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6)——抵死纏綿(10000+)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6)——抵死纏綿(10000+)

"要不,我們結婚吧!"

忽而,向南.

景孟弦怔住.

漆黑的瞳仁擴大幾圈,驚喜而又震驚的瞪著眼前的向南.

"你剛剛什麼?"

他溫熱的大手捧住向南的臉頰,緒有些激動的問向南.

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歡喜,漂亮的水眸彎成了月牙兒,然後,秀眉故作生氣的蹙起來,指責他道,"景醫生,你過分了!這種話,一般都是男人的!"

景孟弦捧住向南的臉蛋,二話沒就在她腫的櫻唇上又急切的蓋了一個吻.

這個吻很重,但沒有深入,只限于她的唇瓣之上.

"尹向南,我答應你的求婚了!!"

景孟弦急喘了口氣,深深的凝望著對面還有些嬌羞的向南,下一瞬,卻似乎再也沒辦法抑制住對她的歡喜和疼愛,他的薄唇再次朝向南的唇席卷而去.

狂狷的激吻,如龍卷風一般,幾乎是要將向南生生吸附.

向南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胸口因激動而劇烈起伏著,熱氣急喘.

大手捧住她的臉頰,唇舌肆意的在她的檀口間攻城略地,濕熱的舌尖貪婪的將她整個檀口間舔/舐的一遍又一遍,直到向南連氣息里都是他那迷離的香草味時,他才放過了她的檀口,繼而,深深的吮住了向南的舌尖,與她抵死纏/綿著.

向南覺得自己快要被他親得透不過氣時,他突然就放開了她的唇,濕熱的薄唇撚轉至向南粉色的頰腮之上.

濕熱的舌尖,帶著教人麻/痹的挑/逗,一下又一下,舔/舐著向南那吹彈可破的肌膚.

向南被他這般折磨著,只能歪在他的懷里,著臉蛋,一口一口嬌/喘著氣.

緋色的頰腮,白里透,而她那雙迷離的水眸,早已染上一層氤氳的霧氣.

胸口隨著她的嬌/喘而不停地起伏著,裙衫包裹之下的那兩團渾/圓,隨著向南的呼吸節奏在不停地上下起伏著……

極致性/感,誘/人.

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

濕熱的唇舌順著頰腮往後游離,捕捉到向南敏感的耳根,他一卷舌就將她整個耳郭吮/含了一遍……

那刺/激的濕熱感叫向南忍不住低喊出聲來,"唔唔……"

好癢,好燙,好舒服!!

向南的低呼聲,無疑就是對景孟弦最好的回應,他干脆一張口,便將向南柔軟的耳垂全數含進了濕熱的唇瓣里,盡的吸/吮,用他撩/人的舌尖,肆意玩弄著,聽著她的嬌/喘聲越來越急,而他玩/弄著她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向南下意識的用手揪住他的襯衫,嬌身埋在他的懷里,顫抖得有些厲害.

"孟弦……"

她忍不住輕喚他的名字,嬌嗔道,"癢,好癢……"

耳根處的酥/麻,透過神經,急速的往身體每一寸肌膚漫開.

向南只覺渾身都酥/麻難耐,仿佛連最後一絲力氣都快要被他抽干,只能癱軟在他的懷里,揪著他的襯衫領口,向他嬌聲討饒.

景孟弦喜歡這樣的向南,喜歡看著她在自己的身下變得越來越虛軟無力……

這讓他有一種作為男人的驕傲!

看著她那雙泛的醉眸,他勾唇,滿意一笑,攫住她的下巴,一記深重的吻,再次朝她蓋了下去.

身形才稍一用力,便將向南壓在了座椅上,躺了下來.

他濕熱的薄唇,沿著向南的唇一路下移……

親吻過她細嫩的下巴,卻舍不得輕易離開,纖長的手指輕輕捏起她的下顎,迷醉的吻,一次又一次,如細密的雨水一般,不停地落在上面,吻得那麼細致,那麼貪婪.

直到親過她下巴第三十二次的時候,他才終于舍得將唇瓣挪來,一路往向南白希的頸項間吻了去.

"唔唔——"

向南揪著他衣領的手,驀地一緊.

直到他濕熱的舌尖勾住向南的喉管,順著滑嫩的肌膚一路下移的時候,向南忍不住嬌身一顫,亢/奮得嚶/嚀出聲來,甚至于,那一刻,向南清楚的感覺到,有一股熱流……毫無預兆的從身體內湧了出來.

