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幸福一家三口——雪中浪漫表白(1)  
   
幸福一家三口——雪中浪漫表白(1)

雪園——

家伙是真的第一次見到這麼美的雪景……

"哇……好漂亮!景叔叔,這里真的是超漂亮的!"

景孟弦將陽陽扛在他寬厚的肩膀上坐在,單臂舉起來,將的他緊緊地抱著,一步一步往雪園最深處走去.

向南一個一步腳印的跟在兩個男人的身後.

她一抬眼就能見到景孟弦那道偉岸如山的背影.

都父親的背影像一座大山,而孩子便是這座大山里的清泉,淌淌的流著,滋潤著大山的心田.

眼前,家伙低著腦袋,湊近爸爸的頭頂,與他細聲咬著耳朵,兩個人似在著什麼悄悄話.

然後就聽得家伙'咯咯’的笑聲,從不遠的前方傳了過來.

一瞬間,向南的眼眶就濕了.

父子,是不是大抵就是這樣了?

向南怔怔的站在原地,有些貪戀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時間就這麼靜止下來,而這溫馨的一幕就會成為永.

"媽咪,你怎麼不走了呢!"

突然,前頭的奶包轉了腦袋過來,喊向南.

景孟弦也側了身過來,深意的看著身後那個站在皚皚白雪中,眼淚肆意的尹向南.

向南忙擦了一把眼淚,揚起笑,就朝他們奔了過去,"來啦!"

才一走至景孟弦的側身,突而就覺腰間一燙,景孟弦的手臂緊緊地扶住了她的腰肢.

向南抬頭看他,輕輕拍了拍腰肢上的手臂,"喂……"

"安分點!"

景孟弦的語氣里,霸道意味很足.

向南撇撇嘴,也就只能乖乖任由著他攬著往前走了,卻聽得他沉聲問她,"剛剛為什麼哭?"

向南愣了愣,才回答,"頭一次見陽陽這麼開心,我很激動,謝謝你."

向南抬頭真誠的同他致謝.

景孟弦沉默,不做聲了,只是摟著向南腰肢的那條胳膊,愈發收緊了力道.

肩上家伙看著他們,笑得更燦爛了.

金色的晨曦透過樹林斑駁的映射出來,落在緊緊相貼的一家人之上,如同給他們鍍上了一層暖暖的金輝……

清新的梅花香,在這幽靜的樹林里浪漫的散開,沁人心脾,美得甘甜.

……………………………………

滑冰場里——

向南張開獨臂,踩著冰鞋,踏著風,迎著飄滿梅花香的寒風,旋轉著美妙的身姿,在雪白的冰場里盡飛舞著……

清新的笑臉,純粹得像剛入人間的仙子,銀鈴般悅耳的笑聲如同一曲天籟之音,縈繞在整個滑冰場里,蕩漾在景孟弦的心池中.

曼妙的嬌身如風一般,一次又一次掠過他身邊,席卷著梅花浪漫的幽香,掠過景孟弦的鼻息間,迷離了他的心魂.

他不自禁的伸手,截住了飛舞而來的向南.

腰肢倏爾被他一扣,向南笑著眨眨眼,露出一排潔白的貝齒,"干嘛?你想跟我一起來玩嗎?"

她嘴角那純粹的笑容,天真爛漫,那雙彎起的如月牙兒的眼眸,明亮如璀璨繁星,教人單單只是看著,便心潮澎湃.

景孟弦炙熱的眸光盯緊她,輕喘了口氣,胸膛微起伏著,"你在勾/引我?

"啊?"

向南一愣.

漂亮的水眸忽閃忽閃著,而後回神過來,著臉,瞪他,又看一眼正在景孟弦腳邊專心舔著棉花糖的東西,她害羞的推了推景孟弦的胸膛,"快放開我."

景孟弦卻強勢的將她更緊的往懷里一帶,另一只手攫住向南的下巴,霸道的抬高,下一瞬,不由分的就強吻了下去.

"唔唔——"

向南沒料到這家伙竟然會在這種人多的場合里親吻自己.

何況,兒子還在呢!!

向南在他懷里推擠著,卻始終無濟于事.

甚至于,能感覺到他濕熱的舌尖,正在努力的想要撬開她的唇.

