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車禍——寶貝,堅強一點!  
   
車禍——寶貝,堅強一點!

"你呢?你想跟我講什麼?"

景孟弦稍微正了正身,問向南.

向南吸了口氣,試圖緩解一下心里的緊張緒.

從後視鏡里悄悄的觀察一下景孟弦,就發現他也正用那雙精芒的眼眸看著自己.

途遇轉彎,景孟弦收回視線,專注的開車.

"我是想告訴你……"

向南的話還來不及完,倏爾就見一輛型油罐車竟然不顧綠燈從左道上就朝他們橫沖了過來,那速度快到讓景孟弦避之不及.

"啊——心!!"

向南嚇得厲聲尖叫.

"砰——"

一道重重的撞擊聲,伴隨著兩道刺耳的刹車聲響過,輪胎磨著地面,發出震耳欲聾的厮磨聲,在整個街道上響起.

出租車上——

尹若水正在與曲語悉打電/話.

"哎呀,你別催啦,我馬上就到了!這不堵車嗎?"

"我能不催嗎?你再不來,這景都沒得看了!"

曲語悉在電/話里不滿的抱怨著,不停地在整個雪園里搜尋著景孟弦和向南,卻始終不見他們的身影.

"唉,糟糕,前面好像出車禍了!恐怕會堵得更厲害!"

尹若水著就探了腦袋去看,"行了行了,語悉,你別催了,我盡快啦!!先不聊了,掛了."

尹若水收了線,就聽得出租車師傅在,"哎呀,那是一台油罐車!!咱們得趕緊走,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

"是嗎?"

尹若水皺眉,就見旁邊所有的車和人都在想方設法的逃竄.

甚至于,她遠遠的都能聞到那股刺鼻的油味,看來這油罐車漏油得很厲害,還真如出租車司機的這般,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那我們趕緊走吧!"

她也有些急了.

出租車司機開著車見縫插針,尹若水還一直盯著那起車禍看著,"沒人報警嗎?怎麼還不見警察過來處理啊?"

"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哪還顧得上報警啊!"

出租車司機著就一踩油門往前沖去.

車駛過油罐車,漸漸的能見到油罐車身後與它一同相撞的車身了.

是一台黑色幽靈之光.

這樣低調而奢華的高級越野車,放眼整個A市其實也屈指可數.

尹若水皺眉,這車好像有點熟悉.

她再定睛一看,就見到了景孟弦那張俊美迷人的側顏.

車窗已經全部碎裂,而他整個人被氣囊壓得死死地,額上還不停的有血滲出來……

"向南,尹向南!!"

他喘著氣,一邊奮力推著身上的氣囊,一邊大聲喊著後座上的向南.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一片沉默.

他回頭去看,伸手去摸,卻摸到一片冰涼的鮮血.

"向南!!!陽陽!!"

"sh/it!!"

他忍不住大罵了一句,雙眼赤,想要從氣囊下掙開來,但無果,他整個人包括氣囊都被油罐車的車尾貨架壓得死死地.

該死!!

看著那不停往外漏油的油罐車,景孟弦心里清楚得很,他們再這樣拖下去,遲早會命喪于此!!

而後座上的向南和陽陽,甚至于到現在都還生死未卜!!

"尹向南!!尹向南——"

景孟弦大聲喊著向南,試圖把昏迷中的她喚醒過來.

而出租車內的尹若水已經叫了停車,"司機,停車,停車!!!"

她急急的拍打著出租車師傅的椅背,"快點,停車啊!!"

"在這里停車?你不要命啦!這種油罐車雖然,但爆炸的威力可一點不,百米開外的都能炸個粉碎!"

"我讓你停車,你就停車!!快點啊——"尹若水急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她著就忙掏出手機撥了通110和120出去.

"快點,環線路口,一輛車與油罐車撞在了一起,油罐車已經開始漏油了,你們快點叫消防車過來!!來晚了可能就車毀人亡了!!"

出租車停下,尹若水掛了電/話,下車,不顧一切的就往那輛黑色幽靈沖了過去.

"景醫生!!"

