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一家三口的偶遇  
   
一家三口的偶遇

不收費:【開篇解疑:有親們疑惑手術室中是不能接電/話的.鏡子解疑哈,按照醫生嚴謹度而,手術室里是不能接電/話,但鏡子有提到溫純煙沒有分寸執意往手術室里打電/話,然後弦子才接了.另外,實際上手術台上醫生們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緊張,幾個時甚至是十幾個時的手術,醫生們也要吃吃喝喝的,也會保持輕松態度,如果一直繃緊著神經幾個時下來豈不是累死.】

尹若水垂頭喪氣的坐在長廊的休息椅上,羽睫上偶有晶瑩的淚珠湧出來,她伸手去抹,卻發現眼淚越流越多.

向南正預備去協和醫院陪陽陽的,一出病房就見到了眼淚肆意的尹若水,向南詫異,忙憂心的湊過去問她,"若水,你這怎麼了?"

"姐……"

一聽向南的聲音,尹若水整個人就撲進了她懷里去,摟著她的腰,頓時哭得更厲害了.

"若水,你先別光顧著哭,你先跟姐,到底出什麼事了?"

向南在若水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一邊安撫著她,一邊替她擦眼淚.

"姐,景醫生……景醫生他這次真的要結婚了!!"尹若水已經哭得泣不成聲了,起話來一抽一抽的,吐詞都不太清晰.

但即使如此,向南還是聽清楚了.

有那麼一秒的,大腦處于當機狀態,"若水,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景醫生要跟曲語悉結婚了!!"

尹若水再次重複,抽噎著又抹了一把淚,"曲語悉他們家突然就決定不遵守百日戴孝的風俗習慣了!絕定讓他們倆先完婚!姐,你,你他們家怎麼能這麼不孝,是不是?"

向南的面色,微微白了些分.

一刻間,腦袋里全然一片空白.

完婚?和曲語悉……

向南所有的思緒,陷入了一片混亂中.

尹若水的哭聲,還在耳畔,有些淒淒然.

"聽曲語悉,景醫生的媽/媽還讓他們這個星期六就回去領結婚證呢!"

向南一怔……

心髒陡然停跳了一拍,"好……好快……"

她失神的喃喃了一句,只覺渾身一片冰涼,那感覺像是連體內的血液都冷了下來.

最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安撫著妹妹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輔仁醫院來.

從住院部出來的時候,其實她有遇到景孟弦的,那時候他正忙著查房,與向南擦肩而過的時候,就如同從未見她一般,哪怕連個眼神的偏離都沒有,便徑自進了病房里去.

回頭,看著他消失在病房門口的白色背影,向南只覺心里空蕩蕩里,那里一瞬間仿佛又什麼都沒有了.

這個男人……到底還是要結婚了!

直到他的身影步入病房,消失在向南眼底的那一刻,突然間,鼻頭就不自覺酸了幾分.

仿佛,她聽到了他在病房里笑意迎人的同他的病患交談著,關切的詢問著他們的身體狀況.

那動聽的聲音如大提琴的旋律,低沉而渾厚,又如醇厚的酒香一般,讓人不飲也醉.

唇邊炫目的笑容,如深冬的一米陽光,暖化所有冰涼的心池.

向南眼眶一熱,連忙轉身,逃逸般的出了醫院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兒童玩具店——

景孟弦當真還是第一次進這種地方來.

看著眼前滿目琳琅玩具,景孟弦似乎第一次對一件事有些手足無措,完全拿不定主意.

"先生,是給您家里的寶貝買禮物嗎?男孩還是女孩呢?"

導購員姐似乎看出了景孟弦的困窘,好心的走上前的詢問他.

"男孩,三歲."

景孟弦將視線從玩具堆里抽回來,淡淡一笑,回答著導購員的問話.

"男孩的話,這邊有許多都是適合男生玩的,不過當下最的莫屬萬代的奧特蛋了,男孩都迷這個迷得不得了,你們家寶貝應該也會喜歡的."

