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命運的安排——有沒有想過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  
   
命運的安排——有沒有想過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

一想到曾經那些分別的過去,向南心口微疼,"我不喜歡聽你'喂’,我喜歡聽你其他話,例如問問我在哪里,在干什麼,有沒有想你……"

"那你有沒有想我?"

向南的話還來不及完,就被景孟弦接過了話頭.

向南一愣,繼而忍不住輕笑出聲來.

她在柔軟的床上貪婪的翻了一個身,好久沒睡自己的床了,這感覺可真舒服!

"我才不想呢!"

向南趴在床上,軟綿綿的笑道,"一想你,就想到那可怕的醫院!我才不要想你,我現在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多舒服."

景孟弦似也在電/話那頭笑了,"可怎麼辦,我好想你……"

他醇厚的嗓音,慵慵懶懶的,卻透著一種沙啞的疲憊.

向南心頭微動,一股綿綿的熱流至心池中漾起,卻又心疼于他的倦累.

"是不是累了?聽你聲音感覺懶懶的."

"嗯……"

景孟弦著,將頭往座椅上稍稍靠了靠,"想你想的."

向南輕嗤一聲,"油嘴滑舌."

她嘴上雖是如此的,然漂亮的嘴角卻忍不住加深了上揚的弧度.

"你呢?想不想見我?"

忽而,他又問.

向南臉一,有些嬌羞,卻還是交代了實話,"想,但是都這麼晚了,你……"

"想我就推開窗戶,讓你見見我."

電/話里,景孟弦的緒較于剛剛明顯高漲了許多.

向南一怔,訝然.

連忙掀開被子就跳下了床去,連拖鞋也來不及穿,便直往窗邊奔了過去,"你在下面嗎?"

窗戶推開,向南探頭出去看.

就見一樓的路燈下,站著一道頎長的黑色身影.

他一席深黑色的風衣及身,單手習慣性的兜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則握著手機,貼在耳邊,迷人的面龐微仰,眯著醉眸,凝望著探出窗外的向南.

柔光暗影里,他魅惑的面龐若隱若現,然那笑,卻只是這麼遠遠的看一眼,便已教人怦然心動……

那一刻,向南清晰的聽到了自己心髒砰砰跳動的聲音,那麼強烈而清楚!

她的胸口,仿佛有什麼在灼燒著一般,滾燙滾燙的,幾乎要熱到她的眼眶里去了,"你怎麼過來了?"

她在電/話里問他.

"不知道."

白白的霧氣從景孟弦薄唇間吐出來,迷離了他的俊顏,"本來是打算回家一趟的,可是,莫名其妙的,車就開到了這里."

向南嘴角彎得更深,忽而像是想到了什麼,忙道,"你上來吧!外頭怪冷的."

她著轉身去穿鞋,就往外走.

"確定我方便上去?"

向南笑笑,"上次的事還心有余悸?"

景孟弦挑挑眉,一邊往她的樓層里走,"秦姨好像對我有點看法!"

他著忍不住自嘲道,"我現在趁著她不在,就偷偷跑你們家來,怎麼就覺得像在搞地下呢?"

向南都被他逗笑了,"你別貧嘴了,趕緊上來吧!"

向南將門打開,倚在門口等著他,又道,"不過話回來,景醫生,得不到我媽的認可,是不是受了重擊?"

這會,景孟弦已經踏著階梯,一步一步走了上來.

他也沒急著掛電/話,當見到門口的向南時,嘴角的笑意更深.

"你不覺得秦姨對我的討厭來的有些奇怪嗎?"

他站定在向南的對面,繼而,干脆一探手,攔腰就將穿著睡衣的她,揉進了自己懷里來,"真的都睡啦?"

"嗯,都躺床上了."

向南笑著收了線,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問他,"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我沒那麼傻,你開窗之前我都坐在車里的."

向南笑意嫣然,拉著他往里走,"進來吧,外頭怪冷的,我給你泡杯熱茶."