她透過車窗,焦急的喊著景孟弦,一雙眼眶已經全了,"景醫生,你沒事吧!我扶你出來!!"

景孟弦見到尹若水先是一愣,又忙道,"你姐,你姐和陽陽在後面,你先把他們救出去!!"

景孟弦額上已經涔涔冷汗,他急喘著氣,緊咬牙根,忍著腿上的痛,同她話,結實的胸膛因呼吸不順而劇烈起伏著.

"我姐??"

尹若水錯愕的探頭去看,下一瞬,眼眶一,淚水就像斷線的珍珠一般,不受控制的從眼底湧了出來.

"姐!!姐——"

"陽陽——"

尹若水打開後座的車門,就見向南貓著身子將陽陽護在了懷里,而她的後背上已經全是玻璃碎渣,額上還在不停地淌血,整個人已經昏迷了過去.

而她懷里的陽陽,面色蒼白著,早已深度昏迷.

"怎麼會這樣……"

尹若水六神無主,徹底慌了手腳.

"景……景醫生,我該怎麼做?我該怎麼做?"

她哭著問景孟弦,杵在車邊,完全不敢亂動.

"別慌!我教你."

他的聲音,低沉,穩妥,有一種安撫人心的魔力.

尹若水慌亂的心,仿佛一瞬間就平和了不少.

"你先別亂動,跟我一下他們倆受傷的況."

景孟弦被氣囊壓著,回頭被椅背擋著視線,他根本看不太明車後座的況.

尹若水含著淚回答他,"我姐後背受了傷,額上還在流血,已經昏迷了過去,陽陽被我姐護在了懷里,身上沒明顯傷痕,頭部有碎渣,在流血,而且他身體被壓下來的車座卡住了……"

尹若水著,就去搬那已經挪了位的椅子,但顯然因為剛剛那強烈的撞擊,座椅的控制鍵早就已經遭到了破壞,而她力氣有限,搬開椅子還需要費些力.

"不要搬了!!"

景孟弦鎮定的吩咐她,思緒極為清醒,"你先把能救的人救出去!!向南沒被卡住,你先把她搬出去,搬的時候心一點,動作盡可能的輕一些,雖然她表面看上去沒受什麼傷,但不排除她的骨骼沒被震傷,尤其是她的頭部,切記要穩住,輕抱輕放!"

"好……"

尹若水咬牙,彎身就鑽進了車里來.

"姐,你一定要挺住啊!!你跟陽陽都要好好的……"

尹若水哭著喊著,一邊心翼翼的將向南從車內艱難的挪了出來.

景孟弦回頭,看著後座上被卡住的陽陽,看著他那張蒼白稚氣的臉蛋,心驀地一疼.

"叔叔一定不會讓你出事的!!"

他緊咬牙根,向他保證著,也向她的母親保證著.

他使力,去推身上的貨架,額上和手臂上青筋乍現,幾乎快要爆出來了.

豆大的汗水,從額上湧出來,一顆一顆的滾落而下,手臂上的傷口因使力而炸開,殷的鮮血順著那結實性/感的肌理線不停地往外流.

"咔——"終于,聽到了那貨架響動的聲音.

似乎,微微挪動了一下.

景孟弦的牙根幾乎快要被他咬出了血來,他重喘了口氣,再繼續……

"景醫生,我來幫你!!"

尹若水已經把昏迷中的姐姐搬到了百米開外的地方,再折了回來.

"不用!!快,去把陽陽抱出來!!他比我重要!!"

景孟弦咬牙拒絕她.

尹若水眼眶一,貝齒緊咬著下唇,卻還是一狠心,轉身又繞到了車後座去救陽陽.

一邊使力推著那車椅,一邊奮力的朝外面喊著,"來人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們,求求好人心了,來幫個忙吧!!!"

但,不管尹若水喊得多大聲,哭得多淒涼,卻始終無人問津.

從這里經過的每一個人,每一台車在見到那漏油的油罐車之後,都避之不及.

尹若水哭得更厲害了.