好羞人!!

向南的臉頰,燥一片.

她急喘了幾口氣,拉回最後一絲理智線去推身上的男人,"孟弦,別鬧了,這里是餐廳."

景孟弦依舊趴伏在她的身上,不肯起來,唇瓣厮磨著她敏感的頸項,啞聲道,"整個頂層都只有我們倆,沒有我的命令,他們是不可能上來的!哪怕是點單,我們也只需要電子操控就行了!所以……"

景孟弦抬頭,凝目看她,嘴角勾著一抹邪肆的笑,"你叫多大聲都可以!"

"……"

向南的臉頓時爆,如天邊緋色的云霞一般.

她瞠目瞪他,嗔罵道,"禽/獸!"

景孟弦不怒反笑,而且笑得非常爽朗,那雙星辰般的魅眼里如若綴著灑下來的陽光,那麼璀璨而奪目.

那樣的星眸,讓向南看得有些癡然.

就聽得他在她的耳畔間耳語道,"一見你就會莫名其妙的化身為野獸!怎麼辦?尹向南,你簡直就像我身體里的一記催//藥."

"……"

這家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這些色/的話了!

還催//藥呢!有這麼比擬自己女朋友的嗎?

向南嬌嗔的瞪他,上揚的嘴角卻將她所有的心思都泄漏了.

景孟弦又在向南的嘴角處啄了一個淺淺的吻,繼而,唇瓣直接烙在了向南性/感白/皙的鎖骨之上,順著那優美的線條一路往她的胸口,游移而去……

他的氣息,熱烈而急切,撲灑在向南的肌膚上,所到之處,就像埋下的一顆顆的火種一般,撩/撥得她渾身發燙,酥酥/麻麻的感覺,像千萬只蟲蟻一同啃咬著她一般,酥癢難耐,攪得向南的呼吸越漸紊亂,而胸口起伏的動作,也更加強烈……

傲挺的豐/胸隨著起伏的節奏而不停地抖動著,印入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下腹那早已撐起的帳篷,越漸碩/大,滾燙!!

他深眸緊縮,急喘了口氣,唇瓣吻上白嫩的胸/口,繼而粗魯的用手扯開她裙衫的圓領領口,舌尖探入衣衫中,霸道的鑽入向南漫著**芬芳的胸/衣中去,而後……濕熱的舌尖,重重的抵住了,那誘/人的一點!!

"啊——"

感覺到那突來的濕熱,向南那敏感的顆粒頓時傲然挺立,讓她更是忍不住嬌喊出聲來.

而景孟弦的另一只手,早已猖獗的握住了她另一半渾/圓,隔著裙衫和胸/罩,肆意揉/捏著,五指間的力道,因為亢/奮,一點也不輕……

粗魯的讓那團豐/滿的柔軟,在自己的大手中,變幻出各種勾/魂的形狀,惹得向南一陣急喘,低吟.

而他那含住她不點的舌尖,更是肆意的在她暈周邊舔舐開來.

似乎這一點點的接觸,根本無法滿足景孟弦這頭野獸的需求一般,他干脆一把伸手抓下向南的衣服領口,退至豐/胸處,而後,再將黑色的蕾絲胸/衣也粗魯的一同抓下來.

"啊……"

向南羞得低叫.

登時就見那緋色的雪球,圓/潤的彈跳而出,乍現在眼前,似為了慶祝自己重獲自*一般,更是傲然而又性/感的在景孟弦眼前跳了幾跳……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急速陷了下去.

/潮漫染,掀起層層薄霧,旖旎了他魅惑的眼眸.

"好美!!"

景孟弦忍不住出口稱贊,他急喘了口氣,一低頭,便深深的含住了那團柔軟……

天……

唇間那柔軟的觸感,如同吻上了一團云彩,深切的感觸著它陷下去,繼而,那顆緋驕傲的在他的唇齒間,越來越硬……

"啊……"

向南垂落在兩邊的手,忍不住揪緊沙發座椅.

她著眼,望著身上的男人,羞怯的同他討饒,"孟弦,別……別這樣……"

景孟弦微微松了口,舌尖卻一直流連忘返的在她的雪峰上游離,啞聲安撫著她,"別緊張,把自己交給我……"

向南的手,從沙發邊沿上,攀附到景孟弦的頭上,五指插入他柔軟的發絲間,她可憐兮兮的瞅著他,"這里是餐廳."

