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如果你真懷孕了,我娶你!  
   
如果你真懷孕了,我娶你!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向南從睡夢里驚醒了過來.

額上,冷汗涔涔……

她做了一個噩夢,夢里她被人不停地踹著腹,耳畔間就聽得一道道稚氣的童音在哭喊著,"媽媽,救我……救我……"

向南身形一彈,就驚醒了過來.

腫的臉蛋上,已掛滿淚痕.

她知道這是個夢,只是因為見到了床邊的那個男人……

景孟弦坐在椅子上,已經睡著了.

隱隱的光,透過玻璃窗映射進病房來,篩落在他清俊的面龐上,讓他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此刻看起來更加立體.

許是因為太疲倦的緣故,下巴已經有胡渣隱隱顯現,卻依舊那麼性/感非凡.

這個男人,當真沒有哪一處不是完美的……

向南用右手心翼翼的掀開被子,努力的撐著床頭試著下床.

輕手輕腳的圾了拖鞋,扯過被子,抱作一團就朝景孟弦走了過來.

將被子散開,輕輕的替他掩上,唯恐自己動作太大而驚醒了他.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過來的,她睡得實在太沉了,所以他回來自己也沒感覺到.

向南看著他的睡顏,微微歎了口氣,就這麼睡了一整夜,連個棉毯都沒蓋,也不知道會不會感冒.

向南替他蓋好被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探手又從床上扯了一塊毛毯過來,把自己裹緊,就往窗邊走去,試圖將窗簾拿下來讓他再睡會.

走至窗邊,看著窗外一片銀裝素裹的景象,向南驚住了……

下雪了!!

好美……

窗外大雪紛飛,如白色的柳絮一般,隨風飛舞著,給這個灰蒙蒙的世界鋪上了一層浪漫的聖潔色彩……

窗外的果林,如童話故事中的夢幻森林,上帝給它們披上了一層素美的衣裳,冰棱子一根一根墜下來,如巧奪天工的冰雕一般,美不勝收.

"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向南的身後響起.

向南錯愕的回頭,就見景孟弦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眼波撞進他幽邃的深潭里去,心髒漏跳了一拍,急忙別開了眼去,抿了抿唇,窘迫的問他,"是我吵醒你了?"

"沒睡太深."

景孟弦淡淡的答了一句,探手繞過向南,將窗簾掀得更開,窗外皚皚白雪還沒留下任何人踏足過的痕跡.

景孟弦端起手腕上的表看了一眼,才六點不到,難怪天還沒全亮了.

"出去看看吧."他提議.

向南錯愕的回頭看他,"我可以嗎?"

"等等."

景孟弦著便轉身出了病房去.

再回來,身前卻多了一輛輪椅,向南不解的看著他,"我的身體,有這麼誇張嗎?"

"你現在除了臥病休息之外,確實不適宜外出走動,因為你的腹部受傷過重."景孟弦淡淡的同她解釋著.

"謝謝."他的細心,讓向南動容.

景孟弦攙著向南,坐上了輪椅去,彎身的時候,腹部還有些凜痛,但還好,當時自己護得及時,也不算疼得太厲害.

景孟弦替她將毛毯蓋上之後,這才推了向南出門.

雪景里……

寒風料峭,如棉絮一般飛舞的雪花,散落在向南的肩頭,輕輕柔柔的,如上帝揮落而下的花瓣,浪漫而又夢幻,徹底迷離了向南的眼.

修長的手指,落在向南的肩頭上,替她將肩上的雪花拍落掉,"雪融了會把衣服浸濕."

他淡淡的解釋,語調低沉,卻難掩冷漠中那份別樣的溫柔.

向南仰高頭,看身後的他.

似感覺到了她從下至上投過來的眸光,他低頭,清淡的視線直直對上向南那雙清亮的水眸.

四目相對,眸光深深交織,似乎,再也挪不開去.

雪花,飄落……

如同輕柔的鵝毛一般,拂在向南誘/人的唇之上,像是給她一點中,染上了一朵潔白的櫻花,讓欣賞的人兒,光看著就忍不住想要去采擷……

而景孟弦,向來以行動派示人……

就在向南羽睫輕扇之際,倏爾,他一俯身,低下了頭去,深深的吮住了那朵動人的雪花,讓它浪漫的融在了四唇之間……

兩個人,就在這浪漫的雪景里,深,熱吻.

他站著,她坐著.

他在後,她在前.

大雪,還在紛飛,散落在兩道漂亮的人影之上,但誰也不再在意它們是否會浸濕衣裳……

雪簾,將他們籠罩,兩個人如同墜在夢里一般……

他探手,輕輕托住向南光潔的下巴,迫使著她仰高頭,更深,更親密的,承接著他這一記熱切的深吻.

濕熱的舌尖,熟稔的撬開她的唇齒,迫不及待的攻占著她香甜的檀口.

向南被他的吻撩撥得有些意亂迷,呼吸微喘,卻忍不住伸手捧住了他俊美的臉龐,隨著他的節奏,將這一記吻,加深加重.

薄薄的晨曦,透過云層映射而出,灑在皚皚白雪之上,折射在擁吻的兩個人身上,如同給他們度上了一層絢爛的金色薄紗……

銀裝素裹的世界里,這雙美麗動人的愛人,卻換來每一個清晨散步的病患們駐足.

