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纏綿①——把衣服脫了!(開船了!這次真的!15000+字)  
   
纏綿①——把衣服脫了!(開船了!這次真的!15000+字)

【開篇申明下,心髒不好的,接受能力比較弱的最好看完前半部分就遁走為妙哈,這船真的是一艘豪華國際游艇哇!】

景孟弦將紙巾在檸檬水里浸濕,托起向南的手,擱在自己冰冷的掌心里,一下一下,重重的給她擦拭著她的手,從手心,一直到手背,而後是十指,甚至于連指縫間他都沒有要放過的意思.

向南忽而明白了他的用意.

他嫌那男人髒!

在一旁看戲的云墨忍不住歪著嘴就笑了.

老二,你丫會不會太悶騷了點?!

"你……你干什麼呢!抓著我女朋友的手,摸來摸去的,做什麼!!"

范統終于有些看不下去了,結巴的在那頭喊著.

景孟弦只淡漠的抬了抬眼,漆黑的眼底盡是掩飾不掉的鄙夷和不屑,他側了側目,淡淡的問向南,"什麼時候有了這種惡趣味?"

向南冤枉!叫苦不迭!

"你誰惡趣味呢!!"范統一聽景孟弦這話,就怒了.

士可殺,但絕不可辱!

看著尹向南和這男人打得一片火熱,他登時就明白了過來,冷笑著,諷刺道,"哼!破鞋就是破鞋,在哪都一副騷勁,剛人沒來的時候,抓著我的手就不放,看看現在又在做什麼……"

"嘩——"

話還沒來得及完,一杯檸檬水就朝他那張滿面油光的臉潑了過去.

水,是剛剛向南洗過手的.

至于誰潑的,除了對面那個從容淡定得有些過分的景大醫生,又還能有誰呢?

"喝口水,漱漱口,檸檬水能除臭."

景孟弦淡淡幽幽的著,手掌撐著頭,完全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向南鄂住.

"呸呸呸——"

范統一邊呸著嘴里的檸檬水,一邊狼狽的用手擦臉,結果,擦著擦著……

"哈哈哈哈哈……"

最先爆笑出聲來的是杵在一邊看戲的云墨.

不是他大笑,向南幾乎都要把他這頭號觀眾給忘了.

"禿瓢!!哈哈哈哈……"云墨指著假發脫落的范統,毫不避諱的高聲大喊,喊完就在那沒節操的捧腹大笑.

安靜的咖啡廳里,只聽得他誇張的大笑聲,緊接著就是一群悶笑的聲音,咖啡廳里所有的顧客都忍不住捂著嘴笑了.

向南頭上頓時三條黑線拉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范統,因頭套掉落,露出那光得蹭亮的頭頂,被整個餐廳的人笑話的時候,向南多少有些同他,但這也全怪他咎由自取.

"尹向南!!"

他面耳赤,瞪著眼,指著向南,手指還氣得在發抖,"我回去讓張阿姨告訴你媽,你這女人在外面不知檢點!!"

靠!!

向南急了,這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兒,怎麼能告訴她媽去呢?

但是范統哪里肯給她話的機會,轉身就沖出了咖啡廳去.

向南急得起身要去追,"喂,你站住,站住!!"

今兒這事要被她媽知道,她尹向南定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完蛋!!

然而,向南的追出去的步子,才邁開一步,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死死扣住.

"尹向南,你干什麼去!!"

那聲音冷得像從冰窖里發出來的一般.

"你快放開我!"

向南急得要甩開他的手,"我得去找他把話清楚!"

"清楚什麼話?"景孟弦如炬的眼神凝在向南的臉上,仿佛是要將她灼成灰.

"我得告訴他,剛剛這事兒只是個玩笑,讓他別擱心里去,尤其是不能告訴……"

'我媽’這二字,向南還沒來得及出來,就被景孟弦霸道的沉聲打斷,"你在向他示好?你喜歡他?"

"……"

這種白癡問題,向南幾乎連回答的氣力都沒有.

景孟弦也沒等她作答,沉著俊臉,拽著向南就往外走.

"喂,你要拉我去哪里?"

他的力氣實在太大,向南完全拗不過他.

云墨無語了,今兒不是好來吃晚飯的嗎?結果顯而易見,他落單了!

景孟弦拉著向南要出咖啡廳,卻不想,被咖啡廳的服務員攔了下來,"先生,不好意思,您那桌還沒買單的."

景孟弦薄唇緊抿,回頭冷眼看向南,卻完全沒有要替她付錢的意思!

她尹向南來跟別的男人幽會,他景孟弦負責給他們買單?他自認自己做不到那麼大度!不僅不大度,現在他心里還窩著一團火,急需要發泄!!

向南連忙掏了錢,把賬給結了.

景孟弦拉著向南就往停車場走去.

向南被他粗暴的扯著,手腕都了一圈.

"上車."

景孟弦松了向南的手.

一張臉,沉得教人心生駭然.

"你要帶我去哪?"向南狐疑的問他,卻沒有上車去,站在那不停地揉著自己犯疼的手腕.

