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向南的夢想——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向南的夢想——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景孟弦從壓抑的病房里走出來.

心,是從未有過的憋悶.

他用紙巾一點點擦著自己臉上黏黏的奶油,腦子里卻盤踞著剛剛病房里所發生的一切.

床/上那曖昧相擁的兩個人,那抹虔誠的吻,還有家伙那一聲聲熱切的'爹地媽咪’.

呵!

原來她尹向南口口聲聲的,重病的親人,是她與戴亦楓的兒子!

這麼來,所有的事都通了.

作為一個母親,為了兒子確實是什麼事兒都能做得出來,賣酒,兜售避/孕套,直到賣/身.

難怪她的腹部上會有一道疤痕,顯然,那是生孩子所留下的痕跡,可他居然沒想到!

也難怪那日曲語悉她尹向南和戴亦楓正准備生孩子!

是啊,救他兒子最佳的辦法,無疑就是再生一個孩子了!

突然景孟弦就明白了,她尹向南為何會那麼害怕懷上他景孟弦的孩子!為了救她兒子,她當然只能懷戴亦楓的孩子!

而自己與她,難聽一點,不過只是過過芸雨之歡的癮罷了!

本該只是一場交易,是他景孟弦一個人較了真而已!

景孟弦冷著氣場,雙手兜在風衣口袋里,面無表的往停車場走去.

他努力的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但身上那份從未有過的冰冷卻已然將他的內心出賣.

"景醫生!"

倏爾,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喊住了他.

除了尹向南,又還能有誰.

景孟弦充耳不聞的繼續往前走.

"景醫生!"

向南還是追了上來,把他攔下,遞了張紙巾給他,才發現他那張俊逸的面龐上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乾淨得沒有任何奶油的痕跡.

景孟弦挑眉看著她手中的紙巾,涼薄一笑,極盡諷刺,"大老遠的追過來,就為了送一張紙?也不怕自己前夫吃醋?"

向南訥訥的收了手里的紙,有些窘迫,"對不起,那奶油到底是陽陽弄的."

"尹向南,成天把對不起掛嘴邊上,你煩不煩?"

景孟弦沒來由的有些火了.

因為,沒有人會喜歡聽這三個字!!

傷害過後,贈與你'對不起’三個字,頂個屁用!

向南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心里無端有些悶,仿佛有好多話想跟他,卻偏偏噎在喉嚨里,什麼都不出來.

"謝謝你精心給陽陽准備的禮物,他很喜歡."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只是勾著嘴角冷笑,什麼話也沒多.

向南也實在不該什麼好了,問他結婚的事兒?她沒那個資格.

"那……沒什麼事,我先進去了,你路上開車心."

向南著,便越過景孟弦預備離開.

"等等."

景孟弦冰冷的聲音叫住了向南.

向南回頭,不解的看著他.

景孟弦雙手兜在口袋里,冷著眸子,涼薄的嘴角含著笑,那笑卻分明不達及眼底.

"尹向南,,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向南一怔……

扼然的望著眼前那雙笑意凜然,卻寒到肅殺的冷眸.

那里,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刃,似隨時要將她開膛破肚!!

"勾/引我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他的耐性少了些分,皺眉,問她.

聲音,愈加陰冷,腳下的步子,步步朝向南逼近,冰冷的氣息拂在向南身上,教她渾身不寒而栗.

"什麼……意思?"

向南不解的瞪著他.

卻突而被他擒住了手腕,大力一甩,"砰——"的一聲,向南整個人就被景孟弦板在了身後的車身上,死死壓住.

被這麼一砸,後背感覺有些痛意,向南氣息不順的喘了兩口氣,水目圓瞪,微怒的看著眼前的景孟弦,"你要干什麼?"

"尹向南,這話是我該問你才是!!"

景孟弦霸道的攫住向南尖細的下顎,"別告訴我他戴亦楓沒錢給你兒子治病!!你在我身上想得到什麼?錢?他戴亦楓會少這點錢?"

向南咬唇,面色微白.

吸了一口氣,點頭,"是,他是不少這點錢,可是……我少!陽陽的病如果不是他一直在負擔著,我又怎麼可能挺到現在."

向南的眼簾垂了下來.

她的確實是事實.

她欠戴亦楓的錢,已經很多很多了,多到她可能花幾十年都快要還不完了.

向南倨傲的仰起頭,淡淡一笑,眼底卻淒涼得教人心疼,"你還記得我曾經跟你過我的夢想嗎?"

到自己的夢想,向南的眼底滿滿都是真摯以及向往.

