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4)——因為愛,把她當孩子一般寵著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4)——因為愛,把她當孩子一般寵著

景孟弦將向南打橫抱起,往他的辦公室走去.

向南的手一直緊抓他白大褂的衣領,就像抓著一塊救命浮木一般.

臉埋進他溫熱的勃項間,低聲嗚咽著,纖瘦的身子因哭泣而顫抖得厲害.

辦公室里,空無一人.

所有的醫生都忙著查房去了.

景孟弦將向南安置在自己的工作椅上坐好,向南才剛一從他的懷里出來,整個人就像失了安全感一般,可憐兮兮的縮做一團,雙腿蜷著,腦袋擱在膝蓋上,淚眸怔怔的望著自己的腳趾發呆.

腦海里全都是剛剛妹妹在病房里喊的那些話……

那麼決絕,也那麼讓人心痛.

淚,在向南的眼眶中打轉,她吸了口氣,強逼著自己不要哭出來.

景孟弦給向南倒了一杯熱水,然後又去自己的更衣室里拿了風衣出來,給向南裹上.

感覺到身上一暖,向南拾起頭來看他.

景孟弦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然後轉動了一下她的座椅,讓她面對著自己坐好,伸手替他將身上的風衣外套裹緊.

"其實我不冷,這里面暖氣打得很足."

向南眨著淚眸,嬌嗔道.

"穿上,你的手涼得厲害."

景孟弦著握住她的手,夾在自己兩只手的手掌心里戳了戳,試圖給她取暖.

向南看著他細心的動作,剛剛難受的心,在這一刻,似乎得到了一絲慰藉,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只是噙著淚的眼眸越發模糊了些分.

"這幾天就天天看著你掉眼淚……"

景孟弦伸手替她拭淚,而後干脆捧起她的臉蛋又在她的唇上貪婪的印了一記吻,"告訴我,我該怎麼做,你才會好過一些些?"

他的喉嚨,沙啞得有些厲害.

那里仿佛被人用刀生生的割破了一般.

他捧著她的臉蛋,深重的視線緊緊凝住她的淚眸,眉峰微微一顫,"如果放你離開,你會不會過得好一點點?"

向南一聽這話,猛地喘了口氣,眼淚撲簌撲簌就往外掉,"你也不想要我了嗎?你也不要我了?"

她的手下意識的扣緊景孟弦的大手,手心里的冰涼,有些駭人.

雙眸看著景孟弦,全然都是慌亂和不安.

"別哭."

景孟弦的聲音已經完全喑啞,他不停地替向南擦眼淚,"我怎麼可能舍得不要你!讓我放了你,就等同于把自己的靈魂從身體里剝離開來,那種痛,我想一點也不會比死來得好過的,對不對?"

向南哭得嘶聲力竭,整個人纏著就往他的懷里鑽,雙手抱住他的脖子,頭埋進他的頸項間,再也不舍得放手了,"別放開我,好不好?我不想再跟你分開了……別再跟我這樣的話,我好怕,好怕……"

向南早已哭得泣不成聲.

"對不起……"景孟弦心疼的親吻著她的發心,"好,我不,以後再也不了!我答應你,只要你不放手,我決不做先放手的那個人……"

那時候的景孟弦認定只要她堅持,他定不會做那個先放手的人,卻不想,到最後……先放手的人,竟然還是他!

許久,向南的緒稍稍緩和了一些,這才從景孟弦的懷里退了出來.

景孟弦抬手看了看手腕的表,開始收拾桌上的資料,又轉而給向南開了電腦,"待會我有個手術要開,時間大概兩個鍾頭,你哪兒也不許去,乖乖在這里呆著,要麼在躺椅上睡會,要麼就上會網,看看電影,等我下手術台,一起吃晚飯."

向南皺起秀眉,抬頭看著他,抗議道,"我哪兒都不許去,豈不無聊死."