景孟弦壞笑,手指捏上她另一個誘/人的點,"做這種事,總要變換著地點和心,如果總在自己房間里,那多無趣!"

"……"

向南無語.

這家伙根本就是完全不分場所的跟她做!

車上?病房里?現在連餐廳居然他都不打算放過了!!

"你真是十足十的禽/獸!!"

向南用粉拳砸他的肩頭.

景孟弦低聲笑起來,大手卻捧住她的渾/圓,貪婪的揉/捏起來,凝著她的目光,也越漸繾/綣,滾燙……

"我要!"

他沙啞著聲音,喊出他對她的需求.

向南臉頰頓時緋.

"別害羞."

他安撫著向南的緒,"他們除非都不想干了,才會跑上來.還有,這個專屬位置,只獨屬于我們倆……"

向南錯愕,瞠目看著他,"只屬于我們倆?"

"是."

景孟弦的額上以有細密的汗水湧出來,"你不是你喜歡紫色的花海?我就命人在這里布置了一塊!早就想帶你過來的,但一直沒機會.還有,忘了告訴你,這家餐廳也算我們家族旗下的產業之一……"

"……"

原來如此!!

難怪剛剛進門的時候,就感覺到所有的服務員對他的態度特別不一樣.

向南的思緒還盤旋在這件事之上,卻忽而聽得"崩——"的一聲響,她猛然緩神回來過來,就見自己的內/衣帶子被身上的男人直接給粗魯的扯斷了.

那兩團美不勝收的雪/峰,毫無一絲遮掩的噴彈而出……

景孟弦不等向南抗議,直接埋頭便貪婪的吻了上去,濕熱的舌尖含住那團乳/白的柔軟,聞著肌膚上誘/人的奶香味,他下身的灼熱越發茁壯成長!!

另一只手,更加瘋狂的揉/捏著,惹得向南亢/奮的嚶嚀出聲,只覺下身越來越濕……

連她的底/褲都濕了!

向南只覺丟人死了!

他的吻,終于從她雪白的豐/胸之上挪了開來,卻倏爾,大手一掀向南的裙擺,黑色的性/感絲/襪透著同色系的內/褲,展現在他眼前……

大手,不自禁的撫/摸上向南裹著黑/絲的纖長雙腿……

從她的大腿/內/側沿著探索,觸到神秘三角地帶的時候,感覺到向南嬌身的激顫,他卻倏爾轉了方向,一路往下游離而過……

向南的心里,竟莫名湧上幾許空落的失望.

而下腹處,卻好像越來越熱,底/褲上也越來越濕……

顯然,她身體內的欲/望,已然被這個男人成功撩起.

而他,卻仿佛故意捉弄她的一般,就是不急著要她.

大手所到之處,他的吻,也毫不含糊的一路追隨而去.

大腿/內/側……

往下,是膝蓋……

腿……

直到腳踝!

隔著薄薄的一層黑紗,景孟弦用他那濕熱的唇舌,將向南渾身上下幾乎吻了個遍……

惹得向南渾身激顫,淚眼漣漣,身體內饑/渴得已然快要撐不下去了.

景孟弦似乎非常滿意這樣的向南,嘴角一直噙著一抹壞壞的笑,而後又將吻沿著向南的長腿往上而去……

停在了,她的雙/腿/之間.

目光灼熱的注視著向南那條黑色的蕾絲底/褲,他嘴角的笑意更深.

大手捏住她雙/腿/之間的黑紗,才稍一用力,"嘶——"的一聲,黑紗登時分成兩開,破了一個洞,將底/褲那擋著向南那片濕熱的黑色森林的地方露了出來.

底/褲下,一片浸濕……

甚至于,還漫到了白嫩的雙/腿/之間來.

他不去摸,便已經發現了.

向南感覺到他注視著自己私/密,處的視線,登時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然被他發覺,她頓時羞得無地自容.

"你別看了!!"

向南抗議,想將雙腿收起來,"景孟弦,你真是頭十足十的野獸!!我的絲襪都被你撕了,待會你是不是要凍死我啊!"

這家伙,每次都非要這麼粗魯嗎?

向南才想將雙腿收緊,卻被景孟弦霸道的摁住,下一瞬,竟掰著她的雙/腿,讓其分得更開.

"唔唔——"

他纖長的手指,倏爾抵住了向南那浸濕的花/穴,隔著薄薄的底/褲,上下厮磨著.

"啊……"

向南嬌/喘著,這突來的挑/逗,讓她當真有些控制不住的叫出聲來.

