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夜里,那個高歌的女孩——我的孩子是不是沒了?  
   
夜里,那個高歌的女孩——我的孩子是不是沒了?

男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飛腿就學著那毛,朝向南的肚子一腳狠狠地踢了過去.

"啊——"

向南疼得尖叫,眼淚肆意的往外湧.

她趕忙松了手就去護自己的肚子,但兩個男人已經完全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就著她的手就拼了命的往她腹部踢去!

疼……

那種要命的疼,是向南根本無法用語來形容的.

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額際間往外湧,護住腹部的雙臂被男人狠狠地踢踹著,一下又一下,仿佛連骨頭都要裂開了一般.

但她就是雙手死死地抱著自己的肚子,蜷縮做一團,怎麼都不肯撒手.

寶寶,如果你真的在媽媽肚子里,就請你一定要堅強!!

一定要堅強……

"這娘們真的還挺倔的!!"

毛唾罵著,彎了身過來,就朝向南又抽了一耳巴.

向南疼得大叫.

她知道,自己再這麼下去,遲早會要被這兩個混蛋給打死,而自己現在也已經昏昏欲睡,如不是因為身上這份疼痛,或許她早就昏厥了過去.

向南緊咬著牙關,告訴自己,一定不能睡!!

這種時候,如果不靠自己救自己,那麼她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這時,踢著向南肚子的男人,突然停下了動作,就見他正解著腰上的皮帶,一臉Yin/穢的笑意,"先爽了勞資,再繼續揍她!"

毛男子呵呵一笑,"行,就讓你先了!兄弟我給你把風."

他著,就盯了一眼已經虛得快要昏死過去的向南,而後推開車門就下了車去.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娘們,他兄弟不可能搞不定才是!

"不要——"

"不要!!"

車內傳來向南嘶聲力竭的尖叫聲,"不要碰我————"

男人喪心病狂的撕扯著向南的衣衫,露出她那晶瑩潔白的肩頭來,惹得身上的男人更加為之瘋狂,"沒想到你這娘們皮膚這麼滑嫩……"

他著,一傾身就往向南的肩頭親了過去.

那惡心的感覺頓時侵占在向南的胸口,胡亂的翻湧著,差點就讓她吐了出來.

她亡命的掙紮著,一雙手卻探出去摸自己的包,她知道那個毛不在,現在正在自己找機會求救的時候.

只是,讓她悲鳴的是,她胡亂的摸了好久,也任由著那個男人啃咬著她的肩膀,她的胸口,卻都始終沒找到自己的包.

屈辱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往外流,卻倏爾,只覺手心里一涼……

她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

心,雀躍著,'撲騰撲騰’的亂跳著.

她摸到的不是別的,而是一塊剛剛因撞擊而震碎的玻璃!!

冰冰涼涼的,擱在手心里,向南沿著玻璃邊緣摸了一圈,找到了尖尖一角,她試探性的把手指紮了紮,登時就有血滲了出來……

很鋒利!!

向南激動得連眼淚都抑制不住了,因為她知道,這或許就是她生命最後的一束希望之光了.

但,她知道,越是在最驚心的時刻,她就越該保持大腦的清醒.

她任由著身上的男人對自己上下其手,咬著牙,把所有的羞辱都吞入了腹中,雙眼把車內觀察了個遍,欣喜的發現剛剛那個毛下車去竟然連車鑰匙都沒拔掉.

而向南如果要逃走的時候,她光用兩條腿是肯定跑不過這兩個混蛋的,更何況現在的她,已經殘破成這樣,她哪里還有多余的力氣逃跑.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車占了,把身上這個流氓揣下車去.

把所有的事都理順之後,向南猛地一揚手,握住那塊鋒利如刀的玻璃,毫不猶豫的,就直接朝身上男人那雙眼睛狠狠地刺了過去.

是的!!向南刺的,絕對不是一只眼睛,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刺瞎了他的雙眼.

向南從來沒有傷過人,別刺瞎別人的眼睛,就是平日里讓她打人,她都不敢,可今兒,是這倆混蛋把她逼到了絕路上,她要活命,只能如此!!