"待會紫杉就回來了,有她陪著你,你不會無聊到哪里去.如果你非覺得只有我陪著,你才不無聊的話,我也可以申請帶你一起進手術室,但你知道,那種嚴謹的地方到底不是給我們醫生談戀愛的,所以,我還是希望你乖乖在這等我回來就好."

"我才不跟你一起進手術室呢!那樣更無聊."

向南轉了一下椅子,手握在無線鼠標上,無聊的在電腦屏幕上隨意的點了點,歪著腦袋問他道,"景醫生的電腦我可以隨便動嗎?"

"可以!但你得給我保證,不竊取我F盤里的任何東西."

景孟弦得一本正經.

向南忍不住勾著嘴角笑起來,順手就將F盤點開來,毫無顧忌的開始欣賞起自己的美照來.

她歪著頭,一邊看,一邊咧著嘴笑.

景孟弦好笑的覷著她,"看自己的照片也能美成這樣?"

向南托著腮幫子,認真的評價道,"我發現原來我長得挺美的,你看,沒經過PS處理吧,素顏吧,還是美得跟平面模特似的!誒,你當年讀書那會怎麼就沒個男人正兒八經的追我呢?"

景孟弦撅起向南的臉蛋,從上至下的將她掃視了一遍,這才幽幽道,"那只能明你對自己的認知度還不夠清楚."

"……"

向南哼鼻,故作不快的揮開他的手,"哼!你在質疑你自己的審美觀嗎?"

景孟弦湊近她,捉弄的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啃了一口,"嗯,我自認為自己的審美水平是很一般,因為……我居然會覺得你這個女人,就是我景孟弦這輩子見過的女人里最美的一個,而且,還沒有之一!"

向南的嘴角漾開一抹濃濃的幸福……

呵!算你會話!

她跳起來,抱住景孟弦的脖頸,而後,朝著他的唇上,就報複性的咬了一口.

聽得他一聲吃疼的低呼,向南這才滿意的收了牙齒,將這一記啃咬漸漸轉換為柔的深吻.

她整個人被景孟弦圈著,懸掛在身上,兩個人熱而又深沉的激吻著,一時間,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們倆.

直到辦公室的門被云墨和楊紫杉從外面推開來,"老二……咳咳咳——對不起,打擾了,你們繼續繼續……"

向南一張臉早已漲得通,此刻就恨不能直接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進來吧."

景孟弦倒是一臉坦然.

云墨和楊紫杉硬著頭皮走了進來,"老二,沒耽誤你們倆做正事吧?"

"你覺得這是做正事的場所嗎?"

景孟弦拿過云墨手里的資料,沒好氣的砸在他的頭上,"想看活春宮,門兒都沒有!"

"……"

向南窘得一張臉爆,"那……那個,你們聊吧,我去看看我妹."

"嫂子,你就別去了!"

云墨倒搶先景孟弦一步將向南扯了過來,"我們剛去看過她了,她現在心不好,你還過去不是自找罪受嗎?"

"可她是我妹,我總不能放任著不管吧?"

向南一聽自己妹妹心不好,就更急了.

景孟弦牽起她的手,置于手心里,習慣性的捏了捏,安撫她,"聽話,先別在這當口上過去.等她心緩和了一些,我陪你一起去."

景孟弦磁沉的聲音如若透著魔力一般,一出聲便能讓向南再焦灼的心都能安撫下來.

他著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下午五點,我約了幾位國際骨科教授以及整形教授們,到時候我會帶他們去給若水做一次全面檢查,如果況理想的話,可能會讓若水出國治療."

"出國治療?"

向南錯愕的看著他.

"是."景孟弦點頭,"因為對于人體與義肢的磨合這一塊來,國外相對而擁有更先進的水平,我想若水過去的話,應該能以最快的速度適應義肢.這樣對她,對我們而都會是一件好事,還有她臉上的燒傷,我想這對于整形科的醫生來,應當不會是一件難事.另外,錢的問題,不需要操心,有我在,于于理,我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可是……"

向南咬了咬唇,一時間卻不知該什麼好.

