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酒後癡纏——戀愛高手尹向南  
   
酒後癡纏——戀愛高手尹向南

"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景孟弦漆黑的眼眸加深了色澤.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你把剛剛的話再一遍……"

他低沉的嗓音,有些喑啞.

向南羽睫帶淚,哀怨的看著眼前這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嘴一撇,別開了臉去,"不了……"

每次他特別生氣的時候才會讓她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自己過的話,然後,她乖乖了,他就又會發一頓好大的脾氣.

這次向南學乖了,不要再了!

景孟弦一記淺嘗的吻,就朝向南的唇瓣蓋了過去.

但,與其這是一記吻,倒不如這只是一個屬于戀人之間曖昧的厮磨游戲.

他並沒有將這一記吻加深,而是用唇瓣淺淺的厮磨著向南柔軟的櫻/唇,輕輕的吮嘗,吞含……

目光攫住眼前這張動人的緋色面龐,眼底逐漸被動的迷離所侵占.

他抓下向南拉著自己領帶的手,送入唇間,輕輕的啃咬著,貪婪的讓它在自己臉頰上厮磨著,只想要更多更深的感觸著向南手心里的溫熱.

"尹向南……"

他低聲喚著她的名字,磁性的嗓音里透著愉悅.

"向南."

"嗯……"

向南睜著水眸,迷迷糊糊的應他.

"向南."

他的雙臂撐在向南的身側,把她密實的封閉在自己懷里,頭微低,一聲又一聲,不間斷的呢喃著她的名字.

仿佛是急需要證明,這個女人,就在自己懷里一般.

"南南……"

"嗯……"

向南眨著水眸,笑看他,眼底滿滿都是醉意,手兒俏皮的在他清俊的五官上描繪著,"你干嘛一直喊我啊."

"因為太想你了……"

景孟弦溫熱的手指,不停地從她清秀的額際間輕撫而過.

面對這樣的微醉她,他可以不留余地的向她展現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向南那雙醉意朦朧的眼眸,眨了又眨,羽睫仿佛又濕了些分,"你也想我嗎?"

她似乎不確定的問著他.

"想."

景孟弦的聲音喑啞了些分,深邃的眼潭炙熱如火,"我想你,比你想我,更深."

向南握住他炙熱的手,把臉深深的埋進他的手掌心里,貪婪的汲取著他手心里的溫度,"景醫生,我好像醉了……"

不然她怎麼會聽到這麼動聽的話呢?

"你沒醉……"

他不希望她醉,他希望現在的她是清醒的.

能清醒的表達她對自己的感覺,能清醒的感覺到自己對她的那份炙熱.

因為曾經在她身上那樣奮不顧身過,也曾經被傷得那麼深重,所以再相遇,他對她的愛變得更敏感……

他做不到像從前那樣撥開心房,把心髒雙手捧在她面前.

現在的他,學會了掩飾,懂得了保護自己,卻還是學不會……不愛她!遠離她!

而懷里的她,一如既往的,還像從前那樣……

戀愛高手!!

或許,景孟弦只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她.

永遠能把愛的距離掌控在手心里,時遠時近,若即若離……

明明前一秒還表現得那麼濃烈,可後一秒,卻能據他于千里之外.

這樣的尹向南,讓他沒有半分的安全感,卻能輕易讓他,將這份壓抑了太久的愛,表現得越來越濃烈……

"我醉了."

向南醉意熏熏的呢喃著,眉眼間全是笑.

"景醫生,今天那些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她迷迷糊糊的,前完全不搭後語.

"嗯,怎麼還?"

景孟弦低頭,沉吟一聲,用淺淺的胡渣在向南的下巴上故意磨蹭著,逗得她'咯咯’直笑.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用身體……還吧?"

向南真的醉了,起話來含糊不清的,但她的思維又好像清醒得不得了.

"嗯."景孟弦毫不避諱的點頭,笑問她,"你覺得怎麼樣?"

向南彎著眉眼笑起來,嘟嘴,"不怎麼樣."

顯然,她真的醉了.

