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父子相認(3)——新手爸爸囧事多  
   
父子相認(3)——新手爸爸囧事多

向南到最後,已然哭得泣不成聲.

豆大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從眼簾里湧出來,一滴一滴,澆在景孟弦的手心里,滾燙滾燙的,卻仿佛透過手心,融進了他的心髒.

那里,好疼好疼……

他的眼眶,熾熱而猩,薄薄的水氣一點點蒙上他重墨的煙瞳,他幾乎快要看不清眼前的這個女人.

"向南……"

他呢喃著她的名字.

灼熱而噙滿著柔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濕潤的眼簾上……

"為什麼,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一切,你知不知道我起初接到那陌生電/話的時候,我也多希望那電/話是你打過來的,可是,每次回撥過去都只是一陣又一陣的忙音,到後來我才不得不相信那不過只是網絡上最常見的釣魚電/話,四年里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四年里我從未更換過一次電/話號碼,從來沒有讓我的手機有一天的停機或者關機狀態,知道為什麼嗎?"

他眼池猩,心疼的凝望著身下這個已然哭得快要不省人事的女孩,"因為我怕,我怕哪天離開的尹向南後悔了,想回來了,可我卻因為接不到她的電/話而與她徹底失聯了."

"都我景孟弦是個沒有感的人,可是,認識你之後我才知道那不叫沒感,那叫沒找到合適的人.你我的感是高傲的,是自負的,可是,當你真的從我身邊離開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也會卑微的想要求你回來!也會卑微到什麼都不想去計較,只想讓那個天真的尹向南回到自己身邊來……"

向南已經哭得沒辦法再去應他任何一句話.

她抬起頭,捧過他帥氣非凡的臉頰,就將自己那雙腫的唇瓣朝他的薄唇蓋了過去.

四唇相交之間,動的眼淚漫進了他們教纏的檀口間,那麼苦,那麼澀……

還那麼那麼疼!

卻也,那麼幸福!!

兜兜轉轉了這麼些年,合了,分了,再轉身,才發現,原來,你還一直在!!

深沉纏綿的吻,仿佛持續了一個世紀之長……

直到向南氣喘連連之後,景孟弦這才不舍得從她的唇間退開來.

他的嘴角,一直噙著笑,柔的凝視著身下這個滿臉通的女孩,他發現,此時此刻的她,是那麼的可愛,而自己對她的感,又是那般的炙熱!

向南覺得他的眼睛就像一把火,燒在她身上,那麼熱烈,直接.

向南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嬌羞的垂下眼簾,手拍在他的胸口上,抗議道,"你別這樣盯著我看."

"我喜歡!"

景孟弦撅起她的臉蛋,迫使著她的眼眸直迎他的視線,輕笑道,"你都是我孩子的媽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

向南嗔睨了他一眼,"那你也不能這麼看著."

景孟弦一口啄在她水嫩的櫻唇上,而後腰間一挺,再一次深深的將她占有.

"唔唔——"

這突如其來的沖刺,叫向南百般不適,她一時間沒能忍住,羞窘的嬌喘出聲來.

而景孟弦的吻,沿著向南的唇瓣,一路往她的耳垂游離而去,倏爾就聽得他在她的耳邊低聲呢喃的道,"孩子的媽,謝謝你給我生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來表達我對你的疼惜和歉疚,也不知道該用什麼來表達我對孩子的愛,但我知道,我心里的這份激,是只有你和孩子才能給予!!這麼多年,辛苦你了!以後,所有的壓力和痛苦都交給我,我來替你們母子分擔所有!"

向南再一次哭了.

失聲痛哭.

她承認,在沒有他的那些日子里,她真的過得一點也不好.

尤其在得知陽陽生病的時候,她簡直就快要崩潰了,不管是精神還是生活上的壓力,很多時候真的讓她快要熬不住了,她改變的,失去的,真的太多太多了,好多好多的事她都有些接受不了,但那時候的她無力反抗,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哭完了,抹一把眼淚,再爬起來,老老實實的往前走,繼續走……

那時候的她,除了堅強,已然別無選擇.

她以為,她或許這輩子就要這麼一個人孤孤單單,堅強隱忍的走下去,可是,她一回頭,才發現,原來她還有他……

"不要再哭了."

景孟弦心疼的替她擦眼淚.

腰間抽/插占有的動作充滿了柔與愛意,他失笑的看著因亢/奮而滿臉潮的向南,故意色/的逗她,"做著這麼歡快的事,再掉眼淚,好像有些煞風景吧?"