景孟弦任由著她拉著自己進屋.

"糟糕."

向南看著鞋架上清一色的女士拖鞋,無奈道,"怎麼辦?你上次穿的那雙鞋子是我們家唯一的一雙男士拖鞋,但是前兩天被老鼠咬破了,我把它扔了,可還沒來得及換新的."

景孟弦沒所謂的道,"赤腳也一樣."

他優雅的脫了鞋,就著白色的襪子,從容的走進了廳里來.

向南急忙把自己腳上的拖鞋換下來,隨便揀了妹妹的一雙鞋子穿上.

看著腳上那雙屬于若水的粉色毛絨拖鞋,她眼眶忽而一濕……

這以後,這些漂亮的毛絨拖鞋,也不知道若水還能不能穿上.

"發什麼呆呢?"景孟弦回頭看站在鞋架邊黯然傷神的向南,"不是要給我泡茶嗎?"

"哦!"

向南忙回了神過來,拎著自己剛脫下來的鞋子就往他走了過去,"你先穿我的拖鞋吧!別光著腳,這大冬天的,你也不怕凍著."

她彎身將自己那雙粉藍色的女士毛絨拖鞋擱在景孟弦的跟前.

"來,穿上."

景孟弦盯了一眼腳邊的那雙拖鞋,眉峰微微一抽,又怪異的看了一眼向南,最後竟然也沒拒絕,大大的雙腳往那兩只船里一踏,大搖大擺的穿著就往里走了去.

看著他圾著自己拖鞋的背影,忽而,向南就有些默哀起那兩只可憐的拖鞋了.

向南去廚房給他沖茶,再出來的時候,客廳里哪里還有他的身影.

"景醫生?"

她錯愕的往其他房間里探了探腦袋.

就見他杵在自己房間里正東張西望,四處打量著.

"看什麼呢?"

向南將熱茶擱在桌上,問他.

"這是陽陽幾個月的時候嗎?"

景孟弦伸手指了指牆上的照片.

那里貼著一張又一張陽陽從到大的照片,有繈褓照,還有近期的光頭照.

每一張都笑得極為燦爛,那雙迷人的眼睛里仿佛綴滿著星光.

向南歪著頭,沉迷的看著牆上的照片,忍不住感歎道,"這麼一看,他真的跟爸爸好像……"

景孟弦偏頭看了向南一眼,嘴角一彎,饜足的笑了.

"你先去床上躺著吧!我喝完這杯茶就走了."

向南倒也不客氣,掀了被子,將自己鑽了進去,蜷做一團,坐在床頭前,"你專程跑過來就為了喝一杯茶的啊?"

"不然還要做什麼?"

景孟弦回頭看床上的她,眼底露出幾許閃爍的精光來.

"……"

向南臉一,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打什麼鬼主意,暗損了一句,"流氓!"

景孟弦爽朗的笑出聲來,邁步走近她的床邊,彎身,替她壓了壓被子,"趕緊睡吧!我真不是來鬧你的,這都快一點了,明天一早還得往醫院跑呢!"

向南眨巴著雙眼,怔怔的望著眼前這張好看到無懈可擊的俊顏,忽而想起四年前的一切,她忍不住笑起來,"景醫生,從前追你的女孩子那麼多,怎麼到最後你就著了我的道呢?"

景孟弦兜著雙手,在向南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你真想知道為什麼?"

"嗯."

向南點頭,猛點頭,如雞啄米一般.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盤踞在她心頭很多年啦!

曾經她死皮賴臉的問過他的,但他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哪有什麼理由,這種事沒有理由!

"你確定你真的要知道?"

景孟弦嘴角含笑.

那笑,絕對是壞壞的那種.

向南點頭,"你就嘛!"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正值青春年少,有些生理欲/望還是需要發泄的."

"……"

"去死!!"

向南氣得拿了枕頭就砸他.

這厮!!

果然是個沒皮沒臉的臭流氓!!