動作里,滿滿都是粗魯的霸占.

向南又羞又氣,自然是不敢讓他侵占.

雖然接吻不是什麼壞事,可是,寶貝還,被他看到,萬一讓他身心不健康了怎麼辦?

景孟弦顯然非常不滿向南的抗拒,他微微從向南的唇瓣前挪開了些分,蹙眉,命令道,"把嘴張開!"

"陽陽在!唔唔——"

混蛋!!

向南的話還未來的及完,唇才一張開,竟然就被這個喪心病狂的家伙給再次狠狠地吻住.

大手直接扣住她的臉頰,讓她張開的唇瓣不能輕易闔上,而直到他的舌尖順利入侵之後,他方才松開了她的頰腮,轉變為溫柔的捧撫.

而另一只大手,則牽著腳邊上陽陽的手兒,唯恐他會亂跑,又或者摔跤跌倒.

兩個,他都不願意放手,也不想放!!

腳邊的陽陽一張紛嫩可愛的臉蛋兒幾乎都快要埋進那粉色的棉花糖里去了,他好滿足的添了一口……

超甜的!!

然後,他揚起腦袋,看著頭頂深吻纏綿中的爸爸媽媽……

金色淺薄的陽光下,開始漫天飛舞著白如紗幔的雪花,清幽的梅香彌漫在清新的空氣里,好浪漫……

而他們,在陽光的雪景里,仿佛吻了一個世紀之久……

陽光從他們緊緊相貼的迷人五官中透射過來,兩張幸福的面龐融在金色的光暈里,暖暖的旖旎頓時泄漏了整個滑雪場……

腳邊,家伙幸福的一口一口舔著手里粉粉的棉花糖,超甜,超超甜!!

"哇塞,看那一家三口,超幸福啦!!"

滑雪場里,時不時的傳來周遭游客們的議論聲.

"真的!天,這一幕太唯美了!太幸福了!我要拍下來,拍下來……"

男人單手緊摟懷里女人的細腰,另一只手則緊緊地牽著腳邊的孩子……

三個人,就那麼忘我的,幸福著!!

"這才真的是個完美好男人啊!!"游客拿著脖子上的單反相機,邊拍邊激動的感歎著.

"他們三都太美了!我以為只在法國才能見到這麼浪漫的愛……"

曲語悉震驚的望著滑雪場里那浪漫的一幕,聽著周遭盛贊的議論聲,她垂落在雙側的手越握越緊,剛還溫柔的眼潭里迸射出一抹陰沉的寒光……

目光,落在景孟弦腳邊上那個男孩身上,寒光越來越森冷,凜冽!

"語悉,走了!走了!不看了,別人的幸福啊,咱們只會越看越嫉妒!我們去那邊玩雪橇了!"

朋友拍了拍發怔中的曲語悉,見她還在專注的看著別人的幸福,忍不住提醒她.

曲語悉忙收了視線,牽強的扯出一抹笑來,"你們先去玩,我打個電/話就來,對了,剛剛你是不是把這一對侶的照片拍下來了?回去記得發給我,我也喜歡."

"好!那你趕緊來!照片回去發你."朋友揚揚手,笑著離開.

曲語悉將視線回落至滑雪場里那久久不分開的一雙人兒身上,嘴角掀起一抹冷凝而決絕的笑意.

景孟弦,尹向南!!你們以為沒有我,你們就能順利在一起了嗎?休想!!

她轉身,踏著深雪,往山上露天滑雪場走去.

一邊走,一邊撥通了尹若水的電/話.

"若水,是我."

"嗯,干嘛,找我有事啊?"

"你在干嘛呢!"曲語悉裝做沒事兒一般,輕松的問著尹若水.

"我當然是在陪著我媽了,你打電/話給我,有事啊?"

"你媽不是在重症室里嗎?"

"對啊!我就在外面看著."

"你可真孝順!你知道我剛剛見到了誰嗎?"

曲語悉故意同尹若水賣著關子.

"誰啊?"尹若水好奇的問她.

"我見到你姐了,而且,她手里還牽著個孩子,那孩子長得跟她可像了,是她兒子吧?她跟亦楓的孩子嗎?"