向南破涕為笑,嗔怒的控訴他,"景孟弦,你就是個肉食動物!!你你從前怎麼就不這樣呢?"

景孟弦肆意的笑起來,腰間的動作來得越發賣力,"寶貝,要從前不這樣,你的肚子里又怎麼會被我種上陽陽的呢?"

"唔唔唔——"

向南呻/吟,還不忘罵他,"你以前也沒這麼沒皮沒臉."

結果,回應她的是更深更有力的撞擊……

天啊!!

向南手緊抓被褥,被這突如其來的亢/奮攪得神魂顛倒,腦子里的意識漸漸模糊,到最後甚至于只能隨著他迅猛的節奏,盡的迎合著他,與他一同沉醉在這份膩死人的纏綿中……

如果可以……多希望這樣的旖旎,能夠延續,一輩子!!

窗外,飄起了鵝毛大雪.

雪花紛飛,鵝黃的路燈微微亮起,投射出一片旖旎的光色,將一片一片動人的雪花,映射成暖暖的棉絮,透過半敞開的玻璃窗,飄入房間里來,消融在白色的波斯地毯上,也悄悄融進了床上兩個人的心田里……

這一切,都變得好美好美……

…………………………

一切歸于平靜之後.

景孟弦修長的手指,溫柔的繞過向南浸濕的長發,一下又一下的撩撥著,每一分動作都噙滿著化不開的柔.

凝望著身下趴著的女孩,墨染的眼潭多了些分旖旎的色澤,有多的波光在眼池里一圈圈漾開.

"關于四年前的真相,要不要好好跟我談一談."

他知道她在刻意隱瞞著什麼,當聽到她對自己的那一段真獨白後,心里再多的慍怒都化作了疼惜,還有歉疚,以及感恩.

指腹沿著她白希的脖頸一路往她細嫩的肩頭描繪而去,手指似玩味般的不停地在她的肩頭上畫著圈圈.

動作那般隨意,卻撩/勾得向南心里酥酥麻麻的,肌膚上的灼熱直往心頭湧了過去.

她悶哼一聲,"讓我再想想,好不好?"

"好."景孟弦不為難她,點點頭,在她的耳際邊印了一記吻,起身,下床穿衣服,"你先好好休息一會,我先去看看陽陽,待會我會再打電/話進搶救室詢問況的,你不要太擔心."

"嗯."

向南點點頭.

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向南的眼淚就不自覺的湧了出來.

她在里面受苦受難,而自己竟然還在這里風花雪月,向南心里愧疚難當,卻又真的心動于自己與景孟弦敞開心扉的這一刻……

沒有人會知道,有些愛重重的壓抑在心里四年是一種什麼滋味,直到今時今日,他讓她鼓起勇氣把所有的愛都喊了出來,這于她而,真的是莫大的一種挑戰,而內心,卻也從來沒像此時此刻舒坦,輕松過.

這感覺就像卸下了人生最沉重的包袱一般,她趴在柔軟的枕頭上,任由著眼淚肆意……

她不知道從此以後她的人生還要承擔多少風風雨雨,但至少這一刻她知道,會有人願意陪著她,一起走下去了.

她不需要再把自己當作無敵超人了!

這種感覺,真好!

………………………………………………………………………………………………………

向南到底沒睡,景孟弦前腳走出去,向南後腳就跟著他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只是,一出去她就後悔了,她恨不能找個洞直接把自己埋起來才好.

病房里,陽陽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醒來了,難得的精神頭特別好,哪里像個剛從手術台上下來的屑呢?

"向南……"家伙一見向南從臥室里走出來,躺在床上的他就迫不及待的喊她,末了,眨著一雙好漂亮的大眼睛擔憂的瞅著向南看,又防備的瞪了一眼身邊的景孟弦,悄聲問自己的媽媽,"剛剛叔叔是不是在里面欺負你了?陽陽聽得你在里面叫得好可憐……"

"……"

向南登時有種把自己埋了的羞恥感.

一張臉瞬間刷得爆,她瞪了一眼身旁罪魁禍首的景孟弦,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跟兒子解釋才好.

這種事兒其實也沒法解釋吧?!

景孟弦嘴角那抹迷人的笑意更深,他邁步朝自己兒子的床邊走了過去,在他的床沿邊上坐下,大手輕輕拉起陽陽的手,道,"爸爸沒有欺負媽媽,剛剛爸爸是在疼愛媽媽,知道嗎?你還,不太懂,等你長大了自然就明白了."