景孟弦煙眸緊縮了一圈,就聽得向南娓娓的談起了她的夢想,聲音輕飄飄的,很細致,似唯恐太大了而驚擾了她還未插上翅膀的美夢.

"我向往著在安靜的鎮上擁有自己的一間圖書咖啡館,推開咖啡館的一扇窗,是一片紫色的花海,鎮上的人們坐在咖啡館里,沐浴著陽光,手捧圖書,安靜的享受這每一分完美的時光,動聽的鋼琴聲縈繞在他們的耳際,而坐在鋼琴邊上,十指飛舞的男孩就是我的天使向陽……"

向南到這里,眼眶突然就濕了.

"花海和陽陽是我的夢想,而陽陽的夢想就是他的未來,以及一架鋼琴,為了他,我必須付出一切讓自己的夢想插上翅膀,給他一個最美最完美的未來……可是,他媽/媽我少了那雙翅膀……"

而那雙翅膀,就是錢!

曾經,向南那麼努力的想要賺錢.

她想給陽陽治病,想要努力的完成自己的夢想,想要給陽陽買一架鋼琴,想要給他請最優秀的鋼琴老師,也想帶他去過她夢想里最浪漫的日子……

可是,她的夢想卻被現實生生折斷了翅膀!!

飛不高,也動不了……

景孟弦漆黑的眸仁掠起層層暗芒,冷騭一點點侵占他的眼底,直到雪霜遍布,足以凍結一切.

曾經她的花海之夢,有他!而如今,他已不在,卻成了她完成夢想的跳板!!

景孟弦陰沉的瞪著眼前尹向南那張向往的臉,突然就覺恨極了她,眼眸一眯,倏爾一低頭,張口,就狠狠地咬住了向南的脖子.

"啊——"

向南疼得大叫,雙手下意識的在景孟弦懷里推擠開來,"你干什麼!好疼啊!!疼——"

景孟弦一伸手就將向南的雙手緊緊扣住,隨著她一聲聲的喊疼,他咬著向南越來越深.

那感覺,仿佛是在她身上宣泄著心里壓抑了這麼多年的愛與恨!!也在懲罰著她的三心二意與自私!!

四年前她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四年後,她依舊如此!

樂此不疲的把他玩轉在手心里,從不顧及他景孟弦的感受!!

從不問問他的心髒是不是也會疼!!

"疼——"

"景孟弦,好疼——你這個瘋子,你快放了我!放了我,疼……嗚嗚……"

向南疼得在他懷里抽搐,起話來,連唇瓣都疼得不自覺發抖,卻突然,被景孟弦一把厭惡的推開.

他涼薄的唇瓣上還沾染著向南斑駁的血跡,用指腹漠然的擦了擦,冷凝著看著對面面色慘白的向南,冷笑,"真難得,你尹向南也會知道疼!"

向南著眼瞪著他,想什麼,卻被景孟弦直接搶白了.

"尹向南,我們的交易,從今天起,徹底結束!!"

他語速很快,也很決絕.

讓向南當場愣在那,一時間還有些緩不過神來.

景孟弦完,徑自越過她,打開車門,坐上了車去,"砰——"的一聲將車門用力關上.

向南猛然回神,急切的去拍他的車玻璃,"景孟弦,景孟弦……"

但,車上的景孟弦對于她卻熟視無睹,直接啟動車身,風一般的馳騁而去,速度太快,以至于讓貼在車上的向南,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疼得她差點連眼淚都溢了出來.

透過後視鏡,景孟弦清楚的看見了跌坐在地上,甚是狼狽的她.

漆黑的深潭里掠過一抹憐惜的閃爍,卻飛快的斂了去,強迫著別開了眼,不再去泛濫那些可笑的愛,一腳將油門直接踩到底,車如火箭般沖出了醫院,急速的周/旋在擁擠的車流中.

卻突然,"嘎——"的一聲,輪胎壓磨著地面發出一道刺耳的刹車聲,景孟弦猛地一個急刹,就將車停在了路邊.

"該死!!"

他胸口劇烈起伏著,難以掩飾心底燃起的那抹怒與恨!

煩躁的從煙盒里抽了一只長煙出來,點上,抽了幾口,試圖用煙草的味道來麻痹自己難受的胸口.

頭,略顯疲倦的倚在靠背上,漆黑的眼眸在煙霧籠罩之下,深沉而渾濁.

尹向南,戴亦楓……

這兩個名字捆綁在一起,就像一道魔咒,侵占著他所有的理智細胞,也像一把電鋸,活生生的切割著他的心髒!