導購員著從貨架上拿了一個大型玩具盒下來,盒子的包裝是透明式嵌入型的,里面可以清楚的看見導購員嘴里那所謂的奧特蛋,一整套六只裝.

"類似變形金剛?"

他饒有興趣的詢問導購員.

這禮物似乎還不錯,他希望陽陽會喜歡.

"對,差不多,只是趣味性更強一些."

景孟弦挑挑眉,點頭微贊,"還不錯."

雖然他不確定陽陽會不會喜歡,不過應該也不至于大失所望才是.

一想到家伙那張可愛的笑臉,莫名就覺心髒有一塊柔軟的地方,輕輕的陷了進去.

那是一種不明,道不白的感覺,就是很柔很暖.

"幫我把這個包起來."

他將禮物遞回給導購員,又轉而在貨架上看了許久,又仔細的挑了一個大型車模包了起來.

導購員一邊幫景孟弦打包,一邊笑道,"先生應該是個好爸爸吧,看你給自己孩子挑禮物就知道,這麼用心."

景孟弦愕然失笑,搖搖頭,"這孩子不是我兒子."

他自己的孩子……

突然,景孟弦就想到了尹向南那張清秀的臉蛋.

如果他也有個孩子的話,或者,他和尹向南之間也有個孩子的話,那會是個什麼樣子呢?

應該也會很可愛吧!

他挑挑眉,誰讓當爸的基因這麼優秀呢?

想到這里,景孟弦性/感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卻又倏爾想到那天夜里,她尹向南害怕懷孕的那種倉皇模樣,嘴角的笑意頓時凝固,面色沉了下來.

因為,她尹向南根本不屑同他景孟弦有孩子!而他又在這自作多的奢想什麼呢?!

正在這時,景孟弦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母親打來的電/話.

今天星期六,幾乎不用想,他已經知道了母親來電的用意.

無外乎就是想勸他回去領證,但這事兒他做不了.

不過,回趟S市是有必要的,得了空他或許真的得親自去一趟曲家,一來請罪,二來退婚.

有些話,早清楚早好.

"先生,您的東西."

導購員將玩具禮貌的遞給景孟弦,景孟弦沒有聽電/話,兀自按了靜音鍵放回了兜里去,接過導購員手里的玩具,問她,"總共多少錢?"

"八百三十塊."

景孟弦遞了九張色鈔票給導購員,導購員找回七十塊錢.

"謝謝."

景孟弦拎著禮物便出了玩具專賣店,驅車,往協和醫院趕去.

一路上經過sirily蛋糕店,他又進去提了一個生日蛋糕出來,蛋糕是早兩天便已經預定好的.

坐上車,望著被滿滿的禮物充斥著的車廂,景孟弦搖頭,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除了親人,這世上就只有尹向南才能讓他如此費煞苦心的准備禮物了,而這個僅有幾面之緣的鬼,絕對是他人生里的第二個!

想到今天終于能見到家伙成天叼在嘴里的,那個堅強的單親媽/媽,他的心突然就轉好了些分,好奇心也更甚.

掛擋,轟下油門,直接往協和醫院去了.

…………………………

景孟弦不知道陽陽的病房具體是哪個號,因為那天陽陽完全沒有跟他提起過,以至于他只能在護士站里咨詢.

"護士姐,能不能幫忙查查向陽的病房多少號?"

景孟弦的出現,無疑給一貫平靜的護士站里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他頎長的身影站在那里,俊美到無懈可擊的面龐微微低下來,用他那醉人的音律禮貌的詢問著站台前的護士.

性/感的薄唇間,掛著一抹淡然疏離的笑.

越是這般清冷的氣質,才叫所有的女孩,完全抵不住這個男人的魅力.

疏遠,淡漠,不可親近……

卻足以勾起所有女人的好奇心,趨之若鹜的想要把這個男人一探究竟.

"護士姐?"

見護士看自己有些癡然,景孟弦實屬無奈,咳嗽一聲,出聲提醒她.

護士愕然回神,臉蛋兒一,忙低了眸去,"對不起,對不起……先生請問您找哪位?"

