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她與景孟弦的關系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她與景孟弦的關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幾日過後,陽陽和秦蘭都順利出院,秦蘭回了家,而陽陽也被瞞著秦蘭接到了景孟弦的家里去.

這日,周末——

曲語悉坐在尹若水的床邊,替她細心的剝著水果.

"身體感覺還好嗎?"

曲語悉問她.

尹若水癱睡在床上,目光還有些呆滯,望著窗外飄飛的雪景,半響,落寞的收回視線,看定曲語悉那張漂亮文靜的面孔,"我的身體能好到哪里去?"

曲語悉咬咬唇,歉疚道,"對不起,那天如果不是我打電/話讓你去玩,也不會釀成現在這場悲劇了."

尹若水的眸光有些晦澀,她搖搖頭,"這事兒能怪你嗎?算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不想再去回憶那黑暗的一天了."

她眉頭緊鎖的,表有些痛苦,眼又別向窗外,眼底還有淚光在泛濫.

"聽你是為了救你姐和孟弦才弄成這樣的?"

曲語悉又了一句.

尹若水眉頭一皺,擱在被褥上的雙手不自覺收緊了些分,卻漠然道,"這事兒也與他們無關.一個是我姐,一個是我愛的男人,我救他們不過只是天經地義的事兒罷了!"

曲語悉哂笑了一句.

尹若水別過眼來看她,有些不快道,"你笑什麼!"

"沒什麼."

曲語悉聳聳肩,笑笑,"你的脾氣較于以前暴躁了不少."

尹若水微微怔了半秒,垂下眼簾,咬唇,同曲語悉道歉,"抱歉,最近出了太多事,我的緒一時間很難控制."

"沒事,我能理解."

曲語悉深呼吸了口氣,"我也為你感到難過.對了,有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吧?"

"嗯?"

"我跟孟弦已經取消婚約了."

尹若水水眸里掠過一層顯而易見的漣漪.

就聽得曲語悉繼續,"他他有喜歡的人了!"

尹若水一怔,有些緊張的看著曲語悉.

"那個喜歡的人,姓尹!"曲語悉又補充.

尹若水水眸瞪大,驚愕的看著曲語悉,氤氳的霧眸里漸漸有喜悅在漫染,她忍不住激動的扣住曲語悉的手,"你認真的?"

"真的!"

曲語悉面無表的看著她.

那雙一貫溫柔的眸子,此刻泛著殘忍的冰涼,但太過興奮的尹若水卻根本沒有發現她異樣的緒.

尹若水那驚喜的眼淚,抑制不住的往外湧.

"我太驚喜,太意外了!!你知不知道,我以為我沒了雙腿我就沒了全世界,可是,那天當景醫生拿著他精心給我准備的照片來到我床邊鼓勵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對我的用心,他從來沒有那麼溫柔的對待過我,那天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果然,上帝是公平的,為我關一扇窗的同時就會為我再打開了一扇窗,我想'塞翁失馬’也就不過如此了!"

尹若水兀自激動的喃喃著,又抬起淚眸看向面無表的曲語悉,"語悉,謝謝你,謝謝你能成全我們!我對你很抱歉,可是,你知道我有多愛他的,我對他的愛從來不輸你半分,所以我沒辦法把他讓給你,但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他幸福的!!"

曲語悉安靜的聽完她的這番話,嘴角的笑意,更深,更冷.

她漠然的推開尹若水的雙手,清冷的看著她,嘴角一絲冷笑,"你就那麼確信他嘴里的那個姓尹的女人,就是你尹若水?"

她著,撥了撥肩上烏黑的秀發,站起了身來,將外套搭在手臂上,居高臨下的笑看著她,"尹若水,有時候我都替你的天真感到悲哀,你忘了你是為了誰才斷送了你這兩條寶貴的腿?你以為你這個樣子了,還會有男人喜歡?你覺得你魅力如此大,他景孟弦會為了一個連雙腿都沒有的女人而放棄一個像我這樣優秀的女子?你就別做這種白日夢了!"

