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纏綿④——懷里的一片溫暖(5000+)  
   
纏綿④——懷里的一片溫暖(5000+)

一頓飯,似乎吃得有點悶.

向南不甚理解景孟弦生氣的原因,但她覺得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再了,吃飯的時候這般悶氣,影響食欲,還對胃不好,尤其是對這種胃本身就不健康的人.

"景醫生,我剛剛又有什麼事惹您不開心了嗎?"

她還沒生氣呢,他倒先生起氣來了,孩子脾氣!

景孟弦不理她,甚至于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只低頭繼續以優雅的姿態,安靜的吃飯.

"喂……"

向南撅嘴,不滿的看著他.

景孟弦依舊不搭理她.

向南擼擼嘴,不打算跟他計較,討好般的夾了塊肉放進他碗里,"多吃點."

卻不想,景孟弦擱了碗筷,涼聲道,"我吃飽了."

他完,起了身來,就徑自出了餐廳,直接進了書房里去了.

留下向南獨自坐在餐桌上,望著他的背影發怔.

很久,回神過來.

向南重重的咬了咬嘴里的竹筷,有些怨念.

這家伙到底在鬧什麼脾氣呢!不是一直喊餓嗎?結果呢?吃了一碗飯就飽了.

他走了,向南也就吃得有些意興闌珊了,隨便扒了幾口飯,也就沒心思再吃下去了.

收拾了碗筷,就進了廚房去.

把廚房和餐廳清掃完了之後,再出來,已經是半個時之後了.

而景孟弦悶在書房里,也沒再出來過.

向南也沒好意思去打擾他,只走去浴室里找自己的衣服,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衣服已經被扔進了洗衣機里泡過了水.

向南欲哭無淚.

沒有內/褲和襯衫,她還能勉強用景孟弦的撐著,可是連外套和長褲都沒有,總不會讓她還穿著他的衣服回家吧?從內到外,全是男人的東西,要不被她老媽和妹妹發現都難.

向南郁悶的從臥室里挪了出來,盤著腿坐在沙發上,頭埋在膝蓋里,一時間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照這形式看來,今兒是沒辦法再回去了,只能等明天早上出門去買新的了.

可是,她可沒忘記景大醫生的剛剛那句絕的'滾’,向南煩躁的抓了抓頭,她要不走的話,人家會不會覺得她特別死皮賴臉呢?

這夜向南許是真的被折騰得太累的緣故,腦子里不停地在想著要怎麼同景孟弦開口,結果,想著想著,竟然就那麼睡了過去.

凌晨時分,景孟弦將兩天後要交的論文稿終于整理完畢,這才合了電腦,出了書房去.

他想,尹向南大概睡了吧.

他承認,那洗衣機里的衣服是他故意扔進去的,原因當然是為了防止她逃跑.

雖然嘴上讓她滾,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當她真要踏出那扇門的時候,他定會伸手拉住她.

這樣難得有她的一夜,即使再生氣,他也不願突然少了她.

那種心里突然被掏空的感覺,光是想想,他就覺得悶得慌.

景孟弦徑自去了臥室,在見到空空如也的大床時,冷峻的眉峰驟然蹙起.

轉身,疾步往大廳里走去.

才一走進大廳,一眼就見到了把自己蜷做一團,倒在沙發上睡著了的尹向南.

腳下的步子緩了下來,連腳步聲也不由得輕了幾許.

皺起的眉峰,在見到向南的第一眼,便漸漸舒緩了開來,卻很快,一張俊臉還是沉了下來.

這麼冷的天,穿得這麼少,竟然還敢就這麼大剌剌的睡在廳里,如果感冒了怎麼辦?這個女人,總是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嗎?還是真把自己當做女超人了?

景孟弦一步走過去,半俯下他那挺拔的身軀,探出猿臂,一手摟過向南的細腰,一手抱起她的雙膝,輕而易舉的就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往臥室里走去.

向南睡在她懷里,乖得像只柔順的懶貓.

臉頰貪戀的在他結實的胸膛里蹭了蹭,手兒下意識的攀住他的肩膀,嘴里還在不停地喃喃著,"景……孟弦……"

她在喚他的名字?

所以,她的夢里,有他嗎?

景孟弦劍眉微微上揚,嘴角不自禁的彎起一道溫暖的弧度.

他低頭,湊近懷里的她,寵溺般的應了她一句,"嗯,我在."