豆大的汗珠從景孟弦的額上滲出來,他咬牙安撫著尹若水,"別哭!別把力氣浪費在哭上,現在陽陽需要你的竭盡全力!!"

"好……"

尹若水含淚點頭,"景醫生,你也要加油!!"

"呼——"

景孟弦駛出渾身解數,繼續去推身上的貨架.

"嘎——"

貨架被挪動,發出摩擦聲,卻一點也不覺的刺耳.

尹若水含淚笑起來,"快了,快了!!"

"你也快點!!"

景孟弦促催她,"不能再耗下去了,油罐車馬上就要爆炸了!!"

他話間,狠狠地咬牙一使力……

"砰——"

貨架成功的從他的身上挪開,隨著車頭滑落了下去,砸在地上,發出悶悶一聲巨響.

終于,景孟弦掙脫了出來!!

但,他的腿因為被重重的貨架壓到,一時間他癱坐在座椅上,動彈不得.

而這時,車後座的尹若水也把壓著陽陽的車椅搬了開來,"陽陽,陽陽!!"

她撲過去,一把將面色蒼白的陽陽摟入懷里,初步檢查了一下,慶幸身體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天!!謝天謝地!!"

她抱著陽陽在他額上疼惜的親吻了好幾口.

而這時,一輛警車停在了百米開外的地方,就見兩名警察飛快的從警車里鑽了出來,直往他們這邊奔了過來.

警察扶起受傷的景孟弦就飛快的往車外走,"快!油罐車馬上就要爆炸了!"

尹若水抱著陽陽連忙跟上.

一行人走出不到五十米的距離……

倏爾,就聽得"乓——"的一聲,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在整個環線路口響起,頓時火光四濺,刺眼的火照映了整個白天.

天空被這片火光染得像血一般通,消防車和120的緊急嗚嗚聲響徹街頭巷尾.

昏迷中的向南忽而就被這聲爆破給驚醒了過來,還完全不知狀況的她,卻已然抑制不住的掉眼淚.

卻還來不及睜開眼看一下周邊的況,又再次昏睡了過去.

火光里,景孟弦咬著牙用他那健碩的體魄為尹若水和陽陽築起一座人牆,他將他們倆緊緊的護在自己的身下,火光停止,他沖尹若水大喊了一聲,"抱著陽陽跑!!"

尹若水根本來不及做多想,她含淚看一眼身上那個因自己而受傷的男人,又看一眼懷里這個動人的寶貝,她一咬牙,狠下心抱起陽陽就亡命的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哭,還一邊大喊,"景醫生,你要挺住,我馬上來救你!!我馬上來救你!!!"

"快,救人!!"

消防大隊的人立馬搬了消防工具出來救人,直往癱在地上,身受重傷的景孟弦飛奔而去.

尹若水抱著陽陽就往外沖……

"砰——"

又是一道爆破的聲音,較于剛剛的威力已經了很多很多,甚至于五十米的距離已經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害,但是……

"心!!!"

尹若水的周邊響起尖叫聲,她來不及回頭去看,下一瞬就見一團帶著焰火的重物朝她砸了過來,她一聲驚慌的尖叫,幾乎是下意識般的勾身,將瘦的陽陽緊緊護在了自己懷里,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砰——"

一個帶著火的重物精准的朝她的嬌身砸了過來.

那不是別的,正是景孟弦那輛黑色幽靈的車門!在爆破中被氣大力的沖了出來,竟好死不死的就砸在了她的身上.

後背以及腿上,甚至于臉上都傳來火辣辣的燒痛,那車門壓在她的腿上,那一刻,她仿佛就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

好疼!!!

疼得她快要死了!!

而懷里,有一攤攤的血跡染濕了她的胸口.

那血……是懷里陽陽的!!

但她已然感覺不到,只覺眼前一黑,她徹底昏死了過去.

昏過去之前,她好像見到了不顧一切朝她沖過來的景孟弦……

她含著淚,笑著,睡了過去,而後,再也不省人事!!

"嗚嗚嗚嗚嗚嗚——————"

兩輛急救車一路緊急的往輔仁醫院駛去.