家伙撐著一雙茫然的大眼,完全不解的看著景孟弦.

向南著臉走過來,有些嗔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喂,你別跟兒子這些東西啦!你教壞他了!"

"爸爸?"

顯然,家伙的重點根本不在景孟弦的話內容之上,他揚著一張天真的笑臉,偏著腦袋,興奮的問向南,"媽咪,景叔叔要做陽陽的爸爸了嗎?那你跟景叔叔要結婚了?"

家伙顯得格外的開心.

向南失笑.

在陽陽身邊坐了下來,稍稍醞釀了一下緒,拉起家伙嫩嫩的細手,軟著聲音問陽陽,"陽陽不是一直都期待見到自己的爸爸嗎?"

"嗯."

家伙天真的點了點頭,忽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飛快的又甩了甩那顆腦袋,"不了,還是不要見到好."

向南微鄂,心翼翼的覷了一眼身旁的景孟弦,發現他竟然難得的,有些緊張了起來.

"為什麼又不想見到爸爸了呢?"向南問陽陽.

"爸爸不是已經有了自己幸福的生活嗎?陽陽不想再去打擾他了,只要他好好的就好!反正我知道爸爸是愛著我的,不然他也就不會每個月都給陽陽打電/話了,是不是?"

家伙笑起來,露出那兩顆甜甜的虎牙,讓向南既開心,又心疼不已.

開心他已經學著替別人著想了,心疼他這麼些年來對父愛的缺失.

景孟弦費解的看著向南.

向南一聲歎息,抿了抿唇,才低聲同他解釋道,"因為有時候陽陽真的特別想爸爸,所以,我只好讓亦楓每個月裝作他的親爸爸給他打個電/話……"

向南到這里眼眶已經了,她抬起眼簾歉責的看一眼對面的景孟弦,心里一片自責,"我是不是很自私?因為害怕,卻把你們之間的這份親給殘忍的剝奪了.對不起……"

她真誠的道歉.

景孟弦探手扶住向南的腰肢,手指攫起她的下巴,沉聲道,"雖然我不確定四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這樣奮不顧身的離開我,但有一點我很清楚,你一直就是一個堅強善良的好媽媽,如果不是有難之隱的話,你不可能會舍得這麼對待我們的寶貝兒子的."

他著,在向南的唇瓣上疼惜的印了一個吻.

向南的眼淚終究沒能抑住的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謝謝你如此大度的諒解我,真的謝謝……"

"媽咪,別哭……"

向陽心疼的伸手要替向南擦眼淚,即使手臂撐起來還有些艱難,"你是又想爸爸了嗎?沒關系,我和景叔叔會一直陪著你的."

"嗯嗯……"

向南連忙點頭,抹了一把眼淚,握住兒子的手,笑道,"媽咪沒哭,媽咪這是因為太高興了,來,陽陽躺好,媽咪有件非常重要,非常開心的事想跟你講."

"向南要跟陽陽講什麼呢?"

陽陽雀躍的看著向南.

向南回頭看一眼身後的景孟弦,他也正用一雙熱切的眼眸盯著自己看.

向南向他投去一抹安心的笑,又折回頭來看向陽陽,"陽陽不是一直期待能夠見到自己的爸爸嗎?你看,現在陽陽的爸爸就在你眼前,嗯,景叔叔就是陽陽的爸爸,媽媽的是……親爸爸!你懂嗎?"

向南著,緊張的看一眼自己的兒子.

就見他神有一秒的呆滯,雙眼一眨一眨的看著自己,漂亮的睫毛忽閃忽閃著,卻好久都沒有任何的緒變化.

"陽陽?"

向南有些擔心了,忙湊近他緊張的問道,"怎麼了?不喜歡嗎?你不是一直就很喜歡景叔叔的嗎?現在他成了陽陽的爸爸,陽陽不開心嗎?"

"爸爸?"

終于,陽陽有了反應.

向南和景孟弦一同笑起來,松了口氣,"對!景叔叔就是寶貝的爸爸."

向南連連點頭.

家伙圓溜溜的大眼不停地轉動著,最終,視線回落在景孟弦那張期待的迷人俊顏上,他眨巴著大眼癡癡地看著,然後看著看著卻突然落下了眼淚,淚珠兒一顆一顆,無聲的往外湧.

這可憐的模樣直接把向南和景孟弦兩個人給嚇壞了,一時間竟有些茫然失措起來.

