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吻別——主動獻吻  
   
吻別——主動獻吻

向南行色匆匆的回了房間.

拿出手機就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同景孟弦打個電/話,問一問關于他上前線的事兒,可是,她問了又如何呢?何況,自己真的有資格過多的去關心他嗎?現在這種況,她不該去過多的招惹他的.

向南把手機煩躁的扔在床上,揮了腦子里所有不該有的念想,拿了衣服出門去浴室洗澡.

"姐,我先洗."

才一進廳里,就見尹若水抱著衣服匆匆進了浴室去,"我明天得早起,給景醫生去送機."

向南愣了一下.

卻忍不住開口問了她一句,"他幾點的飛機啊?"

"六點半."

尹若水隨口就答.

"哦……"向南寥寥點頭,把浴室讓了出來,"那你先洗吧."

向南抱著自己乾淨的衣服,坐在沙發上發呆.

所以,明天一大早他真的就要走了?

聽聞自己的妹妹這麼精准的出他的行程,甚至于連幾點的飛機她都了如指掌,向南是有些失落的,她知道這消息若水定是從曲語悉那得知的,所以,大家都知道的事,唯有她,一個不知曉而已.

所以,自己在他景孟弦心里當真是沒什麼位置的吧.

這樣也好.

向南不斷在心里安撫著自己.

沒有位置,才會讓她心里不那麼自責,雖然接近他是為了救他們的兒子,可是,撇開這層外衣,卻不得不承認,向南只是在卑鄙的利用他而已!

一想到他那張絢爛的俊美面龐,再一想到殘忍的'利用’二字,向南的心口,還是不由自主的一陣鈍痛.

——————————————最新章節見《添香》——————————————

深冬的清晨,寒得料峭.

機場,向南裹著大棉襖,將手兜在口袋里,站在圓柱後方,百無聊賴的看著機場大熒幕上不斷翻滾的航班.

FM3105,6:00准時登機.

向南轉而將視線落在熒幕上的時鍾表上,電子鍾顯示5:50.

離登機只剩下最後十分鍾了.

而安檢口那邊……

向南回頭去看.

曲語悉不顧周邊所有人的目光,一頭栽進了景孟弦的懷里,就不肯出來了.

"孟弦,我不想你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嗚嗚……"

她躲在他懷里嚶嚶的哭著.

景孟弦斂了斂眉,不著痕跡的把曲語悉從自己懷里拉了出來,淡淡的幽眸掃視了一眼整個大廳,一張好看的俊臉陡然沉下了幾許.

"景醫生,你過去那邊,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尹若水一臉的擔憂,將手中的水果袋遞給了他,"你拿著在路上吃."

景孟弦望著眼前太過專的尹若水,微微蹙了蹙眉.

她是尹向南的妹妹,自己再什麼過分的話,似乎有些太過,可是,面對她的殷自己要接受的話,那他真的就是混賬了!

上次那頓飯,他還心有余悸.

景孟弦淡淡的掃了一眼她提袋里的蘋果,沒有伸手去接,只掀了掀嘴角,"我不愛吃蘋果."

一抹受傷,至尹若水的眼底明顯掠過,她有些郁結.

圓柱後,向南看了看手里的一袋蘋果,稍稍掂了掂,斂了斂眉,他什麼時候開始不喜歡吃蘋果了?早知道就不買了.

不過,看這形式,她好像連送出去的機會也沒有了.

再回頭看安檢口處的身影,就已經見他們一個個擰著行李,秩序有然的進了候機廳里去.

當景孟弦那抹挺拔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7號安檢口的時候,向南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心頭那份重重的失落.

他到底還是走了,而自己,連一份道別都沒來得及去送上.

罷了.

向南倚在圓柱上,望著自己的妹妹同曲語悉相攜離開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再次燃起些分自責與慚愧來.

她的決定,是不是也同樣把這兩個女人傷害了?

