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她可能懷孕了!  
   
她可能懷孕了!

向南找護士站的護士們要了一枚創可貼,貼在了被咬過的地方,那兒還在撕裂般的痛著.

走到病房外,就見戴亦楓正倚在門口安靜的等著她.

向南忙迎了過去,"怎麼出來了?""等你."

戴亦楓看已一眼向南,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關切的問她,"沒事吧?"

"沒事……"

向南捂著受傷的地方,面色不太好看.

"真不打算把實告訴他?"

向南微怔,抿了抿唇,臉色蒼白,雙手交叉環住自己冰冷的雙肩,"你也覺得這樣太自私,對不對?"

戴亦楓搖頭,有些心疼她,"我不知道,這件事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或許我也會跟你一樣的抉擇……"

向南的眼簾微微濕了幾分,"謝謝你,亦楓."

她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好."

戴亦楓從始至終都知道向南的為難.

他心疼這個女子,疼惜她的堅強,她的勇敢,她承受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巨大壓力!

戴亦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而後轉身進了病房去,留下安靜的世界給她.

向南坐在長椅上,雙手交叉,手掌不停地摩挲著自己的手臂,試圖給自己越漸冰冷的身體汲取一絲絲溫暖.

溫純煙……

那個如同魔鬼一般的女人,出現在她的世界里,恨不能剝奪走她所有的幸福.

她迫人將才剛闖過高考,順利進入理想大學的尹若水強逼著勒令退學.

那時候,日日能聽到自己的妹妹在電/話里同她放聲大哭,"姐,我想上學,我想上學……我好羨慕你,你能帶著我一起去旁聽嗎?"

那時候,妹妹一聲聲哭著的祈求,就像心髒拉扯著的弦,一下又一下……

一拉,就撕心裂肺的疼!

周末,向南回到家里,一直以為母親還在自己的崗位上好好上班,卻無意間見到了母親佝僂著瘦弱的身體,整個人幾乎都埋進了垃圾桶里去,在里面分毫不嫌髒的翻尋著能夠賣錢的瓶瓶罐罐.

那一刻,向南的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湧.

她們家父親走得早,一個家里兩個女兒全靠這個瘦弱的女人支撐著,卻不想,溫純煙竟連她母親那份安穩的工作也剝奪了!

但,溫純煙的手段又怎麼會只有這些?

她趾高氣揚的站在向南面前,冷傲的仰著那尊貴的頭,看著卑微的尹向南,冷笑,"尹向南,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所謂的愛,是怎樣一點點把自己的家人逼入絕境,也是怎樣,一點點親手折斷了自己愛人那雙夢想的翅膀……"

是的,從溫純煙過那些話之後,才剛進入醫學職場不久的景孟弦突然被醫院請辭.

那時候,向南就見他景孟弦每天沒日沒夜的尋著工作,其實他明知是母親動了手腳,但對夢想偏執的他,卻怎麼都不肯服輸.

那時候向南窩在他的懷里問他,"景醫生,你的夢想是什麼?"

景孟弦把她的手緊緊地握在手心里,寐著眼,用略顯疲憊的聲音認真回答她,"讓你成為一名醫生夫人."

他的夢想,是醫生,但向南卻不知道,其實他的夢想,前提條件,是有她!

直到向南腹中的孩子被溫純煙發現,那時候她還來不及告訴景孟弦,就一次又一次的遭遇溫純煙的迫/害,那種極其殘忍的手段,向南現在想來,渾身還忍不住有些哆嗦.

那段時間景孟弦正努力的忙著考他的醫師證,向南不希望自己折斷他半對夢想之翅後,又因為自己把另外一半的翅膀也一並給折斷了,所以在那段時間她忍著痛,什麼都沒.

更何況,那個殘忍的女人,是他的母親!

讓他知道,他的為難和痛苦,定不亞于她尹向南半分.

再到後來,向南知道自己熬不住了,這份愛,承載了太多的悲痛,以及她腹中寶寶一條來之不易的生命,她真的博不起了……

而如今……

她逃了四年,甚至于擔心孩子被景家的人知道,連他的生日都改成了戶口落定的那一天.

這麼些年過去,所有的人都安然無恙,而向南又哪里有勇氣再去打破這個平靜的局面,再次踏入那個可怕的境地中去.

或許她真的不如表面上的這麼堅強,她是膽怯的,是懦弱的,但請原諒她,她不光需要愛,也還需要親.

她是母親的女兒,是妹妹的姐姐,更是孩子的……母親!

她早就沒了利齒與溫純煙那樣的女人去搏斗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病房內——

景孟弦正專注的給秦蘭檢查著身體,向南趕巧也在.

這是他們繼陽陽生日之後第一次見面.

景孟弦依舊是那個清冷而疏離的景醫生,話不多,或者很少.

"秦姨,手術室那邊安排了您三天之後動手術,這幾天您注意休息,別有任何思想包袱."

"好的."秦蘭點頭,末了,又似不經意般的問景孟弦道,"聽景醫生要結婚了?"

向南纖瘦的背脊,微微僵了一下.