向南忙單手從被子里抱過陽陽在懷里,用那只斷臂輕輕的替他擦眼淚,心疼的問他,"寶貝,怎麼好好的就哭了呢?你不喜歡景叔叔嗎?"

"喜歡……嗚嗚嗚……"

家伙埋在媽媽柔軟的懷里,哭得更厲害了.

可憐新手爸爸景孟弦在一旁急得有些手足無措.

他第一次當爸爸,也是第一次見到朋友掉眼淚,突然遇到這種況,他還當真不知該如何處理才好.

"那不喜歡景叔叔做陽陽的爸爸?"

"喜歡!喜歡!!"

家伙一邊答著,一邊哭著往媽媽懷里鑽.

向南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她沖景孟弦笑了笑,指了指自己懷里的家伙,輕笑道,"他害羞了,哭也因為喜極而泣,別緊張."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一整顆揪著的心都松了開來,他長舒了口氣,才發現額際間早已是層層汗水.

向南有些好笑的看著他,又寵溺的撫了撫陽陽的後背,"寶貝,要不要讓爸爸抱一抱?"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怔了半秒,隱隱的喜悅躍然于眼底,他心翼翼的問向南,"可以嗎?"

陽陽趴在向南的肩頭上抽噎著,沒有出聲.

向南知道,東西害羞著呢,不答當然就是默認了.

她起身,將懷里的家伙送入景孟弦攤開的手臂里,才一感覺到懷里一軟,景孟弦就覺心頭一熱,差點有股熱流就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原來,做爸爸的感覺就是這樣的……

軟軟的,熱熱的,綿綿的,不出的歡喜,道不明的踏實!

人生其實到這一步,幾乎已經完美了,不是嗎?

景孟弦下意識的將懷里軟綿綿的東西抱緊,又抱緊……

向南在一旁看著,感動得直抹眼淚.

那一刻,她越發後悔自己將這樣的真相殘忍隱瞞了四年之久.

到底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抵得過一家人這樣溫馨的在一起呢?或許,愛與親能戰勝所有的困難險阻也不一定呢?

向南看著眼前這于她而最重要的兩個男人,她急忙掏出手機,打開相機,"咔——"的一聲就將這唯美動人的畫面永琲漯囍s了下來.

她會永遠記住這美好的一刻的!

或許,這是今日最值得她展顏一笑的事的.

"爸爸,你抱得陽陽好緊,陽陽快要透不過氣來啦!"

陽陽掙紮的喘氣聲從景孟弦懷里傳了出來,景孟弦嚇了一跳,忙松開手,讓他把腦袋從自己懷里探出來,"對不起,對不起."

他連聲道歉,臉上掠過幾許尷尬的暈,"爸爸是新手,還不太明白怎麼抱你會比較舒服."

"沒關系."陽陽不計較的一笑,"你只不要太用力就好,怎麼抱都很舒服的啦!"

看著他們的親子互動,向南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起來.

被她這麼一笑,景孟弦更覺不好意思了起來.

不過,不得不承認,'爸爸’這個稱呼真的超動聽……

那種溫馨的綿綿感,幾乎都快要把他的心都化了.

父子倆在床上打打鬧鬧了一陣,家伙又累了,而後就歪在景孟弦的懷里,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夢里,家伙似乎一直在不停地做著美夢,嘴角總會不自覺上揚,甚至于有時候還會誇張的笑出聲來.

這個時候,向南也會忍不住跟著他一起笑.

看著這一大一的迷人笑顏,景孟弦從來沒覺得生活像如此這般充滿陽光過,這種感覺,簡直不能單單用幸福或者溫馨來形容,他整顆心髒都被一股強烈的熱流充斥得滿滿的,它們在里面激的翻湧著,盤旋著,舞動著……

他貪戀這種感覺,甚至是深深的沉迷!

景孟弦心翼翼的替家伙蓋好被子,這才輕輕從床上起了身來,"待會我會去血液科抽血檢查一下."

他低頭看著被子里軟綿綿的東西,一想到他身患重病,他的心,就如細弦一般拉扯著一般,疼得厲害.

"你是想去看看你能不能和陽陽配上對嗎?不用去了……"向南搖搖頭,神難掩些分的失落,她咬了咬唇,才低聲道,"其實……我早就瞞著你,讓亦楓幫你們檢測過了,就是上次你們體檢的時候……對不起,我……"

向南歉責的低下了頭.