尤其是自己的妹妹……

要是哪一天真的被她知道自己與景孟弦之間的關系,她會怎樣?會恨她這個當姐姐的嗎?

有時候向南真想一咬牙就把自己與他的關系告訴尹若水,可是一看到她那雙炙熱的眸子,一想到那份痛心疾首的'恨’,她就膽怯了,退縮了!

她只能像個做賊的偷一般,躲在她們的身後,自私的與他糾纏不清.

"各位旅客,您乘坐的南夏航空公司從A市飛往C市的FM3105航班已經開始檢票登機,請到登機口排隊做登機准備……"

聽聞播音室里傳來催促登機的話,向南這才從圓柱上直起了身來,預備離開.

然步子還未來的及跨出去,卻倏爾,只覺眼前一黑,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就如泰山壓頂般朝向南罩了過來,甚至根本不等她反應過來,她的臉蛋忽然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捧高,而後,一抹強勢,還帶著明顯占有欲的吻,就朝向南的唇上蓋了下來.

"唔唔——"

向南幾乎不用去看,只需要用感覺,就知道這個強吻她的男人,不是別人,而是,景孟弦!

這厮,連個吻,都需要如此粗魯,霸道嗎?

向南被他吻得有些暈頭轉向,埋在他炙熱而強勢的深吻里,幾乎快要斷了呼吸.

直到感覺到她氣喘連連,呼吸不順時,身前的景孟弦才不舍得將向南放了開來.

向南一獲自*,就忍不住一揮秀拳,嗔怒的一拳頭輕輕砸在他的胸膛里,"你干什麼呢!這麼多人看著……"

她的臉頰,染上一層羞色的緋.

景孟弦攫住向南的眼潭,愈發深沉了些,卻再次一探猿臂,不由分的就將向南攔腰抱進了自己懷里,一俯身,又是一記炙熱焚心的吻,朝向南落了下去.

周邊,無數豔羨的目光朝他們投射過來,議論紛紛,時不時的會傳入向南的耳底來,無外乎都是笑他們這對熱戀中的侶的那些話兒.

向南臉上的滾燙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後,推擠著身前的男人,掙紮了好久才終于得到了他的放手.

向南一張臉得像熟透的番茄,她氣急敗壞的跺腳指控他,"景孟弦,你沒一點羞恥之心的呀,大庭廣眾之下,你居然……"

"還有兩分鍾不到的時間,我就要登機了,點要緊的話."

向南的話來不及完,就被景孟弦淡幽幽的給打斷開來.

他挑眉,看了一眼熒幕上的時間,又轉而將視線定定的落在向南身上,沉默著,等著向南開口.

"這麼快."

向南咬唇,有些郁結.

明明很多話想要的,可是一見到他這張臉,卻緊張的什麼話都不出來了.

"我……我買了些蘋果,可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開始就不喜歡吃……"

向南的話還沒來得及完,手里的提袋就被景孟弦彎腰,優雅的拿了過去,"別的女人的東西,就算是珍饈佳肴,我也看不上."

他的那麼淡淡然,明明是一句動的話語,卻像是在一句今天天氣不錯的話一般那麼隨意,云淡風輕.

向南一怔,臉一,心頭明顯掠過一抹悸動,微微別開了眼去不再看他,卻分明在對面的玻璃中見到了自己那抑制不住,微微上揚的唇角.

"你……過去那邊,好好照顧自己."

向南還是忍不住出聲叮囑他.

雙手兜在棉襖口袋里,不自然的上下幅度的擺動著,搗鼓得整件棉襖也跟著她緊張的一上一下的晃動著.

這是她緊張的表現.

景孟弦促狹的眯了眯眼眸,輕應了一聲.

看一眼熒幕上的時間,剩下最後一分鍾.

向南咬了咬唇,還是忍不住問他,"你要去多久?"

"不確定,半個月,一個月,或者更長……"

景孟弦定定的望著她,仿佛是要從她的眼底尋出一些舍不得他離開的痕跡.

