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父子相認(2)——纏綿般的懲罰,過往的那些愛  
   
父子相認(2)——纏綿般的懲罰,過往的那些愛

林已經有些語無倫次起來,著將手里的化驗單交到景孟弦手里來,驚顫道,"景醫生,血液檢測結果顯示你跟陽陽是……直系血親!!"

"什麼?"

景孟弦胸口'砰’的一下,仿佛有什麼東西朝他砸了下來.

眉眼一跳,盯著林的眼潭劇縮了幾圈,拿過手中的化驗單,匆匆翻到顯示結果的最後一頁,看著那白紙黑字的結果,他胸口劇烈起伏著,重墨的眼潭劇縮了幾圈,愈發加深了色澤.

手術台上,蔡凜,云墨,楊紫杉皆齊齊看向他.

"看什麼?還不趕緊救我兒子?!"

景孟弦盡可能的讓自己緒平複一些,然而,那激動得有些不平穩的聲音一出來便將他的內心給出賣了.

這一刻,甚至于他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詞語來描述他的心.

他喘著氣,胸口起伏著,一顆心髒'砰砰砰’的,猛烈撞擊著他的心房,而他的心,從到大,好像也從來沒有哪一刻像此刻這般複雜過.

他更沒有奢想過,自己竟然就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了!

手術台上的三個人被景孟弦一吼,這才猛然從震驚中掙紮了出來,忙低下頭,一語不發的再次沉于了手術中.

只是,這次比剛剛,更緊張了些.

"林,趕緊把我的血用r射線過一遍!"景孟弦吩咐林.

親屬之間一般況是不允許相互獻血的,尤其是父母與之女這樣的一級親屬關系,引起並發症的可能性極高,死亡率高達90/,在緊急況下,血液必須經過r-射線照射,殺滅血液中的免疫活性淋巴細胞,才能以保安全.

"是!!"

林接到命令匆匆出了手術室去.

……………………………………

兩個時之後——

手術室的門"嘩——"的一聲,往兩側推了開來.

景孟弦一席白色大褂率先出現在了向南的眼前,身後緊跟著云墨等人,推著陽陽從里面走了出來.

"陽陽!!"

向南激動的就朝陽陽撲了過去.

然而,還未來的及沖到陽陽床邊,就只覺右手手腕一緊,整個人就被一股大力一帶,下一瞬便順勢跌進了一個結實的胸膛中去.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一抹急切而又深重,甚至于還帶著幾分粗魯的吻,就朝向南的雙唇蓋了過去.

這一吻,來得突然,來得霸道,來得炙熱,那感覺仿佛是要生生將向南吞入腹中,又似要將她焚燒成灰燼一般.

"唔唔唔————"

向南對這突如其來的吻,完全不明所以,她急切的掙紮著,在他懷里不安分的推擠著,"孟弦,你……你干什麼?先放開我,讓我……看一眼陽陽,先讓我看看他!"

但,對于她的請求,景孟弦充耳不聞.

他霸道的鉗住向南的下巴,更加狂狷的攻占著她的檀口,粗暴的動作里,仿佛還夾帶著太多懲罰的意味.

就聽得楊紫杉還在一旁嬌羞的喊道,"向南姐,你就別擔心陽陽了,他的手術很成功,現在已經沒有大問題了,我會好好照看著他的."

完,楊紫杉隨著云墨等人,一溜煙的推著陽陽迅速撤離.

"唔唔——"

向南懊惱的在景孟弦懷里掙紮起來.

她完全搞不懂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況,對于他這懲罰般的吻,她更覺心煩意亂.

由于兩個人的力道懸殊太大,向南根本掙不開他來,最後干脆一狠心,就直接用貝齒去咬他的舌頭.

仿佛是察覺到了向南的行為一般,景孟弦竟搶先從她的唇間將舌頭退了出來.

"你到底要干什麼!!"

向南喘著氣,懊惱的瞪著他.