"你想讓我帶你去哪?"

景孟弦強健的身軀倏爾就朝向南壓了過去,霸道的將她抵在了車身上,無懈可擊的俊龐俯下來,清冷的視線落在她有些倉皇的臉上,涼涼的掀了掀嘴角,"我床-上,你敢不敢去?!"

性感的嘴角,噙著嘲弄的挑釁.

一句話出來,向南登時就了臉,呼吸收緊,頭腦犯暈,伸手去推他的胸膛,"景孟弦,你別鬧!"

然,手才一伸出來,就被景孟弦單手給擒住,另一只手強勢的掰過向南的臉頰,迫使著她迎上他諱莫如深的眼潭,咬牙切齒的問她,"尹向南,你甯願跟這種男人過一輩子,你也不樂意跟我好好在一起?"

他的虎口掐著向南的下巴,在一點點收緊力道,唇縫間吐出來的幽冷氣息,教向南有些膽寒.

那模樣,仿佛是只要她尹向南錯了一句話,他景孟弦就有可能殘忍得將她的腦袋瓜子都擰下來.

向南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心里有些慌怯,卻分毫不讓自己表現出來,她仰高頭,水眸倨傲的迎上他冰冷的視線,"我……我有過要做你的,婦,是你自己不答應."

",婦??"

這女人,居然還敢跟他提這事兒?

景孟弦冷眸劇縮,眉峰掀動了一下,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眼底盡是冰漠的狠決,"尹向南,你就這麼想做我景孟弦的婦?好!!我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

她尹向南願意與那種年過半百的老男人安家過一輩子,卻也只願意做他景孟弦的婦!

呵,尹向南,你可真好樣兒的!!

不得不,她已經徹徹底底的越過了他景孟弦的底線!!

"上車!!"

他沉聲命令她,冷著張臉,替她將車門打開.

向南咬唇,看著他有半分的躊躇.

"怎麼,怕了?"景孟弦冷諷的挑了挑眉.

向南扯了扯嘴角,壓下心里所有的慌亂,坐上了車去.

景孟弦尾隨而上,坐在了駕駛座上.

而他卻沒有急著開車,只隨手從煙盒里抽了一支煙出來,點上,淡漠的吸了一口,嫋嫋的煙圈從他涼薄的唇線間漫出來,如同給他籠上了一層冷色薄紗.

忽而,就聽得他淡淡的出聲,"把衣服脫了."

他平靜而隨意的語氣,簡直就像在類似'今天天氣不錯’的這種話題.

甚至,他連眼皮都吝嗇于抬一抬.

向南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她側頭,瞪大眼,驚愕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見向南沒動,終于,景孟弦側過了頭來看著她,好看的眉峰微微蹙起,似沒了多少耐心,"作為你的金主,不會連脫衣服這種繁瑣的活,都得讓我自己動手吧?"

向南艱澀的抿了抿唇,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面色微白的問他,"你不會是想在車上……"

"有問題?"

景孟弦挑動眉峰,面上平靜得無半分波瀾.

"抱歉,我接受不了."

向南拒絕.

景孟弦扯了扯嘴角,滿滿都是嘲弄,"接受不了,就給我滾下車去!!"

向南白了臉色,貝齒緊咬下唇,望著窗外漸漸晦暗的天色,心里卻還在不停的做著斗爭.

然,卻不等她決定下來,一只有力的猿臂猛地烙住了她纖瘦的腰肢,一用力,整個人便輕而易舉的被景孟弦撈了起來.

待向南反應過來,她已然被他抱著坐到了他的雙腿之上.

向南嚇了一跳,近距離的感觸著他結實的胸膛里所散發出來的熱氣,向南頓時連呼吸都有些不自在了,白希的頰腮泛起一層微醺的酡.

還在她發怔之際,景孟弦霸道的大手已然掰過她的臉,而後一俯身,性感的薄唇便毫無預兆的啄住了向南的唇.

"唔唔——"

他濕熱的唇舌,伴隨著煙草的味道,禁忌的挑,逗著向南的唇瓣.

起初是淺淺的舔舐,他用火熱的舌尖沿著向南的唇線細致的描繪著她的唇,卻倏爾,一張唇,緊緊地捉住了她的唇瓣,肆意的吸吮,啃噬……

動作,有些粗暴,似在發泄著他心里頭那團壓抑了很久的怒火.

但顯然,表面上的親吻,根本不足以滿足他景孟弦的欲/望.

摟著她腰肢的手臂更收緊了力道,扣住她下巴的手,也下意識的將她的臉蛋托得更高,將兩個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一些,迫使著她更深更直接的承接著他這一抹炙熱的吻.

而他的吻,深得幾乎是要將向南吞噬.

濕熱的舌尖,霸道的撬開向南的唇齒,急切的侵占著她檀口間的每一寸禁地……

這一吻,來得太深太火熱,向南被他的唇舌逗弄得昏頭轉向,整個人只能嬌慵無力的趴在他的胸膛里,任由著他吸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寸氣息.

一吻,結束.

