戲的兩尊大佛.

向南登時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渾身特別不舒服.

相親遇上這麼個奇葩也就算了,偏偏桌前還一前一後的多了兩個看戲的人,關鍵這兩個看戲的人吧,還一點自覺性都沒有,完全不覺得自己已經打擾到了其他人.

見他們不走,向南也不好意思轟他們,這到底是公共場所,所以到最後她也只得硬著頭皮繼續.

"范先生,其實我真沒想過這麼快就……"

"南南啊,范哥真的挺喜歡你的."

向南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范統一把給打斷開來,而他那只咸豬手竟然還配合的就朝向南的手抓了過來,任由著向南怎麼掙紮都始終掙不開,"你放手!!"

向南終于有些怒了.

然而,在她發怒之前,已經有一只大手狠狠地抽在了范統的肥手之上,讓他疼得一咧嘴,忙把那只咸豬手抽了回去.

"你……你是誰?"

范統瞪著眼前氣質清冷,渾身戾氣逼人的景孟弦時,眼底露出了幾許沒出息的膽怯來.

景孟弦只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薄唇緊抿著,沒再理會他.

頎長的身軀,從容優雅的在向南身邊坐了下來.

端來她身前那杯檸檬水,又扯了幾張紙巾,冷著臉,慍怒的命令向南,"把手拿過來!"

語氣冰涼,沒有分毫溫度.

向南怔鄂的看著他,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卻還是鬼使神差的將兩只手乖乖的向他伸了過去.

【明天1W5字大更,順便一句,下章開船了!!真的開船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鏡子信了,哈哈哈!】

上篇:餐桌上的風波——誰都不允許跟他走近     下篇:纏綿①——把衣服脫了!(開船了!這次真的!15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