曲語悉尖酸刻薄的真面目頓時展/露無/遺,看著尹若水那張越漸慘白的臉蛋,她嘴角的笑意更深,更冷,"你覺得我這副樣子,讓你心寒,讓你失望了嗎?"

她笑問尹若水.

尹若水的手,緊緊抓住被褥,十指間泛出駭人的慘白,"你為什麼要這麼難聽的話?"

曲語悉挑挑秀眉,"怎麼?我不過就只是了些難聽的話而已,就把你傷到了?這樣總比有些人好,背著你把你的男人都偷了,結果你還白癡到為了那種壞女人把雙腿都弄沒了!我都替你不值啊!!"

"你……你什麼意思?"尹若水的臉色越發慘白.

曲語悉哂笑一聲,從包里掏出一遝照片,沒好氣的一把甩在她面前,"自己看看!看看你為了這對狗男女付出了這麼多,然後他們又對你做了什麼!!尹若水,全世界都在把你當傻瓜,你知不知道!!"

尹若水抓起那一遝照片,一張一張翻看著,本就沒有過多血色的臉頰,越漸慘白.

照片上,一張張全是向南和景孟弦接吻的場景,那種纏綿即使只是幾張靜態的照片,卻也能深刻的感受到.

"不可能……"

"不可能!!"

她不敢置信的甩著頭,眼底的淚水越積越多,"不可能!!!"

尹若水拾起頭,歇斯底里的沖曲語悉大喊,"你騙我的!!這些照片一定是你P的,對不對?你跟我姐早就有過節了,你故意挑撥我跟她的關系,是不是?"

"是,我跟她是早就有過節了!!"

曲語悉著眼眶也不由了些分,她咬牙恨恨道,"我能不恨她嗎?我未婚夫就這麼被她搶了,你覺得我能放過她?尹若水,你用你的破腦子好好想想,出車禍的時候他們倆是不是在一起?你知道我在雪園里打電/話給你是為了什麼嗎?我就是為了讓你看清你姐的真面目!!你在醫院里照顧你媽的時候,她就在雪園里和這個男人卿卿我我,恩恩愛愛!!她每次都叫你別纏著他景孟弦,為什麼?因為她自己喜歡!!!她自私,她怕你搶走那個男人!!她背著你和我就跟他勾搭在一起,結果還讓你為了這種背叛你的人而犧牲了自己,犧牲了你整個人生!!尹若水,世界上有你這麼白癡的人嗎?全世界都在替你悲哀,你知不知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信——————"

尹若水哭著,歇斯底里的大喊.

"你給我滾!!滾——"

眼淚如絕提的洪水一般,瘋狂的往外湧,她發恨的把手里的照片統統朝曲語悉甩了過去,"我不相信你!這照片一定是假的,假的!!"

曲語悉只是冷冷的盯著她看,"你信不信那是你的問題,想讓自己一直被別人當白癡耍下去,那也是你的問題!我不過只是在看不下去的時候,好心提醒你兩句!"

曲語悉勾了勾耳際邊的劉海,高貴的微微一笑,仿佛又恢複了以往那種千金姐的溫婉范,"我還有事,先走一步,改天再來看你."

她完,踩著優雅的高跟鞋,輕步度出了病房去.

身後不停地傳來尹若水發狂的尖叫聲,漂亮的唇角微揚,露出幾許得意的神來.

尹向南,你以為你就贏了嗎?跟自己妹妹爭一個男人的感覺怎麼樣了?應該會是一場好看的戲碼吧!

她突然就很期待了!

腳下的步子也變得越發輕快了起來.

………………………………

"出去!!滾出去!!!"

"我不吃藥——"

"滾啊,你們——"

向南送了母親去複檢回來,才一走近尹若水的病房,就聽得她在里面沖護士們發火.

向南急忙走了進去,"怎麼了,怎麼了?"

護士們一見向南過來,就如同見了救星一般,"向南姐,你可終于來了."

