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愛你——雪中浪漫表白(2)  
   
我愛你——雪中浪漫表白(2)

景孟弦感歎一句,眼潭微,捧住她倉皇的臉蛋,繼續,"當我可以感覺到你的真心時,你就往後退一步,我想前進,可是原諒我曾經被你這條毒蛇狠狠地咬傷過,我也會害怕,也想過要退縮,可是你這條毒蛇的毒就像可怕的罌粟,劇毒,卻讓人瘋狂上癮,明知會受傷,可還是忍不住一頭往里栽了進去!!"

景孟弦一口氣了很多,喘了口氣,著眼看著她,"尹向南,我這麼多,你聽懂了嗎?知道我在什麼嗎?"

向南輕喘著氣,眨眼,又眨眨眼.

胸口悶得讓她完全喘不過氣來,卻聽得景孟弦那如低沉的提琴般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間輕呵出來,"尹向南,我在……我愛你,你聽懂了嗎?"

他這句話的話,已然收緊了手臂的力道,讓她,更緊的埋進他的懷里,再深一點,再深一點……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直接把她嵌進身體里,融入骨血中……

這樣,她就再也無處可逃,無處可躲了!!

尹向南,我在我愛你啊!你有沒有聽懂,有沒有感覺到?

景孟弦的下巴緊緊地抵住她的頭頂,閉上眼,將泛的眼眶掩上,用心感受著懷里這份柔軟的存在.

向南哭得泣不成聲.

感根本無法得到控制,她整個撲在他懷里,失聲抽噎著,幾乎快要背過氣去.

這三個字,其實她多想聽到,卻又多害怕聽到……

它太沉重太沉重了!!她擔心他們背負不起!!

"為什麼要愛上我?"

突然,向南著眼,不受控制的沖他怒喊,"為什麼要愛上我!!景孟弦,不要愛我!愛上我,不會幸福的!我們不會幸福的……"

她伸手去推開他,眼淚如大雨般傾瀉而下,"你的愛不該屬于我,不該給我這種人的!!"

景孟弦被她推嚷著,猩的眼底,血絲越來越多,他伸手抓過她纖瘦的肩膀,忍無可忍的沖她怒吼,"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屬于你?!!尹向南,給我一個理由!給我一個不能愛你的理由!!"

向南抹淚,哽咽的大聲回他,"我是毒蛇,就像你的那樣,景孟弦,我是一條毒蛇!你不要靠近我,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愛和幸福!我給不了!你知道嗎?"

向南拼命的去推他.

景孟弦霸道的伸手就扣住了她的下巴,指間的力道很重很重,就像一把冰冷有力的鉗子一般,讓向南的臉蛋頓時就動彈不得了.

"尹向南,既然給不了,你為什麼還要愛上我?"

景孟弦低沉著嗓音沖她大吼,猩的眸底有怒火在跳躍.

"我不愛你!!我早在四年前就不愛你了,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嗎?"

向南赤著眼,回他.

景孟弦眼潭劇縮了幾圈,扣住她的下巴越發使力,能清楚的看見她的肌膚在他的手指間越漸泛,他將向南的身子猛地往後一靠,一把就將她重重的壓在了身後冰冷的牆壁上.

他壓著喉嚨,毫不留的直接戳破她,"不愛我,會在我差點感染艾滋的時候,奮不顧身的靠近我,陪著我?不愛我,會在我結婚前一天,躲在房間里抽煙?不愛我,會在我差點死在前線的時候哭得不自已?尹向南,你捫心自問,你真的不愛我嗎?"

景孟弦冷笑,眼底決絕的沒有一分溫度,"你敢用我的生命來起誓嗎?"

向南抬起水眸,不解的瞪著他.

"尹向南,你對天起誓,如果你此時此刻是愛我的,我出門就被車撞死,被雷劈死!!只要你敢這句話,我就立刻放你離開!可是,你敢嗎?!"

景孟弦涼薄的嘴角凝著冷騭的笑.

"瘋子!!"