而眼前的景孟弦更是如同一頭危險的獵豹一般,虎視眈眈的瞪著她看,一雙犀利的眼眸宛若是要生生將她刺穿.

"尹向南,我真想吻死你!"

離她半寸距離不到的薄唇輕啟,一句露骨的調/話就從景孟弦的唇間吐了出來.

向南臉一,惱怒的瞪他,"你在發什麼神經啊!"

看著向南那張撲撲的臉蛋,景孟弦急喘了口氣,眼潭深陷幾分,下一瞬,猿臂一把撈住向南的纖腰,健碩的身形帶著她往牆壁上一撞,鉗住她那只不安分的手舉高在頭頂,壓住,任她分毫也動彈不得.

向南被這曖昧的姿勢給羞到.

周邊時刻有來往的病人和家屬在看著他們,向南羞惱的瞪著他,"景孟弦,你是不是要在你們醫院發/啊?你現在穿著白大卦,你知不知道你這樣非常影響醫院的形象?你再亂來,我就叫非禮了!!"

向南只覺得他這發/發得有些莫名其妙!

剛在電/話里不還好好的嗎?怎的一出來就變成了一只發/的野獸?

景孟弦冷冷的勾了勾嘴角,"你叫啊!你敢叫一句非禮,你看我敢不敢在這吻死你!"

他一邊著,一邊單手優雅的解著身上的白色大褂.

"你……"

向南被他氣結!!

"你到底想干什麼?"

向南見他真把白大褂都脫了下來,氣急敗壞的跺腳問他.

景孟弦將白大褂隨手甩在一旁的休息椅上,抬起眼皮看她,眼潭里透著迷離的灼熱,又還藏匿著些分的隱隱的怒氣.

他修長的手指鉗住她的下巴,迫使著她抬高頭來看他,而後,他竟一俯身,低頭,毫不避諱的就在她白希的下巴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以作懲罰,"有沒有什麼話想跟我的?"

他的手,挑/逗般的劃過向南的下巴,沿著頰腮往鬢角處一路劃了過去,連聲線都透著一種要人命的性/感,這家伙明顯是在故意勾/引著她.

但,那雙犀利的眼眸卻透著貓科動物的精光,緊緊盯著向南,叫她忍不住渾身一個激靈.

"我能有什麼話要?"

向南根本還沒晃過神來,被他這突如其來的態度,攪得心神紊亂,也完全不知道這男人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藥.

景孟弦眼眸危險的一眯,"再給你一次機會!"

向南有些急了.

這混蛋的臉上明明就寫著再不就讓她好看的話.

"你到底想要我跟你什麼啊?"向南急得直跺腳.

景孟弦強勢的抬高她的下巴,精銳的眼眸凝住她,低沉道,"這麼多年的來,你瞞了我什麼,你自己心里應該很清楚!"

他完,忽而松開了向南.

退後一步,看定她,慢條斯理的道,"我等你親口告訴我."

完,他彎身從休息椅上撈起那件白色大褂,優雅的搭在手臂上,轉身離開,往向陽的病房走了去.

向南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他頎長,略顯孤漠的背影,心忽而一驚,恍然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

貝齒緊咬下唇,心里有著深深的歉疚,一時間,心緒紊亂如麻.

向南走進病房,驚愕于眼前一切奢華的景象.

這是一間VVIP貴賓病房,最外面的是一間寬敞的客廳,客廳靠右的中間擺放著一套歐式雕花的真皮沙發,沙發上淺棕色的坐墊是由上等錦繡嵌貂毛加工而成,質地柔軟,尊貴奢華.

沙發前是一套木雕花的歐式茶幾,茶幾上擺放著一瓶九零年的赤霞珠,酒旁邊擺放著兩個晶瑩剔透的高腳杯.

休息區兩邊分別擺放著兩盆金貴美豔的桑赤金.