"向陽,一個患有白血病的男孩,今天剛滿三歲."

景孟弦不知陽陽的全名,所以只能盡可能的把他的信息得更精准些,讓護士們好找.

"啊,陽陽啊!他在7012房,家伙今天生日呢!現在他病房里可鬧騰得不得了,難得的爸爸媽媽全在,咱們護士站都去了好大一批護士呢,先生是陽陽的親戚?"

護士著臉打聽著,其實是想獲知更多的信息,方便往後進攻.

景孟弦淡淡一笑,"朋友,謝謝."

他完,道過謝,徑自往七樓向陽的病房走去.

病房里——

熱鬧非常,所有的人打鬧成一團.

蛋糕抹得到處都是,你追我趕的好不熱鬧.

所有人身上都沾滿了奶油,尤其是家伙那張可愛的臉蛋上更是被奶油占據得滿滿的,像只萌透了的花貓.

唯有向南一個人干乾淨淨,這多少叫身邊髒兮兮的人看不過去了,尤其是戴亦楓.

"南南,你這麼乾淨,好像有點不合群吧?"戴亦楓笑著.

"就是,就是!"

所有的護士們跟著起哄.

戴亦楓伸手就往向南的臉蛋上抹去,哪知向南機靈的就躲了開來,"不要啊……"

兩個人在不太寬敞的病房里追鬧起來,向南跑,戴亦楓追,結果,向南腳下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整個人就往床/上跌了過去,而追過來的戴亦楓也一下沒穩住步子,就朝向南撲了過去,兩個人重重的砸在了病床上,戴亦楓沾滿蛋糕的臉貼上向南的臉頰,頓時,向南也成了一只狼狽的花貓.

看著床/上親昵的他們,病房里,所有的人都曖昧的笑了.

也不知是誰在人堆里喊了一聲,"親一個!"

頓時,所有的人都跟著瞎起哄,"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就連站在最前頭的家伙,都拍著手兒,一邊用舌頭舔著自己嘴角邊上的奶油,一邊奶聲奶氣的大喊著,"爹地媽咪親一個!!親一個……"

而床/上,戴亦楓和向南顯然沒料到局面會變成這樣.

甚至于,那一刻,向南分明就在戴亦楓的眼里見到了一抹炙熱的光芒,而後,就見他一低頭,輕輕的,虔誠的在向南的額角上印了一記吻.

他掀了掀嘴角,儒雅一笑,沒有半分的尷尬,"就當送個陽陽的禮物,他似乎特別樂意見到這樣的畫面."

果然,向南一偏頭,就見到了歡欣雀躍的家伙.

"萬歲萬歲,爹地媽咪萬萬歲!!"

家伙捂著嘴兒一臉幸福的大喊著.

雖然陽陽一直以來都知道戴亦楓不是自己的親生爸爸,但他喜歡這個爸爸,也樂于見到他和媽咪好好在一起.

因為陽陽向往自己有一個家,家里不光只有媽咪,還有疼他的爹地.

向南看著自己的兒子,目光所及之處,見到了一雙乾淨的手工意大利的皮靴,皮靴往上是一雙筆直的長腿……

而長腿的主人……

伴隨著向南往上挪動的目光,心跳急速加快,面色越漸蒼白.

直到,迎上景孟弦那雙清冷如寒池的鷹眸,向南渾身一個冷噤,連忙尷尬的從戴亦楓身下鑽了出來.

整顆腦袋,頓時都處于當機狀態.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他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現在怎麼辦?

向南沒來由的有些慌了,視線完全不敢對上/門口的景孟弦.

而景孟弦,一雙如鷹隼般的眼眸,銳利如刀,直直的射在向南的身上,如若是要生生將她刺穿.

戴亦楓顯然也沒料到景孟弦會出現,一時間愣在床/上,半刻間沒緩回神來.

所有人順著向南和戴亦楓的視線往門口看過去……

護士們覺得冷無溫的男人帥呆了,而向陽見到門口的景孟弦時,一下子更歡喜了,雀躍的就朝景孟弦奔了過去.

"景叔叔!!!"

