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床事必備戲碼之撩起——寶貝,你做得很好!  
   
床事必備戲碼之撩起——寶貝,你做得很好!

景孟弦給林局長撥了通電/話出去.

"林叔,先把那兩名劫匪放了吧."

"放了?"

林局長在電/話里摸不著頭腦,"好不容易抓到,現在還沒查出眉目來就放了,會不會……"

"林叔,我想放長線掉大魚.把他們放了之後,你派幾隊人馬二十四個時監控他們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一出監獄,他們就會找幕後買主收錢!其中一個連眼睛都瞎了,估計有得鬧了."景孟弦陰騭的冷哼一聲.

林局長這才恍然大悟,"孟弦,還是你有想法,可你為什麼就那麼確定人家是有買主的呢?"

"不確定,憑感覺."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而已,但即使只是猜測,他也不願放過任何可能性.

景孟弦收了線.

站在落地窗前,望著窗外那一片蕭條的雪景,漆黑的深潭越漸冷沉.

曲語悉……

希望結果不是你才好!

———————————————最新章節見《添香》—————————————

第三日,上午,秦蘭馬上就要被送進手術室了.

向南在病房里,急得坐立不安,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整個人心浮氣躁的,怎麼都安靜不下來.

突然,景孟弦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向南在病房里不安分的來回竄動,他蹙緊了眉頭,"誰讓你下床走動的?"

"景孟弦!"

向南一見他出現,就如同見了救星一般,朝他撲了過來.

景孟弦一彎身就將她打橫撈了起來,抱著她就往床前走去,"你不要命了?"

明明是責備的語氣,卻偏偏還聽出了幾許關切來.

他將向南擱在床上躺著,但向南卻怎麼都不願睡下去,手揪住他白大褂的領口,可憐兮兮的瞅著他,"我媽馬上就要動手術了."

"嗯."

景孟弦沉吟一聲,命令她,"躺下去."

"我不想睡了,我想去陪著我媽,而且我現在身體好多了,肚子也不疼了,只有手還有些不方便而已."向南祈求的看著他.

"你不能讓你媽看見你這副鬼樣子!"

景孟弦一臉認真的著,點了點她的鼻頭後,又沉聲繼續,"斷著一條胳膊,還有臉,腫成了豬頭模樣!哪個做媽的不會擔心?你要不想影響你媽的手術質量,就乖乖的在這里呆著."

"也是……"

向南落寞的垂了眼簾去,嘴上叨叨著有些責怪自己,"什麼時候不出事,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出事了!"

向南著著,眼眶就染上了一層霧氣,"我真擔心我不在,別人照顧不好我媽,我怕我不在,她沒有勇氣,怎麼辦?我好擔心她……"

向南已然了眼眶.

景孟弦眼潭深陷了下去,抓起她揪著自己衣領的手,"你確定你身體好多了嗎?"

"嗯,嗯!"

向南點頭如搗蒜.

"肚子不疼了?"

他皺眉,問她.

"好很多了."

"讓我看看."他提議.

"啊?"

向南一窘,卻根本不等她回答,景孟弦已然掀開了她的病服.

"你干什麼?"

向南羞窘的要將自己衣衫拿下去,卻被他一手給阻止,"如果真想陪著你媽,就先讓我檢查一下你的身體."

向南一聽這話,就自覺將手松開了,羞澀的別開了眼去.

她能感覺到有一只溫實的手掌輕輕的撫過她平坦的腹……

那只手,就如同會魔力一般,所到之處,無不挑起一竄炙熱的焰火,讓向南渾身燥熱難耐.

她敏感的嬌身,不自禁的顫了一下,就感覺他那只灼熱的大手,竟已順著她的腹,一路往她的底/褲中探了進去.

手指輕輕碾過她的滑嫩的肌膚,觸到那性/感的黑色森林,讓向南渾身一緊……

她伸手,去抓他不安分的大手,撐著迷離的霧眸,委屈的看著身前想行壞事的男人,"你……干什麼?"

景孟弦強健的身形不自覺的朝向南欺壓而去,大手更是猖獗的一路往下探進去……

剛剛他確實只是單純的只想要檢查一下她的身體,但很多事就完全不受控制的,例如……挑/弄她!

"唔——"

感覺到他的手,觸到了自己那一點敏感地帶,向南忍不住輕叫出聲來,手扣著他的大手,卻使不出一份的力氣,"景孟弦……"

她輕喚他的名字,眼底滿滿都是討饒.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掠過一層迷離的潮,眸光炙熱,啞著聲線,在她耳畔間輕喃,"你身體不好,我不會碰你!"

"那你……"

向南瞪他.

面色潮,有些羞憤,就感覺到他的手指還在自己的花/穴旁邊游離.

"但你的身體,該重溫一下有我的感覺了!"

"你……唔唔——"

向南的話還未來的及完,景孟弦的薄唇,便已將她的唇瓣緊緊覆蓋住.

而他的手指,更是肆意的在她的身下,游離開來,撩撥著向南每一根敏感的神經線.

"啊——"

向南又羞又氣.

這男人怎麼可以把這種前戲的事,得這麼理所當然.