潤黃幾近偏金的花瓣,絲毫不畏懼這寒冷的冬天,朝氣蓬勃的盛開著,那嬌美的姿態如若身份尊貴的公主一般,也映襯著這病房主人的身份高貴.

向南換下一雙乾淨的毛絨拖鞋,踏著柔軟的波斯地毯,推門往里面走去.

病房門被輕輕拉開,向南沒有急著走進去.

手拂在金鑾鎖把上,倚在門口,安靜的看著里面溫的一幕.

景孟弦坐在床沿邊上,大手緊緊地握著陽陽的手,不停地揉捏著他軟綿綿的手心,一下又一下,手指間的每一個動作都那麼輕柔,又噙滿著一種難以掩飾的貪戀和寵溺.

他拿起陽陽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唇邊疼惜的吻了又吻.

他似乎還有些茫然,一時間幾乎不知道如何來表達自己對孩子的這份愛,只能就這麼傻傻的坐在床邊上,輕輕的感觸著孩子手心里的溫度,也讓孩子能從他的吻里感受到爸爸這份熱切而激動的愛.

這樣的他,有些像個單純的孩子!

雀躍和感動,明顯的寫在眼里.

向南是第一次見到他如此清晰的表露一份感.

莫名,眼眶一燙,一滴眼淚瞬間從眼角滑落而出,向南忙抬手將淚水拭去,推門走了進去.

陽陽的頭上包著紗布,有淺淺的殷從額上滲出來,讓向南欣慰的是,他似乎睡著了,的呼吸特別均勻.

她忍不住揚起一抹疼愛的笑,一俯身低頭,在家伙軟綿綿的臉蛋上輕輕啄了個吻.

伸手,替陽陽壓了壓身上的被褥,低聲誘/哄著他道,"寶貝,乖乖睡一覺,睡醒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看爸爸嗎?現在爸爸就在你的身邊,等你醒來一睜眼就能看到了.而且,爸爸真的很愛很愛你,而你也會喜歡爸爸的."

向南完這些話,眼眶已經全濕了.

她俯身,疼心的在陽陽的額上啄了一記淺淺的吻.

景孟弦灼灼地盯著身旁溫柔的向南,看著她那雙滿含熱淚的水眸,聽著她柔聲細語的話,一顆心柔軟的深陷了下去,重墨的眼潭泛起層層柔,將她緊緊籠罩.

向南一抬頭就撞見了他滿含深的眸子,她臉一,別開了眼去.

卻倏爾,腰肢一緊,還不等她回神過來,整個人便已經被景孟弦打橫抱了起來,就往里面的臥室走去.

向南嚇了一跳,右手圈在他的脖子上,羞著臉,懊惱的瞪著他,"別鬧,快放我下去."

"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景孟弦盯緊向南.

那雙如獵豹一般的眼眸里,折射出銳利的精光.

向南咬唇,垂下了眼簾去.

只能乖乖的任由著他抱著,不再掙紮.

走進臥室,門闔上,景孟弦將向南在一旁的軟質沙發上放了下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向南羞窘的微微掙紮了一下,但握著她腰肢的那只手臂卻分毫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甚至于越纏越緊,"要不要把所有的事都老實給我交代了?"

低沉的男中音,饒富磁性,在向南的耳畔間響起.

他纖長的手指,玩味一般纏繞著向南耳際邊的長發,眸光閃著精芒,定定的審視著向南.

向南頭皮有些發麻,覺得自己如今就像他刀俎上的肉一般,仿佛每一句話都必須要深思熟慮,才能不被他吃干抹淨.

向南扯了扯嘴角,偏頭看他,"你想聽什麼?"

景孟弦挑挑眉,眸光微閃,"你覺得有什麼是需要跟我清楚的?"

向南咬唇,"該知道的,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聲.

語氣里,沒有半分的溫度可.

他修長的手指,似有意無意的劃過向南的後脊,沿著她的脖子以下,往腰間一路游離而去……

透過那薄薄的藍色條紋病服,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他手指間冰涼的溫度,以及那種魅人的觸感,叫她忍不住繃緊了背脊.