家伙甜甜的喊著他.

"陽陽!!"

向南驚呼一聲,頓時徹底的亂了心緒.

景孟弦見家伙撲了過來,將手里的禮物放在地上,一彎身,就把陽陽抱了個滿懷.

他起身,面無表的看著對面臉色極為難看的向南,嘴角勾著一抹冷決的笑意,劍眉微挑,"怎麼?尹姐怕我?難不成還以為我會吃了你寶貝兒子?"

他嘴角的笑意,分明不達及眼底.

清冷的聲音,頓時讓熱鬧的病房瞬間降低了溫度,直墜零度以下.

所有的護士們都聞出了這里面的煙硝之氣,都杵在一旁沒吭聲了,唯有景孟弦懷里單純的向陽卻分毫不懂察觀色,還喜滋滋的在景孟弦的臉頰上吧唧了一口,登時就弄得景孟弦那張冷峻的面龐上占了不少奶油.

這樣的他,清冷,而又多添了些分滑稽的味道.

但,沒人敢笑這樣的他,除了他懷里不諳世事的向陽.

"媽咪,景叔叔是好人,你不用怕,他不會欺負陽陽的."

家伙窩在景孟弦的懷里,安撫著向南.

景孟弦淡淡一笑,不看向南,更不看一眼戴亦楓,只偏頭沖懷里的陽陽真摯的了一句,"生日快樂."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仿佛擊中了向南心里最柔軟的一處地方.

登時就覺鼻頭一酸,眼眶里差點有淚要溢出來……

或許沒有人知道,他景孟弦的一句簡簡單單的生日快樂,卻是陽陽追求了三年多的夢想!

如果陽陽要知道,剛剛那是爸爸的一句生日快樂,或許他會直接從夢里笑醒來.

那一刻,向南都不知道自己這麼剝奪他們父子的感到底是對還是錯,到底是她太自私,還是真的護子太心切.

向陽特別開心,鑽在景孟弦懷里咯咯笑著,"景叔叔,陽陽以為你不來了呢!"

"怎麼會."

景孟弦俯身將懷里的向陽放了下來,半蹲在家伙的身邊指了指地上那一堆禮物還有蛋糕,"去看看叔叔給你買的禮物,喜不喜歡."

"喜歡!!"

家伙看都沒看就喊了出來,忙不迭的奔過去,笑開了眼來,"爹地,你快看!是奧特蛋,景叔叔也給我買了奧特蛋!!"

景孟弦愣了半秒,目光越過向南,看一眼她身後的戴亦楓,而後就見到了床頭櫃上的……一盒嶄新的奧特蛋,跟自己的如出一轍.

看來那導購員得沒錯,這玩具最近真是太火了!連這也能撞到.

向南壓了壓心里的慌亂,忙走到陽陽面前,將他抱了起來,有些尷尬的沖景孟弦道,"怎麼還買這麼多禮物呢!孩子不能玩太昂貴的東西,會把他寵壞的."

向南這話,自然是客氣和感謝成分居多.

景孟弦盯著向南那張略顯不自在的面龐,勾唇,冷冷的笑了,"尹姐要嫌我的禮物不好,扔了就是!更何況……"他掃了一眼床頭的那盒與他相同的禮物,漠然道,"好像也沒什麼價值了!"

"不要!不要扔,陽陽喜歡!!"

家伙一聽這話,頓時就急了眼,將景叔叔送的禮物緊緊地摟在懷里,那模樣似唯恐有誰會突然搶了去一般.

"我還有事,先走了."

景孟弦覺得自己再在這間房里多呆一秒,都是一種受罪!!

原來,他們的孩子都已經整整三歲大了!!

離開他之後,她尹向南和戴亦楓第二個月就有了屬于他們的孩子……

不得不,即使過了四年,但這于他而,依舊是一根刺,一根永遠無法拔出來的深刺!!

陽陽的存在,無時無刻的,不在提醒著他,曾經她尹向南背叛她的事實!!

上篇:先去民政局領證——被邀請參加兒子的生日party!     下篇:向南的夢想——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