不要他的錢嗎?不要他的錢,妹妹的病又如何能得到好的治療呢?

可是,要他的錢,向南心里卻又總覺得過意不去.

所以,這時候她當真不知道該什麼好.

"謝謝."

最後,她只能出這句簡單,卻又最真實的話.

景孟弦知道她心里的意思,只是拍了拍她的臉頰,哄她道,"乖乖在這休息,有什麼事等我從手術台上下來再."

他偏頭看向楊紫杉,吩咐道,"沒事的時候陪她話,別讓她太無聊."

他擔心她太無趣,會一個人胡思亂想.

"景老師,你就放心去吧!我一定會把向南姐照顧得好好的."

楊紫杉保證著.

云墨拍了拍楊紫杉的腦顱,"好好照顧著你師娘,這可關乎到你的學分問題."

"真的?"

楊紫杉眼珠兒一轉,看向景孟弦.

"真的."

景孟弦毫不猶豫的作答.

向南終于有些聽不下去了,著臉瞪一眼景孟弦,嬌嗔道,"我又不是孩子了,你別老把我當孩子.行了,我答應你,你不在的這兩個時,我哪兒也不去,乖乖在這等你回來,好不好?"

"向南姐,你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你都不知道,男人在真正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會把他的女人往心里疼,當孩子一般用心呵護著,你在他心里就永遠會是個長不大的孩子!景老師,你覺得我得對不對?"楊紫杉天真的揚起臉問景孟弦.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點頭,認可道,"挺對!所以你在有些人眼里也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老四,你覺得我得對不對?"

景孟弦別有深意的問云墨.

云墨那張年輕英俊的臉登時就了,連忙打馬虎眼道,"走了,進手術室了!"

楊紫杉覷了一眼云墨,眼底掠起幾許羞澀的漣漪,又慌忙別開了眼去.

看出了些許端倪的向南,也忍不住在一旁笑了.

兩個男人肩並肩的出了辦公室去.

楊紫杉連忙拾了把椅子在向南身邊坐了下來,她揚著一顆腦袋,眨巴著眼,好奇的看著向南,"向南姐,談戀愛是什麼感覺啊?"

向南被她這純純的問話給逗笑了,她忍俊不禁道,"怎麼?紫杉沒戀愛過?"

"沒有,從來沒有."

楊紫杉有些遺憾的搖頭.

"不會吧,你長得這麼可愛,沒人追你嗎?"

向南簡直不敢相信.

像她這樣的女孩,不應當是所有男人們趨之若鹜的類型嗎?

"有啊,不過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例如云墨那種?"向南試探性的問她.

嘖嘖,果不其然,每個女人的心里都有一顆八卦的心.

"他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楊紫杉晃蕩著兩條腿,低著頭急忙否認,"像他那樣的花花公子,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呢!我喜歡景老師這樣的!你看他多好,長得又帥又多金,最主要的是專!對不對?"

向南笑了,"可是你景老師現在已經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沒辦法,這個可不能相讓."

楊紫杉'咯咯’笑起來,"向南姐你想讓也讓不了,景老師才不會准你讓出來的!你要敢的話,他肯定要暴跳如雷!啊……到景老師,嘖嘖……"

楊紫杉仰著頭似一邊認真思忖著,一邊分析道,"我從前以為他在戀愛的時候是那種紳士得就像王子一般的男人,會溫柔,但是是那種非常有距離感的溫柔,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會蹲下身子去吻他愛的人,會捧起她的臉蛋那些好聽的話,這樣的景老師,真的是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那感覺……真的太美好了!向南姐,連我這個外人都感覺到了這份美好,你們當局中人就更不要了!所以,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同意你們相愛,我也支持你們!!"

看著紫杉那張天真的臉蛋,向南心頭一暖,眼眶不自覺就濕了些分.