慘叫聲在向南耳邊淒厲的響起,身上的男人頓時從向南身上躲跳開來,痛苦的捂住了自己血流不止的眼睛,嗷嗷大叫著,"媽/的!!毛,毛——該死的女人,看我不殺了!!"

他著就朝副駕駛反撲了過去,但副駕駛座上哪里還有向南的身影.

早在他從自己身上躲開之際,她便一個飛撲就坐上了副駕駛座去,就在毛聽聞慘叫聲響起,他一拉開車門,正預備跳上車來的時候,"嘩——"的一聲,出租車如疾風一般,飛快的駛離出去,毛因車速太快,整個人被車身一帶,直接跌了個狗吃屎.

"媽/的!!"

他破口大罵,從地上爬起身就去追車.

但那速度快得就像就像火箭,向南完全是把出租車當跑車開,也顧不上其他,只一腳油門直接轟到了底,心想著快點擺脫車後的混蛋.

而車內這個雙眼不停淌血的男人,已經找到了駕駛座上的向南,揚著手在黑暗里就去反撲向南,"媽/的!!戳瞎了我的眼,我就讓你一起去死!!"

向南早就料到這混蛋會有這麼一招,就在他反撲過來的時候,她抓著手里的那塊玻璃,顫抖著手,閉上眼……就直直往前刺了過去.

"啊——"

慘叫聲再次不絕于耳.

向南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她用玻璃刺進了一個男人的腹!!

被熱血染著的手,抖得格外厲害,一張臉色慘白得如同白紙,額上有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冒出來.

但好在,這一刺不會要了這個男人的命……

幸好她曾經同景孟弦學過些人體構造的皮毛,這一刺根本沒有刺中人家的要害,而她,更加不想殺人,即使只是正當防衛!

向南放緩車速,探手去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推開,就在男人哀嚎唾罵的空當,她雙手雙腳其上,費了全身所有的力氣,把身邊早已疼得沒有多余力氣的男人,踹下了車去.

"啊——"

男人滾下車,在地上滾了好幾個圈才停了下來,鮮血頓時染了柏油馬路.

向南透過後視鏡看著那一幕,繃緊的心弦在這一刻才敢松開來,她重重的喘了幾口氣,眼淚早已如洶湧的洪水一般,滾落而出.

一滴一滴,染在方向盤上,漾開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向南還有些驚魂未定,但她知道,現在絕對不是讓她定神,讓她哭的時候,她慌忙掏出了手機,撥通了110.

掛斷電/話,她顫抖著腿,一踩油門,穩住方向盤,車飛一般的駛離了出去……

冷風,'嘩嘩’的刮著,如鬼哭狼嚎一般,響徹在她的耳際.

向南開車,直往醫院狂奔而去.

她的肚子,好疼……

那種抽搐的疼,就像有一雙大手正狠狠地擰著一般,每擰一下,都讓她痛得發怵,身上的毛孔都像炸開了一般,痛意從每一個毛孔里湧出來,遍布她的全身,瘋狂的啃噬著向南最後僅剩的最後一點點意志力……

頭,昏沉得隨時都快要暈過去了.

上眼皮不停地同下眼皮打架,向南知道,是剛剛那些麻醉藥起了作用,她真的快要撐不住了.

可是……

她必須撐住!!!

"尹向南,你必須得撐住!!你都已經熬到這個份上了,你必須得撐住!!"

她咬牙,一聲又一聲的鼓勵著自己.

如果肚子里真的有了寶寶,那麼她如果不撐住的話,寶寶又怎麼會撐得住!!

所以,尹向南,你必須要撐住!!!

她扣著那救命的玻璃片,讓手深深的紮進玻璃片里去……

她只能靠著這份疼痛,讓自己熬下去!!

寶寶,如果你在媽媽肚子里,就請你一定要……安安穩穩的活下來!!