兩個人的呼吸都有些短促,誘-人的潮分別染上景孟弦的眼底以及向南的頰腮.

她羞澀的偏回了頭來,抿了抿腫的唇瓣,有些窘迫,沒好意思再去看他.

景孟弦卻不由分的分開了她的雙,腿,讓她更緊密的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而向南的腹,更是……抵到了一個硬得教她陡然面耳赤的東西!!

她驚得低呼一聲,下意識的扭擺了一下,想逃開,卻被一雙大手緊緊地扣住了翹-臀.

掌心用力,就讓她,抵得更深更緊了,甚至能感覺到那硬邦邦的東西有些紮痛到了她.

向南一張臉燒得發燙.

景孟弦那張顛倒眾生的面龐俯了下來,嗓音迷離的問她,"感覺到了什麼?"

他灼熱的氣息,撲灑在向南的鼻息間,如同一道電流從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間竄過,頓時讓她呼吸緊得快要窒息.

"嗯?"

他性,感的輕哼一聲,誘/哄著懷里的向南.

大手,托住她的翹/臀,越發用力了些分.

"別……"

向南被他抵在懷里,根本不敢抬眼去看他,漲得通的臉,如同被火燒烤著一般,熱得她香汗涔涔,額際被染濕了一片,有發絲黏在上面,讓本就嬌媚的她,此刻看上去,越發性/感迷人……

旖旎的味道,充斥在狹的空間里,頓時更濃,更烈……

"學著好好伺候它……"

景孟弦沙啞的嗓音,動的蠱惑著懷里的向南.

直白的性邀請登時讓向南有種頭腦沖血的感覺,頰腮上的潮直往水眸底里蔓延而去,她雙手抵在他結實的胸膛上,無助的搖頭,"我……我不會……"

"不會就慢慢學……"

難得的,景孟弦竟然輕輕笑了.

而且,耐性極好.

濕熱的手掌,從自己的胸膛前抓過向南的手,讓她一路沿著他性/感的肌理線,往結實的腹部,游離而下……

透過質地上好的白色襯衫,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肌膚上那滾燙的熱度,燒得她的手指微微顫栗.

卻倏爾……

手心里猛地一燙,只覺虎口處一緊,泛空的手心,竟毫無預兆的被一根滾燙的硬/物填充得滿滿的!

向南的心,猛地一個突跳……

呼吸急促,緋的水眸劇縮了幾圈,一道驚呼抑制不住的從嘴里溢了出來,面色頓時通如火燎一般,她嚇得撒手就想逃,卻還來不及出去,握著熱棒的手,就被一只霸道的大手緊緊摁住,讓她分毫逃離不得.

"你……"

向南嚇壞了.

無辜的緋色霧氣染上她的眼眸,她咬唇,怯然而又無辜的看著他.

實話,面對與他的靠近,向南的心里真的是怕的.

手,因慌亂而緊緊揪著他的襯衫,而另一只手更是抖得像篩子.

因為,她此刻手里,握著的……竟然是……景孟弦那勃-起的硬-物!!

滾燙滾燙的,燒在她的手心里,如同一把炙熱的烈火,直往她的胸口燒去,而後,蔓延至她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sh/it……"

才一感覺到她柔軟的手心觸到自己的敏感之物時,景孟弦渾身一窒,連呼吸都仿佛停了一秒.

劍眉深蹙,豆大的汗珠不停地順著額角往外湧,他忍不住饜足的悶哼了一聲,腹一緊,下/體亢/奮得一挺,那股灼熱差點就直接在向南的手心里泄了出來.

不得不承認,整整四年沒被女人碰過,突然被這麼柔軟一握,他幾乎快要扛不住.

而向南的手,被他緊緊握著,分毫也動彈不得.

卻能感覺到有黏黏的水漬因亢奮而一點點往她的手心里漾開,向南登時面耳赤,"你……我……"

手心里那粘糊糊的熱感,讓她窘得無地自容,連話都變得結結巴巴,語無倫次了.

景孟弦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聲線喑啞,蠱惑著向南,"動一動……"

"我……我不要,不會……"

向南急得快哭了,晶瑩的淚珠,染在長卷的羽睫之上,那般柔弱而又無助,她慌得直搖頭,"不要,不要……"

她想把手抽回來的,卻努力了無數次後,終究以失敗告終.

景孟弦單手攫住她的下巴,眸仁深沉而又灼熱的膠著向南那張委屈的臉,"你連一名做婦的基本素質都不具備,還怎麼伺候你的金主?"

一聽這話,向南就有些害怕他會反悔了,微微吸了口氣,掩去眼底那抹羞澀,著眼,鼓起勇氣,努力的嘗試著握緊他的擎天柱……稍稍套/弄了一下.

而且,絕對只是,那麼稍微的一下下……

然,就那麼一下,向南清楚的見到他冷峻的眉峰猛地收緊,煙瞳擴散,染上了一層迷離的霧氣,鼻息間還有亢/奮的悶哼聲溢出來……

那一刻,向南分明感覺到了,自己手心里那握緊的東西在迅速膨脹,大到……幾乎讓她把握不住!!