"這麼久?"

向南一愣,水眸里掠過幾許落寞.

一個月,或許更長……

陽陽的生命哪里能經得起這一個月一個月的耽擱.

向南心里頓時紊亂如麻.

"尹向南,你這副表,我會誤以為你是在舍不得我."

景孟弦指骨分明的手撅起向南的下巴,眉眼里漾著半分笑意,同她保證道,"我會盡快趕回來的."

那笑,燦爛得讓向南有些炫目失神,卻倏爾,只覺腰間一緊,她再次被景孟弦攔腰摟進了懷里.

他俯身,低頭,無懈可擊的面龐離她近在咫尺,就聽得他迷離著聲線命令向南道,"吻我."

"啊?"

向南窘住,登時一張臉刷得通.

這家伙……

向南當然不敢,卻能感覺到摟在自己腰間的手越發在收緊,而景孟弦卻始終用那雙期待的深眸一直盯著她看,看得她手心里已經全是汗了.

"那個……你該登機了……"

向南提醒他,緊張得連話都有些口吃起來.

景孟弦不理她,對于她的話,置若罔聞.

那雙性/感的薄唇離向南的櫻/唇分明就只差半寸之遠,卻偏偏怎麼都不肯主動蓋下去,而是在耐心的等著向南吻上來.

這家伙!!

向南從來不知道他的耐心竟如此好!

那一秒,向南分明聽到了自己心髒撞擊著心膜所發出的"咚咚咚"聲,一聲又一聲,那麼快速而富有節奏,教向南登時就亂了心神.

她閉眼,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而後,一踮腳,臉就朝景孟弦湊了過去,一記蜻蜓點水的吻,就落在了景孟弦的唇上.

才一碰觸到,就飛快的退離,一個吻,僅僅只有……半秒時間而已!

景孟弦才一感覺到唇瓣上的柔軟,還未來的及觸到她的味道,就被她毫不留的撤離.

只是,唇瓣間殘留著她的余味,卻足以讓他心陷柔軟中,很久很久……

一貫清淡的眉目間揚起絢爛的笑,他勾著嘴角,斥她,"氣."

向南一張臉早已得發透了,伸手就要去推開他,但景孟弦哪里肯給她機會,正正兒將她抱在懷里,輕聲道,"來,安分點,我馬上就要登機了."

向南一聽這話,真的就乖巧的任由著他抱著,不再胡亂動彈了.

感覺到他懷里的那份溫暖,向南突然就變得有些多愁善感起來,除卻因為陽陽的那份擔憂,不得不承認,一想到這麼多天的日子里要見不到他,她心里難免有些難過的.

向南伸手,不由自主的回抱了抱他.

卻聽得他在耳邊交代,"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里,好好照顧你自己,另外副卡里的錢你拿去用,如果不夠的話,你去找蔡凜,我已經同他交代過了,你找他拿錢就可以了."

聽著他的話,向南心下一片動容.

她不著痕跡的從景孟弦的懷里退出來,搖搖頭道,"那錢夠了,再……我也不會找其他男人去拿錢."

向南的是實話,就算真的缺錢,她也不會去找任何人拿錢的.

當然,陽陽在治病上面確實有時候真的很需要錢,向南出于無奈的時候會動用景孟弦副卡里的錢,不過那數字她已經全部記下來了,每個月花的工資她全部用另一張存起來了,等時機到了,她自然會將這筆挪用的錢全數還與他.

而這樣也免了他懷疑自己接近他的動機了.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心里多少是有些開心的.

"乖……"

他伸手,揉了揉向南的腦袋,斂了斂眉道,"我該走了."

播音器里再次傳來登機的催促聲,不停地提醒著他們這對戀戀不舍的人兒,時間真的已經到了.

"嗯."

向南點頭,心底有些悵然.

胸口悶悶的,突然就覺得心不太好了.

