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戀愛的感覺——她吃醋了!  
   
戀愛的感覺——她吃醋了!

"向南,你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李珊珊渾身上下將向南打量了個遍,驚呼道.

向南嗔睨她,"你可別亂啊,你看我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的樣子,還有心思談戀愛嗎?"

"我可沒亂!你這副模樣,明明就是在等誰的電/話,我要沒記錯的話,你從前可是最怕這電/話響的啊!"

被李珊珊這麼一,向南的臉登時就了些分,立即為自己辯駁道,"我沒在等誰的電/話."

"行行行,你沒在等誰的電/話,是我太八卦了,行了吧!"

李珊珊挑眉曖昧一笑,拍了拍向南的肩膀,便回了自己辦公桌去.

李珊珊一走,向南挫敗的垂了雙肩去.

雙眼還是不自禁的瞄向自己桌上一直很安靜的手機,郁結的抓了抓頭發,難道自己真的有在等誰的電/話嗎?

怎麼會!

可是,沒有他任何信息進來,為什麼她的心里會是一片悵惘呢.

…………………………

從那之後的很多天里,向南都沒有再見過景孟弦.

當然,也沒有接到過他的任何來電,甚至于連最簡單的一條短信也沒有,而向南,自然也不會主動去聯系他.

仿佛那天過後,他們之間就成了兩個不相干的陌路人,而那一夜的溫存,就似一唱的夢境,惷夢了無痕,夢醒後,宛若一切又回到了從前.

這日,向南下班.

才一出公司,卻不料就下起了毛毛細雨.

早上出門的時候分明還是晴天,沒想到下午就陰了天去,而向南自然也沒有帶雨傘出門.

從公司到捷運站,有將近十來分鍾的路程,雨勢不大,向南也就沒做多想,將手提包舉在頭頂上,一頭就栽進了雨中去.

而這老天爺就好像故意同她作對一般,眼見著離捷運站還有一段距離,但頭頂上的雨卻越下越大,向南環顧四周,急著想找一處避雨之地,卻不料,一眼就見到了……景孟弦?

他撐著黑色的雨傘,一席鐵灰色的西服隱沒在灰蒙蒙的雨簾中,尊貴優雅如他,氣質卓爾不凡,緩步從容的朝向南這邊走了過來.

向南心頭微喜,才預備迎上去,卻不料,他在她正前方不遠的候車亭前停了下來.

就見一抹溫柔的倩影鑽進了雨傘里,而後,將他抱了個滿懷.

而景孟弦,卻一反常態的,竟沒有推開懷里的那個女人,反而伸手,重重的摟了摟她.

向南一愣……

怔在雨里,登時有一秒的,腦袋空白.

心,一瞬間亂了節拍.

傘下的女人,偏頭與景孟弦笑著,親昵的耳語著什麼.

而景孟弦也配合著她的高度,頭微低,嘴角噙著一抹會心的笑,認真的聽著她的話,嘴角的笑意更深些分.

耳鬢厮磨間,向南分明聽到了自己心髒裂開的聲音.

因為,那個女人……

她認識!!

那是她尹向南四年前一直介懷的女人,卻在突然的某一天,憑空消失,而四年後……她又見到了她——呂純!!

她回來了……

而且,又再次回到了他景孟弦的身邊.

向南突然覺得眼前灰蒙蒙的一切越來越深重,讓她幾乎快要看不清所有.

曾經,景孟弦告訴她,她呂純根本不是他碗里的菜.

可如今呢?如今真的還不是他的那盤菜嗎?如果不是,他又怎會與她走得如此親近呢?

在她記憶里的景孟弦,他從來不輕易與任何女人走得過近,可現在……他嘴角那抹如沐春風的笑,是騙不過任何人的.

至少,那抹笑里,噙著一個信息……

那就是,他喜歡她.

向南只覺胸口仿佛是被什麼東西重重的砸了一下,吸一口氣,就覺那兒一陣刺刺的痛.

她強迫著自己別開了眼去,不再看他們,舉著手提包,沖刺著越過他們,就往捷運站那頭奔了去.

與他們擦肩而過的那一刹那,向南的鼻頭酸了幾分,但她沒有停下來,甚至是腳下奔跑的步子,越來越快……

直到,沖進了捷運車里,一路飛速的往協和醫院去的時候,向南才長舒了口氣.

見不到耳鬢厮磨的他們,心里或許會好受一些.

當向南那抹纖瘦的身影,在雨里與他們擦肩而過的時候,景孟弦一抬眼就見到了她.

即使,只是一抹飛快消失不見的背影,但他也能確定,剛剛那個女人,就是她尹向南.

"孟弦,看什麼呢?"

呂純揚著笑,順著景孟弦的視線看過去,就見了向南那抹沖進了捷運站里去的身影.

她微鄂,偏頭看著景孟弦,不可思議道,"你們倆還在一起?"

景孟弦收回深沉的視線,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搖搖頭,"不,沒了."

從她,她要做他/婦的那一刻起,他們之間,就只剩下了交易關系!

就這麼簡簡單單,清清楚楚的關系,而已!!