曲語悉試探性的問著尹若水.

尹若水頓了一下,隔了一會兒才,"行了,既然你都看見了,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這孩子不是亦楓哥的,至于孩子爸爸到底是誰,我們也不清楚.其實我姐不希望我把她有孩子的事兒給你起.喂,你可不許去跟她是我告訴你的,這可是你自己看見的!我可不想聽她嘮叨."

"當然,我怎麼可能會去,這事兒也不關我什麼事,我就好奇一問而已."

曲語悉雖是笑著著的,但那雙一貫溫柔的眼眸,此刻卻寒如冰棱.

握著手機的手,更是蒼白得有些可怕.

原來,他們之間還有個這麼大的兒子!!

溫純煙知不知道這個孫子的存在?如果知道的話,會怎樣?會大發慈悲讓尹向南踏入景家嗎?

起初她預備把剛剛那些照片發給溫純煙的,但現在看來,發給她不定只是促成了這段該死的姻緣罷了!

曲語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打電/話給我就為了這事兒啊?"

"當然不是."曲語悉笑起來,"我現在在雪園里和一群朋友在這邊玩,今天的雪景很美,金色的陽光里飄著浪漫的雪花……"

曲語悉回頭,看著漸遠的滑雪場里那一雙幸福得令人發指的侶,清冷的眸子不自覺有些微濕,就聽得她繼續,"你也來玩吧!來陪陪我!陪我一起來欣賞這里的浪漫,相信我,你一定會震驚的……"

尹若水走到窗邊,看著窗外蕭條的雪景,笑問道,"真的有那麼美嗎?從我這里只能看到醫院里的消沉和落寞,沒有你的那些浪漫."

"來吧!難得周末,而且阿姨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你每天沒日沒夜的陪著,也該放松一下自己了!你相信我,來一趟這里,你絕對不虛此行的."

尹若水莞爾一笑,"我好像真的被你動了."

"那我們就這麼定了."曲語悉嘴角的笑意漫開.

"嗯,那我稍微晚點過來,先跟護士交代一下況,不然我不放心."

"好的,沒問題,那我等你!快點哦!"

曲語悉掛了電/話,又回頭看一眼滑雪場里的尹向南和景孟弦,嘴角揚起一抹深意的笑……

而後,折回頭,往高山踏雪而去.

幸福的滑雪場里……

"啊——"

向南被景孟弦甩手拋出去,整個人沐浴在陽光著,迎著風,仿佛是要往那幸福的天堂中撲過來.

這刺激的速度,讓她忍不住尖叫.

眼見著她的身子快要砸向滑雪場的邊沿,卻突然,身子被一雙結實的猿臂攔腰截住,整個人墜進一堵結實的胸膛里去.

一抬頭,就見到了景孟弦那張噙著笑意的迷人面龐.

他牽起她的手,抱著她,以最優雅的姿態,在滑雪場里旋轉了幾個身……

向南仰頭,癡癡然的看著眼前貴氣,而又魅得足以顛倒眾生的男人.

她彎著眉眼笑起來,"今天不該是陽陽的主角嗎?為什麼到最後玩得最歡的卻是我們呢?"

"因為他有更好的玩伴了,他不需要我們領著他."

景孟弦優雅的著,又抱起向南轉了一個圈.

一眨眼,向南就見陽陽踏著的冰鞋,正和一群可愛的朋友們在滑雪場的正中間歡快的滑行著,他們笑著,鬧著,抱做一團,好不快樂,即使朋友都摔作了一團,但他們也依舊笑得像無邪的天使,而後堅強的相互攙扶著從冰地上爬起來,繼續玩……

看著陽陽那勝過陽光的燦爛笑容,向南的眼角禁不住有些潮濕.

"孩子的天真世界,是再多的愛也沒辦法替代和彌補的."

景孟弦看著向南道.