她被這巨大的尺寸駭到,心髒'撲騰撲騰’亂跳著,幾乎快要從心口里竄出來.

手心里,越來越濕……

向南坐在他的大腿上,臉偎進他的懷里,羞得有些無地自容,只能趴在他的胸膛口上,著臉,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卻倏爾,唇瓣一燙,她的唇竟再次被他俯低下來的薄唇深深覆住.

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迫使著她抬起頭來,承接他這一抹熱切的深吻.

"妖精……"

曖昧的語從四唇相交間溢出來,透著掩飾不掉的愉悅.

而他的大手抓起她的手,教著笨拙的她,一點點在他強壯的擎天柱上套,弄狂歡起來……

愉悅的節奏,伴隨著景孟弦唇瓣間曖昧的哼吟聲,握著她的手,示意她更緊,更快.

灼熱的氣息,拂在向南的鼻息間,凌亂而又亢,奮,教她連呼吸都亂了節奏,一雙霧靄朦朧的眼眸沾著水氣,討饒的盯著他看.

"好……好了嗎?"

向南的手,有些累了.

"沒有……"

沙啞的嗓音,伴隨著亢奮的悶哼聲,回答著向南.

大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肢,越發收緊了力道,唇貼在離她唇不到半寸的距離處,低迷的喃喃一句,"好像越來越難受了,怎麼辦?"

他這話的時候,竟是一臉的委屈.

向南又羞又氣.

羞憤得用另一只手錘他.

她這麼努力的為他服務,手酸得都快斷了,他居然還好意思用這種委屈的眼神看著她,她才要叫屈的好不好!

向南的羞憤的表和動作,對于他而更是一種要了命的蠱惑……

幽眸深陷了下去,漆黑的眼底加深了色澤.

忽而,一俯身,俊臉毫無預兆的埋入了向南柔軟而香甜的胸口中去……

"啊——"

向南驚得低呼.

就感覺,他濕熱的舌尖,已熟稔的撬開她襯衫紐扣間的細縫,捕捉到那豐/盈的溝壑,肆意的里面玩/弄,舔舐……

每每似不經意間的觸到旁邊那兩團白希豐潤的雪峰時,向南總會敏感的陡然收緊全身,手抓著他的襯衫,越發緊了力道……

正當向南沉迷于他給自己帶來的這份禁/忌的快/感時,眸眼一偏,竟然就見到了……范統?

此刻的他,正站在他們的車外,背對著他們而立,一顆頂著假發的腦袋正左顧右盼著,似在搜尋著什麼.

大概是在找自己的車吧!

向南瞬間嚇得臉色都白了,她緋的嬌身開始在景孟弦的懷里不安分的掙紮起來,"有人,有人……別這樣,景孟弦……"

"別鬧."

較于向南的驚慌,埋在她胸口里的那個男人,就顯得淡定多了.

他依舊從容的在她的胸口里挑/弄著,濕熱的舌尖,沿著她性/感的溝壑,油走了一圈又一圈……

惹得向南渾身亢奮得直抖,眼底彌漫的水霧也越來越厚重.

她討饒般的求他,"不要在這里好不好?外面的人都能看見……"

她害羞,伸出手去捧景孟弦的面龐,"范統,范統在外面,我不想被他看到."

一聽'飯桶’這兩字,景孟弦渾身一怔,驀地,就從她胸口里抬起了頭來.

俊美無儔的面龐,此刻冷得像塊冰.

緋的眸子,狠狠地盯了向南一眼,偏頭,淡淡的看向車窗外那抹讓他泛惡的背影,他蹙眉,折回頭來看向向南,"尹向南,你的胃口重到讓我惡心."

聽聞這話,向南愣了一下,而後,委屈的一撇嘴,一個拳頭就羞憤的朝他結實的胸膛口砸了下去,"你胡什麼!他是我媽托人給我找的相親對象,今天是我跟他第一次見面,你沒聽他走的時候,怎麼的嗎?他要告訴我媽,要是我們在車上的事被他看見,他肯定要……唔唔唔——"

向南的話,還未來的及完,噏噏合合的唇瓣,卻已被景孟弦霸道的封住.

"我不想從你嘴里聽到任何關于其他男人的事,所以,閉嘴!!"

他霸道的聲音,從四唇相交間溢出來,倏爾,向南只覺眼前一黑,車窗上所有的窗簾同一時間落了下來,將曖昧的他們,徹徹底底與車外的世界阻隔開來.

向南沒料到這家伙還居然來真的.

而他的吻,更是隨著窗簾落下,變得愈發猛烈而火熱起來.

雙手捧住她滾燙的臉頰,薄唇落在她柔軟的唇之上,一深一淺,肆意的纏/綿,吸吮……

"唔唔——"

向南被他吻得意亂迷,所有的理智線都已隨著這一記吻而頻臨崩潰.