心髒,猛然漏跳了一拍.

"就只想跟我這些了,對嗎?"

景孟弦磁啞的聲線,懶洋洋的問著她.

性/感的薄唇輕啟,一口含上向南敏感的耳根,挑/逗般的吞入他濕熱的唇間,懲罰般的啃了啃,輕哼一聲,"嗯?"

向南被他逗/弄得只覺渾身發軟,一股熱流仿佛就從身體中湧了出來,她有些慌了,"孟弦……"

"嗯."

景孟弦壞壞的應著她,濕熱的唇從向南的耳根,一路往她透明的耳垂輕含而去,舌尖靈巧,一下又一下的席卷著她的耳垂,讓它不停地在他濕熱的檀口間來回吞含著.

向南埋在他懷里,嬌喘著氣,手抗議般的抵在他結實的胸膛口上,"別這樣,我……"

然而,向南的話,還來不及完,卻已然被景孟弦緊緊啄住了唇.

"你不老實!"

景孟弦控訴的話語,在向南的唇邊凜冽的響起,下一瞬,已然不等向南狡辯,他霸道的啟開向南的唇,強勢的在她的檀口間,攻城略地.

將她那只抵在自己胸口的手抓下來,置于自己的脖子上,讓她緊緊環住自己.

而抱著她腰間的猿臂,更是收緊了力道.

嬌身貼在景孟弦結實的胸膛上,不留分毫細縫.

向南感覺到腰間那收緊的力道,她急喘著氣,甚至于有些懷疑自己會不會就這麼被他勒著背過氣去.

他的力道真的好大好大,那感覺是恨不能把她生生嵌入他的身體中去,方才罷休一般.

而另一只灼熱的大手,竟已然從下擺,探進了向南寬松的病服中去.

後背有輕微的受傷,景孟弦心翼翼的避開她所有的傷口,手掌直往向南的前/胸一路愛/撫了過去.

大手握住那團柔軟的酥/胸,貪婪的揉捏著,讓它們一次又一次享受般的在他的五指間變幻出各種性/感誘/人的形狀來.

向南埋在他的懷里嬌/喘著氣,所有的思緒早已被身前的男人吻得意亂迷,忽而感覺到胸口那團刺激的灼熱時,她嬌身猛地一顫,伸手就要去抓景孟弦那只不安分的大手,"孟弦,別鬧!這是在醫院,而且……若水還在急救室里,我必須去看看她."

"我剛剛已經打電/話詢問過了,她的手術需要十個多時,你陪不了她那麼久的,何況……中途需要休息,需要吃飯,也需要做一點增加生活趣的事,以此來忘記暫時的傷痛!"

看看,看看!

這種事,居然都能被這男人得如此理所當然,富麗堂皇.

著,他手指間捏著向南酥/胸的力道,愈發加重了些,仿佛帶著一種隱怒的懲罰一般.

向南吃疼的低呼出聲來,"你弄疼我了!!"

"你也把我弄疼了!"

景孟弦啞聲回她,抓過向南的右手,覆在自己心髒的位置上,"感受一下,因為你的不老實給它帶來了多少傷痛!直到現在,連孩子都偷偷替我生了,居然還不肯跟我講實話!尹向南,你這種女人,真教人生恨!!"

他緊咬著牙根著,卻又狠狠地在她的上唇上啃咬了一口,"也偏偏,讓人愛得喘不過氣來!!"

向南聽著他控訴般動的話語,心下驀地一片溫的感動,還透著明顯的疼意,眼眶不覺有浸濕了些分.

一滴眼淚劃落而下……

對于過去的事,她不想同他講太多,她還是舍不得讓他去抉擇什麼,有些事過了就是過了,又何必再去將那些殘忍而丑陋的記憶,一次又一次的給他撕開呢?