景孟弦深深的盯了她一眼,而後,捏了捏她的臉蛋,歎了口氣,把她抱進自己懷里,任由著她靠在自己的腰間,"別再跟我對不起了,我還能指責你什麼呢?都幫我把我們的孩子養這麼大了,便宜我這個老爸了."

向南笑起來,伸手圈住他結實的腰肢,貪婪的倚在他的懷里,享受著他身上那股讓她安心的溫熱以及那淡淡的香草味……

"對了,關于陽陽住院的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景孟弦著就在向南的身邊坐了下來,"我想把陽陽從醫院里接出來."

"嗯?"

向南錯愕,"接出來?可是他的病……"

"你放心,我會安排好所有的特護以及專屬教授,也會每隔三天帶陽陽回醫院檢查一下身體,我想把他和你都一起接到家里來,我不希望陽陽每天都住在醫院里了,醫院的感覺,你也知道,即使環境再好,每天窩在這里,朋友也不會太開心的.但是回家的話就不一樣了,區里有很多可愛的朋友,陽陽每天沒事的時候,可以去花園里曬曬太陽,散散步,可以在家里的溫泉池里泡泡澡,游游泳,還能在游戲廳里打打游戲,還可以請其他朋友回家做客,甚至于還能種種花草,喂喂魚,對!陽陽很喜歡魚的,我馬上叫人送一個大魚缸回去!"

他著,便掏出手機一邊撥通了電/話,一邊往門外走去,雷厲風行的安排魚缸去了.

向南囧.

卻不得不承認,他的這些,已經足夠讓她怦然心動了.

"考慮得怎麼樣了?"

很快,安排好一切,景孟弦折了回來,問向南.

"很好."向南笑著點頭,起了身來,"我同意了,我相信你,你是醫生."

景孟弦探手,貪戀的將她摟入懷里,迷人的面龐貼在她的臉上,鼻尖觸著鼻尖,問她,"那你呢?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你覺得呢?"向南不答反問他.

景孟弦勾著嘴角微微一笑,"跟我住的可能性非常."

"知道就好."

景孟弦挑挑眉,"我也不為難你,我知道,你除了孩子,還有其他家人需要照顧.但是,有了孩子在我這里,我想,想要天天見到你應該也不是件難事."

向南聽了這話,忍不住笑起來,"敢你讓兒子去你家,就為了這事兒?"

"一半一半."

他笑著,在向南的鼻尖上用唇瓣親昵的含了含.

——————————————最新章節間《添香》——————————————

好不容易秦蘭從重症室里出來,尹若水卻又相繼被送入了重症室里去.

向南在病房里照顧著母親.

"媽,你都躺了好些天沒好好吃東西了,所以今兒我熬的這雞湯你可得好好吃完."

向南坐在母親的床沿邊上,將雞湯擱在床頭,給她喂湯.

秦蘭開心的喝了幾口,忽而像是想到了什麼,"對了,今天不是周末嗎?怎麼沒見若水那丫頭過來呢?她不知道我今天出重症室嗎?"

提到若水,向南的臉色微微煞白.

她想跟母親實話的,卻又擔心母親的身子,只好出隱瞞,"媽,若水現在……大概正忙著呢!"

向南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和苦澀.

她到底不是演員出身,而秦蘭又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雖沒活出什麼精彩來,但這點察觀色的能力還是有的.

"南南,你是不是有什麼瞞著媽?"

秦蘭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那碗雞湯也不喝了.

向南心下一慌,"媽,沒……真沒有."

"還不跟我實話?起話都支支吾吾的了!還想騙媽?是不是她偷偷跟景醫生約會去了?你老實給我!別想替她瞞著!這女兒可真是越養大越不中用,成天到晚都不讓當媽的省心,你看看我含辛茹苦的養了你們,有什麼用!!"

秦蘭越越生氣,她重重的喘了幾口氣,眼淚都差點滾落了出來.

向南擱下手里的湯碗,"咚——"的一聲,就在母親的床前跪了下來,眼淚'啪嗒啪嗒’就往外湧,"媽,你打我吧!你把我往死里打!!媽……"

秦蘭被女兒這突來的架勢嚇了一跳,她忙掀了被子,就要坐起身來,"南南,你這到底怎麼回事啊?你起來,先起來……跟媽……"

向南哭著搖頭,不肯起來,"媽,你住院的這幾天是我沒把若水照顧好!她……她前兩天為了救我和陽陽出了事,現在……現在還躺在了重症室里.媽……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她,你打我,你打我吧!嗚嗚嗚……"

秦蘭一聽這消息,那張好不容易回了血色的臉一瞬間煞白,差點就再次昏死了過去.

