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生命在,希望就在——你有沒有想我?  
   
生命在,希望就在——你有沒有想我?

"怎麼回事?秦姨怎麼忽然昏倒了?"

景孟弦恰好在重症室里查房,一出來就見到了暈倒在長廊上的秦蘭,他二話沒,抱起秦蘭就往急救室疾步而去.

向南急忙追上,擔憂得眼淚直流,"我媽聽到若水被截肢的事,受了重擊!孟弦,我媽不會有事吧?"

"把眼淚擦干,別太擔心,一切有我."

景孟弦完,加快腳下的步子,肅然的奔進了急救室去,"文,快!過來幫忙!!"

半個時後,景孟弦從急救室里走了出來.

他邊走邊褪手套,身後還跟著幾名護士,將秦蘭一起推了出來.

"媽——"

向南激動的一把迎了過去.

景孟弦伸手,攔腰攬過她,沖她比了個安靜的手勢,"噓……秦姨沒事,這會睡著了,你別打擾她,她緒有些激動,讓她休息會比較好.文,你把秦姨先送回病房去."

最後這句話,景孟弦這沖病床邊的護士的.

"好."

文率先推著秦蘭回了病房去.

景孟弦和向南跟在後面.

"孟弦,我媽真的沒事嗎?"向南還有些不放心.

景孟弦隨手將手套扔在一旁的回收桶里,這才如實同她道,"身體其實本無大礙,但是精神上的損傷比較嚴重,我擔心她緒不好的話,會影響身體的痊愈,倒不是秦姨的身體就好不了了,能好,但這樣很容易落下病根子."

向南臉犯難色,咬唇,"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除了多開導她,真的再別無她法了,事已至此,希望秦姨能看開點."

向南聽了景孟弦的話,低低歎了口氣,緒有些落寞,眼角的余淚還未來的及干涸.

景孟弦心疼的捧起她的臉,皺著眉道,"這幾天就看你每天苦著這張臉,這樣可不行,秦姨看著只會越來越難過."

向南聽得他溫柔的撫慰著自己,眼淚就再也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她的手抓上景孟弦捧著自己的大手,臉頰依賴般的在他溫暖的掌心里蹭了蹭,眼簾垂下,搖頭,"孟弦,我好累……有時候我覺得我真的快要撐不下去了……"

景孟弦攬著她,心疼的將她摟進自己懷里來,試圖把身體內所有的溫暖全數傳遞給她,"累了就到我懷里來,雖然沒辦法替你分擔你心里的痛苦,但至少還能給你一絲慰藉."

向南聽聞這話,嘴角忍不住輕輕上揚.

臉貼在他的肩膀上,輕閉著眼,享受著這痛苦邊緣的一片唯一一片溫存.

向南慶幸,這個時候,好在自己還有他!

————————————最新章節見《添香》————————————

尹若水在重症室里呆了五天,也昏睡了整整五天之久,每日就靠著營養水維系著.

第六天轉入普通VVIP病房.

這日向南比誰都忙.

她先是從外面買了一束嬌豔欲滴的百合回來,插在花瓶里,又精心修剪了一番之後,這才將它們擱在病床前的圓桌上,這樣若水一醒來就能見到這素白聖潔的百合了.

這是她最愛的花種.

她總百合象征著潔淨,通明,一如她的心,單純如白紙.

向南想到她曾經這些話時那單純無邪的笑臉,心口一疼.

若水從來都是天真爛漫的,不管遇到多痛苦的事,哭一哭也就過了,隔日再見她依舊一片陽光般的笑容,不熟悉她的人會覺得她沒心沒肺,了解她的人才知道,那只是因為她的心田里種著一片陽光.

想到從前過往美好的一切,再看著床上還蒙著層層紗布的若水,以及雙腿處那扁平的被褥,向南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狂湧而出.

若水,如果可以,多希望從前的那些天真能夠永遠定格在你的臉上,永遠都做那個沒心沒肺的尹若水!