景孟弦接住枕頭,仰頭哈哈大笑起來,"行了,逗你玩的,就算真要發泄yu/望也不至于找你這種毫無技術可的笨女人!"

"呵!"

向南冷笑,"誰不知道你們男人都喜歡生嫩,沒經驗的."

景孟弦笑得越發肆無忌憚了,"你在我眼里可真算不上生嫩,頂多就一花癡!"

"是吧?只有呂純那樣的才能入得了您大爺的眼!只要她勾一勾手指,哪個男人不往她懷里鑽!當年你該不會是因為她有了新男朋友,大受打擊之後才一氣之下跟我在一起的吧?"

向南故意酸酸的著.

"嗯!"

景孟弦竟然就那麼直認不諱的點了頭,抱著肩,劍眉一挑,輕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事實真相,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問我這個問題?"

"你……"

向南直接氣結,抱著另外一個枕頭毫不猶豫的就狠狠朝景孟弦砸了過去.

"景孟弦,我今天拒絕再跟你多一句話!!"

她氣鼓鼓的喊著,然後一掀被子就將身子埋了進去,嬌身一背,再也不理他了.

看著她生氣的模樣,景孟弦忍不住勾著嘴角笑了.

"尹向南,你吃醋啦?"

他也不起身來,就坐在椅子上喊她.

"吃你個頭!"

向南生著悶氣,沒好氣的回他,"喝完茶,趕緊走!順便幫我把門鎖上!"

"喂!為什麼你就那麼肯定我跟阿純之間有什麼呢?"

景孟弦笑著問她.

他喜歡她這吃醋的模樣!

"阿純??哈!!"向南誇張的笑著,"阿純!!還阿南呢!!"

要真沒什麼,至于叫得這麼親密!

向南真吃醋了!!

"阿南……"

某個沒皮沒臉的男人,居然還順勢就喊了她一聲.

向南登時就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她轉過身來,惱怒的瞪著眼前嬉皮笑臉的男人,"景孟弦,你夠了!別惡心我了!!"

景孟弦抱著枕頭,起了身來,走近她.

隨手將枕頭墊在向南的腦袋下方,緊接著就毫不客氣的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長臂探出去,撈過她的腦袋,讓她枕在自己強實有力的臂膀上,另一只手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頭,"真拿你沒辦法,我都還沒跟你計較你和戴亦楓之間的事兒,你倒還跟我計較起來了!"

向南哼哼鼻,沒好氣道,"你別往我床上躺!"

她著,手就不停地推擠著他的胸口,景孟弦忙笑著伸手捉住了她不安分的雙手,"好了,不逗你玩了.其實阿純一直就是我堂嫂!堂嫂,你知道是什麼關系嗎?"

向南一愣,好久沒緩回神來,"堂嫂?"

"對."

景孟弦認真的點點頭,彎著手臂,將頭枕在自己的手掌上,"早在我們讀書那會,她就已經跟我堂哥定過親了!所以,知道我為什麼對她特別不一樣嗎?因為她是我們景家的人!"

"……"

向南訥訥的埋在他的胸膛口里,還在回想著剛剛他的這段亂七八糟的關系.

"那你嫂子,豈不是特別不喜歡我?"

向南悶聲問他.

景孟弦好笑道,"你要她喜歡做什麼!你又不嫁她!行了,不了,睡覺!"

他著,替向南壓了壓胸口的被褥.

向南瞪眼看他,"你睡這?"

"不行?"

景孟弦眯著獵豹一般的雙眼,看著她.

向南臉一,咬著唇就不出聲了.

"行了,逗你玩的,我不睡,等你睡了我就走."

景孟弦著,用手指抵開她緊咬下唇的貝齒,"都跟你過多少次了,不許咬唇,好好的唇瓣非得被你咬出印子來!"

"那你走的時候,可得記得幫我把門鎖上."

"知道.睡吧!"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後背.

向南歪著腦袋,安心的縮在他的胸膛里,閉了眼去.