她尹向南能把這份關系把握得那般清楚,那他,自然更不在話下.

貓抓老鼠的游戲,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把握得了分寸!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將近凌晨時分,向南從醫院出來,正准備回家,倏爾,兜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一條短信蹦了進來.

是景孟弦發來的信息.

向南有些詫異.

信息內容,簡明扼要.

'來醫院找我,十分鍾.’

向南無語了.

確實,從協和到輔仁,僅僅十分鍾的車程,他計算得也未免太精准了些.

向南想也沒做多想,直接點了刪除鍵,將他的信息從自己的手機里清除乾淨,末了,將手機收進口袋里,就像沒事人兒一般,出了醫院,往家的方向坐公交車去了.

雖然他過,作為一名/婦,拿了他的錢,她就應當隨傳隨到.

但,抱歉,她沒答應.

何況,醫生過,心不好,會嚴重影響受精成功率,而她,今兒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是開心的地方,再見到他之後,那就更別提了,所以,今兒絕對不是一個適合做/婦的日子!

而且,她不想見到景孟弦那張臉!

"不來也行,交易自當你違約棄權,副卡暫停額度."

向南再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已經坐在了回自己家的公交車上.

而且,時間恰好過完十二點,這絕對是城市的末班車了.

向南只覺頭疼得厲害,這家伙大概故意折磨她的吧?也不知道到底安的什麼心.

最終,沒辦法,向南只好坐了一站路後下了公交車來,攔了出租車就往醫院走去.

有什麼辦法呢?她急需要他的精/子救命,所以,被他如此牽制著,向南也只好認了.

對,她要的,只是他的精/子而已!

尹向南,你一定要記住這一點!所以,那個男人跟誰走近,跟誰曖昧,真的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何況,你自己那天不也這麼同他保證的嗎?

向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著自己,提醒著自己,可當她見到景孟弦那張絢爛的笑容時,她還是沒辦法做到一點也不在意.

她在意的,而且是,在意得不得了!

一見到他嘴角那抹笑,她就不自覺的想到了今天雨里他對呂純的那份獨特的溫暖.

向南心里越發憋悶了幾許.

站在辦公室的玻璃門外,就見他正同云墨和蔡凜談笑風生著,似感覺到了門外向南的存在一般,他忽而側了頭過來,視線落在向南那張面無表的臉上,眯了眯眼,招手,示意她進去.

向南討厭他這招手的動作,覺得他純粹就把自己當成了一條寵物狗.

所以到最後,干脆身子一側,倚在玻璃門框上,撇著嘴,就不動了.

景孟弦見向南似乎在跟自己慪氣,同云墨和蔡凜招呼了一聲,便兜著手出了辦公室去.

見景孟弦走了出來,向南忙不著痕跡的順了口氣,微微正了正身,待他走近,向南毫不客氣的把手往他面前一攤.

景孟弦劍眉一揚,"什麼?"

"錢."

向南撇嘴,面無表道,"出租車的錢,歸你報銷."

末了,她從口袋里一本正色的摸出那張出租車的發票來,遞給他,"二十塊."

景孟弦眯了眯眼,抱胸,不可思議的咂舌道,"尹向南,你還真挺市儈的."

"對啊,我就這麼市儈,就一市井民,不像你喜歡的那些女孩子,個個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姐,像我這樣的,又怎麼能跟她們比,是吧?"

向南一口氣就把這些酸話從嘴里冒了出來,甚至于連大腦都沒過一下.

完就開始後悔了,悔得恨不得把自己這不聽話的舌頭直接給咬斷.

要知道這話可多像一個滿懷妒意,滿嘴醋味的女人才的呀!

吃醋?嫉妒?可她尹向南為什麼呀?她只不過是來同這個男人求一顆精/子的,她憑什麼吃醋啊?

景孟弦諱莫如深的眼眸盯了向南一眼,卻最終什麼話都沒,手往她額頭上一探,試了試,還好,沒有發燒的跡象.

"等我兩分鍾,送你回家."

他淡淡的交代一句,轉身便進了辦公室去換衣服.

向南郁結了.

敢他叫自己來,什麼事兒都沒有?

這家伙到底想干嘛!

向南卻不知道,他叫她來,其實是為了親自證實一下,她淋雨後是不是又感冒了,還好,這次安然無恙.

另外,叫她來,是為了同她道別的,因為明天起,他要離開A市一段時間.

景孟弦褪了那身白大褂,取而代之的是白天她見到的那套鐵灰色的意大利手工西裝.

穿在他身上,無疑,優雅,尊貴,俊朗非凡,如正待去參加奢華宴會的王子一般,卻偏偏,讓向南本就不愉快的心,又泛起了幾分酸意.

她居然又別扭的想到了今兒白日里見到的那副場景.

向南再次手往他面前一攤,"景醫生,我就不用你送了,你給我報銷來回的車費錢吧,我自己打車回去."

這女人,倒計算得挺精明的!!

向南的話,卻沒有得到景孟弦的回應,只突然感覺肩頭一重,一件厚重的風衣,就朝她的嬌身裹了上來.

向南微鄂,明白了過後,欲掙紮,"我不冷."