而她,只能嬌慵的攀在他的身上,隨著他熱切的節奏,盡的迎合著他……

一深一淺之間,不斷的有曖/昧的嚶/嚀聲溢出來,誘/人的唇間那晶瑩的銀絲抑制不住的漫下來,卻被景孟弦一一深吻去……

向南的臉,登時像被大火燒烤著一般,又又燙,那熱度急速的就往全身細胞蔓延而去.

一吻,再次結束.

景孟弦不舍得從她腫的唇瓣間抽離出來,火熱的視線膠在向南的臉上,幾乎似要將她燙傷.

而他,顯然還有些意猶未盡.

唇瓣好不容易逃離出他的侵占,向南重重的喘了幾口氣,本以為可以休停半會,卻不料,他一低頭,貝齒竟就直接咬住了向南的襯衫紐扣……

"喂……"

向南想要阻止的,然而,卻只聽得"砰——"的一聲,線絲斷裂的聲音響過,胸口那顆紐扣頓時就被景孟弦含在了薄唇之間.

向南誘/人的雪峰,被薄薄的黑色蕾絲胸/衣束縛著,登時,性/感的乍現在景孟弦的眼底.

他熱眸一緊……

下一瞬,一俯身,還不待向南反應過來,他的唇齒,再次朝她的胸/口攻占了過去.

胸/口的涼意,讓向南緊張的倒吸了口氣,"別……"

她嬌慵的向景孟弦討饒,聲音軟得更像是一種別樣的誘/惑……

手下意識的想要去護住自己那僅剩的幾枚紐扣,卻不想,才一往胸/口探去,就被景孟弦單手給桎梏住,再也動彈不得.

他捉住她的手,送入唇間,輕輕的,帶著懲罰似的咬了咬她的手指.

啃咬的動作很溫柔,甚至于能真切的感覺到那動作中所散發出的一抹極致的寵溺……

漆黑的眼眸更深邃了些分,如颶風一般,凝著向南,幾乎是要將她深深吸附.

強健的身軀倏爾不由分的就朝向南壓了過去……

直到,將她抵在了自己與方向盤的正中間!

向南被他壓著,嬌身被迫往後仰,無助的躺在方向盤上,瞬時,那傲/挺的雪峰,如兩團被裹覆住著的雪球一般,展現在景孟弦的眉眼間,抵在他的鼻息間,那股馨香的味道,沁入他的肺腑中,教他陡然迷了眼,也迷了心神.

他亢奮得倒抽了口冷氣,俯身,濕熱的唇/舌竟毫不避諱的,直朝向南緊/致的胸/衣里直趨而入……

舌尖,抵住那顆粉色嬌軟的葡萄,肆意的舔舐,逗/弄,把/玩……

"唔唔——不要……"

一道酥/麻猛然從向南敏感的雪峰之間竄起,她嬌身一個激靈,就感覺雪峰之上的那一點癢得叫她心顫,那種濕熱的綿綿感,幾乎奪了她所有的呼吸.

向南被這突如其來的亢奮所刺激到,陌生而又熟悉的快/感,叫她完全把持不住的嬌/吟出聲來.

衣衫,凌亂的散開,大尺度的掛在她的手臂上,露出那性/感雪白的肩頭,以及黑瑟佑/人的胸/衣,兩團被包裹著的雪峰,一副躍躍而出的模樣,刺激著景孟弦身體內所有的荷爾蒙.

他覺得,他真的要瘋了……

要被身上這個女人,弄瘋了去!!

大手,直接抱住她半luo的嬌軀,挽至她的身後,沿著她胸/衣的綁帶,手指往中間一捏……

"砰——"的一下,登時,向南只覺繃緊的胸口一松……

而後,就見那兩團被緊緊束縛的雪峰,在掙脫了胸/衣的禁錮之後,猛地彈跳而出,形成了最自然,最豐/滿的姿勢,傲然的挺立在景孟弦的眼前.

他呼吸猛地一窒,猩的眼眸劇縮了幾圈,那一刻,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手心里握著的那根灼熱竟還在瘋狂壯大.

她有些嚇到了.

他的尺寸,大得是不是也有些太不正常了?她懷疑自己能不能夠承受得了.

還在向南認真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卻倏爾,只覺豐/胸一熱……

毫無預兆的,她胸/口那顆誘/人的點被景孟弦吞入了濕熱的檀口中去,肆意的吞含,吸/吮,舔/舐……

舌尖將它從口里送出來,沿著她敏感的暈區繞了一個圈,而後又再次貪婪的重重吸附進唇間,急切的吮含著,如同一把把烈火,在向南的身上掀起一層又一層的熱浪,電流從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之間流竄而過,教向南抑制不住亢/奮的嬌/喘出聲來.

"啊……"

她的呻/吟聲因羞澀而被壓制得很很,卻分毫不減那誘/人的功力,景孟弦吮含著她的舌尖越發賣力起來.

而向南,握著他強柱的手,早已隨著他的節奏開始不由自主的套/弄起來……

景孟弦舒暢的哼出聲來,大手松開了她的手,任由著她在自己身上,自*發揮.

而他的手,已沿著向南的雪峰一路往/腹上攀爬而去……最後,落在她牛仔褲的紐扣之上,還不待她反應過來,便已熟稔的解開了她的扣子,急切的拉下褲頭的拉鏈.