那個人,可是他的母親啊!

向南的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卻因他極致的挑/逗,而不自禁的摸上他那結實的胸膛……

他的身材,真的很好,強健而不粗獷,精而不瘦.

她柔軟的指腹享受般的劃過他性/感的肌理線,能清楚的感覺到,因她的挑/弄,他胸口的起伏越來越劇烈,而呼出的氣息也變得愈發灼熱而紊亂.

景孟弦急喘了口氣,抓住向南不安分的手在他的唇齒間寵溺般的啃了啃,"妖精!"

向南臉一,回神過來,連忙要抽回自己的手,就要從他懷里掙紮出去.

但景孟弦哪里肯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

大手霸道的一把將向南身上那件寬松的病服給掀了起來,推至她高聳的雪峰之上,在見到她那件性/感的黑色勾金絲邊的蕾絲胸/衣時,重墨的眼潭加深了色澤,眼眸深陷了下去……

迷離的熱氣,在他的眼底騰升.

而他,一俯身,便精准的啄住了胸/衣下那呼之欲出的一團雪白,唇瓣幾近貪婪的在那團柔軟上撩/撥,含吮著.

"唔唔——"

向南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刺激到,讓她忍不住吟/叫出聲來,手去捧他埋在自己胸前的腦袋,手指穿過他柔軟的發絲,心仿佛在某一刻被深深的陷了下去.

"孟弦……"

她軟著聲音,討饒般的喚著他,聲音酥/軟,足以讓懷里的男人,為之瘋狂.

"你放過我吧!好不好?我跟你求,跟你道歉,我不該把陽陽的事跟你隱瞞這麼多年,唔唔唔……"

向南的話,才一完,就感覺到胸口忽而一涼……

這厮,竟然直接探手將她的胸/衣排扣散了開來,登時那雙高聳的雪峰,以最誘/人的姿勢噴彈而出,圓潤的抵在景孟弦的胸口,讓他重喘了幾口氣.

他張唇,一口深深的含住了向南胸前那一抹點……

"啊——"

向南因亢/奮而抑制不住的呻-吟出聲來,手捧住他的腦袋,同他連連討饒,"孟弦,你非要這個時候用這種方式懲罰我嗎?"

向南著,眼眶都不由自主的了.

景孟弦從她的胸/前抬起頭來,雙手捧著她的臉蛋,讓她的鼻尖抵在自己高蜓的鼻尖之上,炙熱的眸光透著獵豹的精芒直直的鎖定她,"你知道,我想聽得話,不是你的道歉,更不是你的自責,我想聽的是……真相!!四年前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向南著眼眶,咬著唇,看著他,眼底有些無辜.

"不肯?"

向南貝齒咬著唇瓣更厲害了.

"那你就沒機會了!!"

景孟弦的聲音一沉,下一瞬,捉住向南的臀/部,一把將她從自己身上舉了起來,"你要干什麼?"

向南倉皇的尖叫,卻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她身下的病服褲連帶著底/褲一同被景孟弦褪至了雙/腿之/間,/色迷離的掛在了白希的腳踝處.

向南一張臉徹底爆,"景孟弦,你……你禽/獸!你干什麼,快放了我!!"

向南唯一一只能自*活動的手被景孟弦單手緊扣,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整個人被他死死鉗著,貓著白希的胴/體站在他的身前,粉/臀被他抬高,不掩一物的面對著他.

該死!!

向南羞得都快無地自容了!只有眼淚還在不停地往外淌.

這混蛋根本就是個衣冠禽/獸!!

向南含著淚,無助的回頭去看,就見他正急不可耐的褪下了身上那件帥氣的深色西裝馬甲,繼而是襯衫.

即使動作有些急迫,但那寬衣解帶的姿態,卻依舊優雅貴氣得如尊貴的王子一般,教人獨獨只是看著,便一陣怦然心動.

向南臉一,別回頭去,不敢再看他.