雖然,媽媽是為了哥哥才有了你,可是,那也一點不影響媽媽對你的愛……

所以,請你務必要撐下來,勇敢一點!!堅強一點……

手心里的刺痛,讓向南眼底的淚水越落越急……

她幾次因痛忍無可忍的嗚咽出聲來,但向南一抹眼淚,咬著牙,又繼續往醫院開去,卻不料,車突然就莫名其妙的熄了火,不管向南怎麼打火都始終啟動不了了.

"媽/的!!"

向南忍不住破口大罵.

眼淚肆意的往外流,她幾乎都有些泣不成聲了,"老天爺,連你都要跟我過不去是不是?"

她泄憤般的狠狠踹了一腳車的油門,急忙摸出手機,去給120撥了一通電/話.

向南抓過手提包,蹣跚著下車,試圖想要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車顯然是因為剛剛的碰撞而出了問題,汽油味越來越重,向南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漏油了,而且還參雜著濃濃的血腥味,讓她胃里翻攪得厲害,就差沒當場吐了出來.

向南用沾滿著鮮血的手,捂著疼得要命的肚子,沿著路邊,一步一步蹣跚的走著,每走一步都像走在針尖上一般,渾身疼得她忍不住抽搐.

但她再疼也必須離這車遠點,一旦爆炸就會車毀人亡,她這點自我保護意識還是有的.

向南忍著痛,走出離車百米來遠的地方,這才捧著肚子在馬路邊坐了下來,靜等著救援過來.

她沒直接坐在地上,而是把自己的包墊在了屁/股下.

地上太冷,萬一腹中有個孩子,她怕自己經受得住,寶寶也受不住.

寒風襲來,如刀子一般,從向南腫的臉蛋上刮過,疼得她差點忍不住溢出淚水來.

突然,她就想到了景孟弦,一想到他,向南的嘴角忍不住露出淺淺的笑,那笑,還有些淒然.

她坐在那里,迎著風,右手握成拳,當作一個話筒,貼在自己唇邊,忘我的,大聲哼唱起一首法國歌曲來.

"一對老人,當然我們有過感風暴,二十年的愛戀是瘋狂的愛,許多次你提著你的行李,許多次我乘著飛機離去,每一件家具我都記得,在這個沒有搖籃的房間,一再爆發的風暴,

但是,吾愛,我甜蜜的,溫柔的,最棒的愛人,從清晨到夜晚,我仍愛你,你知道我愛你.

哦,吾愛,時間伴隨著我們越久,他就越折磨我們,當然你哭得有些晚,我心碎的有點遲,我們對我們的神話保護的太少,不知把握巧合,輕忽時光流逝,但這都是溫柔的戰爭,喔!我的吾愛……"

清脆的歌聲,穿透整個沉悶的黑暗,把所有的困苦化作最美的浪漫,隨著這歌聲一並消散……

當景孟弦和呂純遇見尹向南的時候,就見她坐在路燈下,舉高著手,仰起頭,用她那清脆的嗓音大聲哼唱著這首浪漫的法國老歌.

她那雙動人的眼眸,依舊清明透亮,堅韌而淒絕.

向南也見到了站在離她不遠處的景孟弦,以及他身邊,裝扮恬靜的呂純.

向南捧著肚子,站起了身來,手依舊舉高在自己的嘴邊,更大聲的哼唱起這首《一對老戀人》,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後,泣不成聲了,她還在繼續引亢高歌.

越痛苦,越堅強!!

越困窘,她越要快樂,越要活出自我!!

任何困境都不能把她尹向南打敗,她也絕不向任何惡勢力低頭……

景孟弦雙手兜在口袋里,站在對面,深重的視線看著那個站在路燈下,忘我吟唱,卻早已滿面淚痕的尹向南.

呂純望著路燈下狼狽卻堅韌的尹向南,幽幽一聲歎息,"她還是那樣,骨子里的東西一點也沒變,堅韌,樂觀,頑強,永遠像只打不死的強……"

景孟弦沒有話,深沉的眸光凝視著對面那只獨自作樂的強,眼眸閃爍了一下,眸底的色澤更暗些分.

下一瞬,健步如飛的就朝她奔走了過去.

夜幕里的歌聲,戛然而止.