而且,做不了,還非要在這里挑/逗她,這不是明擺著讓她難受嗎?

向南用右手去錘他的胸膛,抗議他不規矩的動作,卻倏爾,只覺身下一涼,她的病服竟然就被景孟弦直接給拉到了雙膝之處.

向南低呼,羞憤的提醒他,"別這樣,這還在醫院呢!"

"安分點."

門早就被他上了鎖.

向南哪里能依,臀/部在他的大手中扭捏著,"我媽的手術馬上就要開始了."

"還有兩個時."

沙啞的聲音,認真的回答她.

兩個時里,能做很多事,例如……

逗她!

景孟弦修長的手指,毫無預兆的便直直擠進了向南緊致的花/穴中去,惹得向南抑制不住的嬌吟出聲來……

手,捏著他白色大褂的領口,越來越緊.

頰腮潮,眼神迷離,而雙/腿,更是被他撩撥得越分越開……

一個是身穿白色大褂的醫生,一個是身穿藍色條紋病服裝的病患,這場景,多少有些欠和諧.

"告訴我,喜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的手,深深淺淺的在向南的私/處里急緩的抽/插著.

那種時而快,時而緩的節奏,讓向南根本無從招架,她羞得咬唇,別開眼去,根本不敢看他.

但景孟弦又怎麼會輕易讓她逃離,大手霸道的勾住她的下巴,迫使著她迎上自己火熱的幽眸,"告訴我,喜不喜歡!"

"唔——"

向南以一聲饜足的嬌/哼回答了他的問題.

右手嬌慵無力的掛在他的脖子上,水眸早已蒙上了一層迷離的霧氣,可憐巴巴的望著他,"慢……慢點……"

太快了!

她根本承受不來!

景孟弦喜歡這樣子的她,柔軟無力的模樣像只乖順的懶貓,如果平時的她也能像此刻這般乖順的窩在他懷里,多好!

他挑起她的下巴,一俯身,再次攫住了她微張的唇,強勢的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寸氣息……

而他挑/逗著她的手指,更是加快了速度……

"唔唔唔——"

四唇相交間,能清楚的聽到向南那含糊的哼/吟聲,而她的粉/臀更是不自禁的隨著景孟弦的節奏,而上下擺動著.

景孟弦滿意于她的反應,勾起嘴角,邪肆一笑,"你下面全濕了……"

向南臉一,伸腿就想要去踹他.

這種事,根本不需要他來提醒好不好?!

卻倏爾,景孟弦的手指,從向南的花/唇之間抽離出來,突來的空洞,讓向南忍不住有些失落.

雙/腿之間空蕩蕩的,讓她一時間有些難以適應.

卻不知,心里那份落寞已經明顯染在了眼底,讓景孟弦捕捉了個正著.

他低低笑起來,手指有意無意的順著她的水漬,不停地沿著她的花/xue口來回撫弄……

"你笑什麼?"

向南著臉,羞憤的問他.

面對他的挑/逗,她緊咬著牙根,不想讓自己再yin/穢的叫出聲來.

"笑你欲/求不滿!"

"我沒有!"

向南狡辯.

卻倏爾只覺腹處一涼……

他的大手一探,就輕而易舉的將她白色的底/褲褪了下去,性/感的掛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好不誘/人……

景孟弦的眼眸徹底深陷了下去.

下一瞬,一俯身,濕熱的唇舌,便利落的含住了向南浸濕的花/穴……

"啊——"

向南抑制不住的嬌喊出聲來,嬌身因敏感而不停地顫栗著,右手下意識的揪住被褥,隨著他的吸/吮,舔舐的動作,越收越緊……

"孟弦……"

向南羞怯的喚著他,"景孟弦……"

他濕熱的舌尖,就像火焰一般,所到之處,無不掀起層層敏感的炙熱,讓向南渾身激顫,潮迅速布滿全身.

他時而舔舐,時而含/吮,甚至于,更是惡劣的用舌尖,深深的去抵她敏感的穴/口,惹得向南渾身因亢/奮而痙/攣.

她如一灘爛泥般,無力的攤睡在床上,手揪著被子,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如蝶翼般的羽睫上,已經輕輕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她真的懷疑,自己快要被他玩昏厥過去,但,身上的男人顯然不打算就這麼輕易放過她.

還在向南喘息之際,倏爾就覺下身一緊……

"唔唔——"

他的手指,竟然又再次朝她攻進了過來!!

而且,這次還是兩根!!

"啊——"

向南氣喘連連的尖叫,一邊要忍受著他的含/吮,一邊還要抗拒著他的玩弄,向南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瘋了!

為什麼四年前,她就沒覺得這男人,是位技術工!

口技好,而手指更像傳中的'黃金指’!要命!!

"這……跟……你要我,有什麼區別?"

向南濕著眼眶,撅高著嘴,抗議他對自己的'惡劣’行徑.

景孟弦抬起了頭來,危險的逼近向南,"所以,你覺得兩根手指的進入,跟我的身體進/入你,是同一種感覺?"

那一刻,向南明顯在他的眼底看見了如獵豹一般禽/獸氣息.