"景孟弦,你真的別鬧了,咱們兒子還在隔壁呢!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嘛!!"

向南真是急哭了.

卻只覺腰間一緊,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景孟弦從身後抱著,往他懷里猛地坐了下去.

"啊——"

向南一聲尖叫.

這一坐,竟然就這麼正正的坐在了景孟弦高昂的碩/大之上,一瞬間就將他深深的吞沒掉.

突來的充斥,叫向南極為不適應的哼吟了一聲,額上有細密的汗水湧出來,而她雙腿因亢/奮而止不住的收緊.

"你夾得我太緊了!"

耳後傳來景孟弦那瓷沉還伴隨著濃濃欲/念的的聲音,大手捧著她的翹/臀,肆意的揉捏著,胸口也因那份要命的亢/奮而起伏不定.

"照你的話,以後兒子在家,就不能做/愛?"

"這里是醫院!!"

向南氣恨得咬牙.

深深的覺得這家伙穿上衣服和脫了衣服完全就是兩個人.

平時衣冠楚楚的,一脫衣服,就像個沒臉沒皮的禽/獸!

向南簡直是欲哭無淚.

她的右手依舊被景孟弦緊緊地抓牢著,身體完全動彈不得,而景孟弦另一只手則霸道的探到她的胸/口前,肆意的揉捏著她的酥/胸,動作粗魯,力道很重.

而身下,卻是一動不動,只讓自己吞沒在她濕熱的身體內,勾著她體內的欲/火,卻就是不願滿足于她.

手指輕/佻的緊捏她胸前那一點,指腹不停地在上面畫著圈圈,感受著她柔軟的葡萄在自己手指間一點點變硬,他重重的喘了口氣,倏爾抱起她的身體往上一挺……

"啊……"

向南嬌/吟出聲,身體被他不費吹灰之力的抬起來,又坐下去……

反反複複,一次又一次……

向南那緊致的濕熱,將他那灼熱的碩/大一次又一次深深的吞/沒,惹得景孟弦喘氣連連,而向南渾身上下更是一陣痙/攣,嬌身顫抖得厲害,雙腿忍不住夾緊,感覺到他的灼熱在自己的身體內越漸壯大,她終是忍不住亢/奮的哭出聲來.

"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向南嗚咽的抗議著.

但景孟弦卻哪里肯給她逃脫的機會,他干脆抱著向南一同起了身來,壓住她的後背,抱著她的腰肢,迫使著她勾著身子,翹著粉/臀,更深更緊的迎接著他的進攻.

向南感覺到他在懲罰自己!

是的,他在用她的身體語告訴她,他心里壓抑的怒氣!!

他憤怒她,即使到了現在這步田地,她還是不願意告訴他四年前所發生的一切.

"啊————"

向南被他深深的撞擊著,猛烈的抽/插,讓她一次又一次尖叫出聲來,她急喘著氣,哭著同景孟弦求饒,"孟弦,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啊……"

她真的快要被溺死在這份瘋狂的亢/奮中!

潮的嬌身抖得像篩子,眼淚滴答滴答,如斷線的珍珠一般,止不住的往外流.

嘴上雖是求饒和抗拒,然而,她的身體卻早已忍不住隨著他的節奏,而盡的迎合著他.

在景孟弦猛烈的攻勢下,向南單手無力的支撐著身前的茶幾,卻被他一撞,手臂一抖,前方的高腳玻璃杯被她掃在了木地板上,發出'砰——’的一聲脆響,卻好在玻璃杯結實,沒有成為他們歡/愛過後的殘骸.

"南南,跟我實話!當年到底是真的背叛,還是不過只是一場戲!!我想知道原因,也想知道結果!!"

景孟弦啞著聲音,不甘心的再次詰問向南.

向南咬唇,不受控制的迎合著他,"過去的事,對你而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不重要?!!"