景孟弦從檢查表上拾起了頭來,卻什麼都沒答,只沖秦蘭笑了笑.

他沒承認,但也沒否認.

"景醫生,秦姨祝你新婚快樂."

見他不否認,秦蘭嘴角的笑意更開了.

"謝謝."

景孟弦真誠的道謝.

"我還有事,就不打擾秦姨你休息了,再見."

景孟弦完,雙手兜在口袋里便從容的邁出了病房去.

從始至終,她都沒有同向南過一句話,甚至于,連一個眼神都不屑于給她.

"南南……"

"南南?"

"啊?"

失神中的向南,猛然回了神過來,"媽,怎麼了?"

"這話該我問你才是,你怎麼了?從景醫生來之後,你的臉色就一直不太好看,是不是生病了?"

"沒,我沒事……"向南忙搖頭否認,"可能是最近胃口不好的緣故."

"要不舒服,你可得去看看醫生,別死撐著!知道嗎?"

"媽,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倒是你,這幾天你一定得多注意休息."

還有三天,母親就要上戰場了,要向南心里不緊張,那一定是假的.

從醫院出來,向南總覺得精神有些不濟,昏昏沉沉的,渾身都不得勁兒.

她揉了揉太陽穴,突而,腦子里有一個大膽的念頭一閃而過.

天啊!該不會……

向南匆匆忙忙又折回了醫院,往取藥處走去.

排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隊,才終于輪到了向南.

"我要一盒驗/孕棒."

向南把醫療卡遞過去.

"向南……"

向南還來不及取藥,就聽得一道甜美的聲音在喊自己.

她回頭,就見曲語悉拎著手提包,溫婉的笑著,優雅的朝她走了過來.

向南愕然,秀眉忍不住微微擰了起來.

"好巧,你也來買藥嗎?"

曲語悉一臉恬靜的問著向南,仿佛她們之間從未有過任何的隔閡.

向南神色有些複雜,她怎麼都沒料到在這時候會遇到曲語悉.

她忙回頭同里面取藥的護士道,"護士,那藥我不要了!"

向南幾乎是下意識的就不希望被曲語悉知道自己受/孕的這事兒.

里面那護士才剛走到藥架邊上,抬手預備拿的時候,就被向南喊住了.

她回頭,擰眉,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向南,"真不要了?"

"嗯,不要了,謝謝."向南忙肯定的點頭.

曲語悉偏頭看一眼那護士,又看了看護士身前的那個藥架.

溫婉的水眸,閃爍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有半分的僵冷.

"向南,你買什麼藥呢?"

很快,曲語悉又再次堆起了笑容,故作關心的問向南.

向南從隊伍前列走了出來,搖搖頭,故作隨意道,"一點感冒藥而已,太貴了,出去買比較劃得來."

曲語悉勾了勾唇角.

"對了,你知道我跟孟弦快要結婚的事兒了嗎?"

"嗯,聽了."

向南扯了扯嘴角,回答得淡淡然,似全然不在意一般.

即使在意,她又怎麼會讓自己在這個女人面前表現出來呢?

"向南,我希望到時候你也能一起來參加."曲語悉熱的邀請著向南,看著她的那雙純澈的眼底充滿著真誠的期待.

向南淡然的笑了笑,"抱歉,平日里實在太忙,大概抽不開身了."

她委婉的拒絕,又揚唇笑了笑,"曲姐忙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向南著,也不等曲語悉回答,越過她便徑自出了取藥房去,匆匆離開.

一見向南離開,曲語悉那張溫婉的臉,瞬間森冷了下來,看著向南背影的那兩束滿含妒意的目光,更是厲得如同一把利刃,恨不能直接將向南刺穿.

她透過取藥處的玻璃房問里面的護士,"護士姐,麻煩問一下,剛剛我朋友是准備買什麼藥的?"

那護士抬起眼簾看了一眼曲語悉,只淡淡道,"你問我做什麼,直接去問你朋友吧!所有病患的信息,我們都不方便透露."

曲語悉被她這麼一堵,臉色煞白了些分.

貝齒咬了咬下唇,干脆連藥也不買了,轉身就匆匆出了取藥處.

如果她沒看錯的話,剛剛那護士明明就是打算去拿貨架上的驗/孕棒的.

尹向南難道真的懷/孕了?

孩子,景孟弦的?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曲語悉拎著包的手就捏得指骨直響.

十指間,蒼白得有些駭人!

懷/孕?

她曲語悉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尤其是在這個節骨眼上!!

哪怕只是可能,她也絕對不允許!!

…………………………………………

向南在外面的門診藥店買了個效果最佳的驗/孕棒,醫生有特別叮囑她早上驗尿得出的結果才是最准的,向南收了驗/孕棒就往協和醫院趕去,卻不料公司打來電/話,讓她回去加個班把三天後要用的設計稿趕出來,只是客戶突然急著要,向南也沒辦法,只好又折回了公司去.

因為客戶要求得太突然,向南緊趕慢趕的,從下午開始加班,直到夜里十二點多才終于將初稿給趕了出來.