向南眨眨眼,羽睫有些濕潤,"我這個媽媽是不是很失職,這麼多年了,陽陽一個朋友都沒有!而我,卻總是自私的把他關在醫院里……"

"這是每一個做母親的天職."景孟弦捧起她的臉蛋,望著她眼角晶瑩的淚水,心疼的感歎道,"任何一個做母親的都害怕自己的兒子趕在自己前面離開這個世界,所以總會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著醫院,任何一點危險的事都不敢讓自己的孩子去嘗試,她們恨不得能把孩子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恨不得替他們擋去所有的風霜,更恨不得去替他們承擔這份病魔所帶來的痛苦,所以母親會變得格外心翼翼,這不是母親的失職,這是母親偉大的母愛本性!因為有了這樣柔軟如海的母愛,所以才誕生了深沉如山的父愛!"

深沉如山的父愛……

向南心一痛,眼眶里更多了份濕潤.

原來,一個家庭的美滿,對孩子的成長如此重要!!

她著眼,吸了吸鼻子,感恩于他的撫慰,"原來你不僅是個好醫生,將來還會是個好爸爸!"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腦袋,"我只是希望我能夠演繹好我人生中的每一個角色."

向南抬起右手,握了握他寬厚的手掌,心底無限感動,"謝謝你給我的安慰,也謝謝你給我如此好的建議,我也會學著你,努力的演繹好人生中的每一個角色,尤其是媽媽這個偉大的角色!"

景孟弦低眸看緊她泛的水眸,雙手捧起她還掛著淚痕的臉蛋,眼神閃爍了一下,沉聲問她,"只是媽媽這一個身份嗎?"

分明是平靜的語氣,向南卻清晰的從里面聽到了一份期待的愫.

他目光灼灼的鎖住她,胸膛微微起伏著,耐心的等待著向南的回答.

向南羽睫輕扇,微喘了口氣,恍然的看著他,卻終究緘默著不語.

景孟弦歎了口氣,不想逼著她,只好作罷.

他總覺得,懷里的她,其實總在有意無意的逃避著對他的心意.

為什麼?他不明白!

他捧過向南的頭,將她埋進自己的胸膛里,讓她在離他心髒最近的地方,清楚的聽到自己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或許她不知道,這里,從來只為她而凌亂過跳動的節奏!

猿臂抱著她,越來越緊!

"你在怕什麼?"

景孟弦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她.

向南一愣,仰頭,眨眨眼,不解的看著面前這張迷人的俊臉.

而他,也低頭看著她.

他捧高她迷糊的臉蛋,俊臉湊近她,深深的凝望著她的雙眼,認真的問她道,"你感覺不到我對你的心意嗎?"

向南眉眼一顫,眼底掠過一抹閃爍,她逃避著想要從他的大手里出來,慌得就不敢再去看他.

"尹向南!!"

景孟弦叫住了她.

聲音冷沉,似有些怒意.

是怒意,倒不如是無力,對她的無可奈何!

"告訴我,你在躲什麼?我真的有那麼可怕嗎?我是毒蛇猛獸?為什麼你每次感覺到我的真心的時候你想到的就是一味的躲避,你為什麼就不敢直面我的心,直面你自己的心!!"

"我……我聽不懂你在什麼……"

向南想要從他的懷里退開來,潮濕的眼眶,淚水越積越多.

但景孟弦哪里肯放手,捧著她臉蛋的手,越發用力.

雙眸凝住向南,滿滿都是無奈,"願意為我往前走一步嗎?"

他的話,一問出來,向南的眼淚就跟著抑制不住的湧了出來.

那一刻,她想到了好多好多……

想到那些年里的那些日子,她那樣猖狂的硬闖進他的世界里,沖他無畏無懼的呐喊著,'景孟弦,沒關系,哪怕你一步都不想走也沒關系,我會為你走完這整整一百步的!’

可結果,她走了九十九步,最後一步,他還是為她邁了出來!

"原來要走一百步路,這麼堅難……"

景孟弦感歎一句,眼潭微,捧住她倉皇的臉蛋,繼續,"當我可以感覺到你的真心時,你就往後退一步,我想前進,可是原諒我曾經被你這條毒蛇狠狠地咬傷過,我也會害怕,也想過要退縮,可是你這條毒蛇的毒就像可怕的罌粟,劇毒,卻讓人瘋狂上癮,明知會受傷,可還是忍不住一頭往里栽了進去!!"

上篇:景爸尹媽的育兒經——你兒子要把他媽嫁給我!     下篇:我愛你——雪中浪漫表白(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