因為,她的身體,真的已經完完全全被他勾起來了,只需要他輕微的一觸碰,她就能亢/奮的叫出聲來.

顯然,景大醫生非常滿意她的反應.

重墨的眼潭加深了色澤,手指間厮磨的動作,越漸加速,他低低笑起來,"寶貝,你已經,全濕了……"

向南又羞又氣,"都是你!你還好意思取笑我,唔唔……"

景孟弦笑得越發肆意了,即使隔著向南的底/褲,他的指腹也已經濕透了,顯然……

她真的已經為他完完全全的做足了准備.

"南南,想不想要?"

他明知故問,壞透了心.

向南自是知道他的心思,咬著唇,執拗道,"不要!!"

景孟弦笑得更猖獗了,倏爾,手指直接挑過向南的底/褲,壓到一側邊,而後,纖長的食指開始不隔任何薄紗,在她的粉的花/xue口邊游離起來.

"唔唔……"

天啊!!

手指間那份炙熱,伴隨著湧流而出的水漬,潤在向南敏/感的穴/口間,將她亢/奮的忍不住叫出聲來,雙/腿勾起,下意識的纏住他的身體,迎合著他手指間的動作,隨著他的節奏,上下厮磨著,"好……好舒服……"

雙眸氤氳著水霧,唇瓣間忍不住嚶/嚀出聲來.

手抱著他的頭,手指間因興/奮而不停地顫栗著.

翹/臀上下挪動,只想要與他的手指磨合得更加緊密而舒暢……

向南的意識,早已模糊.

身下,水流得越來越多……

能清楚的聽到,嘖嘖的水聲從景孟弦與她的厮磨中,不停地發出來……

yin靡,亢/奮,教人根本無從再去思考太多!!

"真的不想要嗎?"

景孟弦還在不死心的詢問著她,手指甚至是毫無預兆的就探入了向南的花/穴中去.

"啊——"

向南感覺到他手指的來回抽/插,粉/臀忍不住抬高些分,盡的迎/合著他手間的動作.

景孟弦肆意的笑起來,"不老實!"

手指拿出來,直接一巴掌輕輕拍在她的翹/臀上,"明明想要得要命,還不肯承認!!"

"……"

向南扭捏著想要從他的大掌中逃開.

卻忽而,只覺下/處一熱……

景大醫生,竟然……用嘴,含住了她的花/穴……

濕熱的舌尖,不停地舔/舐著她,從外圈到內側.

天!!

那種酥/麻的感覺,幾乎快要了向南的命.

她躺在那里,急速地嬌/喘著,下/處又濕又熱,甚至于能明顯的感覺到他的舌尖靈活的油走在她的花/xue口邊,抵著她的穴/口,很用力很用力……

幾乎,快要探入進去!

"啊——"

向南沒能忍住,尖叫出聲來.

下一瞬,他一個深深的吸附……

"唔唔唔————"

向南覺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快要沉迷在這醉生夢死中,斷了呼吸去.

霧氣染在羽睫之上,她迷離的撐著雙眸,望著眼前這一片紫色花海……

白紗隨風飄揚,散在他們的身上……

真的,如夢如幻!!

向南幾乎覺得自己似在做夢一般,做一場,美麗的春/夢!!

"啊……"

直到他舌尖的一個沖刺,向南再次失控的尖叫出聲來.

手扣住他的腦袋,很緊很緊,嬌身激顫,抖得像篩子,渾身早已被緋色的潮漫染……

電流沿著她的花/穴,急速的劃過向南身體的每一次肌膚,感覺到她的亢/奮,景孟弦的靈舌更是越發快速起來……

"啊啊……"

向南渾身痙/攣,手指繃緊,連腳趾都因亢奮而蜷起,忽而……

"啊————"

高亢的一聲尖叫響過,下身只覺一股熱流如噴泉一般,狂湧而出.

"天……"

向南喊著,卻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聲來.

她再一次,在他的玩弄之下,羞澀的噴了出來!

望著這樣糜/亂的向南,景孟弦眼底的色澤越漸深沉,愛/液如噴泉一般在他的眼前噴射著,他性/感的喉結一滾,下一瞬,竟再次用嘴,含住了向南浸濕的噴泉口……

"吼——"

一聲野獸般的低吼聲,從景孟弦的唇間喊出來.

