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景爸尹媽的育兒經——你兒子要把他媽嫁給我!  
   
景爸尹媽的育兒經——你兒子要把他媽嫁給我!

"景醫生,你朋友昨天晚上就同戴醫生一起辦了出院手續了!她沒事先告訴你的嗎?"

景孟弦目光一緊,清俊的五官微寒,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

完,他轉身離開.

重症監護室外是尹若水在看守著,因為秦蘭剛做完手術,身體的抵抗力非常薄弱,所以除了醫務人員其他任何人都不允許入內.

"景醫生!"

一見身穿白大褂的景孟弦走來,尹若水眼眸一亮,急忙起了身來就朝他迎了過去.

"景醫生,昨兒我媽的事還沒來得及謝謝你呢!昨天我在手術室外等了你好久,可是都沒見你出來,後來聽云醫生你從手術室的員工通道先走了."

到昨兒的事,尹若水的眼眸里難掩些分的遺憾.

"要不,我請你吃飯吧!"

她壯著膽子邀請著,那雙晶亮的水眸里閃著期待的光芒.

景孟弦偏頭,微凝住她那張清秀的面頰,他發現,其實尹若水跟她姐姐是有幾處相似的,例如這雙閃亮的大眼眸.

"不了,最近比較忙."他掀了掀唇,疏離的拒絕了尹若水的邀請.

末了,又問一句,"你姐呢?她不用來陪著你母親?"

"我姐去陪我侄子去了."尹若水笑笑,又道,"對了,景醫生不知道我姐還有個三歲大的兒子吧?長得可好看了!"

景孟弦淡淡的掀了掀嘴角,"我對她的這些事,不感興趣."

完,他推開門,兀自進了重症室的緩沖廳換無菌服,尹若水則踮著腳在外頭緊張的看著.

景孟弦從重症室里再出來,已經是一刻鍾之後的事了.

"景醫生,我媽的況怎麼樣了?"

尹若水急忙迎了上來,問他.

"初期看來還算不錯."

景孟弦將無菌服脫下來,扔進旁邊的醫療回收桶里,看向身旁似有些疲憊的尹若水,頓了頓,才忍不住道,"其實你們家屬不用每天陪在這,這重症室你們也進不去,平日里醫生和護士都二十四時看著,你也無需太擔心."

聽聞景孟弦叮囑自己的話,尹若水心里就像喝了暖暖的蜜汁一般,甜甜的,融在心里,連血液里仿佛都是蜜糖的味道,化都化不開來.

嘴角漾開一抹濃的笑,有些羞澀道,"景醫生,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沒關系,我守在這里會比較安心一點."

"嗯."

景孟弦沒再多什麼,只淡淡的沉吟了一句,俊逸的面龐上亦沒有多余的表,沖她疏離的點點頭,便邁步離開.

尹若水看著他離開的挺拔身影,臉上的笑意更深,一顆心還在'撲騰撲騰’跳個不停.

剛剛她真的沒有會錯意吧?景醫生是在關心她的吧!!

太好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景孟弦竟然就那麼猝不及防的出現在了陽陽的病房里.

他穿著一席銀灰色的亞曼尼西服款風衣,單手懶懶的插在風衣口袋里,迎著寒風,淡然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將手里那好大一盒玩具隨手擱在一旁的桌上,優雅從容的褪了手上的黑色皮手套,凝目望著錯愕中的向南.

"你……你怎麼來了?"

向南瞠目看著他,愣是好久沒緩回神來.

景孟弦挑挑眉,沒答話,看一眼床上睡得正酣的陽陽,清冷的目光不自禁的柔和了些分.

向南輕步走近他,壓低聲音同他道,"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下班了嗎?"

景孟弦將目光挪向她那張清秀的面龐上,那些腫倒消退了不少,他淡淡的掀了掀唇,"剛忙完,來看看他."