向南著眼,嘶聲大罵.

沒有人知道,這個男人一狠起來,幾乎能狠到骨子里去.

只有向南,向南清楚他,他雖然表面上溫潤,謙和,可是,那是因為你們沒有惹到他,沒有拔到老虎的牙齒.

他是野獸,一旦把他的野性肆放出來,你會發現,他擁有著你從未見過的狠決,冷厲……

景孟弦攫住她的下巴,冷酷一笑,詰問她,"尹向南,你敢嗎?"

"為什麼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向南著眼,慍怒的去抓他的手,"我不會跟你玩這麼無聊的游戲!!"

景孟弦毫不留的戳穿她,"那是因為你不敢!!"

他急喘了口氣,下一瞬,一俯身,低頭,就狠狠地咬住了向南的唇瓣.

這一記粗暴而又狂熱的吻.

他幾乎是撕咬著的吻著向南的,向南抵死掙紮,弄得滿頭大汗,氣喘連連的,卻還怎麼都沒辦法從他的懷里逃脫出來,甚至于只能任由著他往瘋狂里深吻,占有.

他就像一只被惹急了的獵豹,大手一把用力托起向南的臀部,將她抵在牆壁上,瘋狂而肆意的啃咬著她的唇瓣,大掌捧住她柔軟的翹/臀,使力捏著,仿佛是在懲罰著她的逃避和不老實一般!

"尹向南,既然不敢,那麼從此以後你就貼上了我景孟弦的標簽!!再想逃,門兒都沒有!!"

他霸道的話里,分明還隱著亢奮和喜悅!

"以後我在哪里,你就必須在哪里!!"

他的吻,再次朝向南霸道的傾襲而去,動作雖還是剛剛那般強勢,卻明顯較于方才要溫柔了許多,許多.

他極致深的吻著她,厮磨著她的唇,用濕熱的舌尖,心翼翼的描繪著她香甜的檀口,極其用心的品嘗著她的味道.

向南的眼淚肆意的往外流,右手抗議的拍打著他的胸膛,"景孟弦,你是只霸道的豹子!!我討厭你,討厭你!!"

"誰要做你的女人!誰要愛你!!唔唔唔————"

向南含糊的喊著,被景孟弦吻得心猿意馬,卻還在撒嬌般的抗議他的粗魯和霸道.

但越是如此,景孟弦就越發吻得帶勁,吻得瘋狂,他喜歡這樣嬌蠻的尹向南,喜歡得要命!!

"不想做也來不及了,不想愛也晚了!!"

景孟弦欣喜若狂的把這一記吻,再加深,加重!!

即使兩個人吻得氣喘連連了,卻始終還舍不得放開,而向南更是淒慘,一雙唇瓣完全已經被他蹂躪得又又腫,但他顯然沒有要就這樣放開她的意思!!

于是,第二個世紀纏綿之吻,又在綿延……

雖然粗魯,狂暴,霸道,卻分毫也不弱于第一個的濃,纏綿!

世界上最美妙的一件事是,當你擁抱一個你愛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緊.

這是景孟弦所想,卻更是向南所覺!

滑雪場的中間——

一群朋友還在那笑著鬧著耍著.

"陽陽,你爹地媽咪好奇怪哦,剛剛還看到他們吵得好凶,可是現在居然又在玩親親了."

陽陽回頭去看自己的媽媽和景叔叔,然後又折回頭來看向身旁可愛的女孩,主動伸手,像大哥哥一樣牽過她的手,露齒一笑,"大人的世界我們不懂啦!"

"也對!!"

女孩兒萌萌的點頭.

向陽又回頭笑看一眼雪花中深吻的媽媽爸爸,臉蛋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燦爛笑容……

他的媽媽,終于有男朋友了!!

優秀的景叔叔真的成了媽媽的男朋友!太好了!!

景孟弦兜里突然響起的電/話,非常不客氣的將這份浪漫打破.

起初,景孟弦沒在意,不理會那噪雜的鈴音,繼續親吻懷里的女人.