四年前,他到底是怎樣一點點相信,那個成天像跟屁蟲一般每天粘著自己的尹向南,真的背叛了他……

記憶的思潮,仿佛又翻到了四年前的那一頁.

那時候的尹向南,依舊像只跟屁蟲一般,揚著顆腦袋,仰著臉,恬不知恥的每天跟在他的身後喊著他,"景醫生,景學長,孟弦哥哥……"

嗯,那時候的她,要多肉麻就有多肉麻.

直到景孟弦忍無可忍了,他才一勾手將身後把肉麻當有趣的尹向南撈了出來,禁錮在自己懷里,問她,"最近很無聊嗎?"

向南眨眨眼,嬉笑著同他撒嬌,"你不喜歡我這麼叫你嗎?"

"我不喜歡你跟其他男人手挽著手,哪怕就那麼一秒."景孟弦的臉上,寫著從未有過的一本正經.

懷里的尹向南,似乎微微晃了晃神,嘴角牽強的扯出一抹笑來,"景醫生吃醋了?"

"沒有哪個男人容忍度那麼高."

景孟弦涼薄的唇瓣,有些冷涼.

昨夜無意間他就撞見了尹向南挽著他戴亦楓的手,雖僅僅只有那麼一秒,但他不得不承認,他還是在意得不得了.

"你覺得我跟他會有什麼嗎?"尹向南歪著頭笑問他.

"不會."對于這個問題,景孟弦回答得倒是極為肯定,看著懷里尹向南那雙清澈晶亮的水眸,淡淡的勾了勾嘴角,"尹向南,我相信你,因為你愛上的人,是景孟弦!這個男人,不會就這麼輕易讓你變心的."

瞧瞧,那時候的他,對這段愛有多自信,有多囂張……

再次撞見尹向南和戴亦楓在一起,是他從醫院回學校來看她,就見她尹向南趴在戴亦楓的肩頭上,被他背著,兩個人一路嬉鬧著往校門外狂奔而去,卻在見到他之後,扼然停下.

向南倉皇的從戴亦楓的身上竄了下來,眼底的那抹心虛頓時讓景孟弦亂了心神.

他第一次見到尹向南那雙一貫清透的眼底,有些渾濁的光芒.

戴亦楓離開,把世界留給了他們.

"需要跟我解釋嗎?"最先開口的還是景孟弦,語氣寒涼得沒有任何溫度.

"你相信我嗎?"向南咬唇,問他.

景孟弦眼潭深深的陷了下去,伸手,攬過向南,一把將她抱入懷里,"只要你沒有,我就相信你!但,我介意你跟別的男人這麼親密,我會吃醋,也會不舒服,所以,你要不要考慮為了我,適當的與其他男人保持距離?"

那時候的尹向南是怎麼回答他的?

她好像什麼都沒回答,只是伸手把他抱得很緊很緊,緊到仿佛是唯恐他下一瞬就會消失不見了一般.

直到那次……

他站在圖書館最高層的陽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一樓熱切擁吻的著他們.

下面的樓層響起同學們曖昧的口哨聲,叫囂聲,起哄聲,還有議論聲.

"哇,那不是尹向南嗎?她不是景學長的女人嗎?天!!劈腿了?"

"不可能吧!她不像這種人啊!"

"可不是,她不是一直只癡迷咱們景學長的嗎?怎麼會?真教人不敢相信!"

議論聲,聲聲傳入景孟弦的耳里.

深邃的目光緊縮,本就無波的眸仁深處,更加淡漠冰冷.

他轉身,往一樓而去.

"砰——"

伴隨著一道悶哼聲是景孟弦毫不客氣的一掄拳,狠狠地砸在了戴亦楓那張俊臉上,登時把擁吻中的他們,強勢分離開來.

向南嚇得大叫一聲,就見戴亦楓已經鼻子滲血,而景孟弦滿身戾氣的站在那,冷冷的盯著她看.

"亦楓,你沒事吧?"

向南完全沒心思去顧及突然出現的景孟弦,而是擔心的朝受傷的戴亦楓撲了過去,"你流鼻血了,對不起,對不起……"

她一邊道歉,一邊慌亂的從口袋里掏出紙巾,試圖給戴亦楓擦鼻血,卻一把被景孟弦粗暴的扯了過去.

"尹向南,這次我要一個解釋."

他的聲音,寒如冰池,沒有半分溫度.

尹向南的眼底蒙著霧氣,有一秒的閃爍,卻倏爾沖景孟弦慍怒的喊道,"你為什麼要動人!!你看看你把他打成什麼樣子了?你要有什麼不高興的,你沖著我來就好!!既然你都已經發現了,我也就不隱瞞了,是我自己主動去找他的,是我先主動追求他的,不關他什麼事!!"