"來就來,干嘛還帶禮物來啊!你這樣當真會把他寵壞的!上次送他的那些玩具,他還沒玩夠呢."

景孟弦凝目看著她,沒作聲.

"你等等啊,我去給你倒杯水."

向南著,轉身就要去給他倒茶.

"不用了!"

景孟弦一把伸手扯過了向南,霸道的掰正她的身體,讓她面對著自己,"誰允許你私自出院的?"

向南一愣,眸光閃爍了一下.

難道他今兒來就是專程為了詢問她這個事的嗎?

向南緊咬下唇,自知理虧,"不好意思啊,沒事先告訴你."

"所以,甯願讓你前夫去接你!"

景孟弦扣著向南的手臂,不自覺收緊了力道.

向南眉頭微微擰緊,手在他的大手里吃疼的掙紮了一下,"不是,我是猜到你不會讓我出院,所以我才自作主張的!我手臂受了傷,亦楓只是來幫我拿東西而已!"

向南努力的同他解釋著.

景孟弦眸光微閃,扣著她的力道稍稍放松了些,但那張迷人的面龐依舊緊繃著,臉色特別難看,"知道我不允許,所以故意跟我對著干,是吧?"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向南無辜的撇撇嘴.

景孟弦冷哼了一聲,看了看她那只還掛在胸前的左手,劍眉蹙得很深,"自己都快成廢人了,還怎麼照顧別人?有沒有及時換藥?"

"嗯,亦楓早上過來已經幫我換過了."向南隨口一答.

景孟弦眼潭微冷,一張臉迅速陰沉了下來,忍不住譏誚道,"他戴亦楓什麼時候成了骨科醫生了?"

向南察覺到了他的不愉快,眼珠微轉,好笑的睨著他,"景醫生,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話很容易讓人誤會成是你在吃醋."

她把他昨兒過的話還給他.

景孟弦眸光微閃,落在向南清秀的臉頰上,看緊她,"我就是吃醋了,又怎麼樣呢?"

"……"

向南顯然沒料到這家伙竟然會就這麼給大方的承認了,一下子把她給噎得不知該什麼好.

臉蛋一,眸光微閃,直接不敢再去看他,只尷尬的把額前的碎發撥至腦後,"景醫生別開這種玩笑了."

景孟弦淡漠的勾了勾嘴角,輕諷道,"既然都知道我在開玩笑,你還臉什麼?"

"……"

向南捧著臉,有些窘迫.

她有臉嗎?她只是臉上的腫未消而已!

向南還來不及回他的話,卻只覺腰間一緊,景孟弦的猿臂便已然落在了她的腰間之上,將她撈住,霸道的往他懷里一帶.

向南臉蛋陡然一,慌亂的去瞄床上熟睡中的兒子,右手推擠著他的胸口,"你干什麼?!別亂來啊,我兒子都看著呢!"

"你知不知道你兒子跟我過什麼?"

景孟弦自是不肯放手,反而還加緊了力道,讓她整個人都貼在自己胸口里,動彈不得.

熱氣拂在向南的鼻息間,那是一種獨屬于他的男性陽剛之氣,性/感而又迷人,教向南登時就亂了心神.

"……什麼?"

她眨眨眼,喘了口氣,問他.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他要把他媽嫁給我!"

"啊?"

向南一瞪眼,偏頭看一眼床上正睡得在不停流哈喇子的可愛,笑罵一聲,"混蛋,老媽都賣!"

向南嘴上雖是罵著的,但看著自己兒子的那雙眼睛里流露出來的全是掩飾不掉的疼愛.

景孟弦掰過向南的臉蛋,輕嗤道,"你以為你兒子想把他老媽賣給我,我就接了?這世上有這麼美的事?"

嘿!他還蹬鼻子上臉了!

"喂!景醫生,在你考慮接受不接受之前,還有一個先決條件的好不好?"