車上——

景孟弦趴著躺在病床上,背上火燒火燎一般的疼著,有醫務人員正在對他進行傷口處理,好在他都是些皮外傷,就連雙腿也不過只是被壓傷了肌肉,還不至于骨頭斷裂.

上藥的時候,他一咬牙根,悶哼一聲,也就沒事了.

"孩子怎麼樣了?"

他蹙眉,緊張的詢問著正在給陽陽處理傷口的護士.

那護士手里的動作有些急,"況不是太好,流血較多,腦部還受了點輕傷,現在昏迷不醒著,具體什麼況還得檢查了才知道!"

景孟弦心一凜,就從病床上起了身來,"我看看!"

"景醫生,你身上有傷."

護士緊張的提醒景孟弦.

"這點傷,算什麼!"

他艱難的走到陽陽床邊,從護士手里拿過醫用手電筒,掰開陽陽的眼簾,仔細的檢查了一番,劍眉蹙起,湊近陽陽,低聲喊他,"陽陽!!陽陽——"

"陽陽,聽不聽得到景叔叔的聲音?"

"寶貝,聽到景叔叔的聲音,抓一抓景叔叔的手!"

他著,將自己的手指塞進陽陽軟軟的手心里.

額上已經有細密的汗水隱現出來,漆黑的眼底泛起層層血絲,他啞著聲音,繼續同陽陽話,"寶貝,堅強一點!!媽媽在等你,知道嗎?來,告訴叔叔,你很堅強,你是個堅強的孩子!!陽陽……"

景孟弦完這話,就感覺到握著他手指的那只軟綿綿的手動彈了一下.

"他有反應了!!"

景孟弦的欣喜躍然于表面,低頭,激動的在陽陽的額頭上印了一個吻,"寶貝,你果然跟你媽媽一樣,都是堅強的孩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護士在一旁也跟著笑了起來,抹了抹眼角感動的淚痕,"景醫生,這寶寶跟你好像,簡直就像是你的兒子!!"

景孟弦微微一怔,"是嗎?"

他溫熱的大手輕輕的撫上陽陽光潔的腦袋,嘴角一抹淺淺的笑意,"我也希望他能是我的兒子!我很喜歡他."

對這孩子,就是一種莫名的喜歡.

其實,之前尹向南有問過他喜不喜歡陽陽,那時候他賭氣是敵的兒子,所以他喜歡不來.

但,其實,喜歡就是喜歡了,根本也管不來他到底是不是敵的兒子了!

護士笑起來,"景醫生如果做爸爸的話,也一定會是個好爸爸的."

他淡淡一笑,轉而問她,"孩子的媽媽怎麼樣了?"

"剛剛已經詢問過那台車上的況了,孩子的媽媽況比較理想,跟你一樣,不過只是些皮外傷而已."

"給她用的藥有注意吧?她可能懷孕了,很多藥物不能隨意用的."

"嗯!剛剛你叮囑過了,他們那邊有特別注意."

"另外一個女孩呢?傷勢況怎麼樣?"景孟弦又問.

那護士先是猶豫了一下,最後才如實回答道,"況相當不理想."

景孟弦皺眉,"到底什麼況?"

"雙腿骨折,身上和腿上燒傷特別嚴重,臉上也有部分的燒傷,現在全身發熱,深度昏迷中,幾乎是不省人事,那邊已經在進行臨時搶救了."護士咬唇,把所有知道的一切都如實了出來.

景孟弦眉峰緊蹙,不作聲.

顯然,傷勢這麼嚴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燒傷,對一個女孩子而,無疑會是最沉痛的打擊.

心下,莫名有些紊亂.

【下集預告:林已經有些語無倫次起來,著將手里的化驗單交到景孟弦手里來,顫驚道,"景醫生,血液檢測結果顯示你跟陽陽是……直系血親!!"好了,結果要來了,鋪墊也寫完了,親們不要再罵了,感謝!】

上篇:我愛你——雪中浪漫表白(2)     下篇:父子相認(1)——檢測結果顯示你們是直系血親(終于相認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