向南知道,如果自己此刻點頭了一個'是’字,她定會被這只禽/獸撕得粉碎!

而身下,那瘋狂的抽/插,更是讓她迷離了雙眼,卻也讓她感覺嬌身……越來越空洞,只想要,更多,更多……

"嗯?"

景孟弦撅起她的下巴,視線投射進她癡醉的媚眼里,感覺到她眼底那份化不開的/欲,他滿意的勾了勾唇角,"回答我."

"不一樣……"

向南恍然搖頭.

整個人沉浸在他魅惑的深潭里,所有的思緒,仿佛都被他吸附了過去,大腦一時間處于當機狀態,只能任憑著身體的感覺而作答.

"有什麼不一樣?"

他不留余地的蠱/惑著向南.

向南眨眨眼,水霧模糊了她的眼球,她含含糊糊的回答著他的問話,"你在好像更舒服些……"

她的是大實話.

景孟弦彎著的嘴角,弧度更深.

亢/奮,明顯染在他的眼底……

對于向南的回答,他滿意得不得了!!

唇瓣貼近她的耳際,一勾舌,便將她敏/感的耳垂生生攫住,就聽得他喑啞的聲音在向南的耳際間響起,"就算只是手指,我也會讓你……欲/罷不能的!"

他邪肆的完,那根肇事的纖長手指,已開始在向南的身體內瘋狂抽/動……

"唔唔——"

向南渾身緊繃,越來越多的愛/液從身體內滲出來……

伴隨著他的節奏,向南嬌身顫抖得越發厲害……

"啊——"

向南亢/奮的尖叫,一張臉憋得通,五指攀住景孟弦的肩頭,力道深得幾乎快要嵌入他的皮膚中去……

這份快/感,好……好刺激!!

向南幾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晶瑩的熱淚,一滴滴,不停地從她的眼眶中湧出來……

倏爾,他重重的,幾個快速的沖刺……

伴隨著向南一聲完全抑制不住的,高亢尖叫聲,下身,一股熱流噴/潮而出,將她的雙/腿完全浸濕……

連帶著他整個手掌都濕了.

向南羞窘得恨不能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羞憤的眼淚一顆顆滾落下來,她躲進他的肩頭里,一張口,如若報複般的,狠狠地咬在了景孟弦的肩頭上.

都是他,故意讓她丟臉!!

啊……

真的要丟人死了!!

如果是兩個人還好,可偏偏,他還衣冠整潔,而她卻……

這副模樣,真的讓她羞得根本沒辦法見人了!!

向南干脆躲在他懷里,嚶嚶泣泣起來.

景孟弦探手將她摟緊在自己懷里,下巴抵住她的頭頂,笑著無奈的歎了口氣,"都讓你滿足了,居然還能哭成這樣,像我這樣的才更應該哭才是!"

他著,就抓著向南的右手,直接往自己的下腹處探了過去.

即使隔著厚厚的布料,向南也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繃緊的碩/大……

真的好大!!

只是摸著,向南就能想象到它那昂揚的壯觀模樣……

臉蛋兒一瞬間得更厲害了!

她羞得連忙收回了手去,而景孟弦則是一臉可憐巴巴的瞅著她,"真想讓我憋死?"

"……"

向南覺得自己臉蛋快要燒起來了.

她撅撅嘴,"你自己作的!"

"狠心!"

景孟弦一翻身躺在向南身邊,輕輕捏了捏她的下巴,抗議她.

而另一只手,卻早已捉著她的右手,往自己滾燙的褲頭里探了進去.

向南想縮回去的,被他霸道的扣住了手腕,"試試……"

"我……我不行的."

向南想退縮.

"一回生二回熟,多試幾次就行了."

他啞謎著嗓音,誘/哄著她.

見她似乎不太樂意,景孟弦有些失望,便松開了她的手去,"算了,逗你玩的."

他著,便要起身去,卻驀地被向南傾身給按了下來.

景孟弦墨染的眼眸緊縮了幾圈,嘴角一勾,"嗯?"

向南似鼓足了勇氣一般,輕咬牙根,漲著臉,"我努力試試吧……"

"當真?"

景孟弦的聲音,愈發沙啞,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向南.

大手,輕輕撫了撫她垂落下來的長發,拍了拍她的腦袋,鼓勵她,"別緊張,這些不過只是床/事上最為尋常的調/戲碼而已."

向南水眸汪汪,點頭,鼓起勇氣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昂揚,"我……會……盡力."

景孟弦捧住向南的腦袋,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個熱烈的深吻.

她的這份努力,讓他心潮澎湃.

至少,她不是抗拒的!

而感覺到向南扣住了自己的碩/大之後,景孟弦忍不住輕喘出聲來,而後,就任由著她在自己身上發揮,他只是時不時的替她掌控一下節奏.

【不求荷包,不求月票,不求鮮花,但求留區和諧,鏡子求放過!讓咱安安靜靜寫文吧!】

上篇:如果你真懷孕了,我娶你!     下篇:景孟弦的發現——尹向南,你該不會真的懷孕了吧?(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