向南抱歉的笑笑,"你們出去吧,我來給她喂藥,辛苦你們了."

護士們求之不得,只差沒抱頭如鼠竄的離開了.

待護士們離開,向南這才看向床上的妹妹,她笑著朝尹若水走了過去,"怎麼了?今天我們公主心不好嗎?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尹若水躺在床上,冷冷的盯著向南看,雙眼一眨不眨的.

那種眼神如針刺一般,紮在向南的身上,讓她百般不適應,她別扭的笑了笑,拂了拂額前的碎發,靠近她問道,"怎麼了?怎麼用這種眼神盯著我看."

尹若水冷笑.

"我想看看你這張假惺惺的人皮里裝著一顆怎樣讓人作嘔的心!!"

向南一震……

眼眸底里閃過一抹受傷的緒,她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妹妹,"若水,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這種話……"

"怎麼?心虛了,還是受傷了?"

尹若水嘴角的笑意更冷,那雙盯著向南的眸子更是冷得叫人心底發怵.

"若水!"

向南正色看她,還有些不明所以.

"你不用對我大聲吼!!"

尹若水'蹭’的一下就從床上坐起了身來,揚著脖子沖向南厲聲尖叫,"尹向南,你這麼對我,你就不怕遭天譴!!"

向南怔鄂的望著自己的妹妹,沒想到竟然會從她的嘴里聽到這麼尖銳的詞語,她眼眶一,有些急了,"若水,你到底怎麼了?怎麼會突然這樣……"

"尹向南,你看不出我怎麼了嗎?我現在就是一個廢人,拖你的福,成天只能癱睡在這張床上!!你還問我怎麼了!!你的良心呢?都被狗吃了是不是?在你心里,你到底把我當什麼?當白癡是不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尹若水喊著喊著,一顆顆的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一般,瘋狂的往外湧.

她突然從枕頭底下抓起那遝照片,就憤恨的往向南砸了過去,"尹向南,跟妹妹搶男人的滋味怎麼樣?很爽是不是?!!!現在看著我癱在床上,知道再也沒有實力跟你去搶他了,很開心,是不是!!!"

照片一張張從向南的臉蛋邊劃過,尖銳的片角擦過她的肌膚,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有些疼.

看著腳邊那些照片里,那熟悉的一幕幕,向南只覺渾身冰涼,身體不自覺有些發怵……

"給我解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尹向南,告訴我,這照片只是PS的,是不是??"

尹若水在床上,哭著祈求著向南.

然而,向南只是死死咬著唇,垂著眼簾,任由著眼淚不停地往外湧,而她,卻只是咬著唇瓣,不出一句話來.

雙手捶在身側,篡得很緊很緊,十指抖得有些讓人心疼……

"你話啊!!你倒是啊——————"

向南的默認和愧疚,徹底刺激到了尹若水的緒,她突然抓起床頭前的玻璃魚缸,瘋了一般就朝向南的頭上砸去.

"啊——"

向南一聲尖叫,玻璃缸在她的額角上"砰——"的一聲碎裂開來,玻璃片伴隨著魚缸里的金魚和水在她的臉蛋上驚恐的散開,落在地上,碎成了玻璃渣.

玻璃屑彈在她的臉上,頓時就在她吹彈可破的肌膚上割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口,甚是駭人.

運氣好的是,那些玻璃碎屑還沒有彈到她的眼睛里,如果真是那樣,那後果便不堪設想.

向南吃疼的捂住額頭.

手才一探過去,就感覺到手心里濕濕黏黏的,她拿過來看一眼,整個手掌已經被鮮血染得通,看起來還有些觸目驚心.

她的身體顫抖得如篩子一般,渾身冰涼,豆大的眼淚不停地往外湧……

頭,昏得有些厲害……

她看著床上的若水,額角疼,但心里更疼.