不得不承認,他的心,真的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溫暖過……

那種暖意,從心里一點點滲出來,直達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漫入他的眼底,他的眉峰間,他俊美的臉頰上,還有他彎起的嘴角處.

就因她一句'景孟弦’,他整顆心,仿佛都要被她化了.

尹向南,你知不知道,你這輩子就注定了是我景孟弦人生里最特殊的存在!

他淺淺的,帶著化不開的寵溺,在向南的額頭上,印了一記虔誠的吻.

………………

進了臥室,景孟弦心翼翼的將她擱置在大床上.

向南找到床鋪之後,一下子睡得更安逸了,抱著柔軟的被子就在大床上滾了好幾個身,最後,將被子緊緊地夾在雙/腿/之間,睡了.

景孟弦無奈的笑看她.

四年不見,睡覺的壞毛病倒還一點沒變,每次都要把被子夾在兩條腿之間睡著才安好.

不過,壞毛病是堅持了,好習慣卻似乎被她給遺漏了.

望著白色襯衫里透出來的黑色蕾絲胸/衣,景孟弦沒有猶豫,探手就往向南的襯衫里摸了過去.

似感覺到了他的觸碰一般,向南抗議的翻了個身,手兒不快的拍了拍他的魔爪,嘴里惺惺松松的嘟囔道,"我要睡覺……"

"先把胸/罩脫了."

景孟弦的語氣,半哄半就的,極有耐性.

雙臂將她柔軟的後背輕輕托起,摸到她胸/衣的綁帶之後,兩手一緊,利落的將她的胸/衣解了開來.

那一刻,能清晰的感覺到被解放的兩團柔軟'噴’的一下彈跳而出,在他的雙臂之上微微蕩了蕩,那柔軟的觸感,登時就讓景孟弦緊了眸子.

下身,'蹭’的一下就有了反應.

該死!

什麼時候,自己竟然變得這麼經不起挑/逗了!

景孟弦到底還是放過了向南.

雖然自己對她渴望到不行,但是,今晚真的把她折磨得太夠了,要再來一次的話,估計明天早上,她真的就下不了床了.

景孟弦換了睡袍,洗漱之後,合著衣服,抱著懷里的向南,安心的睡了.

再醒來的時候,是被一只不安分的手給鬧醒來的.

那只柔軟的手,不停地在他頸項間撥弄著,似在尋覓著什麼東西.

景孟弦輕輕抓下了那只磨人的手兒,微微睜開了惺忪的醉眸,借著窗外暖黃的燈光,迷離的望著懷里這張清秀的臉.

"怎麼了?"

他懶洋洋的聲線喑啞著問懷里的向南,語氣里還帶著些分惺忪之意.

雖然難得的好睡眠被她鬧醒了,但他卻一點脾氣都沒有,甚至于慵懶的嘴角還噙著一抹淺意的笑.

向南沒話,只搖了搖頭,視線卻一直定格在他的頸項之間.

景孟弦不去看便已經了然了過來.

她看的不是什麼別的,而是那枚……海洋之心.

他伸手,撫了撫向南的頭,而後,單臂一把攔腰圈過她,把她更深的摟進懷里來,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方,問她,"怎麼突然醒了?"

向南見他故意在避開海洋之心的話題,有些失望,也就沒有應他的話.

"怎麼了?"

景孟弦低沉的音律從向南的頭頂響起.

向南搖頭,閉眼,佯裝睡了.

卻倏爾,感覺到自己的耳垂一軟,被什麼捏了一下,而後,就有一根涼涼的棍子插/入了她的耳洞中來.

她睜開眼來,微鄂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此刻的他正側著身,專注的替她佩戴著耳墜,見她正定定的看著自己,景孟弦適才抬了抬眼,淡淡道,"以後再弄丟,可就真的沒人負責把它找回來了!"

向南嘴角漾開一抹燦爛的笑,什麼都沒,一頭就栽進了他懷里去,將景孟弦抱了個滿懷.

以後她再也不敢把它弄丟了!!

懷里突然被她軟綿綿的嬌身填滿,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大手僵在半空中,喉頭滾動了一下,"喂……"

他眯了眯魅眸,啞聲,提醒懷里的女人,"沒有哪個男人能經受得住女人這麼主動投懷送抱的."

向南聽聞,不僅沒有躲開去,還揚起頭彎著眉眼笑了,搖搖頭道,"別的男人我不知道自控能力怎麼樣,但我知道,我身邊的這個男人,自控能力一向很強."