景孟弦眼潭劇縮了一圈,虎口霸道的扣住向南的下巴,力道很重,指尖的溫度更是能將向南生生凍結,"你把剛剛的話再一遍?"

向南吸了口氣,著眼倔強的把剛剛那話再重複了一遍,"是,是我先追他的!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你要有什麼不高興的,趁著我來!!你打我,我認了,但我不許你再傷害他!!"

尹向南著,眯起了眼,仰高頭,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正對著景孟弦.

打也好,罵也罷,仿佛一切隨了他的心意,只要他不再碰戴亦楓.

景孟弦捏著她下巴的手更加握緊了力道,卻突然,拖著她的下巴往自己懷里一拽,還不等向南回神過來,景孟弦已然俯身,狠狠地吻住了她的蜜唇.

這是一抹侵略性極強的吻.

充滿著濃烈的占有欲,以及深重的懲罰,一口一口,生生地咬在尹向南的唇瓣上.

向南掙紮,抵觸,回咬,而身上的男人,卻始終巋然不動,甚至于,越咬越深,直到她哭著求饒,叫喊,他才漠然的一把將懷里的向南推開去……

從那之後,他們的關系徹底進入冰封時代,沒有人再敢在他面前提及'尹向南’這個名字……直到那日,偶然的機會,他回到他們的出租房里拿資料,卻撞見他們倆赤/膊的翻滾在床/上……

…………

過往那些不堪的回憶,他已不願再去做多想.

抽了口手里的煙,吐出幾圈白煙來,才發現胸口還是有些隱隱犯疼.

命運總是這麼捉弄人,四年後,當她尹向南再次闖入他的生命里來,他壓抑著自己不去探尋她任何消息,不去深入她的生活,不去了解她的任何況,只因為他擔心自己走得太深,就再也出不來了!

也因為有了過去的種種,所以,她尹向南的反反複複才讓他那般生恨,而又無可奈何.

因為,他永遠沒辦法確定她的真心,又或者,她是不是還有一顆真心……

尹向南于他,是罌粟,明知是巨毒,想要抗拒,卻已經深入肺腑,但即使如此,他還在拼命的抗拒,只為了保全滿目蒼夷的自己!

當他第一眼見到陽陽喊著尹向南媽咪的時候,他甚至也有那麼一秒,天真的想過,這個可愛的孩子會不會是自己的兒子,可是,下一秒這個念頭就被無的否決掉了.

因為,時間根本對不上!!

這個孩,才剛滿三歲,而那時候,她尹向南早離他而去!

這樣的想法,不過只是個可悲的笑話而已!!

……………………………………

不收費:【鏡子的話:寫到這里,算是終于把弦子的心思給大家理清了.很多親總覺得弦子對待愛不夠勇敢,可是大家都忽略了他四年前受到的傷害,之前考慮到角色問題,所以鏡子不方便細寫,今兒算是寫清楚了!還有親到向南如此反反複複,為什麼弦子卻從不懷疑,我在這里給大家個鏡子自己的故事,在愛里面真的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多的猜疑和信任.曾經鏡子和一個男人也有過美好的回憶,兩個人在一起時,有一種真心是沒辦法用一句話就否認的,但是突然有一天朋友告訴鏡子,他有了新女朋友,而且他特別癡迷那個女孩,幾乎每天都叨叨著她,而且所有的東西上都寫滿著那個女孩的名字,當初鏡子就像弦子一樣真的不相信,要知道就在前一刻我們倆還那麼和諧的感覺,可是第二天,鏡子收到他的來信,他告訴鏡子,跟鏡子在一起其實從來都是玩玩的,那不是真愛,是的,鏡子當時哭得稀里嘩啦,但鏡子深信他是喜歡過鏡子的,不只是玩玩而已.後來,幾個月之後鏡子又收到了他的信件,他終于在信件里了實話,他他其實曾經是愛過鏡子的.可是,這些還有什麼意思呢?感是經不起反反複複的,就算再回來,再和好,又有什麼意思?因為被傷害過,所以他給你的東西,你永遠沒辦法再確認是不是真的,是不是還會反反複複,走就走.這樣的心思就好比弦子,在他看來,走就走,愛就愛,不愛就能抽離的向南,不是真愛,而他也沒辦法做到敞開心扉的去接受,他要的其實不過就是向南的一個肯定.】

上篇:一家三口的偶遇     下篇:她可能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