"水……"

"水,我要喝水……"

忽而,病床上傳來尹若水虛弱的喚聲.

向南一喜,就見病床的尹若水已然緩緩地睜開了眼來.

"若水!!"

向南欣喜的朝病床上的尹若水撲了過去,頓時眼眶里的眼淚淌得更厲害了,"若水,你終于醒了!你終于醒了……這幾天真是嚇死我了,嗚嗚嗚……"

向南握著尹若水的手,不停地哭著,忽而想起她要喝水,又連忙跑去飲水機處倒水,"等等,姐馬上給你倒水!"

尹若水看著姐姐淚流不止的模樣,虛弱的出聲,安撫著她,"姐,你別哭了,我現在這不好好的嗎?"

向南一聽尹若水這話,握著杯子的手一抖,飲水機中的熱開水順勢灑在了向南的手背上,她疼得低呼一聲,眼淚撲簌撲簌就往外掉.

但她沒敢讓自己哭出聲來,急忙抹了一把眼淚,這才轉身,牽強的扯出一抹笑,將水遞到了尹若水跟前來,"我加了些冷開水,喝起來應該不燙了."

"姐,你先扶我起來吧."

"好,把我床搖起來,你心點."

向南著就替她將床頭稍稍搖高了些.

尹若水艱難的動著身子,還在努力的嘗試著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坐起身來,卻倏爾皺了皺眉,她抬起頭,有些難過得看著向南,"姐,我的腳好像都沒知覺了,是斷了嗎?"

向南一聽這話,眼淚就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外湧,甚至于差點就哭出了聲來.

"若水,我們先把水喝了,來."

向南試圖轉移話題.

尹若水卻笑著安慰自己的姐姐,即使臉色還有些蒼白,"姐,你別哭了,我都沒感覺到疼."

她著,伸手想要去搬自己的腿,"不就斷了兩條腿嘛,又不是好不……"

話到這里,突然扼住.

笑容登時凝在她的臉上,她勾著身子,雙手倉皇失措的隔著被褥在自己腿部的位置處不停地摸索著.

"我的腿呢?"

"我的腿呢?!!"

一時間,尹若水像瘋了一般,不停地在床上摸著.

"我的腿呢?!!我的腿……"

她從床頭,摸到床尾,又從左邊摸到右邊.

那張蒼白的面頰死灰一片,眼淚更是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湧,"姐,我的腿呢?我的腿去哪兒了!!為什麼我沒有腿了!!啊——————"

尹若水哭著喊著,雙手抱著頭,不敢置信的大聲尖叫,"不可能!!不可能————"

"若水,若水……"

向南哭著撲過去抱住自己的妹妹,"若水,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姐不好!!都是我不好……"

她抱著妹妹,心疼的不停地吻著她的額頭,聲淚俱下的同她道歉.

"不可能!!絕不可能!!我不相信,不信……"

尹若水發狂的去推抱著自己的向南,"讓開!!讓我下床,我要走走!!讓我下床——"

"若水!!別這樣,姐求你,求你……"

向南哭著抱住她.

但尹若水已強行掀開了被子,當見到那只剩下半截的雙腿時,她差點眼前一黑,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若水……"

向南忙扶住了她.

尹若水放聲大哭,歇斯底里的沖向南大喊著,"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她整個人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隨手抓起床頭上的東西就往地上砸,"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杯子摔在地上,頓時一片粉碎.

緊接著是果盤,電/話機……

甚至于連她床頭的圓桌上那個盛滿著百合花的玻璃花瓶也沒放過,"為什麼還要在我眼前放一束開得這麼鮮豔的花,是不是想告訴我全世界都是美的,只有我一個人是殘缺的!!還是為了諷刺我跟這折枝的花一樣,都是沒有定腳的根了!!我們都是殘疾!!廢物——"

花瓶狠狠地砸碎在地上,玻璃渣碎得滿地都是.