合上電腦,頓時覺得有些頭暈眼花了,閉上眼滿腦子的都還是CAD圖紙的畫面.

向南甩甩頭,還當真有些累了.

把凌亂的辦公桌隨意的收拾了一下,撿了包,這才出了公司來.

外頭,早已漆黑一片,只有零零星星的路燈,微弱的閃著光芒.

這個點,已經沒有公交車坐了,捷運也已經關停了,向南只好打車回家.

站在路邊,還沒招手,一輛出租車就在她身前停了下來.

向南也沒做多想,拉開車門就坐上了車去,"到青山安置區,唔唔——"

向南才一報出地點,卻不想,副駕駛座後突然伸出一雙手,用一條毛巾死死的捂住了向南的鼻口.

"唔唔唔————"

向南登時嚇壞了.

仿佛間連心髒都停擺了一般,額上開始不停地冒冷汗,"放開我!!!你們要干什麼?唔唔——"

向南被毛巾緊捂著,聲音含糊不輕,而且,腦袋越來越昏沉.

顯然,捂著她的毛巾是動過手腳的,那里面還藏著麻藥.

該死!!!

"呵!臭娘們,咱們哥倆還能干什麼?當然是干你唄!!"

向南身邊那開車的男子,一嘴汙穢的著.

向南這才注意到開車的男人是個頂著色頭發的青年,年紀絕不比她大,一看便知是社會上的混混.

"你們要錢是不是?我包里的錢全給你們,你們拿走!!快點,放我下車!!"

向南忍著淚,含糊的大叫著,還單純的以為他們不過只是打劫的混混罷了.

"哈哈……"突然就聽得向南的後背傳來一陣哈哈大笑聲,"你的錢咱們當然不會客氣,不過,咱們不光只要你的錢,咱們要的東西可還多著了!!"

話音才一落,突然向南的靠背就往下陡然一跌,她整個人毫無預兆的就往下墜了過去.

"啊——"

向南嚇得大叫,額際間,手心里全是汗.

恐慌的眼淚終是沒能忍住的從眼眶中溢了出來.

"你們要干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就在向南墜下來的那一刻,嘴上的毛巾稍稍松了幾許,然話還沒來得及喊完,又再次被那塊毛巾死死封住.

"媽/的!毛,勞資不等了,先上了再!!!好幾天沒碰女人了,現在燥得慌!!"

向南身後的男的,一邊捂著向南的鼻口,一邊惡心的著.

向南一雙眼睛驚恐的瞪大,狠狠地甩頭,恐懼的眼淚不停地往外湧,顫抖的嬌身拼了命的死死掙紮著,"唔唔——你們不能碰我!!不准碰我,混蛋!!"

她雙手發了狠的去拉他的手臂,指甲死死扣住他的肌膚,幾乎快要滲入他的皮膚里去,卻聽得他一聲咒罵,"啪——"的一聲,一個巴掌就毫不憐惜的扇在了向南的臉頰上.

向南頓時只覺臉頰一熱,火辣辣的痛瞬間從肌膚里湧了出來,腦袋里開始嗡嗡作響,有好幾秒的,眼前完全一片空白,她差點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但,向南挺住了!!

眼淚,不停地往外湧,但她一聲又一聲大聲喊著,"尹向南,堅強一點!!不能睡!!不能睡——"

她嘶聲力竭的大喊,沾滿眼淚的眼眶里滿滿都是韌與狠,眼見著身後的男人就朝自己探出了魔爪,她突然伸手就往方向盤上抓去,死死地扣著,拼了命的就往左邊的護欄管撞了過去.

她就算死,也非拉著這兩個混蛋墊背不可!!!

"啊——"

"砰————"

車身一個急刹響過,卻還來不及停下,整個車子便已然朝護欄管橫沖直撞了過去.

車,猛然停了下來.

因速度太快,被這麼一撞,前窗玻璃,頓時碎裂,散得滿車都是.

"媽/的!!"

兩個男人同時破口大罵,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故,驚出了一身冷汗,發男子一甩手,就沖向南又是一耳光,趁著車停下,他竟然直接跳了起來,一腳就狠狠地踩在了向南的肚子上.

"啊——————"

向南疼得大叫.

"不要,不要踩我肚子!!"

向南眼眶全濕了,她用雙手去截他的腳,死死地抱著,不肯讓他再碰自己的肚子,"不要碰我肚子!!!"

那兒不定就承載了一條生命!!

不,不是一條,是兩條,是兩條生命,以及她所有的希望!!

"不要碰她!!!"

向南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力氣,死死地鉗住眼前這個惡魔.

她緊咬著牙關,即使牙齦都已經被自己生生咬出了血來,但她死都不肯放手,力道大得連發男子都甩不開她的手來.

後座上的男人一見這架勢,趕忙湊上前來幫忙,好幾次努力的試著將向南那雙手從他的腿上掰開,卻竟然怎麼都掰不開.

這女人,力道大得驚人!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飛腿就學著那毛的,朝向南的肚子一腳狠狠地踢了過去.

上篇:向南的夢想——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下篇:夜里,那個高歌的女孩——我的孩子是不是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