尹若水躺在床上嗚咽的痛哭,雙手緊握成拳,憤恨的敲打著自己那殘缺的雙腿,"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都已經為你們倆犧牲了這麼多,為什麼還要背叛我!!為什麼————你們怎麼能這樣!!尹向南,我是你妹,我是你親妹妹啊!!你怎麼狠得下心!是不是非要看著我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是不是?!!"

"若水!!若水,姐求你,別這樣……別這樣!!!"

向南連忙撲過去,去抓她的手,她早已哭得泣不成聲,"別這樣好嗎?姐心疼,心里好疼……姐求你……別讓我們成為這樣的姐妹,姐求你……"

"是你毀了我!!!毀了我!連我心里唯一一絲期盼你都毀了……"

尹若水歇斯底里的大喊著,那雙死灰的淚眸里透著可怕的絕望.

她心里唯一的一份希望都是他景孟弦給予的,而如今,連這可憐的一丁點期望都被她這個殘忍的姐姐給搶奪了!!

尹若水整個人就像瘋了一般,忽而抓起床頭上的水果刀,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向南頓時嚇得大聲尖叫,嬌身一抖,整個人就朝她撲了過去,雙手死死抓住了那鋒利的刀口,著眼絕望的看著自己的妹妹,搖頭,淚水泛濫,"姐求你,別這樣……若水,別這麼對你姐!!別拿你自己來懲罰我……"

向南覺得自己真的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死死扣著刀鋒的雙手,已然有鮮血不斷的往外湧,一滴一滴從指縫間滲出來,滴落在蒼白的被褥上,滲出一朵朵腥的血花,有些觸目驚心.

"放開我!讓我去死,讓我死了算了————"

尹若水放聲尖叫.

"啊——"

忽而,門口傳來秦蘭一聲驚駭的叫聲,她看著里面這副景象,嚇得差點昏了過去.

下一瞬,她慘白著一張臉,驚慌的朝床上的尹若水飛撲了過來,"若水,若水,你別嚇媽,媽身體不好,經不得你這麼嚇唬的,我的寶貝……"

"媽——"

尹若水一見母親,登時就卸了心里所有的防備,哭著撲入了母親溫暖的懷里,"媽,我好難過,難過得想去死!!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對待我!!我都因為他們變成這個樣子了,他們為什麼還要在我心口上捅刀!!媽,我沒有未來了,我什麼都沒了……嗚嗚嗚……"

秦蘭聽著女兒的話,眼淚撲簌撲簌的往外流,卻不明她話里的意思,忽而,眼眸一掃,再見到地上那一張張的照片時,她眸光一凜,視線清冷如刀的掃向向南.

向南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咚——"的一聲,就在母親和妹妹面前跪了下來.

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瘋狂的往外湧,她重重的給她們磕了一個響頭,卻執拗的咬著唇,什麼也不,什麼也不解釋.

不解釋,也就代表……她默認了自己與照片里那個男人的關系.

秦蘭氣得抱著尹若水的手,不停地發抖.

下一瞬,"啪——"的一聲,毫不留的就狠狠地在自己大女兒的臉頰上甩了一巴掌!

向南被打得臉蛋一偏,頰腮上頓時顯現出五個鮮的手指印,臉頰上火辣辣的疼,卻始終……疼不過她的心!!

她卻依舊執拗的咬著唇,什麼都不,只是眼淚越流越多,越流越急……

秦蘭氣得臉都青了,心疼的眼淚不停地往外流,"尹向南,你怎麼能這麼對你妹!!!我跟你們倆姐妹過多少遍,那個男人沾不得!!沾不得!!!"

秦蘭的緒格外激動,長滿皺紋的臉因生氣而不停地顫抖著,忽而,就覺眼前一黑,竟又一次直接昏死了過去.

"媽——"

"媽……"

向南撲在母親身上,崩潰得失聲痛哭.

"媽,對不起,對不起……"

——————————————————————————————————

重點推薦精品美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米粒白(非虐,溫暖心,男主乾淨暖男)

上篇:命運的安排——有沒有想過要一輩子跟我在一起?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二十四時把你綁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