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景孟弦對尹向南,什麼時候虛假意過?  
   
景孟弦對尹向南,什麼時候虛假意過?

"是我."

渾厚的音律,縈繞在向南耳邊,一瞬間讓向南心底所有的彷徨不安,所有的憂慮惆悵煙消云散,剩下的只是心安下來的酸楚和感動.

"我以為你不會接電/話了."

向南電/話里的聲音,還有些哽咽.

"走了又回了."

低沉的嗓音,沒有過多的音律,卻渾厚得有一種教人心醉的魔力.

電/話響過一次之後,無人接聽,他想她許是睡了,就沒再去打擾她.

離開電/話亭後,走出幾十米遠,最後,還是折了身回來.

不管怎樣,走出林縣幾里路之遠,他還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再回去.

"你的手機一直打不通."

向南坐在被子里頭,軟著聲音同他講電/話.

剛剛還沉重不堪的心,在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早已豁然開朗,嘴角還溢著一抹淺淺的笑.

"嗯,進了縣城里面就沒信號了,大概是通訊設備還沒來得及修複."

景孟弦一席深色風衣,隱匿在黑暗中,與這寒冬蕭條的夜晚融為一體.

"沒信號你怎麼跟我打的電/話?"

向南詫異.

景孟弦沉聲一笑,"我自然有辦法."

向南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問他,"那你在那邊好嗎?"

"不好."

他想也沒想就回答她.

向南皺眉,擔憂的問他,"怎麼了?"

"因為,這邊沒有你……"

低低突出的男音,多了些動的音律,教向南心頭一悸.

一時間,整個人如同坐在飄渺的云朵之上,隨著輕輕拂來的微風,蕩啊蕩,蕩啊蕩……

蕩得她心神恍惚,一切顯得那般有欠真實.

"怎麼?當真了?"

倏爾,一道戲謔的問話聲,將向南瞬間拉回了現實來.

坐在云兒上飄蕩的她,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有些疼.

她莞爾,"景醫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開玩笑了."

景孟弦挑挑眉,直接無視她的這個問題,認真回答她上一個問題,"我在這邊一切安好,吃的用的雖然不太習慣,但還好,我能接受."

"你們那時而有余震發生,你萬事得心,知道嗎?"向南每一字每一句里都透漏著對他的擔憂.

景孟弦彎了彎嘴角,"我保證讓自己平平安安回來."

得到他的保證,向南心里當下安下了不少.

"是不是我的電/話把你的鬧醒了?"

景孟弦問她,又繼續交代道,"以後我盡量早點給你打電/話,只是每天傷患太多,可能從手術台上下來就已經過了凌晨了,如果真的太晚,你就別再等我的電/話了."

因為,凌晨從手術台上下來,走幾里路出林縣,最快可能也需要一個多時,待到那時,她估計早已進入了夢里去,再打擾她就實屬沒必要了.

向南聽了他的話,心頭暖得像有一團熱火在烘烤著一般,柔柔的,暖暖的,從心底一直蔓延到了全身.

"沒關系,你太忙就別給我打電/話了."

她只要他每天好好的就好.

"晚了,你趕緊睡吧,明天一早還得起來上班."

景孟弦低聲哄她.

向南將頭鑽進被子里,乖乖點頭,"嗯,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掛電/話吧."

景孟弦催促她.

"你先掛吧."向南謙讓.

景孟弦在電/話這頭輕笑,"女士優先.作為一名紳士的男人,理所當然的我該謙讓著你."

"好吧."

向南自知自己拗不過他,無奈失笑,"那我先掛了."

"嗯,晚安."

"安."

向南終究還是將電/話掛了.

她把還未來的及暗屏的手機捧在懷里,腦海中還在回味著剛剛景孟弦同她過的每一句話.

突然向南就有一種感覺,仿佛自己再次回到了四年前一般,回到了那段炙熱非凡的戀愛中.

睡前聽到的最後一道聲音是屬于對方的,最後想的人也是他,臨近掛電/話的時候,還依依不舍得,不願結束與他的這段對話.

而這頭,直到話筒里傳來'嘟嘟嘟——’的忙音,景孟弦失笑,方才掛了電/話.

出了電/話亭,看一眼周邊暗黑一片的村落,挑挑眉,攏了攏身上的長風衣,往幾里路遠的林縣走去.

景孟弦回到臨時搭建的帳篷房的時候,不心把睡在他旁邊的云墨給吵醒了.

云墨坐起身來,惺忪著雙眸錯愕的看著風塵仆仆的景孟弦,"你這是去哪了?這麼晚才回來!"

他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都快凌晨兩點了.

景孟弦將皮手套脫下來,又褪了身上的風衣,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去了隔壁縣城一趟."

"你去那做什麼?怎麼去的?"

云墨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咱們這交通還沒通呢!"

"有事."

景孟弦答得簡明扼要,模棱兩可,明顯的不願同云墨多透露自己的行程.

"有事?"