景孟弦腰肢猛地一挺,狠狠地將向南整個人再次貫穿,聽得她一道亢/奮的低叫後,他滿意的掀了掀唇角,卻驀地將腰間的動作停了下來.

而後,一把打橫抱起赤luo的向南就往床邊大步而去.

才一將她放在床上,景孟弦健碩的身形不由分的就朝向南壓了過去,甚至于不等她多喘一口氣,他再次強行的將她雙/腿分開到最大,而後,毫不憐惜的深深將她貫穿.

他的大掌捧著她潮的臉蛋,獵豹一般銳利的眸子,冷熱交替著,凜然的盯著向南,他一咬牙根,又再次狠狠地用他的碩/大將她刺穿,直盯她的最深處.

"告訴我,過去的那些回憶,對你而,就那麼不重要?"

他咬牙,問她.

視線冷得像一抹寒潭,然身體卻滾燙得像一團炙熱的大火,將向南生生包裹著,惹得她全身熱汗涔涔.

向南氤氳的水眸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忽而,她的心,一疼.

她發現,他變了.

曾經的景孟弦對愛是多麼的囂張,自信.

正如他曾經跟她過的那句話一般,'愛上了他景孟弦的女人,沒有那麼容易變心.’看看,多麼囂張的口氣,可如今……

他受傷了!

他對這份曾經執著的愛,越來越敏感了!

向南胸口疼痛得厲害……

為他的傷痛,也為他的執著!

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四年前的景孟弦是這樣的深愛著自己!

景孟弦仿佛被向南眼底那抹傷痛所感染一般,他重墨的眼潭染上了一層氤氳的猩,眼眸閃爍著水光,腰身還在不停地占有著身下的她,只是動作較于剛剛明顯溫柔了許多,聲音沉啞,不甘心的繼續問她,"告訴我,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四年前的一切,對你而,是不是真的就那麼不重要!!四年前到底是真愛還是不過只是玩玩而已!!如果只是玩玩,為什麼還要偷偷為我生下孩子?如果是認真的,為什麼還要跟戴亦楓結婚!!尹向南,我們倆到現在這份上,是不是你該給我一個解釋了?還是你覺得鐵打的景孟弦就不會痛了?"

到最後,景孟弦的聲音,已然喑啞.

向南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不是,不是……"

她連連甩頭,抓住他捧著自己的大手,急忙否認他的質疑,"我沒有覺得四年前對我而都不重要,恰恰相反,四年前所有的一切對我而都像一場奢侈的夢,甚至于在懷著陽陽的那幾個月里,我每天都在反反複複的做這同一個美夢,我夢到我們又回到了當年,回到了那個尹向南追著景孟弦跑的年代,那段時間我真的好想好想你,每天會拿著手機,反反複複的按著你的電/話,卻從來也不敢按下那個撥通鍵,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那段時間我有多痛苦……我瘋狂的想你,想著你的笑臉,你的聲音,甚至于有一段時間,我開始變得神經質,我會到公用電/話前投一塊錢的硬幣進去,然後悄悄的撥通你的電/話,當聽到那個熟悉而久違的'喂’字時,我整個人簡直就像瘋了,好想好想再多聽一些,把你的聲音聽得更清楚一些,可是我不敢,我就像個縮頭烏龜,還是怯弱的把電/話掛了……就那段時間,周而複始的,我連著半個月在不同的公用電/話前撥你的電/話,卻只為了聽你一個字,一個聲音!景孟弦,你覺得這樣的尹向南,在四年前真的對你只會是玩玩嗎?如果真的只是玩玩而已,我又何必忍著那樣的孤單把你的孩子生下來……我又何苦到現在還是孤單一個人……嗚嗚嗚……"

【往下翻還有一更的哦!每更是一萬字.】重點推薦《一夜錯惹·總裁,別碰我!》——作者:十一夏

上篇:父子相認(1)——檢測結果顯示你們是直系血親(終于相認拉!)     下篇:父子相認(3)——新手爸爸囧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