那嬌豔的百合躺在破碎的玻璃渣里,顯得那般殘破不堪.

向南終究沒能再忍住眼淚,一顆一顆的從眼眶中滾落而出,掉落在地上,碎開來……

尹若水幾乎把房間里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了,向南也不阻止.

向南知道,她的心里有多少恨,多少痛,急需要發泄!

能夠發泄出來是好事,向南就怕她憋著,憋到最後就只能往死胡同里鑽……

"誰讓他們把我的腿截了!!我有答應過嗎?我有點頭過嗎?你們有沒有遵循我的意見!!!"

尹若水哭著喊著,慘白著一張臉,沖向南歇斯底里的叫著,"你看我,現在是什麼怪模樣!我癱了,我就是個殘廢,我一輩子都只能躺在這張床上,我永遠都沒辦法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了!!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把這樣的我留下來,尹向南,你們怎麼不讓我去死!!不讓我去死——"

向南聽著一個又一個的'死’字從自己妹妹的嘴里出來,她嚇得渾身發怵,瘦弱的身子顫抖得厲害,手心里一片冰冷.

她多害怕從若水的口中聽到這麼絕望的字眼……

"若水,別這個字!當姐求你,求你,好不好?"

向南緊緊抱住自己的妹妹,將她的頭擱在自己懷里,一下又一下疼惜的撫摸著她的秀發,"相信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就算我們沒了腿,我們還有希望!我們還可以用義肢,是不是?你知道多少人用義肢就跟常人無任何區別嗎?只要我們肯堅持,一定都會好起來的!相信我,相信我……"

"嗚嗚嗚——"

尹若水癱在姐姐的懷里,哭得那麼淒絕而悲涼……

她的人生真的還有希望嗎?還有嗎?

穿著白色大褂的景孟弦出現在尹若水的病房門口的時候,里面凌亂得簡直就像被八國聯軍掃蕩過一般,玻璃碎渣到處都是,書本,鮮花,水果,散了一地,處處都是狼藉.

他走進來,邊走邊彎身拾起地上的雜物.

甩一甩手里的書本,將里面的玻璃碎屑彈掉,擱回桌面上,而後倚在桌邊,靜靜的看著里面的兩個女人.

向南和若水也同時發現了景孟弦的存在.

尹若水一驚,而後一聲尖叫,立馬就將頭縮進了被子里去,又悶聲哭了起來,就只聽得她在被子里喊,"你出去,出去……"

向南有些無助的看向景孟弦,景孟弦朝她擺了擺手,示意她安心就好.

他沒有離開,甚至于毫不避諱的邁步朝床上的尹若水走了過去,探手,將捂著她腦袋的被子強行扯了開來.

"你干什麼!!放開,放開!!"

尹若水哭著大喊.

景孟弦依舊一臉平靜,肅然的視線看定尹若水,沉聲道,"尹姐,我是醫生,我現在必須替你檢查身體狀況."

"我不需要!!"

她哭著大叫.

"抱歉,我沒辦法看著我的病人就這麼消沉下去而置之不理."

景孟弦著,直接強硬的將尹若水身上的被子給掀了起來.

"景醫生……"

向南緊張得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被扯去了被子的尹若水毫無遮掩的曝露在景孟弦眼前,她起先是一愣,而後,眼眶越來越,到最後,竟毫不避諱的直接撲入了景孟弦懷里,放聲大哭.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向南微微一怔,眸光閃爍了幾秒,便別開了視線去.

景孟弦不著痕跡的將懷里哭得七葷八素的尹若水拉開,扶著她躺下來,拿起手電筒開始替她檢查瞳孔,一邊安撫她道,"先別關顧著哭,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選擇振作才是最聰明的決定.有希望,才有人生."

景孟弦醇厚的男中音,仿佛具有天生的魔力,一開口便能輕而易舉的讓人安下心來.

尹若水的哭聲明顯低了許多,她著眼看著眼前這個獨具魅力的男人,咬著唇,哭著問他,"景醫生,你覺得我的人生,真的還有希望嗎?"