"紫杉,謝謝你!這種有人支持的感覺,真的……很好!我們都會努力的."

楊紫杉被向南如此一,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其實我也就是點自己的心里話而已."

向南笑了,"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一定也會有一個把你當孩子疼的男孩子出現."

聽得向南如此一,楊紫杉的臉更了,卻莫名的,腦海里竄出的竟是云墨那張似花花公子般的俊臉.

哼哼!

紫杉哼了哼鼻,她才不喜歡那種花花公子呢!

…………………………

兩個時後,景孟弦從手術台上下來,脫了無菌服,換上白大褂,便疾步出了手術室.

推門走進辦公室,在見到落地窗前的躺椅上,那個女孩安靜的睡在那里,清薄的金色陽光透過玻璃篩落進來,溫柔的徜徉在她的嬌身之上,印著那張睡顏,清秀而美麗.

她的存在,就像他心里的一池春水,風一拂,漣漪漫開,溫柔了他整顆心池.

腳下的步子,不由放慢了下來,連眼神都不自禁的柔了幾許.

然即使他再輕步,卻才一靠近,睡夢中的向南仿佛是早已感覺到了一般,幽幽轉醒了過來.

"你回來啦!"

向南一見景孟弦那張帥氣的俊臉,惺忪的雙眸頓時亮了幾分.

景孟弦在她的躺椅邊上如紳士一般的蹲了下來,與她平視,伸手,替她理了理稍顯凌亂的發絲,"怎麼?太無聊,睡著了?"

向南任由著他用手替自己梳理著長發,她喜歡這種感覺,甚至是貪戀.

如果可以,真希望他們可以就這樣一輩子!

"我答應你不亂跑的."

"很乖."

景孟弦稱贊她.

向南嘴角的笑意更甜了.

景孟弦看一眼手腕上的表,"走吧,這時候我想專家們應該也到了,去看看若水吧."

"好啊!"

向南一聽這話就雀躍了,連忙從躺椅上跳起了身來,就跟著景孟弦往外走.

床上的尹若水在見到向南的時候,她那張燒傷的臉蛋上依舊只是一片漠然,"出去!!"

冷冷的了兩個字,下一瞬,卻再見到向南身後一席白色大褂的景孟弦時,忽而住了口.

眼眸瞬間蒙上一層薄霧,繼而眼眶一濕,就用雙手擋住了自己那張燒傷的面孔,"你也出去,我不想見到你們……"

她更不想讓景孟弦見到這麼丑陋的自己!!

看著自己妹妹的冷漠,和她眼底的那些傷痛,向南心如刀割.

她顧不得若水對自己的厭惡和排斥,走近她,柔聲安撫她道,"若水,景醫生帶了國外最具權威的骨科醫生和整形醫生過來,他們了,你這點燒傷對他們而,只是手術而已,往後定不會留下任何疤痕的,修複之後你還會像從前一樣漂亮."

"這點燒傷??"

尹若水拾起眼,冷冷的望著自己的姐姐,她扯唇輕笑,眼底盡是冷決與恨意,"原來在你眼里,我臉上這傷才不過只是一點傷!!"

她刻意將'一點’二字咬得格外重,"照你這話的意思,是不是我得把整張臉都燒得面目全非了,你才覺得算是那麼回事啊?"

尹若水的聲音忽而就變成了高八度,沖向南尖喊了出聲來.

向南心口一窒.

天知道,她的那句話不過只是為了撫慰若水,卻不想被她如此誤會.

"若水,別這樣,你知道姐不是這個意思……"

她忙要解釋,卻被走近的景孟弦搶了對白,四倆撥千斤同尹若水道,"別跟你姐玩咬字游戲,她天生愚笨,不會你這類游戲."

重點推薦《一夜錯惹:總裁,別碰我!》——十一夏著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3)——要不要我帶你去侶快捷酒店?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5)——我們結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