然而,電/話卻沒完沒了的響著,向南真的有點聽不過去了,她喘著氣,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先……聽電/話,可能是醫院有急事."

景孟弦這才狠狠地在她的唇瓣上又吸了一口,這才不舍得從她的唇間退離開來,習慣性的轉身去聽電/話.

電/話是醫院打來的.

向南倚在牆壁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眸光卻依舊落在景孟弦那張迷人得有些教人癡醉的側顏上.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她幾乎都還像在夢里,那麼的不真實.

心跳還繼續紊亂著,唇瓣腫,檀口間滿滿都是他那迷人的味道……

那句霸道的'我愛你’還似放聲線電影一般,不停地從她的耳邊響起,一聲又一聲……

向南忍不住又了臉,看著他的目光越漸炙熱,柔暖.

卻仿佛是感覺到了她朝自己投射過來的眸光一般,打電/話的景孟弦,倏爾偏了頭回來看她,四目相對間,他性/感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而後他又折回了頭去,認真的與電/話里的人交談著.

"所以我現在必須得回醫院一趟嗎?"

"嗯,我待會再回複你,先掛了."

景孟弦收了線,轉身回去看向南.

他身形微傾,湊近向南,雙手分開撐在向南的左側,卻久久的只是盯著向南看,也不作聲.

向南被他盯得面耳赤,低著頭躲著他的目光,問他,"醫院有事嗎?"

"嗯."

景孟弦伸手輕輕撫了撫她的右手手背,動作似乎很是隨意,卻偏偏還透著一種極致的寵溺.

"你要不想我回去,我就不去.畢竟我先答應你,要陪你和陽陽一天的."

他分明有些不舍得.

"工作的事,怎麼能耽誤呢!"

向南對于他忙碌的工作一向很理解,"醫生是病人的天神,所以一旦穿上了醫生這件白袍,自然要把病人當成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景醫生,回去吧!"

景孟弦眼眸閃爍,笑看向南,低頭在她的鼻頭上輕輕咬了咬,"你陪我一起去吧."

他舍不得她!

就像那種熱戀中的侶,突然要分開的感覺,很難受.

還沒分開,就已經開始想念了,就已經開始害怕那種分別了,即使是短暫的身邊沒有她,但也空虛得能讓他無所適從.

"你們倆陪我一起回醫院,然後晚上一起吃飯,我要帶陽陽去一個很美的主題餐廳吃飯,然後我再送你們回協和醫院,好不好?"

他蠱惑的話,像細的蟲子一般,一口一口輕輕的吞噬著向南所有的防備和理智,到最後她竟只能乖乖的點頭,"好."

景孟弦揚起嘴角一笑,"乖……"

…………………………………………………………………………

還才一上車,陽陽便已經沉沉的窩在後座上睡著了,玩了一天,他還當真是累了.

向南讓他那顆腦袋墊在自己的腿上,手臂搭在他嬌的身上,不停地輕撫著他,看著兒子的睡顏,想到剛剛所發生的那一切,向南心里有著從未有過的暖流……

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景孟弦從後視鏡里看著向南那微微彎起的嘴角,清淡的薄唇也忍不住揚起一道迷人的弧度.向南似感覺到了景孟弦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她抬起頭來,也從後視鏡里看他.

"看什麼?"

她忍不住笑問他.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將目光挪至正前方,"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呢?"

"不跟你貧嘴."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把手拿過來."

"嗯?"

向南錯愕.

卻還是乖乖的把手從座椅的中間探了過去,卻被他一伸手就緊緊地扣住了.

十指緊扣,深深相連.

向南一愣,回神過來,輕斥他,"你專心開車."

"我很專心."

景孟弦抓著向南的手,在自己的唇邊輕輕一吻,眼睛卻專注的看著前方.

所有的一切,仿佛如夢一般,那麼不真實.

他歎了口氣,"真難想象,繞了一大個圈子,最後我們又回到了原點."

向南的心一疼.