"為什麼沒有?"

景孟弦答得毫不猶豫.

著就從口袋里掏出了一踏照片出來,遞給尹若水,"這照片里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樣,可是,你看看他們,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每一個都擁有著不平凡的人生,而且,每一個都用雙肢走路,甚至還有帶著義肢參加百米賽跑而榮獲國際冠軍的!所以,兩條腿真的不能代表人生的全部,唯一能代表你人生全部的是性格,是心靈!人人都性格決定命運,正因為他們有著樂觀的人生觀,他們才有了今天這不平凡的成就!而你呢?我們不需要你成為一個多偉大的名人,我們所有的人都只是希望你活出最精彩的自己!你沒了雙腿不可怕,我們可以用義肢代替,或許義肢不如自己的雙腿來得習慣,可是,養成一種習慣只需要短短的二十多天,而習慣之後就成了自然,再慢慢的,它們就將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所以,就當這次的災難是對你人生的一個大考驗,相信我,只要你跨過去,未來真的沒有你想的那麼灰暗……"

向南怔怔的望著床邊這個溫潤而踏實的男人.

他總是有最美好的辦法,在最混沌的時候給人最理智,最清楚的希望.

金色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映射進來,篩落在他迷人的左側,他的臉頰隱在光影里,忽明忽暗,卻魅得教人難以抵擋.

看著妹妹那雙漸漸充滿期待的眼眸,向南微微彎了嘴角.

回頭,看向窗外的陽光……

歲月靜好,一切還有期待.

尹若水拿著那一遝照片像捧著寶貝一般,將它們置于自己的胸口,水眸汪汪,望著眼前景孟弦那如夢如幻的俊顏,她覺得自己仿佛在做夢一般.

什麼時候景醫生這般溫柔的跟自己過話?而且,一還這麼多!

尹若水只覺心髒一陣突突跳著,感動的熱淚止不住的往外流,"景醫生,這些照片,你是專程從網上找來給我的嗎?"

景孟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只道了一句,"謝謝你!"

還有,"抱歉!"

他完,站起了身來,偏頭,看一眼窗口的向南,眼眸閃爍了一下,這才又折回來看向尹若水,"我還有事,先忙了."

他完,點點頭,邁步離開.

想到尹若水凝望著自己時,那雙熱切的眼眸,忽而,他的心頭沒來由有些沉重.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已經很久沒回家了,也沒去公司,自從出了車禍之後,她便向公司請了半個月的假,公司倒也體恤下屬,一聽聞她的事便立馬就批了.

這夜,凌晨一過,向南便從醫院回了家來.

她正好給母親和妹妹揀些換洗的內/衣內/褲過去.

她回來的時候,景孟弦還在手術室里,她也沒叨擾他,只給他發了條簡訊過去,告知他自己先回家了.

剛洗完澡,才一躺上床,桌上的手機忽而就響了起來.

是景孟弦打來的電/話.

向南一笑,連忙接了起來.

"喂……"

清甜的聲音從手機這頭傳到了景孟弦的那頭去.

"喂."

他也回了向南一個字.

"下手術台啦?"向南問他.

"喂……"景孟弦又應了一句.

向南一愣,取笑他,"你干嘛呢?複讀機啊?"

"你不是喜歡聽我'喂’嗎?我多幾遍給你聽."

景孟弦溫沉的嗓音透過電子儀器傳了過來,那麼醇厚動聽,撩撥著向南的心弦,讓她不覺有些怦然心動.

一想到曾經那些分別得過去,向南心口微疼,"我不喜歡聽你'喂’,我喜歡聽你其他話,例如問問我在哪里,在干什麼,有沒有想你……"

"那你有沒有想我?"

向南的話還來不及完,就被景孟弦接過了話頭.

上篇:父子相認(3)——新手爸爸囧事多     下篇:命運的安排——有沒有想過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