所有的人,似都不忍心去驚擾了他們獨屬于對方的世界,只遠遠的站在原地,驚羨的看著公園里那美得炫目的一幕,那一刻,似又回到了每一個人的初戀之際……

這一吻,不知持續了有多長時間……

當見到駐足在公園門口的病人時,向南驀地就了臉去,而反觀景孟弦,卻依舊是那一派從容與優雅.

"景醫生."

有認識的病患大媽笑著同景孟弦打招呼,"哎呦,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吧?嘖嘖,真是男才女貌,金童玉女啊!!"

"是啊,是啊!般配得不得了,真叫人羨慕啊!"

其他病患也一臉豔羨的朝他們湊了過來.

向南一張臉早就透了,聽著病友們熱切的盛贊,她心里卻像是倒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什麼味道都有.

"謝謝."

景孟弦優雅的道謝,嘴角勾著一抹不深不淺的笑意.

向南回頭看他,有些詫異于他的不否認.

不過,他向來如此的,她早該習慣了才是.

而此刻,景孟弦也正凝目看著她,眸光里那份灼熱似還未來的及褪去,融在向南的眼底,讓她有些恍然失神.

"景醫生,要你們倆好事將近,可別忘了給咱們大伙派發喜糖,沾沾喜氣啊!"

"當然."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深了些分.

而後,推著向南,往病房回去.

一路上,兩人都緘默無,安靜的長廊上,仿佛連那異樣的心跳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最後還是景孟弦先開了口,"為什麼當時要用手護住肚子?"

他忽而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向南一怔.

右手下意識的往下游離,撫上自己的腹,牙根輕咬.

"甯願被踢斷手臂,也要護住自己的肚子.而他們,什麼地方也不打,卻偏偏只認准了你的腹踢,為什麼?"

他似疑惑般的問向南,但話語里卻已全然都是篤定.

他顯然,已經猜到了結果!

向南咬唇,不答話.

"尹向南,你當時是不是以為自己懷孕了?"

景孟弦又追問了一句.

他明顯的看到,輪椅上的向南,背脊微僵.

很久……

就見她吸了口氣,點了點頭,"是,我當時是怕自己懷孕,所以才用手護住了腹部,但,結果是……沒有,我根本沒有懷孕."

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

"有誰知道你可能懷孕了?"

向南皺了皺眉,搖頭,"我從來沒跟任何人提起過,我自己都不確定的事,怎麼可能還會跟別人呢?你的意思是,你懷疑昨天的事根本是別人早有預謀的?"

"不一定."景孟弦唇間有些冰涼,"但事巧合得太不尋常了."

向南一想到他們認准她腹部攻擊的時候,也稍稍認同了景孟弦的看法,歪著腦袋,認真的想了想,卻倏爾,眸光一閃,轉頭去看身後的景孟弦.

"如果我曲語悉可能知道,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挑撥你們之間的關系?"

景孟弦挑挑眉,扯了扯嘴角,自負道,"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

向南撇撇嘴,"那算了!可能也只是我自己想多了."

輪椅在床邊停下,向南強撐著要從椅子上起來,嬌身還未來的及站起來,就被一雙有力的猿臂打橫抱了起來,整個人順勢跌進一個暖實的懷抱里,"吧."

他將向南心翼翼的置于床上.

向南揪著他的風衣領口,清亮的水眸還有些猶豫的看著他,"我了,你不會真當我是挑撥你們的惡人吧?"

景孟弦在向南的床沿邊上坐了下來,雙臂分開,分別撐在她兩側,身形微傾,湊近她涼聲道,"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我和她之間最大的挑撥!"

向南心一窒.

胸口,凜痛了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

她不停地道歉,態度真摯,誠懇.

眼底,淚光閃爍.

除了道歉,向南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做,又能做什麼?

在這份硝煙彌漫的愛里,她連掙紮都像是一種奢求.

"把你的'對不起’收起來!!"

景孟弦有些慍怒.

向南垂眸,乖乖閉了嘴.

"吧!為什麼你猜曲語悉會知道."景孟弦用手勾了勾她的下巴.

向南也沒再隱瞞,就把那天在取藥處偶遇曲語悉的事轉述了一遍.

"你為什麼無緣無故的要去買驗孕棒?"景孟弦冷峻的面龐,朝向南湊近了幾許,大手強勢的攫住她的下巴,諱莫如深的眼潭直直逼視著她,就聽得他用迷離的聲線了一句極為霸道的話,"尹向南,如果你真的懷孕了,不管你愛也好,不愛也罷,我景孟弦都會不計任何代價的,娶你!"

話音落下,向南一時間只覺腦袋里嗡嗡嗡的響,有好幾秒的完全處于當機狀態,腦子里全是一片空白……

望著他那張清俊的面龐,忽而之間,霧氣模糊了眼球.

"所以……如果不想成為我們景家的人,你最好,別懷上我景孟弦的孩子!!"

這是他,給她最後的忠告!

上篇:嘴對嘴的給她喂藥     下篇:床事必備戲碼之撩起——寶貝,你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