他狠狠地吮住了向南的噴泉口,將她那甜甜的愛/液全數吞沒……

"啊……"

向南尖叫,羞憤得用腿去踢他,"別,別這樣……孟弦,嗚嗚嗚……"

向南哭了.

不知到底是因為太過亢/奮,還是太羞澀.

總之,她哭得很厲害,到最後,她所有的哭聲,卻全數被景孟弦吞沒在了深吻里.

他再次吻住了她……

向南用手錘他,"你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身下,卻還在因剛剛那抹刺激而痙/攣著,雙/腿/之間,早已一片浸濕.

景孟弦握住她的雙手,悶著聲,低低笑著,"你的味道太美了……"

向南臉一,羞得又想用腿去踹他,但景孟弦早已先她一步捉住了她的雙/腿,再然後直接跪坐在了她的雙腿之上,開始迫不及待的扯腰間的皮帶,繼而是褲/頭拉鏈……

"我已經等不及了!!"

他沙啞著聲音著,迷亂的吻,肆意的吻上向南的臉頰,眼簾……

直到他的昂揚,從褲頭里探出來……

向南倒吸了口涼氣!!

那碩/大簡直教向南單單只是看著就有些暈眩.

她幾乎可以想象,待會她的身體會被他填充得有多麼實在!!

"看來你真的很滿意他的尺寸!"

景孟弦一抹壞笑,下一秒,手指直接將向南浸濕的底/褲,撩至側邊,連她的褲/子也沒替她脫下來,便直接,深深的,狠狠地……貫/穿了她!!

"唔唔唔————"

天啊!!!

那陡來的充實感,叫向南渾身幾近痙/攣.

他真的太……太大了!!

每一次的沖/刺,都重重的厮磨著她,讓她一次又一次抑制不住的尖叫出聲來.

景孟弦抱著向南的雙/腿,將它們托起來,分別搭在自己的肩頭之上,大手一把勒住她的翹/臀,舉起來,讓她的花/穴更緊密的貼合自己,迎合自己,也讓自己,更深的滿足于她.

他腰間要著向南的動作,變得越發迅速而強勁!!

向南覺得自己快要被他撞碎了,"孟弦,我受不住了!!慢點,慢點……"

向南癱在沙發座椅上軟聲求饒,景孟弦腥的雙眸氤氳著欲/望的薄霧,他明明想要更深的,卻在聽得向南的求饒之後,腰間的動作,漸漸放緩了下來.

水漬聲,在兩人親密膠合間,一下又一下,饒有節奏的響著.

微風拂過,伴隨著薰衣草的花香,彌漫在空氣里,沁人心脾,好生舒坦……

景孟弦從向南的身體里退出來,忽而打橫將她抱起,繞過徜徉道,往那張漂亮的圓床邁步而去.

向南環住他的脖子,不可思議的瞪著他,"景孟弦,這張床你該不會刻意讓人擺在這,專門……"

景孟弦勾著嘴角笑了.

向南鄙夷他,"你真是惡趣味."

景孟弦睨她一眼,替自己辯解,"你自己腦袋瓜子想歪了,倒還怨我惡趣味!這床本來是想休閑的時候躺一下而已,當然,現在看起來,好像有更妙的作用!"

他著,一把將向南扔在圓床之上.

向南翻了個身,才想坐起來,卻已然被景孟弦欺壓而上.

他手摁遙控,將圓床的窗簾拉了下來,一時間,兩個人被裹在床簾中央,誰也看不到他們……

全世界,便只剩下,他們倆.

景孟弦繾/綣的視線,灼灼的凝視著向南那張嬌羞的臉蛋.

向南有些害羞,此刻的她,尤顯得有些狼狽,衣衫耷拉著,從肩頭上滑下來,落至雙/乳之下,那雪白的豐/胸更是不掩一物的展現在景孟弦的眼前.

而她裹著黑色絲/襪的雙腿……

絲/襪早因他的粗魯,破開了好幾個洞,懸掛在她的雙腿之上,滿是禁/忌的風/之味.

"你別再看了!!"

向南怨念的瞪他.

景孟弦抱住她的腰,讓她更加貼近自己些分,"我看看自己的老婆有錯嗎?"

向南臉一,"我還沒嫁你呢!"

"可你剛剛已經跟我求婚了!"

景孟弦著,一把將向南轉過了身來,讓她背對著自己,而後圈起她的嬌身,抱過她的膝蓋,讓她蹲起來,粉/臀迎向自己的昂/揚之物.

"你不要臉!我現在正在考慮要不要反悔!"