"媽——"

向南急壞了,起身朝母親迎了過去,"媽,你別這樣,別這樣……"

向南淚眼漣漣,咬著唇,哭喊道,"您不能再出事了,媽,別讓我承受這份痛苦了,好不好?看著自己身邊的親人一個又一個的躺進醫院里,真的比殺了我自己還難受!"

"媽沒事,媽沒事……"

秦蘭看著女兒哭得這麼肝腸寸斷,心里疼得厲害,一想到自己的女兒現在還睡在重症室里生死不明,她就更覺整個世界一片灰暗.

老淚縱橫,她掀開被子就要下床來,"我要去看看那丫頭……"

"媽,您現在身體不好,咱們先不去看,行嗎?"

向南根本不敢跟母親妹妹被截肢的事,她怕母親一個熬不住就昏過去,到時候身體恐怕想好起來都難了.

"讓我去看看她!!"

秦蘭的語氣登時就厲了幾分,她生氣的喊道,"女兒的命難道不比我這老婆子的身體重要?都這樣了還不讓我去看,是不是要急死我啊!!"

向南無奈,含著淚道,"媽,我不是這意思."

秦蘭圾了拖鞋就蹣跚的往外走,向南急著追過去扶住母親,"媽,您別急,我帶您過去."

………………………………

重症室外,秦蘭踮著腳往玻璃窗口探眼看著.

那眼淚一把一把的往外流,"你我們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怎麼就一個一個都跟這醫院過不去……"

"媽,您別哭了,您身體不好,別把自己身體哭壞了."

向南拿著紙巾,心疼的替母親擦眼淚,柔聲安慰著她.

她慶幸重症室里不讓進,所以母親還察覺不出若水被截肢的事兒.

向南一想到妹妹沒了雙腿,她心里就忍不住發怵,渾身抖得厲害,這個殘忍的事實,別她們接受不了,她簡直不敢去想象,當若水醒來發現自己沒了雙腿會是個什麼況.

"南南,你怎麼了?你沒事吧?身體抖得這麼厲害,是冷嗎?"

秦蘭關心的問著自己的女兒.

"媽,我沒事……"

向南抬起通通的雙眼,搖搖頭,"今兒有點冷……"

她著,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臂膀.

"知道這麼冷的天,也不多穿點,走吧,別看了,越看越心疼……"秦蘭著又抹了一把淚.

"嗯,媽你別凍著了."

向南摟著母親的肩膀就要走,卻突然聽得與她們擦肩而過的兩名護士正議論道,"唉,這個尹若水也挺可憐的,臉上燒傷毀了容不,連兩條腿都被截了,這再堅強的人,我看也難接受這個現實吧,可憐她還這麼年輕,而且長得還那麼漂亮……"

向南一聽護士這話,本就沒有血色的臉蛋頓時一片煞白.

毀……毀容?

不是只截肢嗎?怎麼又會毀容了呢?向南只覺腳下有些輕飄飄的.

秦蘭一聽兩名護士的話,整個人就像瘋了一般朝那兩名護士撲了過去,"護士,你們剛剛的誰,誰被截了腿?誰毀了容??"

她的面色蒼白如紙,滄桑的面頰上,老淚縱橫,"你們的一定不是若水,對不對?一定不是她,不可能會是她的!!"

"媽,媽——"

向南急得眼眶都了,忙一把將母親抱入自己懷里來,"媽,別這樣,別這樣……"

那兩名護士見這形就知道自己犯了忌,一時間杵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秦蘭抓著向南的外套,如同抓著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哭著問她道,"南南,告訴媽媽,若水沒有被截肢,對不對?對不對?你告訴我啊!!"

向南豆大的眼淚,無聲的往外湧,聽著母親那一陣陣可憐的哭聲,最後她到底沒能忍住,嗚咽的痛哭出聲來.

"媽,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向南不停地同懷里的母親道歉.

秦蘭那雙滄桑的眼眸,越漸灰暗,絕望,到最後……已然沒了分毫色澤,忽而,雙眼一閉,就那麼沒了知覺的昏死了過去.

"媽,媽——你別嚇我!!媽————"

長廊里響徹著向南淒厲的哭喊聲,"醫生,醫生!!我媽暈過去了,快救救我媽……"

【重點推薦:《一夜錯惹·總裁,別碰我!》作者:十一夏】

上篇:父子相認(2)——纏綿般的懲罰,過往的那些愛     下篇:生命在,希望就在——你有沒有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