如果換做是從前,她一定會罵他流/氓,然後著臉一把把身上的他推下去.

"不過……"

向南眯著媚眼望著眼前這張帥得一塌糊塗的俊顏,羞澀的笑起來,"景醫生,你怎麼能這麼好看呢?"

她不安分的手,又一次朝他的面龐襲了過來.

她睜大著烏溜溜的醉眸,捧著他俊美的臉頰,意猶未盡的欣賞著他.

景孟弦任由著她在自己臉上肆虐,試探性的問她,"告訴我,你喜不喜歡這麼好看的景醫生?"

"喜歡."向南毫不猶豫的回答他,臉露羞澀之色,忙補充道,"每個女孩都會喜歡!"

景孟弦失笑,搖頭,"我不要其他女孩喜歡."

"那你要什麼?"

向南睜著一雙醉意朦朧的水眸,像好奇寶寶一般笑問他.

他只要她,尹向南的一顆心,就遠遠夠了!!

"我想……要你!"

他的聲音,已然喑啞.

而向南,即使醉了,卻對于這句話的理解……比清醒的時候,更明白!!

緋色的眼眸,染上一層迷離的氤氳,下一瞬,手一拉他脖子上的領帶,她柔軟的唇,還帶著清甜的酒香之氣,就朝他主動地印了過來,笨拙的含住了他性/感的薄唇.

向南的吻技,絕對堪稱世界最差,沒有之一!

濕熱的舌尖,笨拙的在他柔軟的唇瓣上肆虐著,急切的想要撬開他的唇齒,攻占他的領地,卻偏偏……

嗯,好難!!

向南又急又笨的動作,惹得景孟弦差點破功笑出聲來.

這個女人,都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

"向南,別急……"

他輕哄著她,不著痕跡的從她的唇間退出來,卻不料,招來她饑渴般的趁勝追擊,才挪開半分,又被她捕捉到,仿佛是唯恐他會再次逃離一般的,向南干脆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而後就將這個笨拙的吻,再次加深加重.

景孟弦哭笑不得.

天知道,他本來是想調整一下姿勢,讓她做這項運動更舒服些,不過看這況……

她會不會也太,迫不及待了點?

而向南的迫不及待和主動,遠比他所設想得要厲害許多!

一只滾燙的手,不知在什麼時候,突然就探進了他的襯衫里去,沿著他性/感的肌理線一路往下游離而去……

動作雖大膽,然顫抖的手卻已經出賣了她膽怯的內心.

景孟弦渾身驀地一僵,下腹陡然緊繃,深刻的眼潭緊縮了幾圈,灼灼的盯著身下這個試圖變身為餓狼的白兔.

直到她的手指觸上他長褲的拉鏈……

景孟弦所有的耐性,徹底告吹!!

明顯,他已經忍無可忍了!!

下腹繃緊的昂揚,幾乎快要彈跳而出.

"妖精!!"

景孟弦一口咬在向南的唇之上,感覺到自己的褲頭已經被那雙不安分的手給拽了下去,緊接著……

他最敏感的東西,被一只柔軟的手,緊緊握住!!

景孟弦亢/奮的低哼一聲,鼻息間的喘息陡然加重.

女人一旦喝了酒,就會在床/上變得瘋狂大膽嗎?她尹向南竟可以變得如此主動?他是不是真的該考慮讓她多喝幾次酒?

"南南……"

景孟弦壓抑著體內所有的欲/望,勾手,攫住她性/感的下巴,啞著聲線迷離的問身下的向南,"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熱氣,伏在向南的酡色的頰腮上,酥酥麻麻的,讓她醉在這份旖旎中,更甚……

"景醫生……"

她嬌軟著聲線喚著他.

一雙潮的眼底,布滿著/欲因子,那雙握著他碩/大的手,竟憑著鮮少的經驗,開始笨拙而又努力的,套弄起來.

"呼——"

景孟弦緊張得重重吸了一口氣,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昂揚,在她的手里茁壯成長,長成一顆蒼天大樹!!