突然就見高昂著頭的尹向南,眼一閉就毫無知覺的昏死了過去.

"尹向南!!"

景孟弦眼疾手快的將向南接住,二話沒,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命令身邊的呂純,"快!!快去開車!!她受了重傷!!"

剛剛他就覺得她似乎有些不對勁了,所以才加快步伐朝她沖了過去.

呂純接收到命令,急忙跑去不遠的停車場去開車.

分分鍾的時間,車已經停在了他們身邊.

景孟弦抱著向南上車,把傷痕累累的,衣衫襤褸的她安置在自己懷里.

呂純把車開得像火箭,直往最近的輔仁醫院飛馳而去.

"尹向南!!"

"尹向南……"

"向南!!"

景孟弦擔憂的喊了幾聲向南,而懷里的她,卻依舊毫無知覺.

她的臉頰腫得像兩個大包子,通通的,血絲透過薄薄的肌膚現出來,有些觸目驚心.

這顯然是挨了打的緣故!!

該死!

是誰打了她?!

景孟弦緊咬著牙關,開始替向南檢查身上的傷,但好在明傷只發現她手心里被割破的刀口.

當看到她手臂上那一片駭人的紫青時,景孟弦周身的氣壓頓時低到了極點,渾身被森寒的戾氣緊緊包裹,教人不寒而栗.

"她身上這傷像是被人打的."呂純透過後視鏡看著景孟弦懷里,毫無知覺的向南.

景孟弦薄唇緊繃成一條線,只道,"再開快點!"

看著向南那雙呈紫青的唇瓣,景孟弦心里沒來由有些慌了,"阿純,再開快點!!她必須馬上進行搶救!!"

呂純接到景孟弦的命令,直接把油門一轟到底,也顧不得違章那些了,救人要緊.

一進醫院,向南就被送進了急救室里去.

景孟弦以醫生的身份,換了無菌服,也跟著進去,留下呂純一個人在外頭候著.

當醫生把向南的衣衫掀開,看到那已成烏青色的肚皮時,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涼氣.

景孟弦咬牙,篡著的雙拳,越握越緊,額上和手背上,青筋突爆.

渾身,冷得像一個冰庫,周身十里開外的地方,仿佛都能被他冷結成冰.

如果讓他知道是誰傷了她尹向南,他定會用十倍,甚至是幾十倍的痛楚替她討回來!!

給向南做過全身檢查之後,還好,腹部雖然被踢得很嚴重,但許是因為護得及時,所以還不至于傷到里面的內髒.

但她的手臂就沒那麼幸運了,左臂已經被踢到骨折,所以必須得馬上打石膏,另外肌肉組織也傷得特別厲害,看來是需要修養好長一段時間了.

"尹姐好像是因為中了一種麻醉藥才昏睡過去的."

主治醫生李洋同景孟弦道.

"麻醉藥?"

景孟弦凜了凜眸.

是誰對這個女人動了手?今晚的事到底只是一起單純的搶劫襲凶事件,還是有意謀害?!

"景醫生,值得慶幸,尹姐況還算良好,雖然受了重傷,但還不至于危害到生命,麻醉藥剛剛也幫她醒了,過不了一會兒她就該醒了,不過如果需要錄口供什麼的,最好還是等到明天再."

李洋好心的叮囑著景孟弦.

"好的."

景孟弦沉吟一聲,心頭重重的松了口氣,回頭看一眼床上臉色蒼白的向南,充滿戾氣的雙眸忍不住放柔些分,"我先去替她辦住院手續."

他完,便出了急救室去.

前腳才一踏出去,倏爾床上就傳來了一道微弱的喚聲,"醫生,醫生……"

是向南,她醒了.

李洋疾步朝病床上的向南迎了過去,"尹姐,感覺怎麼樣?"

"醫生,我的肚子……肚子……"

向南含淚,捂住自己的腹部,"我是不是懷/孕了?我的孩子,是不是沒了?醫生,我的孩子……"

上篇:她可能懷孕了!     下篇:嘴對嘴的給她喂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