向南咬唇著.

景孟弦低低笑了,"都已經是我孩子媽了,你覺得你還有返悔的機會嗎?"

他的話音一落,向南只覺腿間一涼,她腿上破了洞的絲/襪,毫無預兆的就被景孟弦褪了下來,連帶著她浸濕的內/褲也一同脫下,直接褪至腳踝處,而後,被他一手粗暴的抓了下來.

向南面色一羞,雙腿下意識的夾緊,就要坐下去,但景孟弦哪里肯給她這個機會,身形往她身上一傾,壓著她,迫使向南身體往前傾,而他一手便輕而易舉的將向南胸口的胸/衣抓了下來,甩至一邊,雙手直接托住了那豐/盈的柔軟,肆意揉/捏著.

"唔唔唔——"

向南兩個圓/潤的雪球被他托起,在他手里晃蕩著,而下/處能明顯的感覺到他的昂/揚之物,在那得意的厮磨著.

水跡,彌漫在兩個人的交磨之處,惹得身後的景孟弦一陣急喘出聲.

下一瞬,腰間一挺,他再一次猛地將向南深深貫穿……

"啊——"

向南因撞擊,整個身子往前啪去,好在被他一手圈住了腰肢,才不至于摔下去.

景孟弦抱著向南,猛烈的撞擊著,在她的身體里肆意抽/插,進出,激烈的撞擊聲響徹整片花海,淋漓的汗水順著他性/感的肌理線一路滑下來,融在向南的肌膚上,滾燙滾燙的,交融著她的心……

向南不知道他到底要了自己多久,直到最後,感覺到雙/腿/之間一熱,有一股膩滑的液體從嚇體湧了出來,他方才放過了她.

這一頓飯,吃得簡直讓向南有些哭笑不得.

當兩個人又坐在餐桌前的時候,向南已經饑腸轆轆了.

牛排擺在她面前,她也已經顧不得什麼淑女形象了,拿起刀叉就切了下去,卻發現自己雙手抖得有些厲害.

罪魁禍首的景孟弦在側旁看得忍俊不禁.

向南羞惱的將手里的刀叉扔下來,一本正經的看著他,"景孟弦,咱們能不能就姿勢稍微討論討論,這個從背後進來的姿勢,嚴重影響了我雙手的使用功能!"

她還得用雙手努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呢!

景孟弦眯著眼笑起來.

他拿起刀叉優雅的切了一塊自己跟前的牛排送到向南嘴邊,"可是,這個姿勢你叫得最激烈,你敢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姿勢?"

向南緋著臉,瞪他,"景醫生,以後能不能別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就為了跟我那什麼什麼……行嗎?"

她真的要嚴重抗議!!

向南將嘴里的牛排咬得非常重,簡直就是把它當身邊的景醫生在啃.

"老婆,當務之急,我覺得我們應當聊一聊關于結婚的事."

景孟弦調轉話題,劍眉微挑,看著她,"能不能先跟我你的個人想法?"

結婚……

其實景孟弦怎麼沒想過!

可是,見到她們家如此複雜的況之後,他哪里還敢提出這個要求來為難她,但現下這個要求是她主動提出來,那就不一樣了!

他要放她走,那他就是一蠢蛋!

"你是怎麼想的?"

他又切了一塊牛排遞到向南嘴邊,認真的問她.

向南有些心虛,沒敢看他,將他刀叉上的牛排含下來,試探性的道,"我的意思是……咱倆要不先偷偷去民政局領張結婚證?"

"偷偷?"

景孟弦不動聲色的睨了她一眼.

向南咬了咬唇,硬生生的將嘴里的牛排咽了下去.

牛排到底什麼味兒,她都沒嘗出來!

"嗯."

她點頭.

半響,才解釋道,"我媽那邊我肯定不能提早告訴她,她鐵定不會允許!你媽那邊……更不需要我多了吧?"

她吸了吸嘴邊的飲料,歪著頭看著他,"要被她知道了,你覺得我們還能在一起嗎?"

景孟弦眯了眯眼,"怎麼?終于願意跟我實話了?"

他著,又切了一塊牛肉下來,遞到向南的嘴邊,刻意沉著聲線問向南,"結婚證上會不會蓋上再婚的字樣?"

向南一愣,半響,搖頭,"不清楚,沒再婚過,頭一回."

景孟弦盯著她的視線一緊,"從前真跟戴亦楓結婚過?"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5)——我們結婚吧!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求婚