向南嬌身一滯……

水眸登時被霧氣所漫染,卻不等她拒絕,裹著她翹臀的牛仔褲,已然被景孟弦退至了半臀之間,露出她與胸/衣同色系的黑色底/褲來.

向南頓時有些慌了,手從他的身下抽出來,羞得想要去提自己的褲子時,卻倏爾,被景孟弦單手扣住,兩只細嫩的手腕被緊緊扣在一起,抵在了她腦袋上方,讓向南根本動彈不得.

"孟弦……"

向南羞怯的嬌聲喚著他,同他討饒,"別,別這樣子……"

她的眼底,染滿著濃濃的霧氣.

她害羞,讓自己這樣毫無遮擋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卻不等她適應過來,一只灼熱的大手,竟毫無預兆的就探入了她的蕾絲底/褲中去,沿著她的腹,直接往她潮濕的花/蕊中探了過去.

"啊——"

這突如其來的挑/逗動作,讓向南再也抑制不住的大聲嬌/吟出聲來,下/腹下意識的緊繃,扭捏了一下,抗議著他色/的侵占.

而對于向南的抗議,景孟弦卻宛若熟視無睹,纖長的手指,開始饒有節奏的在她粉色的蒂之上,肆意摩挲,揉/捏,把/玩……

"唔唔唔——"

向南只覺有一股火熱的電流猛然從下腹掠起,直往她身體的每一寸骨血蔓延而去……

熱!熱得要命!!

淋漓的汗水,從額際間漫下來,染濕了她的發絲……

一瞬間,整個車內,被禁忌的/欲味道,充斥得滿滿的.

向南嬌身激/顫著,明明想要抗拒的,卻偏偏,不爭氣的她,竟有些抵擋不住這道亢/奮/迷的感覺,讓她忍不住連連呻/吟出聲來.

她的呻/吟,無疑就是一種變相的催//藥,教身下的景孟弦所有的理智線徹底崩塌.

猩的雙眸緊縮,而後,一個熱切的吻就朝向南的腫的唇瓣再次襲了過去,手指間摩挲她的動作,越發加快的速度,惹得身上的向南連連討饒,一雙動的水眸里被霧氣漫染著,好不惹人憐愛.

"孟弦,不……不要……"

太快了,她有些承受不住.

"不要什麼?"

景孟弦沙啞著聲線問她,"不喜歡我這麼玩你嗎?"

他邪肆的問著,手指間的動作卻分毫沒有停下來,甚至于……變本加厲!

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而後,手指捏過她嬌嫩的粉色蒂頭,懲罰般的故意緊了緊.

"啊——"

這突如其來的熱浪襲來,向南完全無法抑住的叫出了聲來.

聲音很高,很尖,她不知道車外的人是不是可以聽到,而她也已然沒辦法再去顧及那麼多了.

還不等她從這一波熱浪中逃出來,卻忽而,只覺下/腹處猛地一緊……

景孟弦的手指……竟然就那麼直直的探入了她濕熱的身體中去,開始懲罰般的在里面來回抽/動起來.

"唔唔——"

向南只覺羞辱難當,"不要,不要……"

嬌身因羞澀而扭捏著,然卻很快的,虛軟在了他的手指間,嬌慵無力的癱在他懷里,明明想要拒絕著,卻分毫也使不上力去抵觸他的動作.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使不上力,還是……根本就不願意使力!

下/體傳來的快/感,教向南羞澀的埋在他懷里呻/吟的求饒,卻再也不敢抬起頭來.

景孟弦喜歡她這樣,嬌弱的模樣,像待宰的羔羊.

他壞壞的勾起向南的下巴,迫使著她迎上他的眼眸,讓她眼底所有的快/感,無所遁形的展現在他的眼中.

"你不喜歡我這麼對你嗎?"他邪魅的問她.

"不……不喜歡……"

向南著臉,逞強.

卻換來景孟弦的輕笑,他張口,輕輕咬住了向南的唇瓣,嗤笑她,"逞強.你明明就喜歡得不得了……"

"我沒有."

向南羞澀的否認.

"哦,是嗎?"

景孟弦著,竟然變本加厲的,又再次邪惡的探了一根手指進入了向南的身體中去.

"啊——"

向南驚叫.

腮幫子鼓起來,泛著迷離的緋,才想要抗拒的,卻哪知道,他的手指,竟惡劣的在她里面飛速的抽/插起來,惹得向南嬌身激顫,煙瞳緊縮,羽睫輕扇著,染著霧水,好不可憐.

她真的快要被他弄哭了!

"真的不喜歡我這麼對你嗎?"

景孟弦沙啞迷離的聲線在向南耳邊響起.

他還在不甘心的問著她.

"可是,你下面……已經給了我真實答案."

向南臉一燙,就聽得他貼在她的耳邊,啞聲呢喃,"你下面已經濕透了……"

"流氓!!"

向南著臉斥他.

嬌身卻突然被他一把抱起,直接坐到了方向盤上去.