涔涔的熱汗,順著額際,一滴一滴劃落而下,將身上的襯衫浸濕,黏在他的後背上,特別不舒服.

他眯著魅眼,性/感的盯著身下半醉半醒的向南,手指輕勾她的下顎,"你剛剛叫我什麼?"

"景醫生……"

向南彎著眉眼,勾著嘴角,嬌媚的嗔喚他,"景醫生,景醫生……"

該死的,他好像,對她這個稱呼,喜歡得不得了!!

就像某種床/上的趣昵稱一般,讓他,單單只是聽著,就亢/奮不已,就把持不住的想……要她!!

"再叫一遍……"

"景醫生……"

"再叫一遍."

景孟弦誘/哄著向南,一雙大手早已迫切的探入她的裙衫底下,輕而易舉的就將她誘/人的底/褲褪了下來.

"唔——"

向南感覺雙/腿/間一涼,下意識的,就將腿部夾緊,但景孟弦又哪里肯給她機會.

他健碩的腿部輕易的擠了進去,將她的雙/腿打開來,修長的手指,就朝向南濕潤的花/穴處探了過去.

"唔唔——"

才一感覺到他的撫弄,向南就敏感得抑制不住嬌哼出聲來.

景孟弦的手指間,越來越濕……

而身下,隨著他的動作,向南的嬌身,已不受控制的擺弄起來,唇間不斷的有呻/吟聲溢出來,刺激著他的身體里所有沸騰的血液.

他快速的將兩人身上所有的阻隔褪去,半分鍾不到的時間,兩個人已經徹底坦誠相見.

感覺到向南已經為自己做好了所有的准備,他抱住向南白希的雙腿,一個挺身,就深深的將她貫穿.

"啊——"

這突來的入侵,讓向南忍不住失控的尖叫出聲來.

明明兩個人已經做過很多回了,可是為什麼他每一次的入侵,都讓向南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快要被他擠爆了一般.

但,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每一次的入侵……

都有一種難以喻的塊感,刺激著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讓她,根本無從抗拒.

"南南,放輕松……"

景孟弦的昂揚才進去一半,就不敢動彈了.

只能停在半路上,撐著身體,凝望著身下的她,喘著粗氣,任由著熱汗染濕兩個人的赤luo的身軀.

不知到底是因為身下的她太緊,還是她真的太不適應自己的存在,以至于他才一進去,就被她緊緊地夾住,而他,根本不敢亂動半分,唯恐自己太過用力而弄疼了她.

"南南,你夾得我……好緊……"

雖然這樣,他會更爽一些,可是,他也不想她在過程中只有痛感.

濕熱的大手,安撫般的拍了拍向南粉色的翹/臀,"乖,這樣你會更難受."

向南一聽這話,就努力的將身體放松了些分,微醉的臉蛋上泛起誘/人的潮,漂亮如蝶翼般的羽睫輕扇著,可憐巴巴的望著身上的景孟弦,一雙手緊緊地攀住他的肩頭,嬌喘著出聲問他,"你……可不可以溫柔一點?"

"當然."

景孟弦失笑,低頭,在她的唇上落下一記安撫的吻.

難道他一直都太粗暴了嗎?

向南垂下眼簾來,嘟著嘴低聲怨道,"上次就好疼……"

她的話,讓景孟弦驀地一愣,漆黑的眼眸掠過幾許歉意,從自己肩上拉下她的手,放在自己唇邊輕輕含了含,"那天我也很疼……"

只是,她疼的是身,而他,疼的卻是心!

"現在那里還疼不疼?"

景孟弦有些擔憂.

那天自己對她確實夠粗暴的,甚至于連分毫前戲都沒有就直接要了她.

向南搖頭,委屈淡去,"不疼了."

景孟弦能感覺到裹著他的那份灼熱已經在悄然之間放松了下來……

他眉心一顫,腰身一挺,再一次,深深的將自己挺進了向南的嬌身中去.

回應著他的,是向南嬌身的一陣激顫,以及那亢/奮的嬌喘聲,"孟弦."

"嗯."

景孟弦沉吟著回她,腰間的動作越漸加深加快,急速的在她身體內馳騁起來.