好久,卻聽得她低聲道,"孟弦,今兒若水突然問我,為什麼那天我會跟你在一起……"

向南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沉悶.

景孟弦一怔,半響,低頭看懷里的她,"那你怎麼回答她的?"

向南整個身子貓做一團,頭輕埋在他的懷里,眼眸耷拉著,卷翹的睫毛如一把蒲扇一般粘在他的胸口里,就聽得她低聲道,"我撒謊我們是無意中遇見的.怎麼辦?看著那樣子的她,我突然好害怕……"

景孟弦胸口微緊,手臂攬上她的嬌身,"要聽聽我的意見嗎?"

"嗯,你."

向南抬起頭來看他.

景孟弦纖長的手指,輕輕捏起她的下巴,一臉正色的問向南道,"有沒有想過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

他的語氣,那麼較真;眼神銳利,卻誠懇至極.

向南伸手圈住他結實的腰肢,撐著一雙迷離的霧眸,沒有信心的恍然問他,"我想,可是……我們可以嗎?"

他們之間那麼多的阻礙,那麼的隔閡,他們真的能夠就這麼一直認定對方,毫不動搖的走下去嗎?

"為什麼不可以?"

景孟弦挑挑眉,眼眸深重,鎖定懷里的她,"只要你夠堅定,願意把自己交給我,我們就一定能夠披荊斬棘的走下去!其實很多時候,幸福真的不是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就有的!真正的幸福,是活出自我!人一輩子如此短暫,為什麼還要讓自己活在別人的眼里!抱歉,我做不到.若水受傷的事,我也很抱歉,但我不認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瞞著她,就會是一件好事.她如今受傷了,心思脆弱的同時,我當心她因為依賴,對我越陷越深……"

景孟弦想到今天自己去勸她時,她盯著自己時,那熱切的眸光.

向南摟著他腰間的手,更緊了些分,"那我們該怎麼辦?她現在這樣,如果我告訴她實話的話,她會瘋的."

"索性我們就不要再刻意的在她面前隱瞞什麼了,讓她慢慢的一點點發現,一點點接受,總比突然給她來個重擊強!"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微涼的手,置于自己的手心里,沉聲道,"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果若水不肯成全我們,你會怎麼做?你會不會為了她而放棄我!這個問題纏了我很久,但後來我沒再去想它了."

他完,沖向南淡淡一笑,"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不想為難你.我唯一該想的,能做的,就是讓身邊每一個我們愛的人,成全我們的愛!"

向南聽聞他的話,心池里微微一動,她反手扣住他的大手,試探性的問他,"如果是你的母親也不允許我們在一起呢?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如此堅持嗎?"

景孟弦勾唇一笑,唇角有些晦澀,"那天你瞞著我一直不肯告訴我實,其實我就已經猜到了,或許是我母親動了你!如今看來,當真如此!"

向南眼眸微閃,咬了咬唇,垂了眼簾去,"對不起,我本不想告訴你的."

"不要再跟我對不起了,這三個字我承受不起,該這話的人本該是我,四年前是我疏忽了你們母子,才落到現在的結果,但好在命運待我們不薄,到底還是讓我們相遇了.睡吧!相信我,老天絕對不會讓兩個無緣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糾纏.曾經的分別或許只是一種考驗,讓我們更清楚的明白,什麼是愛,什麼是非你不可!"

景孟弦著,在向南漂亮的眼簾上輕輕印了一記吻,"閉上眼,睡吧!"

"好……"

向南嘴角彎起一抹笑,歪在他懷里,睡了.

她喜歡他的這一番話.

老天如此安排他們,一定是有緣由的!

拋開他們之間的阻隔不,其實他們還有許多連接點的,他們有愛,還有他們的孩子……

"你會走嗎?"

向南窩在他的懷里,閉著眼,惺惺松松的問他.

"等你睡著了我才走."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肩膀.

向南眼眶微濕,用很輕的聲音問他,"那不走,不行嗎?"

上篇:生命在,希望就在——你有沒有想我?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她與景孟弦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