"啊……"向南驚得低呼.

這個男人,是不是每半分鍾就要給她一份新鮮的刺激感?!

向南才一坐上來,就感覺到有一股濕熱的激流從她的身體內湧了出來,染在了方向盤上,無所遁形的展現在了景孟弦的眼前,向南登時羞得無地自容.

"你……你要干什麼?"

她著眼,羞憤的瞪著他,"快放我下來,把車要弄髒了……"

"不放."

景孟弦強健的身軀朝她貼了過去,頭微仰,皓齒輕輕的咬住了她的下唇,而一雙大手更是貪婪的揉/上向南胸前那兩團豐/盈,沙啞的聲線,糾正她的話,"它不是什麼髒東西,它是從你身體里流出來的,愛的訊號……"

向南想罵他流氓的,但什麼話,到了唇間都只化作了一道曖/昧的嬌/吟聲.

她的柔軟,被他桎梏在虎口間,肆意把/玩著,手指不停地在她敏感的暈之上轉著圈圈……

牛仔褲,毫無防備的被他的大手粗魯的從半臀之間拽了下來,連同她的蕾絲底/褲一起.

"不要啊……"

向南羞得驚呼,然,為時已晚.

她的長褲已然被景孟弦甩至一邊的副駕駛坐上去,連同著她身上的那件襯衫.

而此時此刻,她是徹底的luo露在了景孟弦的眼底,完全,無所遁形!

向南羞得下意識的用雙臂擋住自己的豐/胸,卻不料,臀/部一熱,才驚覺他的手掌已然托住了她的翹/臀,迫使著她舉高下腹,分開雙/腿,而後,他一俯身,低頭……

深深的埋入了,向南那片性/感潮濕的泥沼地帶中去.

"唔——孟弦,你……你干什麼??"

向南沒料到他竟然會用這種羞澀的方法來取悅她.

他盡的分/開向南的雙/腿,濕熱的舌尖,吮過她粉色嬌嫩的源頭,在她浸濕的粉色地帶中,肆意的舔/舐,吸/吮……

"啊——"

向南整個嬌身,抖得像篩子,嘴里亢/奮的喊著,怎麼壓都壓不住.

她被這份要命的快/感攪得幾乎快要哭出聲來.

景孟弦每一個吸附含/吮的動作,都幾乎是要將她身體里所有的氣力抽干一般.

酥/麻的迷醉感,順著她的雙/腿,往全身瘋狂的彌漫而去……

那股濕熱的快/感,讓她下/體的水漬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濃.

她,真的快要承受不住了!

"孟弦,我……我受不了了……"

向南著眼,嗚咽的向他求饒著,蔥白的十指,掐住他的肩膀,亢/奮得一點點的收緊,連帶十個腳指頭也被她緊緊勾起,嬌身崩得像是一根被拉扯著的弦,只要一撥弄,隨時都可能斷裂開來……

就在向南頻臨崩潰的時候,他兩根修長的手指竟再次生猛的進入了向南繃緊的花/穴中去.

還不等他抽/送,就感覺到一股濕熱的暖流從向南的身體內噴/潮而出……

"啊——"

向南高聲尖叫,終是沒能忍住的哭了出來.

無力的嬌身像加了馬達一般,在他的挑/弄之下,瘋狂的顫抖著,呻/吟聲伴隨著重重的喘/息聲,以及嚶嚶的哭泣聲從向南的唇間歡愉的溢了出來.

她蔥白的十指因亢/奮而死死掐住了景孟弦的肩膀.

甚至于,指甲嵌入進了他結實的肌肉里去,而向南卻分毫不知.

一張清秀的面龐上,此刻全然都是初/潮後的愉悅以及饜足,還有更多更深的期待.

不爭氣的她,竟然……就這樣被他逗得高/潮了.

向南羞得躲進他懷里,嚶嚶的哭了起來.

剛剛那感覺,真的太亢/奮,太舒服,教她抑制不住的想要叫,想要流眼淚……

即使很羞辱,卻不得不承認,她喜歡這樣,那種如同在云霄里走過一回的感覺,真的叫她……欲/仙/欲/死……

哭聲還未停止,甚至于她還未從剛剛那波高/潮里緩回神來,卻突然,腰肢被一只灼熱的大手緊緊勒住,另一只手,用力的抱住她的粉/臀,往他懷里一坐……

"啊——"

向南一聲極不適應的嬌喚,還伴隨著景孟弦一道亢/奮的低吼聲……

一堵滾燙的擎天柱毫無防備的被向南的柔軟深深吞沒,直直刺入頂峰.

"天……"

向南哭著叫出了聲來.

還不等景孟弦在她身體里沖刺,向南的眼淚就撲簌撲簌的掉了下來,嘴兒微張著向他討饒,"好……好深,我不要,受不了,你……你快出去……嗚嗚嗚……"

他抵著她,真的太深太深了,讓嬌弱的她,根本無從適應.

而且,他的東西,實在大得有些過分,向南整個嬌聲仿佛都快要被他撐破了!