向南驕傲的聳聳鼻,"只有我願意了,你才有資格考慮接受不接受的,好嗎?我現在不樂意!所以,你現在連考慮的機會都沒有,就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對于向南的話,景孟弦卻不怒反笑,霸道的勾起她驕傲的下巴,而後一低頭,就懲罰似的在她的下巴上緊咬了一口.

"喂喂喂!你干什麼!干什麼!疼死了!!"

向南壓低聲音叫著,"你瘋啦!我兒子還在呢!!被他看見了怎麼辦?"

"媽咪,我什麼都沒看見,我在睡覺!呼呼——"

忽而,床上傳來家伙軟綿綿的聲音,就見他努力的閉著雙眼,一張可愛的臉蛋揪成了一團,鼻子哼哼著,假裝打呼嚕.

向南哭笑不得,羞憤的瞪了一眼身前罪魁禍首的男人,忙著臉推開他,就往陽陽的床頭走去,"寶貝,是不是媽咪把你鬧醒了?"

家伙見裝睡失敗,只好試探性的睜開了那雙漂亮的大眼兒來.

他有些抱歉的看著床尾的景孟弦.

景孟弦忍不住失笑,走上前來,在陽陽的床邊坐了下來,目光柔暖的看著他,"最近有沒有乖乖吃飯,睡覺."

他一邊著,大掌一邊探了探家伙的額頭,又輕輕掰開他的眼簾認真的檢查了一番.

果然是醫生,這都不忘替陽陽檢查.

不過,向南喜歡這樣的他,做什麼永遠都是不動聲色,關心人也同樣不露痕跡.

"陽陽有大口大口吃飯,等長結實了,就可以照顧媽咪了!"

向南欣慰一笑,心里有難免有些傷感.

陽陽因為病魔的折磨,所以身體比一般孩子要清瘦許多,瘦瘦的身子讓人看著都覺心疼.

"尹向南."

突然,景孟弦仰頭喊向南.

"嗯?"

向南低頭狐疑的看他.

"帶陽陽出去玩一天吧!"他忽而提議.

"啊?"

向南愕然.

陽陽則一聽這話,就突然坐起了身來,滿臉期待的看著景孟弦.

烏溜溜的大眼里寫滿著雀躍,一瞬間,他仿佛就見到了外面那五彩斑斕的世界……

那里有陽光,有笑聲,有大草坪,有游樂場,還有好多好多可愛漂亮的朋友,他拉著他們的手兒,圍成一圈圈,和朋友們一起笑著,跳著,歡快的唱著好多好聽的兒歌.

"帶陽陽出去玩玩."

景孟弦再重複一句.

向南有些為難的看著他,又看一眼滿臉期待的陽陽,她咬咬唇,壓低聲音同景孟弦道,"你是醫生,你該知道陽陽最好不要出去啊……"

她有些急了.

看著自己兒子那期待的眼神,她根本不忍心讓他失望,可是,出去玩……

依陽陽現在的身體,堪比剛出生的嬰兒還脆弱,稍微不注意,感染了細菌,那陽陽可能真的就……

她根本不敢帶著他出去犯這個險!

可是,陽陽在醫院里已經住了將近一年,卻從未見過外面的世界,光想來,向南也覺得太殘忍.

一時之間,她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一味的緊咬下唇,沒了主意.

"別一犯難,就為難自己."

不知什麼時候,景孟弦起了身來,站定在她的面前,伸手,抵開她緊咬的唇瓣.

向南一愣,對于他這突如其來的溫柔,有些恍然,臉蛋兒微,看一眼床上正像好奇寶寶一般瞪著他們的兒子,她的臉一下子更了.

"相信我,我是醫生!帶陽陽出去玩一天,也好過這每天住在醫院里吃十天的藥!環境是可以影響一個人的,熱的環境會給人的生命帶來另外一份你所想不到的希望,而藥物,不過只是在維持著他的身體能量而已!雖然這種熱不能治愈他的病,但你要相信一個人心中的那份希望是一份多大的能量!那份能量足以緩解病,延續生命……"

向南不得不承認,他被景孟弦的這番話動了.