向南被這飛速的撞擊和抽/插,惹得尖叫連連……

那種時而跌進地獄,時而沖上云霄的落差感,幾乎讓她無法承受,被他沖擊著的嬌身因亢/奮而不停地緊縮著……

直到最後,伴隨著向南"啊——"的一聲尖叫……

迷離的潮染上她白希的胴/體,她抱住景孟弦結實的後背,亢/奮得無法自抑的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指甲印……

濕熱的潮/水,伴隨著她的顫抖,肆意的從身體內噴灑而出……

她居然,又高/潮了.

真不知該自己太不經逗,還是該贊身上這個男人的技術太過完美!

而身上的景孟弦,抱住向南,開始進行最後一波凶猛的沖刺……

"不要在里面……"

向南知道他快要到達頂峰時,急忙喊了一句,嬌身往後退了些分,讓他的昂揚從自己的身體內退了出來.

而後就見如奶牛一般的濃稠液體,從景孟弦的身體內噴射而出,全數染在了向南的雙/腿之間.

濕黏黏的感覺,讓向南羞得不敢抬眼去看他,卻不料,景孟弦健碩的身軀竟再次朝她湊了過來.

他的大手掰過她緋的臉頰,眼底似有半分生氣的戾氣,"為什麼不能在里面?"

"萬一懷/孕了怎麼辦?"

向南雖然喝了酒,但好在這點常識她還記得.

萬一她偏偏就在這喝醉了的一晚中標了怎麼辦?為了將來寶寶的身體健康,所以,她必須得時刻在意著.

向南的話,讓景孟弦漆黑的深眸劇縮了幾圈,眼底那份亢/奮的潮隱隱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冷入人心的冰涼,他淡漠的掀了掀嘴角,"尹向南,你放心,我還不屑拿我的京子困你一輩子!!"

他完,也不等向南答話,便兀自起身,luo著健碩的身軀,清冷的步入了浴室去,留下向南一個人躺在床上犯迷糊.

她剛剛有錯什麼話嗎?沒有吧!

向南敲了敲有些犯疼的腦袋,好困!她好像真的醉得不輕.

于是,又困又累的向南,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以至于,隔日醒來,什麼都忘了……

忘了自己過,想他;也忘了自己在床/上一聲一聲嬌喚他為景醫生;更忘了自己如何主動對他伸出的yin魔之手;唯一記得的就是景孟弦的生氣.

因為,從早上醒來,直到出門,他都沒有再理會過她.

不過,向南其實真的已經記不得自己到底什麼地方招他生氣了,就是想破了腦袋,她也沒想出來.

看來這酒,還真的不能多喝.

——————————————最新章節見《添香》——————————————

護士站的桌前,一個不點兒惦著腳,眨著一雙可愛的大眼兒,微微笑著,看著里面的護士.

"陽陽?干什麼呢?"

即使陽陽是剛轉進來不久的新病人,不過因為他過分可愛和乖巧,以至于護士們很快都記住了這個男孩.

"護士姐姐,我能不能借這個打個電/話呢?"

陽陽羞怯的指了指桌上的座機.

"當然沒問題啊!陽陽要打給誰呢?"

護士把座機的話筒遞給陽陽,"需不需要護士姐姐幫你撥號碼呢?"

"好,謝謝護士姐姐."

家伙非常紳士有禮貌,而後把手里緊捏的紙條遞給護士,"就是這個號碼."

這是上次他臨走前找景叔叔要的電/話號碼,他答應了景叔叔自己生日要邀他一起來慶祝的.

【好吧,大家期待的寶貝登場,也就意味著離某些劇不遠了!另:特別明下,寫這段船確實是為了後文做鋪墊,所以也沒有花達筆墨,不喜歡看船戲的也只能先忍一會哈!】

【大家可以把月票投給這本書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鏡子萬般感謝!謝謝,給她就是給了鏡子哈!!】

上篇:愛意綿綿——用自己的身體做償還【15000+】     下篇:先去民政局領證——被邀請參加兒子的生日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