景孟弦到底還是走了,望著他消失在安檢口的那抹挺拔身影,向南重重的吸了口氣,發現心口竟然有些隱隱作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鼻頭忽而就酸了.

她好像……真的很舍不得他!

直到看著他坐的那架飛機,直沖云霄而去,向南適才出了機場.

一跨出機場,寒風凜然,向南不由得打了個冷噤,仿佛周身更冷了些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一整天都沒有接到景孟弦的任何來電,甚至是任何的簡訊也沒有.

她有試著打電/話過去聯系他,但他的手機一直處于無法連接的狀態.

也是,地震區又哪會有信號,聯系不上也實屬正常.

向南從醫院回來,沒來得及洗澡,便急忙將電視機打開,直接轉到了新聞頻道.

新聞里二十四時播報著關于C市地震區的消息.

"今日下午十四點時分,C市里林縣再次發生四級余震,失蹤人口再增121例,志願解放軍部隊正極力進行搜救中……"

向南聽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每每一打開電腦電視,就被無數關于C市地震的消息所充斥著,卻往往帶來的都是些灰暗的消息,除了讓她心越來越糟糕之外,就再也沒了其他.

她煩躁的起身,就把電視機給關了.

而後回房,揀了衣服去浴室里洗澡.

站在花灑下,任由著暖暖的水流沖在自己的身上,向南呆呆的站在水里,只希望這水能把自己心頭那份沉重也一並帶走,但沖走的是她身體里的疲憊,卻怎麼都沖不走她心里那過分的悵然和憂慮.

夜——

越來越深.

向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把枕頭底下的手機拿出來翻了好幾次,卻終究沒有任何電/話和短信進來,她又失落的擱了回去,幾次閉上眼想要讓自己睡去,然心頭的那團亂麻卻三番五次的折磨得她怎麼都睡不著.

腦海中不斷的充斥著景孟弦的身影.

他在做什麼?安全抵達C市了嗎?現在是在手術台上,還是已經睡下了?睡得好嗎?吃呢,吃得怎麼樣?那邊冷不冷?也不知道他帶的衣服是不是夠了.

一連串的問題一股腦兒的冒出來,向南煩躁的一把坐起身來,崩潰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真是要瘋了!!"

她發泄的喊了一聲,又把自己的身體像僵尸一般挺直著,砸在了床上,用被子把頭蒙住,睡覺!

迷迷糊糊間,向南仿佛聽到了自己手機鈴音在響.

起初她以為是夢里在唱歌,待她反應過來後,她'蹭’的一下就從被子里坐起了身來,急急忙忙去摸索枕頭底下的手機,然而,她翻出來的時候,手機鈴音正巧戛然而止.

該死!!

向南急得咒罵了一句.

她去翻手機的未接來電,手指落在屏幕上還有些顫抖.

未接來電顯示,一個陌生號碼,但那號碼的區號正是C市的.

向南確定,這電/話一定是景孟弦打過來的,但,這是公用電/話!

向南沒做多想,急忙按了回撥鍵,就追了電/話過去.

"嘟——嘟——嘟——"

等待的聲音,如魔咒一般,在向南的耳邊響起,每一聲鑽入耳中,都像一記重拳砸在她的心口上.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請您稍後再撥."

機械而冰冷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了過來,向南心頭重重一落,急忙掛了電/話,又按下了重撥鍵.

直到最後一道"嘟"聲響過,向南幾乎陷入了絕望中,倏爾,一道低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穿透而來,仿佛還帶著遙遠的塵囂,落入向南的耳底,讓她瞬間酸了鼻頭.

"是我."

渾厚的音律,縈繞在向南耳邊,一瞬間讓她心底所有的彷徨不安,所有的憂慮惆悵煙消云散,剩下的只是心安下來的酸楚和感動.

【親們一直期待一家三口見面,馬上了!】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戀愛的感覺——她吃醋了!     下篇:景孟弦對尹向南,什麼時候虛假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