"安分點!!"

景孟弦的語氣,有著不容置喙的霸道,連眼神都肅了幾許.

向南撅著嘴瞪他,不滿他的強勢.

但也沒敢忤逆他,只任由著他把自己裹得緊緊地.

曾經在網上有見過這樣一句話:如果他把給你的溫柔,也能同樣給別人的話,那這份溫柔,甯願不要.

或許給向南的有些東西,他景孟弦也能給其他女人,但有一點,注定他沒辦法分割到別的女人身上去.

那就是,心!

至少,他不會大費周章的叫一個女人過來,就為了檢查她是不是高燒了,感冒了.

至少,也不會想要同任何一個女人,一起下班,除了她尹向南.

更加不會為另外一個女人,如此細心的裹著風衣.

向南被景孟弦拉著出了醫院,坐上了車.

一上車,她就覺渾身不自在,別扭得慌.

因為,她沒來由的就想到了那天夜里那火熱的一幕……

仿佛間,似還能聞到一股曖昧的/欲味道.

當然,向南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因為這車上所有的坐墊已經換了全套新的.

景孟弦至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向南那泛的臉頰,嘴角微微上揚,卻什麼話都沒,啟動車身,就出了醫院大門.

"今天下午見到我了?"

景孟弦似不經意的問了向南一句.

向南愣了半秒,偏頭,看窗外的一閃而過的夜景,悶悶的應了一句,"嗯."

"也看到她了?"

他又問.

向南心頭一痛,秀眉微微蹙起,淡漠道,"我不是瞎子,她也不是透明人."

有脾氣了!

景孟弦指骨分明的手指,饒有節奏的在方向盤上輕輕敲擊著,燈亮起,車緩緩停了下來.

"吃醋了?"

他劍眉微揚,偏頭,微笑著問向南.

視線凝在她的面龐上,有些深重.

"吃醋?"

向南哂笑,掩飾著心底那抹不痛快,"怎麼可能!"

她干干的扯了扯嘴角,"我無緣無故的,干嘛要吃醋啊!咱們之間,不是早就好了嗎?你跟誰曖昧不清,我都管不著."

向南這話是給景孟弦聽的,但實際上卻也是給她自己聽的.

她沒理由吃醋,也沒資格吃醋!

她只是單純的來借個精/子的,所以,她不能那麼自私的去阻止人家跟任何女人談戀愛,如果他真的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呢?那自己豈不是又要毀他一段幸福?

如果真是那樣,那她尹向南可真的就罪過大了!

向南的話,才一落下,倏爾就覺車身猛地往前沖了過去.

景孟弦竟然一腳油門直接轟到了底,轉數直往120之後飆了過去.

向南看著那'蹭’的一下就上去的碼數,卻什麼也沒多,只悄然握緊了車把手.

她知道景孟弦一向是個有分寸的人,即使再快的速度,他也一定會保證她的安全,而現在,他突然加速,不過是在無聲的發泄著他心底窩著的那團怒火.

只是,向南不清楚他那團怒火到底來自于哪里.

莫非,自己不心又把他給得罪了?

從醫院到她家,景孟弦僅僅花了一刻鍾時間不到,車停下,向南下車,連風衣還未來的及還給他,車已然如火箭一般,隱匿在了黑暗里,瞬間消失不見.

向南呆呆的望著眼前的一片漆黑,心里悵然若失.

其實,她多想問一句他和呂純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的,可最終,她到底沒能問出口來.

………………

向南一回家,意外的,尹若水竟然還沒睡下.

她蜷身坐在沙發里,正直直的盯著電視看,而神明顯已經游神在外.

電視里,正播報著C市里氏八級大地震的新聞,"此次地震傷亡嚴重,造成將近七萬人遇難,三十多萬人受傷,兩萬失蹤人口,而每天還不斷有余震發生……"

"若水,干什麼呢,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向南一邊換鞋,一邊喊自己的妹妹.

尹若水這才回了神過來,"姐……"

她一臉苦相,朝向南迎了過去,"姐,景醫生明天就要去C市的前線做醫療支援了."

"什麼?"

向南一愣,錯愕的看著自己妹妹,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

尹若水指著電視里正播報著的新聞,哭喪著臉道,"就這個破地方啦!!景醫生作為輔仁醫院腦外科的醫療志願者代表,明天一早六點,就要隨大部隊一起去支援他們了."

向南怔怔的看著電視里不斷閃過的廢墟,以及血肉模糊的場景,有那麼一刻的,她的腦子完全處于當機狀態,而臉色更是好看不到哪里去.

很久,她才緩然回神.

"去前線救死扶傷,這是好事,你別多想,趕緊去睡吧."

向南如此安慰著自己的妹妹,也安慰著自己.

"什麼好事啊!"尹若水急的都快哭了,"敢景醫生不是你喜歡的人,你就不在意了!你不知道那邊現在的況有多危險,每天都有大大的余震發生,一不心可能就被活埋進了廢墟里,今兒才剛有新聞報導一志願護士就這麼犧牲在了前線!"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纏綿④——懷里的一片溫暖(5000+)     下篇:吻別——主動獻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