能感覺到他對自己那份深切的憐惜,忽而想到懷里的陽陽,又想到他的母親……

向南咬了咬下唇.

景孟弦劍眉輕蹙,"跟你講過很多遍了,不要咬唇!嘴唇上遲早會留個齒印的."

向南一聽這話,就乖乖松了齒.

景孟弦滿意的彎了彎嘴角.

"變乖了."

向南一聽這話,臉登時就了,佯裝不快的瞪他一眼.

景孟弦緊了緊他手心里的手,"有件事我一直沒來得及跟你講."

向南抿了抿唇,眼波一轉,猶豫了半會,才道,"其實我也有件事,一直沒跟你……"

"嗯?"

景孟弦偏頭,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折回頭去繼續開車,"什麼事?"

"你先吧."

向南還想讓自己緩口氣.

她看一眼懷里的寶貝兒子,又看一眼景孟弦那張迷人的側顏,心下竟有些期待,當他們知道對方其實就是自己的至親的時候,他們的心里會作何感想呢?

"我跟曲語悉取消婚約了."

"嗯?"

向南愣住.

才忽然想起剛剛自己稀里糊塗的和他確定了心意,卻早把曲語悉和他的這事給忘了,現在想來,心里其實難免有些歉責.

景孟弦見向南沒反應,稍稍不快的蹙了蹙眉,"你好像不太在意我和她之間的事!如果真不介意的話,或許我還可以跟她繼續下去?"

向南不悅的瞪他.

將下巴擱在景孟弦的座椅旁,低聲道,"我只是覺得有些對不起曲姐."

景孟弦握著她的手,再緊了緊,有些心疼道,"要對不起,也輪不上你,這是我跟她的事!與你無關,我會解決的."

向南偏頭看他,眉眼微挑,"你的意思就是,你跟她取消婚約並非因為我?"

景孟弦眼底含笑,"因為愛."

向南心一動,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眼波流轉間,忽而又憶起四年後他們三人的第一次見面……

"其實你應該也愛過她的吧?我記得我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當時覺得她好美,你們好般配,而且,我是第一次見到那樣紳士的你……"

向南苦笑,"我記憶中的景孟弦從來都是一個清冷沒有波瀾的男人,甚至對身邊的女孩連個笑都會吝嗇于給予,毒舌,刻薄,有時候還很凶悍,可是,你對她就不一樣,你會很溫柔,很體貼,服務員拿菜單過來的時候,你會埋頭問她想吃什麼,喜歡吃什麼……"

到這里,向南又咬了咬唇,有些郁結繼續道,"可你對我就不一樣了,你從來都不會問我我想吃什麼,我喜歡吃什麼!甚至是四年後第一次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哪怕出于客氣,你都沒問過我有沒有什麼喜歡吃的!這樣看來……"

向南擰擰眉,"景醫生好像還是喜歡她多一些吧?"

景孟弦好笑的挑挑眉,"原來這些事你都記得.難怪人家女人喜歡翻男人的舊賬!看來所甚是."

向南撇撇嘴,"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就是承認咯?"

好吧,她的心里確實還有些失落.

"不正面回答,是因為不想回答,不想回答是因為你這樣的問題有點笨,不太願意回答."景孟弦拇指輕輕的撫過向南的手背,歎了口氣,才又繼續道,"你會在偏陌生的人面前表現得極為識大體,會客氣的詢問她想吃什麼,喜歡吃什麼.這些禮節問題,你只會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才會注意.我這麼,你懂了嗎?"

"懂."

向南眨眨眼,微笑,顯然很滿意他的解釋.

"至于沒問過你想吃什麼……"他從後視鏡里看她一眼,"我那天點的東西,有一樣是你不喜歡吃的嗎?"

向南鄂住.

心,怦然一跳.

眼眶一熱,差點有淚就要湧出來.

"你呢?你想跟我講什麼?"

上篇:幸福一家三口——雪中浪漫表白(1)     下篇:車禍——寶貝,堅強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