但也不得不,他的話,確實句句在理.

一個人如果每天活在像醫院這種悲哀的環境里,那麼那個人自然會比活在萬千世界里的人要消極許多,對生命的態度,更是如此!

"明天吧!明天周末,我陪你們一起去."

景孟弦又在家伙的床邊坐了下來,寵溺的捏了捏他可愛的鼻頭.

向南一愣,"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不去,你一個人行嗎?"

景孟弦淡淡的瞥了她斷了的手臂一眼,"我作為一名醫生同行,你也會放心點."

這倒是!

向南笑開,"景醫生,謝謝你."

"媽咪,媽咪,我們要去哪?"

家伙興奮的問著向南.

景孟弦摸了摸他的腦袋,"去約會."

向南囧.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抗議道,"你別亂教我兒子,他還,什麼都不懂,教壞了你負責啊!"

"怎麼負責?"

景孟弦居然打蛇順杆往上爬,直接問她道,"負責娶他老媽?"

"……"

向南哼哼鼻,"你想得美!"

完,轉身,就去飲水機旁給自己倒水去了.

喝水的時候,嘴角分明還漾著一絲淺淺的笑意.

景孟弦要走的時候,向南去送他.

"明天想去哪玩?"

兩個人肩並肩往外走,景孟弦問向南.

向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人多的地方,又不太敢讓他去,而且現在天氣又這麼冷,我還擔心凍著了他."

景孟弦腳下的步子頓了下來,蹙眉,凝著她,一本正經道,"尹向南,你兒子沒你想得那麼脆弱."

"可他一點也不強壯,不是嗎?"向南.

景孟弦挑挑眉,"不定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強壯很多!雖然他是生病了,可你也別把他當溫室里的花朵養著,你這樣不過只是剝奪了他作為正常人應有的生活態度!你在用你的行為告訴他,他和其他所有正常的孩子不一樣!這感覺就好像是你每天在他耳邊提醒他,他是一個病人,而且是一個非常脆弱,脆弱到仿佛隨時都可能會離開的病人!這樣對孩子的病沒有幫助的."

他永遠都忘不掉那個趴在魚缸邊上問他哪條魚兒能活得過他的陽陽.

景孟弦這番話,讓向南登時就了眼.

"我不想給他這種感覺的,可是……我能怎麼辦?我是孩子的媽媽,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他盡可能的留在自己身邊的時間長一些!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任何挑戰,任何失去他的事我都不敢做,為了他我願意舍棄我所有的一切,我只是……只是單純的想把他留下來,時間再長一點,再長一點……哪怕只是一分鍾,一秒鍾都好!!"

向南完,已然泣不成聲.

眼淚從眼眶中一滴滴滾落而出.

景孟弦一伸手,心疼的將她攬進自己懷里來,"對不起,我無意責備你!"

向南搖頭,嗚咽道,"我知道,我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得對,是我太敏感,太心,反而讓陽陽沒了希望,我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景孟弦將她摟在懷里更緊一些,低唇,在她的耳垂邊上吻了吻,"明天我們去雪園里看看吧!現在那里的雪景美得不得了!陽陽會喜歡的."

"好……"

向南埋在他懷里點頭,"謝謝你."

第一次,向南覺得,他們好像一家人……

也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家里,一個男人,一個父親的教育和意見有多重要!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陽陽可以在他這樣一雙溫暖結實的臂膀里長大!

可是,這樣的未來,根本就是向南敢都不敢去深想的.

【明天一家人出去玩兒,真心兒有大事發生了!!認子神馬的馬上就來鳥!!一下認倆的節奏有木有!期待下.】

上篇:解除婚約——我用孩子爸爸的身份給你道歉     下篇:幸福一家三口——雪中浪漫表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