云墨從地鋪上爬了起來,曖昧的湊近景孟弦,戲謔的猜測道,"老二,你該不會特意跑去隔壁縣給向南打電/話吧?我白天可聽到你好幾次詢問村民這周邊有沒有什麼通訊工具的.你不會吧?這麼專?"

景孟弦涼涼的別了云墨一眼,順手就將手里的濕毛巾甩在了云墨那張八卦的臉上,"一雙賊眉鼠眼笑得像要殲人辱妻的樣子,滾!"

云墨從自己臉上抓下那條毛巾,笑得更猖獗了,"認真了?"

景孟弦差點就將臉盆扣在了云墨的頭上,"睡覺去吧,話這麼多!!"

認真了?

呵!他景孟弦對她尹向南,什麼時候又虛假意過?

………………………………

從那之後的很多天里,向南在臨睡前都有接到景孟弦的電/話.

電/話的內容,每每都是溫馨的,積極向上的.

他會告訴她,今兒他又從手術台上救活了多少人.

今天解放軍戰士們又從廢墟里發現了多少鮮活的生命.

他還會告訴她,林縣的人民開始有充足的物資可以享用.

在得到這些消息的時候,向南也會隨著他一起開心好久好久.

只是,每一個電/話的通話時間不長,又或者,很短很短,短到只有僅僅的一刻鍾時間而已.

向南知道,他是不想擾了她的睡眠時間,而她自然也清楚他在那頭工作的密集度,也更加不想耽誤他的休息時間,所以兩個人總會把聊天時間把控得很好.

向南大概已經習慣了在睡前接到他的電/話,以至于今天突然沒了他的消息,她整個人慌得六神無主了,來來回回的在醫院長廊里走個不停,卻怎麼都沒辦法讓自己安下心來.

手里的新聞快報無一不在報著林縣昨晚凌晨一點的余震新聞,新增失蹤人口四十三名,死亡人數四人.

向南忽然覺得這醫院長廊里寒得滲人,她攏了攏身上的棉襖,快步進了病房中去.

直到感覺到身上漸暖時,向南才鑽進了寶貝陽陽暖暖的被窩里,將家伙摟緊,抱了個滿懷.

她試圖用陽陽身上這份溫暖來填實她心底的那份空虛的寒涼,卻才一感覺到懷里的柔軟,她的眼淚,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寶貝,你跟媽咪一起祈禱,祈禱爸爸能夠安全回來……"

向南低聲在自己孩子的耳畔間呢喃著,聲音卻已然哽咽.

眼淚,越流越多……

她想,老天不會如此不善待她的.

如果真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從她的身邊把她愛的人一個又一個的奪走,那也未免……太過殘忍!!

一整夜,向南噩夢不斷,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再醒來,才發現枕巾上已經濕了一片,臉上的淚痕還未來得及干涸.

她第一個意識便是去翻看床頭櫃上的手機,然而,當見到未接來電一欄為空時,向南整顆期待的心瞬間落空了.

這之後的三天里,向南再也沒有接到景孟弦的任何來電,他就像從她生命里憑空消失了一般,不留分毫痕跡.

向南有去輔仁醫院打聽他們的消息,但醫院這邊給出的答案也同樣是通訊阻礙了聯系,他們在林縣的況具體是什麼,暫時誰也不得而知.

向南坐在電腦面前,渾渾噩噩的畫著圖紙,就在十分鍾之前,她因預算表出了個數點的錯誤,已經被領導訓過一次了.

像數點這麼大的錯誤,向南是從業以來從未出現過的,領導的話罵得特難聽,但向南沒表現出任何一分委屈來,只是在出了辦公室後,她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緒,躲進了洗手間里,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滿腹的擔憂和恐慌,還有濃到化不開的思念,全數化作了淚水發泄般的湧了出來……

向南掏出手機,不停地撥打著景孟弦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您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

"對不起……"

向南機械似得一次又一次按著重撥鍵,而回答她的也同樣是那冰冷的機械音.

那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宣判,一聲一聲震在向南的胸口上,撕裂般的巨疼.

她抱著手機,泣不成聲的給景孟弦留語音.

"景孟弦,你在哪里?"

"你快出現,好不好?沒有你的尹向南,什麼事都做不好……"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好想你……嗚嗚嗚……"

到最後,所有的話語,全數化為向南抑制不住的哭聲.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正在超市里買陽陽所用的生活必需品,倏爾,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叮呤叮呤……"

悅耳的鈴聲,如希望之音,急促的呼喚著向南.

向南一怔,扔了手里的東西,急忙去翻包里的手機.

看一眼來電顯示,她喜出望外,激動得頓時了眼.

電/話是C市撥過來的,還是上次那個公用電/話亭的號碼.

是他!!

景孟弦!!

他真的還好好的……

向南心急如焚的按下接聽鍵,"孟弦!"

"向南,是我."

電/話里,傳來一道略顯陌生的聲音,讓向南頓時一怔.