雖然她是個生過孩子的人了,可是,許是後期恢複得不錯的緣故,又加上四年沒被男人碰過,她的花/穴幾乎緊得有如處/子之身,突然被景孟弦的碩/大這麼長驅直入,太緊窒的她,根本無力承受.

"乖,別動……"

其實,較于向南的不適應,他景孟弦也同樣好不到哪里去.

額角上,早已布滿密密麻麻的汗水.

沒料到,四年後再進入她身體的感覺,居然比曾經的第一次,更要命!!

濕熱的大手扣住向南因不適而不停扭擺著的細腰,急促的喘息著,一雙黑眸越陷越深,也越漸灼熱,那種熱度,幾乎是要將向南整個人燙傷.

"聽話……"

景孟弦的聲音,啞得幾乎有些失真了.

"可是,我真的好難受……"向南著雙眼,滿臉的委屈.

景孟弦卻覺得自己快瘋了,快被這種久別重逢的快/感弄瘋了.

"我會盡可能的溫柔一點……"

都已經到這個份上了,再讓他出去,顯然已經不可能了.

卻倏爾,"叮呤叮呤——"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音至向南的手提包中響了起來.

"我……我的電/話……"向南伸手,想要去副駕駛座上翻自己的包.

"現在不是接電/話的時候!"

景孟弦著,伸手抱起向南的翹/臀,猛地往上一提,伴隨著向南亢/奮的驚叫,而又迅速的緩沖落了下來,讓她緊/致的花/穴,一次又一次瘋狂的吞噬著他火熱的昂揚.

向南被他撞得意亂迷,"孟弦,不要……"

她如同溺水之人,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肩膀,如果抓著救命的浮木一般,被他瘋狂的撞擊著……

向南覺得自己快要被他撞碎了,連身體里的五髒六腑都有一種快要飛出去的感覺.

曖昧的水漬聲,以及刺耳的手機鈴音,在兩人交磨抽/插之間,糜亂的響起,如同一首/欲的曲調,讓車內的兩個人,越漸迷失心神……

"孟弦,孟弦……"

"慢一點,你頂到我了!嗚嗚嗚……"

向南盈盈的淚水一滴一滴滾落而下,滴落在景孟弦的手臂上,有些滾燙.

他要著向南的動作猛地停了下來.

看著她那張清淚漣漣的面龐,景孟弦有一種自己把她欺負了的感覺.

他替她拭去面龐上的淚水,眼眸微緊,啞聲問她,"不喜歡我碰你?"

"……"

不是.

向南唇抿得很緊很緊,眼淚還在不停地往外湧.

望著她止不住的眼淚,景孟弦俊朗的眉眼間閃過幾許失望,以及疼惜,他撅起她的下巴,沉聲問她,"讓你跟我做/愛,真的有這麼委屈嗎?"

"不是委屈,而是……痛苦……"

向南羞怯的著,貝齒緊咬著下唇,羞得有些不敢去看對面的他.

暗芒從景孟弦的眼底一掠而過,那一刻,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心頭那抹重重的失落.

她,她跟自己做/愛是痛苦?!

景孟弦正猶豫著要不要放開她的時候,卻倏爾,聽得向南又輕輕呢喃了一句,"你的尺寸……好像太大了,我……這個體位,受不住,好痛苦……"

他的尺寸,真的非一般的大.

向南都懷疑那東西是不是也會隨著人的年齡而長大,長大……

當景孟弦聽到向南這一番委屈的控訴時,心有一種從地底下直沖云霄最深處的快意.

"太大?"

他挑著眉峰得意的笑,對于她的回答,他分明受用極了.

"尹向南,我能當你是在誇我嗎?"

他彎著眉眼笑著,那笑容和煦得像晨光,像春風,拂在向南的心口上,那麼柔,那麼暖.

"既然你不喜歡這個姿勢,那我們換一個,反正今晚有的是時間."

"……"

向南的臉陡然刷得通.

景孟弦順著滑下去的椅背躺著,任由著向南伏在自己身上,而他一雙大手挑/逗般的在向南的翹/臀之上輕輕拍了拍,啞聲哄她道,"既然你不喜歡剛剛那種感覺,那就放著你自己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想多深就能多深……"

向南羞得面色潮,整個人都軟趴趴的伏在他的胸口上,不敢去看他,只軟聲同他撒嬌,"我不會……"

"不會?"

景孟弦失笑.

倏爾,想起了戴亦楓來,但這樣的念頭絕對只在他腦海里一閃而過,他不想在這種時候還去想那些讓他遭心的東西.

今夜,就只有他和她!!

"四年前就教過你了,居然還不會."

"……"

四年前授的課,早該忘了吧!

【咳咳咳,接下來顯然就是咱們景醫生的授課過程了哇!鏡子羞射的捂臉逃開……另外希望親們有月票的能夠留在月底把票子給《一醉沉淪》的米粒白親哇!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鏡子就不需要了,想給的就給白親哈,麼麼,愛乃們!一定要給哦】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相親偶遇——我是向南的男朋友!(弦子要怒了!)     下篇:纏綿②——你這婦生涯有得磨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