他身邊那麼多追他的女人,哪個不是美若天仙,哪個不是主動投懷送抱,可是,他卻連正眼都沒瞧過,就更別提抵不住誘/惑了.

景孟弦一個轉身,便將向南壓在了自己身下,煙眸危險的半眯起來,嘴角一勾,"你在質疑我的男性雄風?"

"我哪敢!!"

向南急忙賠笑,舉手保證,"景醫生,我發誓,我絕對不是那意思,你可千萬別誤會."

誤會不要緊,就怕他為了急于證明自己的男性雄風,再次把她吃干抹淨了.

她可真經不起那般天雷勾地火的折騰了.

看著她這副可愛如白兔的模樣,景孟弦就覺身下越來越崩得厲害.

這感覺,真要命!!

他低頭,一口懲罰式的咬在了向南嘟起的櫻桃嘴上,啞聲道,"別的女人,不管是誰,對我投懷送抱,我都可以當作看不見,可是你……"

他到這里,微微勾了勾嘴角,"我好像又餓了!"

這次,絕對是身體!!

"……"

向南頓時有種昏厥的感覺.

景孟弦低頭,性/感的薄唇貪婪的在向南柔軟的櫻/唇之上不停地厮磨著,卻始終都沒有再深入.

向南被他這般挑/逗著,惹得心里直發癢,而他卻突然停了下來.

大手輕輕拍了拍她潤的臉蛋,"睡覺."

完,一翻身,就將向南抱了個滿懷,閉眼睡了.

向南埋在他懷里,怔鄂的瞪著他,半響沒緩回神來.

"怎麼?期待了?"

景孟弦沒有睜眼,只勾著嘴角壞笑著,問懷里的她.

向南猛然回神過來,臉蛋一,心虛的嗤他道,"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下半身永遠都是餓的呀!"

"嗯!所以你最好乖乖的躺在我懷里,別亂動,因為一個不心你可能就成了我嘴里的食物."

嘖嘖,聽聽他這囂張自大的語氣!

向南還想什麼,景孟弦倏爾睜開了眼來,手指挑/逗般的摸了摸她的下巴,笑道,"你要是也餓了的話,我雖然不建議喂飽你,但是,我擔心明天早上你會下不了床來,所以……先忍忍,改天我再好好喂飽你!"

"……"

向南著臉,一個粉拳落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嬌嗔著罵道,"流/氓!禽/獸!!"

而且還是絕對的醫冠禽/獸!!

景孟弦爽朗的大笑幾聲,一把擁過向南將她緊緊桎梏于自己懷里來,"好了,別鬧了,再鬧天就該亮了,明天還得上班呢!"

向南聽聞他這麼一,忙噤了聲,乖乖的埋在他懷里,閉了眼去,不再鬧他了.

這夜,似乎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然.

不管是景孟弦,還是向南.

向南沒料到他們之間的關系會突然變成這樣,雖然她設想過種種自己成為他的/婦後的場景,可偏偏遺漏了他們之間這份怎麼都掩飾不去的溫暖……

暖了自己的心,也暖了他的心.

可是,一旦她真懷/孕之後呢?他們之間又何去何從?是選擇放手,各回各路,還是……

向南心下一片恍然,如果真的是放手,那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太過絕,太過殘忍?

而她自己,也真的能夠做到徹底放開他的手嗎?

"想什麼呢?愁眉苦臉的."

向南正對著電腦發呆,突而就聽得李珊珊問她.

"沒,沒什麼."

向南回神過來,忙搖頭.

"你上次轉給我的那個別墅的案子,已經施工完了,只等老板結完款,這個案子也算完了."

"嗯,好的,謝謝你啊,姍姍,麻煩你了."

這個案子是景孟弦的別墅方案,當時考慮到曲語悉的問題,所以她干脆把方案轉給了李珊珊.

好在景孟弦沒什麼異議,倒也一切順利了.

向南看了看自己手邊一直靜默的手機,有些意外,從自己至景孟弦的家里出來後,他竟然一通電/話也沒打來過,甚至于,連一條短信都沒有.

向南心里掩飾不掉的有幾分失落.

【哇塞,今兒一口氣更了1W5的字,鏡子各種值得表揚有木有,今晚凌晨不一定會有更新哇,所以親們可以早點睡.】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纏綿③——邪惡的婦准則(10000+)     下篇:戀愛的感覺——她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