"我是云墨."

"云墨?"

向南鄂住.

云墨的聲音,不從來都是高昂活潑的嗎?為什麼今天聽起來卻這麼悶沉.

"你……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向南盡可能的讓自己的心放松,讓語氣聽起來沒有其他異樣,但,緊握手機的手,卻已經出賣了她緊張的內心.

清秀的五指間,泛出駭人的慘白.

她想要騙自己的,卻還是騙不過自己的心……

"向南,我要什麼,你應該……猜到了吧?"

云墨沉悶的聲音,有些吞吞吐吐.

一字一句,都像一把把利刀,一刀一刀的割在向南的心口上,讓她連吸一口氣都是痛的.

眼淚,已經在眼眶中盤旋.

但她仰高頭,強逼著自己不讓哭出來,但哭腔已經很明顯了,"我就想知道一個結果,他……還好不好?"

當向南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泛濫而出.

"我現在就站在老二每天給你打電/話的電/話亭里……"

云墨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已然哽咽.

周邊仿佛還殘留著景孟弦的味道,就聽得云墨繼續,"他每晚從手術台上下來,顧不上吃飯,第一件事就是長途跋涉,走將近兩個時的路到這里來給你打一通電/話,彙報平安.好幾次凌晨兩點,我就見他坐在帳篷里啃那些早就冷了的饅頭,我問他為什麼不吃完飯再去給你打電/話,他太晚會耽擱到有些人的睡眠……"

云墨到這里,喉嚨已經完全嘶啞,"三天前的那天晚上,他給你打完電/話之後,林縣突發五級余震,從那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老二……"

向南抱著手機,蹲在超市的貨架邊上,不顧周邊所有人的目光,捂著嘴,哭得泣不成聲.

她從來不知道為了每天晚上的那一個電/話,他需要在這寒冬臘月里,危險的廢墟城中來回走十幾里路.

更不知道為了她能早睡,而他連一口熱飯都顧不上吃……

而現在,因為她,甚至于連生命都……

向南把手咬進嘴里,很用力很用力……

直到手指間已經滲出了血來,她也絲毫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她想要用手指間的痛楚來麻痹心里的那份痛!!

"向南,給你這些,並不是為了讓你自責或者是內疚,我只是想替老二把最後……"云墨後面的話,沒出來,就已經啞到無聲了.

向南知道,一個大男人,也在電/話那頭哭了.

可是,有些話,她不想從別的男人嘴里聽到,她只想聽景孟弦親口來告訴她!!

"我們這邊已經在全力搜救,只要一天沒找到老二,就證明他還活著……"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超市里走出來的,云墨的話還飄渺的回蕩在耳邊.

直到超市的工作人員一直喊她,從她手里把那空空的貨籃搶走,她才頓時回了神過來.

她到底什麼都沒買,也沒心再去逛超市……

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向南幾乎把整個A市走遍了.

她不知道自己走的這些路,能不能同景孟弦為她走的那些路而相提並論,她只知道,當她回到家的時候,她渾身已然凍僵,臉蛋通,臉色卻難看到了極點,一雙清麗的水眸此時此刻沒了任何生氣,眼神渙散得早已失去焦距.

"南南??"

秦蘭一見門口呆滯的向南,嚇得臉色都白了,"怎麼了?你這是怎麼了?"

向南一聽母親的聲音,登時眼淚就像泄閘的洪水般湧了出來.

"南南,你這是怎麼了?你別嚇媽媽……"

向南呆滯的轉了轉眼眸,看向自己的母親,卻再也沒能忍住的,一頭撲進了母親的懷里,失聲痛哭起來,"媽,我好難受……"

向南抽噎著,捂著那顆痛到極致的心髒,她恨不能直接用刀把它剜出來,那樣她或許會好受一些.

是自己把景孟弦害慘了!

如果不是她,景孟弦就不會去那個地方給她打電/話,也就不會遇到余震,不遇到余震,也就不會到現在,凶多吉少……

……………………

短短兩天時間,向南已經整整瘦了一圈.

精神嚴重不濟的她,連眼眸都凹陷了下去.

兩天兩夜,她沒再合過眼,不是不想睡,而是真的睡不著.

她時刻把手機揣在手心里,唯恐自己會一不心就錯失了某個最重要的電/話……

其實,當聽到景孟弦失蹤的消息時,向南第一個念頭就是不顧一切的去尋他.

但是,過去那邊的所有交通一律關停,因為C市越來越危險,政aa府已經下令,除了救援的人之外,所有閑雜人皆不允許踏入.

向南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傻傻的守在A市里繼續等著他的消息.

臨近下班的時候,聽聞輔仁醫院所有的醫生凱旋而歸的消息,向南連東西都來不及收拾,也不顧是不是早退,抓過桌上的包,連個招呼都沒同同事打,就飛奔著出了公司去.

推薦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吻別——主動獻吻     下篇:重逢——清早起來,替他把胡子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